2022-08-01 07:47:45

向上求索,打造中国原创文学高地

湖南出版集团多措并举推进“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的落地

最是书香能致远。

7月31日下午,“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在湖南益阳宣布启动。

这片被周立波热情讴歌过的土地,为当代中国文学发展标注了新的里程。

如何从“高原”迈向“高峰”?这是中国文学的“时代之问”。

“‘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启动后,中南传媒将紧紧围绕‘聚作家,出作品’六字方针,着力打造新时代文学攀登基地,为不同类型题材作家建设相应创作基地,多措并举推进攀登计划的落地与实施。”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彭玻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长期以来,湖南出版集团一直以出大书、出好书为使命,为文学精品的生产赋能。

“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进一步坚定了湖南出版集团打造精品文学的决心和雄心。

为原创文学造势推出“大风长篇原创丛书”

上世纪90年代,湖南文艺出版社曾策划过颇有影响的“当代著名青年作家长篇小说系列”。

1993年2月,莫言24万字的《酒国》,作为“当代著名青年作家”的一部长篇小说,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当时,余华刚写完《活着》不久,他看了后,认为《酒国》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列入“当代著名青年作家长篇小说系列”的,还有刘恒、王朔等人的长篇著作。彼时,作家和出版社都还活跃。

为提高竞争力,湖南文艺出版社将“全能文学出版”转化为“专注的具有原创活力的文学出版”,突破传统出版社经营长篇、中短篇、散文、诗歌等所有领域,囊括所有的作家作品,动不动出文集、全集的老模式,把资源向长篇小说集中,财力、人力都用在一个拳头上,闯出一条新的通道。

这条属于原创文学的新的道路,曾叫“尺度”。不过,斟酌再三,最终确定叫“大风”。

“大风”得名于刘邦的《大风歌》,《大风歌》是楚地之音,且《诗经》中的“风”是民歌的代表,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

为造声势,湖南文艺出版社拿出400万元,设立了“大风基金”,资助作家体验生活,对优秀作品出版进行补贴。

《长津湖》实现叫好又叫座

“大风”的开篇之作是著名旅美女作家严歌苓的《一个女人的史诗》,讲述了文工团女兵田苏菲在动荡的历史中勇敢求爱的情感史诗。

小说在2006年5月出版,影视版权很快也被买断,3年后,同名电视剧播出。

许多时候,“大风”成了文学的一位知音。

《机器》,这部长篇小说围绕一个典型的中国工人阶级家庭两代人的沧桑与风华史展开,时间跨度很长,从抗日战争、中国现代工业初期一直写到改革开放,写家庭生活,写个人遭际,写出了社会、生活的复杂性和人的多面性。

这部作品,获得了“大风”的力推。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天津市作家协会、湖南文艺出版社共同为《机器》举办研讨会,向文学界和市场宣传推广。《机器》出版后,获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首届出版政府奖,并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最终,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021年热映的电影《长津湖》,不由让人想到早在2011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同名长篇小说。

《长津湖》是编辑谢迪南入职湖南文艺出版社责编的第一本书。谢迪南之前是中国图书商报的记者,她当时知道济南军区文艺创作室的王筠正在创作《长津湖》,且已为这部小说准备多年。小说出版后,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

据了解,该品牌图书在社会效益和市场反响两个方面都获得了不凡的成绩。

其中,《机器》《命运》《长津湖》等先后斩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山河袈裟》《流水似的走马》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活着之上》《艾约堡秘史》《黄冈秘卷》等一大批图书持续畅销。

温度与追求,团结一大批一线作家

“大风”的原创扶持计划,让湖南文艺出版社重新获得了一大批一线作家的认同。

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柳建伟、周大新及曹乃谦、王跃文、阎真、严歌苓、陆天明、韩少功、浮石等先后与湖南文艺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

《幸福街》,是作家何顿2015年开始写的,写了三年。

以前,他的作品很少有改动,基本上是一稿而成,写完就出版。知道何顿在创作这么一部记录时代的现实主义长篇后,湖南文艺出版社和湖南省、长沙市作协和文联高度重视,出版前专门组织了评论家研讨。

研讨会上,何顿不仅很谦虚地听,还做了笔记,先后改了四轮,才放心让出版社出版。

一切付出,终有回声。他的长篇新作《国术》虽然在2021年底就已经完稿,但他自己要求出版社给他时间再仔细打磨。有别的出版社知道了他的创作计划后,谋求把书稿给他们,被婉拒了。何顿说,他已经习惯并喜欢上了和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合作,“他们并不急,有耐心。”

谢迪南是《扶贫志》的责任编辑之一。

在复盘《扶贫志》出版流程时,谢迪南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作战式保障”:最初只有不到100来字的选题方向,在全社乃至集团相关部门的集思广益下变成了策划方案,再变成了蜿蜒在武陵山脉超过一个长征的里程,变成了来自脱贫攻坚一线的采访录音,变成了第一稿、第二稿……前前后后可能经历了近20次锻造的文稿,最后变成了反映湖南脱贫攻坚历程的文学力作。

其实,作者卢一萍最初也有些犹豫。作为四川人,他对湘西的了解有限,但谢迪南三番五次的电话打消了他的疑虑。更让卢一萍颇为感动的是,谢迪南和另一名责任编辑张文爽给他做好的保障:与地方政府沟通协调,寻找联系采访对象,安排车辆食宿,提供采访建议。

作家有他们的攀登,而作为出版社,也有给文学、给作家的回答:这条路,我与你,一起闯!

将推出“千百十计划”打造中国原创文学高地

经历过“作战式保障”对一部作品的操盘,经历过大风原创计划近20年的“预演”,湖南文艺出版社和《芙蓉》杂志一起成为“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的发起人就自然而然。

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兼《芙蓉》杂志社社长陈新文,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文艺出版社和《芙蓉》杂志是中南传媒积极落实中国作家协会牵头的“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的双阵地,这两个阵地将为铸就一批文学大师、中国文学从高原转向高峰贡献湖南力量。

这是让人值得期待的力量。7月31日,彭玻表示,集团以出好书、出大书为使命,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全力推动新建事业部制、高标准构建北京出版中心、启动“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等为抓手,积极推进出版机制创新,进一步催生创意创造。同时,集团集中以专家资源库搭建和专家选题策划会构建为基础,探索选题生成新机制,集聚一批实力作家,催生一批重大项目,推出一批精品图书。

彭玻表示,力争通过“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到2026年实现“千百十计划”——即建立一个有1000名作家的作家资源库、出版100部原创图书、力争获得10个大奖,形成创作基地开端加产品文库中端,再加奖项效益末端的品牌链条模式,全力提升湖南出版的影响力,打造中国原创文学高地。

蓝图已经绘就,路径渐渐清晰。“我们将实施签约作家机制建立数据库,提前锁定作品版权和作家资源;聘请专家学者担任导师,开办文学写作营;举办‘新时代文学攀登’主题论坛,探索‘作家—出版社—读者’新型创作交流方式;出台资金扶持制度,提供1000万元专项扶持资金用来签约作家和购买版权;配套奖励考核机制,对于积极参与者在人才选拔上给予优先考虑;制定专项工作方案,针对重点作家订制策划报告和营销宣传方案。”彭玻说。

以“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为号角,中国文学新的风景,已然可期、可见。

潇湘晨报记者刘建勇 益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