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要闻> 正文

福建取消34个县市GDP考核 去“唯GDP”是场漫长的告别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聃编辑: 陈兰茜时间:2014-08-26 11:02:46

635430865268651172.jpgwR5潇湘晨报网

  福建日前取消34个县市GDP考核引发关注。来自媒体的消息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超过70个县市明确取消了GDP考核。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正在告别“唯GDP论”时代,“淡化GDP,重视民生”成为政绩考核的新导向。与此同时,亦有基层领导向记者感叹:“不唯GDP论英雄,都知道这个理,但在基层执行起来也不容易。习惯了长期的追赶型经济,瞄着邻县进行GDP锦标赛,如今改变比赛规则,也需要点儿适应的时间。”更应景的是,第一季度全国31个省份GDP总和仅比全国第一季度GDP总量高出3.64%。wR5潇湘晨报网

  取消GDP考核,真就意味着告别“唯GDP论”时代吗?分析人士的欣喜,未免太早了些。整体比较,70个县市所占比例之低,已一目了然。一个不能不被重点提及的背景还是,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要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而反观取消GDP考核的70多个县市,它们又多是经济贫困县和生态脆弱区域——换言之,小众化的取消GDP考核举动,只是某种倒逼的结果,距离挥别一个时代还太远。wR5潇湘晨报网

  没有理由认定,“唯GDP论”已缓慢走向了历史,但无可回避的是,它再次置身于了一个沸沸扬扬的十字路口。对于GDP考核方式,道理其实已经谈尽。GDP没有原罪,它只是一个统计指标,是地方经济增长、财富总量、繁荣程度等状况的衡量方式。现实的GDP统计之所以被扭曲,主要缘由是其被当成了唯一的考核指标,且和政绩紧密关联,这般共识念兹在兹。习近平亦讲,“再不能简单地以GDP增长率来论英雄了”——不简单以GDP增长率论英雄,这说的是要有比GDP更高的考核制度。可如同新闻所显示,取消GDP考核的市县为何依旧如此之少?wR5潇湘晨报网

  那位基层领导向记者的自我陈情,或许正隐藏着部分的真相与提示。他的感叹,其实代表着一个群体的迷离和徘徊。为什么“没有人不知道唯GDP论要不得的道理,执行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基层执行的陷阱与相对滞后,当然是一个重要缘由。但要求弱化地方GDP增长率,亦是在要求经济发展方式的转身。较之不少发展路径本已逼仄的地方,这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体经济下行的压力如影随形,谋发展和可选择路径间有着落差,既要赶路,还要转身,具体执行很可能就会缩水,甚至演进为“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浮光掠影。wR5潇湘晨报网

  有必要重申一个常识:去“唯GDP论”,绝不代表着每个地方都要取消对GDP的考核。专家的分析是,于重点开发区域,在资源约束、环保门槛的强调外,GDP统计仍然可以用于考量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程度;但要努力去为整体意义上的弱化GDP创造实现的可能。那么,我们所不得不直面的,事实上是更深层次的改革命题:在弱化乃至取消GDP考核后,究竟该用什么科学和完善的考核标准对其进行替代?假如没有合理的替代方式,取消本身则无多大意义。一样的道理,如何实现弱化GDP考核和地方经济结构调整的平衡?它需要的是来自顶层设计的引导。wR5潇湘晨报网

  过高的GDP并非总是完美的GDP,可放慢的GDP增长,不会那么快地到来。自去年以来,包括福建、山西、宁夏等多个省份对市、县(区)的考核进行了调整,降低或取消了GDP考核。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GDP增长也要停下脚步,等等民生,等等环境承载力,等等新的产业转移与升级。现在的处境在于:对其他绝大多数常规县市而言,GDP考核仍是政绩考核评价体系中的重要内容,至于找到新的考核指标,积极提供经济转型的条件,依旧没有想象中的容易。纵有取消GDP考核的消息,这也是我们必须看到的艰难以对,去“唯GDP”注定是一场漫长的告别。wR5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