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家庭化流动”的时代期待权利的补全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叶岱时间:2016-10-20 10:34:56
  一则数据的背后,可能隐藏着时代的波澜。昨日,国家卫计委发布《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报告显示,我国2015年流动人口规模达2.47亿人,占总人口18%,相当于每6个人中有1个是流动人口。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司透露,“中国人口迁移流动已进入以家庭化迁移为主要特征的阶段。首先是青壮年独立流出,接着是夫妻两人流出,然后赶紧把孩子接过来,最后就是整个家搬进来。”
 
  从原子化的个体流出,到整个家庭的迁移,和如此迁徙轨迹相对应的,显然是一扇徐徐打开的大门。曾几何时,城市就像封闭的城堡。公民从乡村来到城市,从故乡来到他乡,他们为城市的建设奉献心血,却很可能因为种种限制条件而不能享受到城市化的便利。越来越多的人口流入城市与他乡,甚至呈现“家庭化”的主要特征,反证的恰是对于流动的限制在减少,于是流动成为“抱团式”的现象。
 
  不要低估了此种“家庭化流动”的现实价值。在助推城市化进程的同时,它也让一些社会问题开始呈现出被解决的趋向。譬如一度被媒体广泛关注的留守儿童话题,因为此种“家庭化流动”,它的严重程度可能得以降低;再譬如留守群体的精神孤独,因为能够和亲人团聚在城市,它也能得到部分弥补与慰藉。无形中变化的人口流动特征,在改变了公民生活方式的同时,也悄然改变了社会。
 
  如此意义来审视,国家卫计委的报告,既在明确地指出“家庭化迁移”的特征,亦是在提出一个严肃的公共话题:如何从制度和管理的层面,来应对人口流动特征的改变?必须看到,现实的进步的确正在发生。无论是流动人口子女的异地就读与异地报考,还是流动人口医保异地报销,在多数城市里都已不复成为难题。然而,如何让进城的“新市民”获得均等的城市福利,这显然还是改革重点所在。
 
  如此例证,几乎随手可以拈来。就在本月,有媒体报道了温州的民房垮塌事件,超过二十人因此失去生命。倒塌房屋为当地农民自建房,租住者则主要是进城务工人员。明显存在安全隐患的农民自建房,为何没有进入安全监管的范畴?原因可能有多种,但缘于其中居住的是进城打工者,监管部门必然有着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住房安全问题尚能忽略,流动人口的其他均等福利,亦难免被熟视无睹。
 
  流动是社会的活力所在。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一个“家庭化流动”的时代都在扑面而来,并且日益深化。何以迎接“家庭化迁移”?这需要的,仍是管理者真正把流动人口当作平等的新市民,从权利的角度来行动。既让流动者拥有越来越丰满的“市民权利”,也让仍留守在农村的未流动人口不被遗忘。当每个人的权利都被丰富与补全,都被管理者所打量到,城市化也就具有了后劲与无限可能。 
 
  潇湘晨报评论员王聃

 7x4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