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观点 > 湘江评论> 正文

@湖南•观察者:农民幸福指数提升需聚焦权利困境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蒋娟时间:2014-05-20 16:47:03

   @湖南专栏作者:王聃Hus潇湘晨报网

  我的幸福,你来统计,无远弗届的幸福指数调查开始蔓延至农民群体。据5月18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近日,华中师范大学在武汉发布我国首个“农民幸福指数”,作为我国人口最大基数的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属于中等水平。值得关注的是,调查还显示,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低于务农农民。该报告来自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百村观察”平台,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200多个村,调查了3648位农民,数据来源于连续4年的跟踪调查。Hus潇湘晨报网

  对于所谓的“我国首个农民幸福指数”,不知道更多的人将如何来看待,但相信围观者在此刻都或多或少地充满着五味杂陈的心情。一方面,如此前评论所指出,幸福本身就是种主观感受,不能被客观地描述,一份调查远难得出和其相匹配的内容。而过度偏重于学术的调查结论,亦未必就完全契合于具体现实;另一方面,于快速转型的现代社会,对于传统农业大国的中国来说,农民幸福不幸福又的确是一个有着现实价值的问题,它不容被忽视,更容不得轻描淡写地叙事。Hus潇湘晨报网

  恰缘于此,关于“我国首个农民幸福指数”,正确的评价方式应该是:不必将调查报告看作完全真实客观的定论,但仍需从此种“姑且存之”的幸福指数中看到公共警示与缺陷。毫无疑问,这份调查报告首先给出的结论就是,农民的幸福指数整体偏低。调查结果显示,农民幸福指数为0.5578(1为满值)。按照报告的表述,这属于“比较幸福”与“中等水平”,但不免有点言过其实。从绝对数值上来说,农民的幸福指数尚未及格,与公务员等群体的幸福指数比起来,它同样相差悬殊,农民幸福指数整体意义上的不容乐观,正是报告给出的第一个警示。Hus潇湘晨报网

  如果观察得更仔细,我们还会发现更多隐藏在农民幸福指数中的“缺陷”。报告说,务工农民幸福指数低于务农农民。分析者认为,这是因为当下进城务工人员在城市中境遇的相对落差变得明显,收入较低、工作环境差、工作强度大和社会保障不完善,务农农民却享受着大量的惠农政策。道理不错,可城镇化是一个必然过程,务工的农民只会越来越多,务农的农民只会越来越少,那么务工农民的城市“过客”身份到底该如何改变呢?调查还发现,从区域来看,东、中、西部地区农民幸福指数依次递减,而这种区域递减,无疑是看得见的农村发展不平衡。Hus潇湘晨报网

  盘点不妨一一进行,分析不妨条分缕析,在此之后就会察觉,来畅谈农民的幸福指数,其实还是件“昂贵”的事情。我们当然不是说,农民的幸福感就无提升。经济的增速,惠农政策的眷顾,以及个体发展选择的日益多样性,都在让农民感觉比以往更幸福,但此种幸福感的提升真就足够了吗?城乡二元的沟壑仍旧留存,农民真正融入城市仍比想象的艰难;在物质条件上得到了改善,但在城镇化年代,农民面临更大的权利困境。拆迁、教育公平甚至是养老难题,一切莫不都是他们亟待救济的公共性指向。和物质条件的变迁相比,这些更值得聚焦与改变。Hus潇湘晨报网

  社会终会向前,人们终会感觉比过去更富有与精彩。但过于肯定与着力的农民幸福指数,其实不那么真实。一样是在昨天,有媒体报道了海南万宁市的陈家故事,在20多年前的拆迁中,因为认为新的安置点房屋太小及赔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其拒绝搬迁,后来竟然被断水断电23年。虽然报道中的陈运弟曾是农场职工,但严格意义上依旧属于新闻中的“农民”范畴。如果有可能,我们更想问问断电23年的农民幸福指数几何。或者说,我们事实上更期待一份农民“不幸福指数”调查。“农民不幸福指数”会更客观与厚重,也终究是发展的时代所无法回避的。Hus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