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短命工程是拍脑袋决策的双重标本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辛木编辑: 蒋娟时间:2014-06-20 08:54:10

  云南省河口县有一个名为“中国—东盟河口国际旅游文化景观长廊”(以下简称“文化长廊”)的项目,这个2011年2月完工的项目被当地誉为“边境明珠”,总投资额为2.7亿元。但在3年之后的2014年5月23日,该项目却开始动工拆迁,拆迁补偿费用保守估计要3亿元左右,高于它的建设费用。(6月19日《东方早报》)Az6潇湘晨报网

  有网友揶揄说:这一拆一建,接近6个亿的GDP又被创造出来了。河口县这是在大搞“拆迁经济”啊。然而,在该“拆迁经济”的背后,却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3亿元拆迁费中,河口县需要承担2亿元,比河口县2013年地方财政总收入还要多2000万元。一个经济基础薄弱的边陲小县,经得起这番折腾吗?这笔钱花进去之后,河口县过多少年才能缓过劲来?那些事关国计民生的基础工程建设,将有多少被搁浅和取消呢?又有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就此打了水漂呢?Az6潇湘晨报网

  在拆迁理由中,一度被当地媒体誉为“边境明珠”的“文化长廊”,集“商业、文化、旅游观光于一体的建筑景观带”,却变成了这样的描述:沿河商铺严重影响了景观,铺设过密对环境卫生的影响及绿化布局的散乱等问题,成为群众反映的热点问题。这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好与坏、美与丑的戏剧性颠倒轮回,在这种翻云覆雨中竟体现得如此淋漓尽致。Az6潇湘晨报网

  在这一建一拆过程中,有两个细节令人关注:其一,当初“文化长廊”的全名系“中国—东盟河口国际旅游文化景观长廊”,而河口县政府此次拆迁的目的则是要“将河口建成国际化滨江城市”。无论是建还是拆,都有“国际”二字,可谓气魄宏大;其二,当初“文化长廊”进行立项建设之初,反对者众,但“当地主要领导”力排众议,“排难而上”;而此次拆迁,“达成拆迁意向的业主仅占十分之一”,而河口县规划局一领导隐晦地表示,“我们没有想到,上面(对城市规划)的新要求会如此之快。”Az6潇湘晨报网

  毫无疑问,河口县“文化长廊”的建设与拆迁,是中国式官员拍脑袋决策的双重标本:一是某些官员好大喜功,特别偏爱“国际化(性)”的东西,仿佛凡事只要冠上“国际”二字,这档次立马就会提升了一大截子似的,于是,头脑便会不顾一切地持续发热,什么都可抛到一边去;二是某些官员自顾自地拍脑袋决策,听不进去任何反对意见,更重要的是,这种主要领导拍脑袋决策的做法具有极强的行政主导力量,一声令下,所向披靡。三年前建设“文化长廊”是如此,现在拆迁同样也是如此。Az6潇湘晨报网

  该县规划部门认为,“短命工程”的焦点原因在于,县里对城市规划不够前瞻。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最根本的症结在于:是“当地主要领导”狂热的政绩冲动无法遏制,而在现有的制度背景下,又缺乏对权力有效的制约,以至于在规划决策上“一言堂”现象非常突出,总之,是对权力的制约不够有力罢了。城市规划从来都是一门深奥的学问,需要专业的设计和周密的规划,岂是个别官员所能“前瞻”的?不把权力关进笼子,是永远不可能对城市规划具有前瞻意识的。Az6潇湘晨报网

  [公众表达]辛木(山东教师)Az6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