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官员的形象心理比“肖像说”更迷离(2)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蒋娟时间:2014-07-21 10:05:54
Bd2潇湘晨报网

  这位“态度坚决”的副市长,首先要补上的一课,无疑是关于“肖像权”的法律常识。《民法通则》第一百条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换言之,界定个人的肖像权遭受到侵害,其实至少离不开两个同时具备的要件:未经本人同意,与以营利为目的。记者采访本身就是一种职务行为,并不包含营利性之目的,动辄称拍照为侵犯个人肖像权既名不副实,亦显示出了这位现代官员基本法律知识的苍白。“我怎么没有资格要求你删照片,你有什么资格随便拍我”式的反问,更将此种匮乏衬托得淋漓尽致。Bd2潇湘晨报网

  关于新闻中副市长的迷离话语,以上是可以轻易被看见的“肖像权”逻辑,但它仍然不足以解释该起舆情事件的发生路径。为什么拒绝会招致沸腾议论?关键性的因素其实在于它隐含的选择性姿态。包括这位副市长在内的不少地方官员,显然并不是一概排斥拍照,在众多“正面”的场合,他们甚至还是记者拍摄活动的积极配合者。即便就是在矿难现场,如果有着积极抢救等因素的附加,他们亦断然不会排斥拍照。副市长之所以会对记者拍摄勃然大怒,不过因为这是一个有欠“合适”的场合:途中意外遭遇障碍,车辆无法通过,副市长又独自端坐于车内。Bd2潇湘晨报网

  副市长在“义正词严”地表示反对,我们能够想象得到围观者对此的冲突感受,但较之副市长本人,他可能远未顾虑和思量至此,因为反对只是其一次惯性的个体形象心理流露——这才是该则新闻中最大的问题和指向。官员究竟该以怎样的形象出现于公众之前?类似话题此前被无数次地讨论。在过去价值单一的年代,不少官员都有着一种“神秘化”的形象共识。可置身于日趋透明和行政公开的当下,此种相对僵硬的形象已显得分外不合时宜。就算面临灾难,公众所期待的官员形象也应该是清晰和敢于担责的。一个拒绝拍照的副市长不免与此格格不入。Bd2潇湘晨报网

  比“肖像权”的说辞更迷离的是官员的形象心态。从如此角度来分析,与其如《人民日报》微博所说,该名副市长需要赶紧补上一门“权力运行必修课”,还不如说他进行了一次鲜活的诠释,诠释了少数官员自我形象展示时的悖论式心态。一方面,他们极度渴望光鲜地出现于种种媒体上,依靠舆论力量为个体和政绩大幅度加分;另一方面,出于此前种种“杨达才的教训”,缘于担心某些照片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他们同时又会坚决拒绝那些不在预设中的形象展示——甚至不惜佐以”侵犯肖像权”的孱弱理由。矿难中的副市长拒绝,这远非“弱智”而是精心的选择。Bd2潇湘晨报网

  矿难在看似不受遏止地发生,它几乎催人麻木。但再怎样的麻木,也不能让拍摄一张处理矿难的照片,都成为艰难的事情。因为对传播规律的轻视,报道中的副市长或会领受意料外的后果,但该起事件深层次的追问其实是:于个体形象上如此“进退失据”的官员还有多少?消息说,在煤矿核查现场,这位负责地方煤矿安全生产的副市长竟对这家煤矿的基本情况表示不知情,对矿井口被填埋一事也未予过问。这分明已是昭示:倘若没有公权力行使上的权责对等,没有对于矿难真正的追责,抱怨不“礼貌”拍照的副市长身后,还会有更多被议论的“X市长”。Bd2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