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有绝对权力就没有“清水衙门”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马涤明编辑: 蒋娟时间:2014-05-23 09:19:22

清水衙门.jpghzq潇湘晨报网

腐败现象正向一些人心中的“清水衙门”蔓延。资料图hzq潇湘晨报网

  一笔扶贫款从市到县被侵吞40%,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一张小农机具秧盘的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站长还要贪3分;一个售价数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干部也要拿15元回扣……扶贫办、农技推广站、民政局……近年来,腐败现象正向一些人心中的“清水衙门”蔓延,有些部门甚至成了腐败“重灾区”。(5月22日《北京晨报》)hzq潇湘晨报网

  清水衙门虽为戏谑之语,但也确实生动形象地写实那些经费少,福利少的事业单位。从这个词语的本源来看,在旧时代,所指的便是那些不经手大量钱财,不能从中捞取油水的官府。谁能料想,如今“清水衙门”竟也成了腐败重灾区,确实不大合乎常理。然而零容忍语境中,贪一元钱与贪一万元,本质上并无不同。按照香港廉署的说法,零容忍是一种态度:“贪污就是贪污,小也是贪污,大也是贪污。”因而,无论是大贪还是小贪,100元、10元,甚至1元都要处理——小贪不治,可能发展成大贪;很多大贪都是从小贪开始的。而不管大贪,还是小贪,“清水衙门”,还是肥差部门,贪腐成灾的根本原因都只有一个——绝对权力的存在。有绝对权力,就有绝对腐败。hzq潇湘晨报网

  “清水衙门”也成了腐败重灾区,甚至连一笔扶贫款也要雁过拔毛,基层干部连3分钱的“毛”都不放过。其实质问题是,绝对权力环境下腐败的无处不在。那么不难得出结论,只要绝对权力无处不在,也就不大可能存在什么“清水衙门”,不过是油水多和少的问题罢了。而所谓“腐败重灾区”,则是一个伪命题——“重灾区”并不分领域,哪里有绝对权力,哪里都可能腐败成灾;从本质上说,所谓“灾”,不是哪些地方、哪些部门、哪些人,而是“绝对权力”。扶贫款都要层层侵吞、扒皮,及至最末端“逮着蚂蚱也是肉”,甚至在死人身上也要提成,见证的是“绝对腐败”的无以复加。hzq潇湘晨报网

  就此而言,关注和研究某某领域、“清水衙门”、“重灾区”等等,本身意义并不大,毕竟这不过是表层现象。当绝对权力可以任意触及到不同角落,就没有清水与非清水之分,都可能成为权力滥用下的灾难重地。因为,它们的深层问题是存在共性的——权力不受监督,可以任意胡为。hzq潇湘晨报网

  不管是扶贫款被层层扒皮、雁过拔毛,还是“清水衙门”不清淡,在社会上早已经不是秘密。甚至可以说,有些潜规则就是公开半公开的,一笔扶贫款从市到县被侵吞40%,从县到乡又被克扣40%;一张小农机具秧盘的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站长还要贪3分——这些都是按“规矩”办事。hzq潇湘晨报网

  各种潜规则能够公行于世,究其原因,一是内部监督不给力,尤其是监督机制的缺失,让权力无所节制;二是大家利益均沾,所以互不忌惮。而唯有引入社会横向监督,即所谓异体监督机制出现,才可能有效地制约“绝对权力”,进而破解各种潜规则。如果贪污一元钱都要胆颤心惊于来自各方的无数眼睛,而不是一个方向的“一只眼睛”,油水再多的领域都会变成“清水衙门”。hzq潇湘晨报网

  [公众表达]马涤明(内蒙古职员)hzq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