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民国湖南武术擂台,最能打的是什么功夫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丁蓉时间:2017-05-06 09:55:57
pmE潇湘晨报网
 
王润生(右二)与刘百川等武术名家在任第二届国术考试评委时合影。
pmE潇湘晨报网
 
国术考试上,柳森严与对手比武。
pmE潇湘晨报网
 
第二届湖南国术考试现场。
pmE潇湘晨报网
 
何键在国术考试上表演太极拳。
pmE潇湘晨报网
 
教何键太极拳的顾汝章。

pmE潇湘晨报网

    上周火爆刷屏的话题,是一场被称为1949年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太极实战。一方是早已退役的综合格斗选手,另一方是自创门派的太极拳师,双方在微博上对骂约架一段时日后,终于来了一次决斗。可这场声势浩大的约战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太极宗师被极速打倒,耗时仅为5秒。作为中国普及程度最广的传统武术,太极拳似乎颜面尽扫。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却不尽然。5月4日,晨曦中,湖南烈士公园照例迎来了众多太极拳爱好者。一位保养得法让人难猜年龄的大姐,身着一袭玫红色中式练功服,在《葬花吟》的曲声中练着太极推手,娴静优雅,让人着迷。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湖南与太极,渊源深厚。民国时期,曾任湖南省主席的何键就是一个太极高手,他于1931年、1932年两次在湖南牵头举办了国术考试,自己更是在第二届国术考试中表演了太极推手。在那个尚武的年代,自然不乏高手之间的比试切磋,但“约架”的方式大多是以一封邀约函为开端,相比之下,如今未曾过招就先隔空对骂着实让人有人心不古的感慨。不过虽然民国时期的湖南乃至全国都兴起过太极热,但在各类国术大赛的比武中,以太极拳为专长的考生却鲜有胜利者。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撰文/本报记者储文静实习生谭慧媚pmE潇湘晨报网

    湖南国术馆曾聘请太极大师任教官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太极拳究竟创于何时何人已无从可考。湖南马王堆古墓出土的文物帛画《导引图》上就有44个做各种运动的人像,有模仿熊走路的熊经图和鸟飞翔的鸟伸图,还有手持棍棒和抛球的运动图等。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近代著名武侠小说家“平江不肖生”向恺然曾在他写的《练太极拳之经验》一文中提到,他第一次听说太极拳这几个字还是1907年在日本听友人偶然提起,但那时并未得机会一睹太极拳的手法,直到1925年才在上海的一家拳社专门研习了几个月的太极拳。不久后回湖南,“在湖南找不着练太极拳的人,没有人和我推手,只好独自练习。”由此可见,1925年时,太极拳在湖南还属于小众娱乐。当时在湖南流行的是八拳、巫家拳等等。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太极拳在湖南的第一次推广高潮,与何键有关。除了在国术比赛闭幕式上亲自表演太极之外,1933年,何键主持的湖南国术训练馆先后聘请太极大师吴鉴泉的两个儿子吴公藻和吴公仪兄弟为教官。吴公藻在湖南一直待到何键调离湖南的1937年。1933年到1937年,四年时间,吴氏兄弟在湖南的弟子数以千计。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何键对国术的推崇并非“楚王爱细腰”式的个人爱好,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应该是映衬了那个时代洪流的大背景。当时的“国术”被置于“民族精神”的语境下表述,各省武术人士大力提倡国术,各地国术馆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这也是在当年国家枪不如人、炮不如人的现实中,稍慰国人自尊。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1928年10月,南京中央国术馆举行了第一次全国国术考试。自清末废除武举之后,习武之人,再次得以登上全国舞台。那一年,抱着“国术是发扬民族精神”,而“国考为登选俊杰盛典”的态度前来观看决赛的观众多达5万人。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民国国术比赛,太极拳选手成绩不佳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随着政府对武术的提倡,各类国术馆也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南京国术馆中,分武当、少林两门。武当门即以太极拳为主体。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一边是一家家的武馆,一边是一次次等级不同的国术比赛,自然会让人对结果进行一番对比。国术考试时,报名者需声明曾练何种武术,以何种为专长。有意思的是,在一次次武术比赛中,声明以太极拳为专长的武者多未胜利。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靠拳脚说话的擂台,温文尔雅的太极总是有点不合时宜。1929年,杭州举行了一届全国范围的“国术游艺大会”。“国术游艺大会”以三局两胜制的擂台实战形式,孙禄堂、杜心五、尚云祥等权威武林大咖任评委,堪称民国武术界的顶尖水准。可这一次以太极拳去擂台比试的选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连现也未现,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全国的擂台上太极拳成绩不佳。在湖南,亦如此。以湖南两届国术考试来说,1931年第一届国术考试的冠军,是巫家拳师唐徽典。1932年的湖南省第二次国术考试,前3名即刘心潜、刘述、刘辉瓒都是新成立不久的国术训练所学生,也并未以太极为专长。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既然从未在国术比赛中崭露头角,这一度让人怀疑太极并不能致用。对此,连太极拳的拥趸向恺然也不免心生疑问:“拳术从事比试,谁也知道少不了一个‘快’字。何以太极拳在练习的时候却是越慢越好呢?”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但慢慢地,他有了自己的体会:‘太极’二字,完全包括了这种拳术的意义。太极就是一个圆圈,太极拳也就是由无数的圆圈连贯而成的一种拳法。无论一举手、一投足,皆不能离这个圆圈。太极拳的招架便是攻击,攻击也便是招架。不能用太极拳的方法攻击人的,断不能用太极拳的方法招架。因为手手处处皆是圆圈。就在这一个圆圈之中,分一半是招架,一半是攻击。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向恺然认为太极拳除了不容易使用之外,在武术擂台上也并无优势。“因之练习太极拳的人,其好勇斗狠的习气,及希图尝试的心理,都不及练他种拳术的人浓厚。”在练习的时候,既不常与练他种拳术的作友谊比试,曾练过十年八载之后,已享有相当之名望,或已身为人师,益发不敢轻易与人比试了。所以,在1929年杭州那次“国术游艺大会”上,身在现场的太极拳宗师杨露禅的孙子、杨氏太极拳第三代正宗传人杨澄甫,眼看太极成绩不佳,却也默默忍了下来,没有出马迎战。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北拳顾”“南拳柳”约架,没打成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错的,倒下;对的,站着。”电影《一代宗师》里叶问如是说。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那么,在民国的武术擂台上占尽风头的是哪些门派呢?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先来看看湖南第一届国术冠军唐徽典。唐徽典是长沙暮云人,自幼随父习巫家拳,后又随李青云学习罗家枪、大刀,从湘潭冯甫卿学巫家七步连针棍。1924年初,他在橘子洲曾击败两名英国水手,名噪一时。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湖南省举行第一届国术考试时,唐徽典已经47岁了。在武术擂台上,47岁已不再是一个轻松的年龄。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据湖南省文史研究馆编的《衡岳漫话》记载,湖南省第一次国术考试于1931年9月27日至29日在省教育会中山堂举行。考试方法为散手对抗,不分类别级别,不分体重,将对方打倒在地即为胜。考试由省主席何键主持。因是第一次举办,没有经验,且公布太迟,多数县来不及选优参加。仅有长沙、浏阳、平江、湘潭等少数几地119名代表参加。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经过数轮比试,冠、亚军之争在唐徽典和陆占山之间进行。陆占山是宝庆人,时任四路军技术教导大队国术教官,身高体大,习北派拳。而唐徽典习的巫家拳属南派拳,这一南一北的终极之战自然是牵动了不少人。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二人打擂开始,省教育会中山堂内人山人海,均欲一睹其风采。陆占山一开始,便以猛虎下山之势猛攻猛打,唐则左逃右避似难抵挡。观众不时发出笑声,更有人私下议论:唐徽典不必打了,不如自认亚军,以免受伤出丑。然而擂台比武,瞬息万变。当陆占山看准时机使用其绝招时,唐一闪身,人即向后滑出。唐随即抓住时机使出“罩掌”“倒肘”等招式,借其力一手托着陆的腰部,一手以罩掌按其颈部向上,一抛,陆悬空一个翻身,跌在唐身后一丈余远的地上。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除了唐徽典在此次比武中取得冠军之外,另一位巫家拳门人黄忠义也获得了第三名。更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赛共取名次十六名,巫家拳门人就有六人打得名次。也因此,唐徽典成了长沙国术所教官。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第二届的国术考试,虽然前三甲是三位姓刘的国术训练馆学员,但最吸引眼球的却是“南拳柳”与“北拳顾”的对决。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1932年9月中旬,长沙拳师柳森严与湖南国术训练所总教官顾汝章之间的“约架”。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柳森严自称6岁就随长眉道人到四川青莲山学武。他“常挟着一把很大的红油纸伞,西装而赤脚革履”,坊间对他“反手接飞镖挡暗杀”一事传得神乎其神。不过他常打着峨眉派的招牌耀武扬威,一家一家地去收商铺保护费30银元-50银元不等,也经常在长沙武林中挑衅闹事,一些武林人士多有不满。新中国成立后,因作恶多端,柳森严于1951年被枪决。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顾汝章则是北拳的著名代表,江苏人,年少习武,经杜月笙介绍,来湘教何键太极拳。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在“约架函”中顾汝章说:“(听说)足下将在国术考试之前偷偷离开长沙,来避免暗杀?”柳森严则高调宣称“虽千万人吾往矣”。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这一消息被《湖南通俗日报》《大公报》等争相报道,新闻见报后,引起了大的轰动,全国各报都纷纷转载,柳森严成为当时全国的新闻人物,红极一时。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两人很快签了比武协约:时间定在湖南第二届国术考试开幕当天(10月1日),考试单设一场柳顾二人比试。但是,这个“单设一场比试”的设想,被何键否决了。但他特批给了柳森严参加国术考试的资格,依照赛制,柳森严和顾汝章将在考场上碰面。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10月1日,国术考试如期在中山堂开幕。应考者280人,观众一万多人,大部分都是为了看南北之战而来。可是世事难料,因为柳森严与一位北拳选手对阵时,裁判辛健侯出手打了柳森严两拳,导致南北两派的矛盾公开化、扩大化了。何键最后决定,只准本省籍选手上场,不许外省籍选手参赛。众人期待的“南拳柳PK北拳顾”,并没有演成。柳森严在随后的比赛中被国术训练所的学生宁德生打翻在地,最后的名次为第16名。pmE潇湘晨报网

 pmE潇湘晨报网

    民国的这几届比武大会也足以证明,不管约架时挑战书写得多么气势宏伟,但到了擂台上,冠军终归是靠一拳一脚打出来的。pmE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