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社评]"院士退出制"还原朴素的激赏与逻辑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蒋娟时间:2014-06-12 10:55:02

  院士与院士退出制,依旧是我们年代的公共话题。6月11日,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进行到第三天,备受关注的《中国工程院章程》修订案上午进行表决。据与会院士透露,此次修订幅度不大,在提名渠道上有所调整,修订方案将每位院士的提名候选人数增加至三人;可提名候选人的推荐单位限制为中国科协。此外为保证入选院士质量,此后院士的增选流程将多加一步,即在本学部获得选举通过之后,还需全体院士进行表决。特别是,对于院士的退出,章程做了详细规定,增加了如有院士违反科学道德等行为,将实行退出机制。WiE潇湘晨报网

  即便只是媒体传出的粗线条消息,我们也不太认同那位院士所说的“修订幅度不大”。如果报道属实,相比起此前几近停滞的院士制度改革,此次工程院院士大会至少呈现出了两个颠覆性的变化。一是收紧了院士的提名途径,将推荐单位限制为中国科协,这无形间去除了院士评选繁杂的利益相关方,有利于保证评选质量;二是院士退出制被明确地提出,尽管它的限定条件还只是“违反科学道德等行为”,但已足以令人遐想。以至于《人民日报》的微博亦不无欣喜地表示,终于不再终身制!“此前,院士作为一种学术荣誉称号,无退休退出机制备受质疑。”WiE潇湘晨报网

  其实岂止是“无退休退出机制备受质疑”,终身的院士制在异化,它衍生出的还有新闻纸上的荒诞剧。譬如曾经的烟草院士谢剑平“劝而难退”,因为长期从事烟草化学、烟草香料的应用研究工作,就算在他当选院士后,来自工程院内外的质疑声亦未停止,但中国工程院随后表示,按照章程,如要取消谢剑平的院士资格,只有他本人主动请辞这一种方式。再譬如,年满80岁的沈国舫院士向北京林业大学表达要退休,可校党委书记和校长都坚决反对,称其不能退休,因为“你是我们学校的旗帜,还要靠你说话呢”。而搜索资料,也找不出院士退休的规定。WiE潇湘晨报网

  当工程院的翅膀被捆绑上烟草,当一位只想安静以度余年的院士求退休而不得,你可以说这是现实的寓言,但它其实更像是一种观察院士终身制的鲜活视角。院士终身制的最大现实副作用何在?就在于它制造出了如影随形的学术利益。如媒体所指出,固化的院士头衔既代表着一定级别的日常待遇,也代表着在某个研究领域的学术权威。那么一个凭借代表集团强大影响力而评选上的烟草院士,自然不会主动请辞。一样的道理,当拥有院士数量的多少等同于可能因此收获的现实红利,那么就算年龄再高,大学的管理者亦不会轻易让旗下的院士“流失”。WiE潇湘晨报网

  从如此角度来说,就算“实行院士退出制”只是作为一种方向而提出,它也因此具备了还原朴素“激赏”的价值:院士评选,从来都不应是名利场,它的本原意图就是为了激赏“在科学领域做出系统的、创造性成就和重大贡献”的人。换言之,院士评选的本意,就是试图经由学术性的“加冕”,在以研究成果和学术道德为评判标准的前提下,让入选者得到“崇高荣誉”式的肯定。它的评选对象指向学者,目的指向“荣誉式的褒奖”。既然是荣誉,既然是褒扬,那么就理当可进可退,而不应固化为现实利益之重。建立院士退出制,就是在还原此种激赏意义。WiE潇湘晨报网

  每一个社会场域里,都应有着自己独特的运行气质,院士自然也不例外。对于院士制度改革,我们向来谈得太多,做得太少。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中国工程院继而行之的“将实行退出机制”,无疑是一次务实的兑现。希望最终修订的《中国工程院章程》中,院士退出机制能更完善,学术荣誉与非学术利益能更大程度地切割开。说到底,我们需要一个与学术更近的院士,这是不能停息的逻辑还原。WiE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