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湖湘地理 > 特写> 正文

长沙:大师们的100天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砚编辑: 李思倩时间:2015-07-25 10:05:25

  1937年7月7日深夜及至8日凌晨,宛平卢沟桥附近传来枪声,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开始。PUC潇湘晨报网

  安放一张平静的课桌,成为中国学界最大的使命。PUC潇湘晨报网

  1937年9月,教育部颁布命令,成立两所临时大学,一所设在长沙,由北大、清华、南开和中央研究院组成;另一所设在西安。自此,学术界开始了战争时代的大迁徙。PUC潇湘晨报网

  长沙临时大学(简称“临大”)筹委会设在韭菜园圣经学校。圣经学校因房子不多,仅供学校办公和法商学院教学。理学院大部分借用了湘雅医学院的校舍;土木系学生在城里上课,电机系和机械系安排到湖南大学;化工系在四川重庆大学寄读;机械系航空工程研究班在江西南昌;文学院则位于距长沙三百公里之外的衡山圣经学校分部。PUC潇湘晨报网

  1937年11月1日,临大正式上课。教室不够用,某些课程必须安排到傍晚。图书、教材匮乏,许多教授都是仓促逃离,只带了几件衣服在背包里,资料全无。比如南开大学的黄钰生教授,他与杨石先院长组织指挥暑假留校的师生安全撤离之后,才从废墟里翻出一条布褥子和一件衬衫离开天津。PUC潇湘晨报网

  开学伊始,好在物价低廉,学生们下馆子的次数不少,从街头的米粉、糖油粑粑、甜酒冲蛋,到李合盛的牛肉、九如斋的果脯糕点、徐长兴的烤鸭……皆评头品足,尝了个遍。但是,长沙湿冷的冬天和泥泞的街道,给每位师生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吴宓刚到长沙,便遇上冷雨连绵,“踯躅泥路中,灯少,昏黑不能见,往返迷途”,在泥中摸索走了半个小时,才碰到一辆黄包车,将他送到了住处。然而一夜风雨不辍,棉被又小又薄,苦寒难眠。PUC潇湘晨报网

  1937年11月24日,难得长沙天气晴好。吴宓一早出门至司门口天然居旅社,拜访于右任,但于前一天去了汉口。他又去了明德学校,和朋友乘人力车到湘江码头,换乘了三趟渡船,才到湘江西岸,过湖南大学,登岳麓山,在爱晚亭小坐,继续前行,一直走到蔡锷和黄兴的墓前才停住脚步。山谷中,绿树参天,到处都是灼灼红叶,“实为美境”。PUC潇湘晨报网

  当他返城到李合盛牛肉馆吃完午饭,时间已是下午1:30,一架日本飞机呼啸而至,投下六枚炸弹,火车站附近小吴门一带成为火海,死伤者300余人。PUC潇湘晨报网

  这是长沙初次遭到轰炸。此后敌机隔三岔五飞来,设在长沙市内的三个电动警报站(一个在中山路百货大楼,一个在天心阁,还有一个是裕湘纱厂的汽笛)每每骤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大街小巷负责报警的人员也立马敲钟。如果恰逢课时,临大师生只能扔下书本,躲进最近的防空洞或者地窖。PUC潇湘晨报网

  战事紧逼而来,临大被迫宣布迁往昆明。从1938年1月27日到2月10日,共有820名学生填了表格,愿意前往云南。自此,临大在长沙的时间不过100天。PUC潇湘晨报网

  对于那些即将启程的师生而言,万里路终于将与万卷书一同展开。从长沙到昆明——漫长艰险的跋涉开始了。PUC潇湘晨报网

  文/王砚PUC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