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黑石渡的时光,是老长沙人的日常过往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陈艺妮时间:2017-07-30 10:30:59

JIN_7390.JPGTL2潇湘晨报网

这片曾经烟囱耸立的长沙城内最早轻工业之地,与高楼林立的对岸形成对比。组图/记者金林 TL2潇湘晨报网

JIN_7291.JPGTL2潇湘晨报网

在保温瓶厂工作了44年的吴霞生是名吹制技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吹瓶胆是个非常需要技术的活。 TL2潇湘晨报网

德雅路片区棚户改造区,老职工们见面聊的都是买房的事。.JPGTL2潇湘晨报网

德雅路棚改片区,老职工们见面聊的都是买房的事。TL2潇湘晨报网

破败的热水瓶厂内仍有少数租用仓库的商户住在里面。.JPGTL2潇湘晨报网

废旧的保温瓶厂内,仅剩少数租用仓库的商户住在里面。 TL2潇湘晨报网

JIN_7337.JPGTL2潇湘晨报网

逐渐开始拆迁的老厂房。TL2潇湘晨报网

“以前站在浏阳河堤坝上向这边看,一排排十几个烟囱很壮观的。”7月17日,在长沙黑石渡保温瓶厂废旧的大楼里,厂长周建国回忆道。TL2潇湘晨报网

  黑石渡,长沙城内最早的轻工业区,这里生产的莲蓬牌热水瓶、菲菲毛巾、光辉牌洗衣粉等产品,在上世纪90年代还叫得出名号。它有着工厂子弟学校、医院、电影院,甚至有独立的第三工人文化宫,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小社会,也是一处温暖的小集体。TL2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50年代,在“南重北轻”工业城建指导方针下,黑石渡、丝茅冲一带荒郊逐渐建立了毛巾厂、热水瓶厂、搪瓷厂、日用化工厂、羽绒厂和橡胶厂等一批轻工业工厂,这片以前是鸭子铺渡过浏阳河的渡口、长沙北郊的农田菜地,逐渐被各大轻工厂圈地,烟囱耸立。如今热水瓶厂、羽绒厂宿舍已列入德雅路棚改片区,未来2到3年,代表着长沙城内最早一批轻工业厂区的黑石渡将以更符合城市美观的外貌出现。TL2潇湘晨报网

  我们关注这个地方,是迷恋在时间未把城市改头换面之前,昏暗的工厂中不咸不淡的生活与温暖的人性。TL2潇湘晨报网

  此时,正在路灯的光影中,投下一片老长沙的婆娑身影。TL2潇湘晨报网

  撰文/本报记者钱烨TL2潇湘晨报网

  渡口、老马路和德雅路门面TL2潇湘晨报网

  数十年里,这里的格局一直未变TL2潇湘晨报网

  2017年7月26日晚,我背着相机在浏阳河畔的黑石渡溜达。在这热天里,只有快入夜了,才能见到深藏在各个工厂宿舍区的老户居民慢悠悠走出巷道,坐在马路边上,彼此搭讪,或三五壮汉拎着几瓶啤酒找一热闹处,看往来的行人车辆,然后互相吹擂各自的往事。TL2潇湘晨报网

  陈立三是毛巾厂的退休职工,26日晚,他光着上身,坐在德雅路与浏阳河路交会口西侧夜宵店的门口。黄色的路灯照射着他出汗的额头和多年扛包裹锻炼出来的结实臂膀。他是伍家岭人,16岁就进了菲菲毛巾厂,一直干到退休。TL2潇湘晨报网

  陈立三对这片轻工厂区很熟,面前就是大名鼎鼎的丽臣日用化工厂,早年生产的光辉牌洗衣粉、马头牌肥皂在老长沙人家里或许常见。沿着德雅路往里走是菲菲毛巾厂、已经拆了的搪瓷厂与占地面积最大的保温瓶厂。保温瓶厂原与湖南制药厂一墙之隔,但后者早被拆掉,变成了旧货市场。虽然厂房没了,但各大厂区的宿舍三五林立在日渐拥挤的德雅路两旁,尚有湘药巷、羽绒巷、水瓶宿舍、羽毛宿舍等与工厂关联的地名、小区,暗示着此地与轻工业的关联。TL2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50年代,黑石渡、丝茅冲一带到处长满“丝茅”的荒郊山头逐渐被铲平,围起了各自轻工业厂的围墙,从丝茅冲、黑石渡这些老地名,略可猜测以前这块地方的荒凉之意。TL2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70年代末,浏阳河还有渡船过渡,菜农都从这里过,一毛钱一次。”陈立三放下啤酒说,就在那个渡口的位置,以前是黑石渡汽车总站、老3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这里有一条不太宽阔的马路连接着动物园、老电视台,是进出黑石渡的交通要道,历经50余年,公路格局依然未变。TL2潇湘晨报网

  在德雅路菲菲毛巾厂入口处经销店的雇员李少芬亦是毛巾厂工人,她在嫁给工厂子弟前,娘家住在农大路,上世纪80年代搬入德雅路毛巾厂宿舍楼。除了眼前的公路未变之外,经过毛巾厂的德雅路上那些杂货林立的门面,还是保温瓶厂在上世纪90年代投资建设的一排平房。德雅路将此地一分为二,保温瓶厂在李家冲社区,另一边划入金帆社区,30多年了,一直未变。TL2潇湘晨报网

  半边户、老二层楼和打会TL2潇湘晨报网

  那份筒子楼里的热情一直不缺TL2潇湘晨报网

  吴霞生,保温瓶厂一车间吹制技师,简单点说,就是吹瓶胆的工人。7月26日傍晚,在丝茅冲社区水瓶宿舍的巷道内碰到他时,他正端着搪瓷水杯,与当年的工厂大厨彭厚德讨论宿舍拆迁的事情。这位17岁就从衡阳招工进入长沙北郊热水瓶厂的外地人,在热水瓶厂工作了44年。TL2潇湘晨报网

  热水瓶厂已于2003年破产,吴霞生仍住在工厂以前修建的福利房中,屋里堂客是伍家岭人。TL2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50年代以来,羽绒厂、热水瓶厂和日用化工厂等一批轻工业工厂的建立,吸引来的不仅仅是湖南各地人员。河南信阳人方思意,1993年就在制药厂门前炸起了油条,随后搬到羽绒厂门边开设店铺。现在操持生意的是其子方中福,妻子亦是信阳人。有趣的是,其妻已可以说一口地道的长沙话,而方中福的河南口音依然十分浓烈,一张嘴,就暴露了自己北方人的身份。TL2潇湘晨报网

  为了满足日益扩大的人口需要,各个工厂联合筹建了黑石渡子弟联合学校、黑石渡医院、电影院与文化宫。厂区子弟与当地菜农的结合,在本地被称为半边户,一方是城镇户口,一方是农村户口,这也是长沙城建进程人口流动的一方缩影。TL2潇湘晨报网

  这场最初的人口迁徙中亦有从香港、上海高薪聘请来的高级技师。其中祖籍湘潭,1952年在香港新城窑业工厂任厂长兼工程师的肖荫云毅然响应国家号召支持工业建设,并从香港带回十几名技师,柳春娣的父亲柳登宝就是其中一位。TL2潇湘晨报网

  柳春娣对于父亲的记忆,永远与闷热的锅炉、硕大的鼓风机有关。柳春娣自小与父亲住在热水瓶厂的工厂宿舍里,一直到支援枝柳铁路建设回来后顶了父亲的职。第一车间有降暑的自制饮料,这是锅炉房的特权,另有冰棒、绿豆汁,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姑娘来说,这些可是夏天最馋嘴的凉食。TL2潇湘晨报网

  随着生活的改善,柳春娣从单身宿舍迁入婚后的老二层楼,这里的生活中一直不缺人情。TL2潇湘晨报网

  “我们把婚后宿舍叫老二层楼,它是上世纪70年代在平房改建的基础上修建的。”柳春娣说。上下两层的楼房颇像筒子楼的构造,宿舍内虽为单门单户,但是房内没有厕所,厨房隔着过道,每家做什么饭,彼此都能看到。TL2潇湘晨报网

  “厂里有公共食堂、热水澡堂,每个月虽然只有二十几块的工资,想买块表都得‘打会’,但生活很满足,并没有如今年轻人的焦虑感。”热水瓶厂厂办主任张树吉说。TL2潇湘晨报网

  “打会”,什么意思?TL2潇湘晨报网

  就是比如想买一块100元的上海牌机械表,10人一起集资,每人出10元。需要买表者拿钱,然后每月扣掉工资10元,还给其余定下先后次序拿钱的集资者。以前工人买家电大件或自行车缺钱时都这么干。TL2潇湘晨报网

  反而是现在,搬进商品楼的柳春娣,感觉不到那份筒子楼里的热情了。TL2潇湘晨报网

  最后一代工厂子弟TL2潇湘晨报网

  有人回到德雅路开了槟榔店TL2潇湘晨报网

  最早开始熟悉黑石渡工厂区,是在厂区子弟梁伯钦带领下,在德雅路小街小巷内左右寻觅。站在高高的石台阶上眺望脚下羽绒厂宿舍,梁伯钦说这里已经租给其他服装厂。门口炸油条的老板倒是20多年一直未变,没变的还有羽绒巷与巷尾的职工宿舍。TL2潇湘晨报网

  梁伯钦自诩为黑石渡厂区子弟的最后一代,他父母是搪瓷厂工人,听说祖父也是。7月18日盯着中午的太阳走到金帆社区搪瓷宿舍时,迎面走来的娭毑似乎还认得他,热情打招呼。TL2潇湘晨报网

  梁说黑石渡轻工厂区有几件事让他记忆深刻,一件是搪瓷厂门前郑杨花炮店的老板,其父是从香港远渡而来的技术骨干支援内地建设,后人亦留在长沙成为厂区子弟,让其感动。二是,湖南省第一个试管婴儿是从黑石渡出生的,这对他而言很自豪。TL2潇湘晨报网

  厂区子弟很多出自黑石渡联合子弟学校,德雅路上中学林立,曾有兑泽、含光、行素、广雅多所民国时期所办民校。新中国成立后,多所学校搬离原址,只有行素、广雅中学合并为长沙市第七中学,厂区子弟又多出其列。TL2潇湘晨报网

  即使是最后一代厂区子弟,多数年轻人早已逃离这片越发拥挤的城乡结合部,梁的朋友曾坚是为数不多的在外游荡多年又回到厂区,并在德雅路上开设了自己槟榔店的年轻人。TL2潇湘晨报网

  只有梁伯钦怀念着过去的时光,在那棵屹立在羽毛宿舍背后的老樟树下,回想起自己在联合子弟上学时,曾在树下经过。TL2潇湘晨报网

  那棵树,正在跟所有的历史过往说再见。TL2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