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评论]每个人都应有可以叙说的死亡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蒋娟时间:2014-06-16 17:06:04

  没有比死亡更冰冷的词汇,但认识了死亡,我们未必就认识了所有的真相。“云南男子被拘获释后漂尸鱼塘”。6月15日的《东方早报》报道了一起“离奇死亡”。5月5日,男子夏文金涉嫌盗窃被云南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城北派出所拘留,5月14日,尚在行拘期的夏文金的遗体却被人发现漂浮在鱼塘,家属看到夏的头部、脖颈、胸部、腿部等出现伤痕,警方解释称:夏系溺水死亡,“眼睛和嘴被鱼儿吃了。”普洱市警方表示,5月13日晚曾带夏到医院体检,从医院出来后将夏释放了,等到第二天接到鱼塘老板报警电话,发现夏已溺水死亡。Dm2潇湘晨报网

  夏文金因何而意外死亡?家属质疑夏是遭遇刑讯逼供后被抛尸,普洱市警方却表示其是溺水后被鱼儿“吃了”——原来鱼儿也可咬死已释放的行拘者!借用那句早已泛滥至极的网络用语,普洱警方的解释初听真是“亮得令人眼瞎”。应该承认,单就迄今为止的新闻报道内容来说,夏文金相关的死亡材料和刑讯逼供推论,基本是由死者家属在提供,警方提供的相关内容并不多,最终的结论还难以暂时给出。但生命是不可复制的存在,一个溺水继而“鱼儿吃了”的结论,无疑既显得单薄,亦实在令人难于接受。Dm2潇湘晨报网

  按照警方表态的有限内容,不难还原该起死亡事件的“基本轮廓”。5月5日,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城北派出所以涉嫌盗窃对夏文金拘留,且同样在未通知家属后决定对其行政拘留8日。5月13日晚上11时许,派出所接到行拘所电话称,夏文金行为举止反常,办案部门向上级领导反映后,认为夏不适合在行拘所关押,应停止执行关押,并在当晚将夏带往医院体检,体检显示夏正常,于次日凌晨释放,将其送回出租屋,交付给一个叫李新发的朋友。紧随其后,发生了匪夷所思的溺水与“鱼咬咬”事件。Dm2潇湘晨报网

  真相至此事实上已经“遮不住”。不管警方叙说是否属实,单就这一起离奇的死亡而言,它也经不起几个常识性的追问。譬如无论是拘留还是执行行政拘留,为何都没有通知当事人家属?譬如释放的时间为何是“凌晨”?这是否符合行政拘留法规?同样值得推敲的一点为,警方声称将夏平安托付给了“朋友李新发”,但此人在5月15日突然从租住的地方搬走,杳无音讯,对此,警方怎又称“想帮你(死者家属)找,就能找到,不想帮找,就找不到”——太多的迷离情节与闪烁其词,其中是暂时的云山雾罩,还是存在着隐秘的刑讯逼供发生链条?Dm2潇湘晨报网

  普洱警方在顾左右而言他,一起“特殊机构里的悲剧”就这样再次呈现于公众之前。不同于以往发生类似事件的场所,非监狱也非看守所,“鱼咬死”事件源起行拘所。行拘所即对被裁决治安拘留的人执行拘留的场所,羁押的非“罪犯”,它由公安部门统一负责管理。一个原本只承载行政处罚功用的场所,为何最终衍生出了疑点重重的离奇死亡事件?其中间的不合理,是否本身就隐喻着行拘所管理方面所存在的监督空白?这其实是不难得出的结论,因为关于夏文金之死,除了警方的不屑叙说和家属的猜测,我们的确没有看到作为监督者的“第三方”。Dm2潇湘晨报网

  夏文金死后,有网友在微博上感叹,“鱼咬咬”式回应堪比“躲猫猫”。应该承认,前者比后者更触目惊心,因为它将死亡的原因直接推给了有口难开的非人类。托马斯·林奇在他的《殡葬人手记》中曾说,“安葬死者经过那么多的程序,就是要表明,他们曾经生活过,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别于一块石头、一棵杜鹃花,或一头猩猩,他们的生活值得叙说和回忆”——不管怎样,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可以叙说”的死亡。对于夏文金之死,普洱警方有必要公布更多的真相,更高级别的司法机关有必要深度介入。以生命的高贵名义,我们对此继续观察与追问。Dm2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专栏 @湖南·观察家Dm2潇湘晨报网

      专栏作者:王聃Dm2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