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湖湘地理 > 特写> 正文

最美的山峰:酃峰海拔2115.2米湖南第一高峰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砚编辑: 裴力时间:2016-01-30 08:28:12

 80211454091216812.jpggSi潇湘晨报网

  酃峰草甸,小牛安静吃草,仿佛来 自云海。图/沈荣华gSi潇湘晨报网

  51291454091216812.jpggSi潇湘晨报网

罗老爷子带我们涉过了这条小溪。水不深,但湍急。花岗岩地貌,真正水清沙幼。gSi潇湘晨报网

  44531454091216828.jpggSi潇湘晨报网

开在酃峰草甸的成片野花,十分清雅,却有一个狰狞的名字:瘤毛獐牙菜。gSi潇湘晨报网

  现在的我,如果也算走了一些路,多少可以在一年将尽时,想想那些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握过的手,寒暄过的话。细枝末节陡然间放大,甚至让人忘掉曾经的道阻且长,种种疲惫沮丧。当时忽略不计的东西,反而越来越清晰,就像路面上旧的泥土翻开,露出崭新的黑泥,你以为曾经走过,那里却没有留下足迹。山岭、村庄、城市、人们的容貌和口音,在一年风尘仆仆的记忆里,是另外一番情景。gSi潇湘晨报网

  梨树洲的虹鳟鱼和玛卡酒gSi潇湘晨报网

  2013年夏末,我们去炎陵县策源乡攀登酃峰——它是湖南第一高峰,海拔2115.2米。尽管2002年省国土资源厅就已勘测了它的高度,但其名气仍远远不如有“湖南屋脊”之称的壶瓶山。gSi潇湘晨报网

  位于半山腰的梨树洲村当时还未通电,我们打算在村里住一晚,第二天从此地出发,攀上酃峰峰顶,顺便找找湖南省第二测绘院用混凝土浇铸的一个三角点——那上面记录着山峰高程等数据。天气令人忧心,满山满谷云雾蒸腾,云中闪电无声炸裂,大雨似乎随时等待倾覆。gSi潇湘晨报网

  然而雨一直未落。悬垂的巨大雨云下,越野车沿山路缓慢旋绕,可视范围内,浓阴令景物轮廓变得异常锋锐,路边树梢上滴落的水珠,不时飞起的长得有点像喜鹊的山鹡鸰,不知为何,都清晰得像是刻出来的,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水滴小小的折射光芒,山鹡鸰修长灵活的尾羽。gSi潇湘晨报网

  水泥路走到尽头,是洁净的细沙地,嵌着鹅卵石。我们下车,东张西顾,隐隐水声盈耳。附近大约有个巨大的瀑布。这里是典型的偏远高寒山区,住户不多,寥寥几幢木楼,只有二十余户人家。gSi潇湘晨报网

  村主任罗程章家旁边有人修了好几个鱼池,一时好奇,踅进去瞧瞧。嘿,满池子竟然都是漂亮的虹鳟鱼!这鱼是外来品种,只能生活在山涧、河流中,不耐炎热,水温不超过20℃最合适。我伸手探了探池水,果真冰凉。一打听才知道,全是山上引下来的泉水,常年如此。那个夏天,我们刚刚经历了无法形容的酷热,40多天未曾下雨,从早都晚只要离开空调便是大汗淋漓;而这个湘东的山村,温度始终徘徊在25℃,村里没人用过凉席和电风扇。gSi潇湘晨报网

  罗主任叫我们去吃饭。他妻子举着手机站在门前晒坪里对着天空转着圈儿搜信号,想给孩子打个电话。没有电,自然也没有移动、电信的基站,信号都是蹭的隔壁江西遂川的,时有时无。村里人利用附近洪水河的落差,买了小涡轮发电机,自己发电,但仅供照明。gSi潇湘晨报网

  我们几个人和罗程章一家埋头于一张方桌前共进晚餐。电压不稳,头顶一盏十五瓦小灯泡忽明忽暗,每个菜碗都面目模糊,以致我只能凭味觉辨识几个菜。记得有一道笋干炒腊肉,异常美味,罗程章说,这笋叫笔笋,可贵了,他们家整个春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山挖笋。席间,罗主任突然掏出一瓶酒,里面浸着几块什么疙瘩,一看就是自己灌装的。他得意地给我们每人倒了一小杯,满脸期待地问:“好喝不?”呷一口,没什么特别的滋味,但我们顺从地点点头,也问:“这什么酒?”“玛卡!用玛卡泡的!”他说。gSi潇湘晨报网

  原来,曾有大学教授在梨树洲考察,认为此地极适合种植玛卡——当时这种原产南美洲,有点儿类似萝卜的植物被认为富有神奇功效,市场上炒得火热,于是弄了几亩实验地。不料收获的玛卡少得可怜,村主任也只拿了一点儿,权当“尝个新鲜”。gSi潇湘晨报网

  饭后,我去散步。路边沟渠里流水泠泠,清可鉴人。每一家的屋后都种满了厚朴,俨然成林。我不止一次地在湘西和湘东见到这种高大的木兰科植物,它是著名的中药材,树皮、根皮、花、种子及芽无一不可入药,尤其以树皮为最,不过,需耐心等上20年才可取树皮。我常觉得,厚朴是极其让农人们安心的一种树木,它种在自家后院,就像是种下一间日后可以无限提取的银行。gSi潇湘晨报网

  晚上果然很冷,裹着棉被还有寒意。隔壁,摄影记者沈荣华和马俊达、视频记者胡佳会还在忙着整理行装,他们嫌登山鞋太重太闷,在镇上各自买了一双轻便的解放鞋。我们四个人都没有预料到,这场充满期待的山行,将是美梦与噩梦的轮番熬煮。gSi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