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6日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0周年纪念日。很多湖南人并不知道,郴州711矿和衡阳712矿为中国第一次核试验提供了大量铀原料。郴州下湄桥“八宝山”墓区,躺着74位献出生命的核矿工,他们来自中南309队(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前身)。

2014年10月,一座专为他们建造的“湘核先驱纪念碑”在青山草木中庄严耸立。今天(10月15日),将举行纪念碑揭幕仪式。潇湘晨报推出专题报道为读者讲述先驱们的故事,揭秘湖南的铀矿到罗布泊的旅行。

中国首颗原子弹爆炸50周年 湘核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中国首颗原子弹爆炸50周年 湘核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5日上午8点,郴州市下湄桥240医院公墓区,“纪念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0周年暨湘核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揭幕仪式隆重举行。

湖南省总工会副主席黄新民,省核工业地质局党组书记、局长陈书山出席仪式。

近60年来,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书写了中国核工业史上辉煌而悲壮的一页,为国家探明并提交了的铀矿储量约占全国已知的四分之一,列全国前三位,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成功、第一艘核潜艇下水提供了主要原料,奠定了湖南作为铀矿资源大省的优势地位。

碑后的人

直到核爆那一响 妻子才理解了他

直到核爆那一响 妻子才理解了他

50年前,当时只有26岁的吴春娥问丈夫彭润生,“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呀?”丈夫只笑,挖石头啊。

从此,她再没多问过。直至那一声巨响与腾起的蘑菇云。 彼时,彭润生已经躺在了疗养院里,鼻孔里插着氧气管,泪水从氧气管底端滑落,一旁照顾的吴春娥,“终于明白”,也“终于理解了丈夫”。

碑后的事

背仪器被当特务 子弹从耳旁飞过

背仪器被当特务 子弹从耳旁飞过

一甲子过去,当年用脚步丈量大地寻找铀矿、挖矿炼铀的第一群年轻人,现今很多已不在人世,七八十岁仍在世的元老寥寥无几。

在原子弹爆炸纪念日前夕,潇湘晨报记者拜访了住在长沙的几位精神依然矍铄的老人。

谈起过年往事,老人们像年轻了几十岁,提高音量、比划手脚间,每人谈了一个多小时仍意犹未尽,把那些年不能说的秘密一一分享。

碑后的矿

通往罗布泊之路每15米都有人开道

通往罗布泊之路每15米都有人开道

50年前的今天此刻,我正好躺在西北戈壁罗布泊深处的一个高120米的铁塔上。

我被安置在一个叫“老邱”的原子弹体内。我的周边放置了大量坦克、装甲车、飞机、火炮等,但没有一个士兵。所有的人都退至23公里之外。

而作为“老邱”的核心,我在这个铁疙瘩里既平静也激动。

我刚刚走完一段少有人关注,但足以载入史册的旅程。 这段旅程始于1955年,它的起点在湖南衡东大浦。

碑后的遗址【故园风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