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为了让呆萌的秃鹫戴上GPS,大伙帮长胖的它减肥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丁蓉时间:2017-04-09 09:22:42

 HWf潇湘晨报网

  戴着背式卫星跟踪设备的小天鹅在黄河湿地飞行。图/周自然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青海隆宝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的草甸与湖泊是斑头雁、黑颈鹤等高原珍稀鸟类夏季重要繁殖地。2015年,WWF在此地对斑头雁与黑颈鹤进行卫星跟踪研究。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经过多名志愿者寻找,在卫星地图上失踪2天的白尾海雕“魏鹏”被找到,途中甚至出动了警犬。图/周海翔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白尾海雕“魏鹏”恢复健康后被放飞,它首先飞到河中洗了个澡。图/周海翔HWf潇湘晨报网

HWf潇湘晨报网

  经过长久的照料,被发电机击伤的这只秃鹫慢慢康复,但它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后死于感染疾病。图/周海翔HWf潇湘晨报网

  “为了让那只康复的秃鹫能戴上GPS,他们逼着长胖的它开始减肥”,说到有趣的候鸟捐赠项目,环球信士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周明辉笑着说,“周海翔他们甚至给这只倒霉的鸟做了一个吊床,让它慢慢恢复”。HWf潇湘晨报网

  屡次获救的这只秃鹫是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著名摄影师周海翔于2014年开始依靠卫星跟踪器在东北救护的一批候鸟之一。它中毒后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康复,重新背着GPS跟踪器飞向它的繁殖地,但却被山顶的风力发电机击中。HWf潇湘晨报网

  这样的故事,在候鸟的追踪途中还有多起,得益于戴在候鸟身上的GPS跟踪器,我们以前所未有的视角与这些得到救护的鸟展开追逐与对话。          撰文/记者钱烨HWf潇湘晨报网

  秃鹫HWf潇湘晨报网

  讲述人:周海翔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著名摄影师HWf潇湘晨报网

  有时会落泪的秃鹫,最终还是没活下来HWf潇湘晨报网

  这只秃鹫是中毒后被送过来的,当时全身已经脱羽,周海翔说。秃鹫在东北是春天来,秋天走,他们救助的这段时间,已经错过了北迁。之前救助的三四只已经放走了。而这只秃鹫被他们继续饲养起来。HWf潇湘晨报网

  没想到,与人接触久后,它开始变得越来越黏人。3个月后,它吃胖了,已经到飞不起来的地步。周海翔就想办法让志愿者训练它飞行,给它减肥。它的个子大,很多人都不敢随意上前,只有周海翔凶神恶煞地吓唬它,让它练习飞行。到后来,它开始真怕他了。以前在单位救助时,它自己飞到学校里来,停在路边上。来来回回的学生围过来给它拍照,它一点都不怕人。唯独大老远听到周海翔的声音后,就从人群的缝隙中钻走,逃跑的样子很憨厚。HWf潇湘晨报网

  为了帮助这只呆萌的秃鹫恢复正常体重。他们从食物与运动两方面下手,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减了六七斤。这个时候环球信士寄过来的跟踪器已经到了,周海翔带着秃鹫到城边开始放飞,几次又都飞了回来。“有一次还带回来一大群乌鸦,俨然成了一个老大的样子”,周海翔笑着说。HWf潇湘晨报网

  他们想这么老飞回来也不是办法。就开车把它带到100公里之外的放飞点。放飞后,又不放心。第四天跑回来看,它还认得周海翔,见到他后就从一块湿地飞到另一处山尖上。等他们下次再来看它,它却因为试图接近人,被一个放羊人用绳子套下来了。放羊人看到秃鹫背上背着跟踪器,上面有周的电话,就联系了他。当时他也正好在监测秃鹫的GPS信号数据,看到信号显示在一个农户家里,就起了疑心。他们赶到后,秃鹫还是认得他们,他们一叫,秃鹫就跑过来。再次放飞后,他们开车到了山底下,秃鹫还飞到车的上空盘旋了一阵。HWf潇湘晨报网

  这次放飞后的第10天,他们去看它,叫它,但它已经不理人了,给吃的也没反应了,他们在林下发现了野鸡毛,判断它已经可以自己捕食。对人,没以前那般依赖。HWf潇湘晨报网

  但是,当时在栖息处仍然发现了一些问题。山顶上有很多风力发电机,有人担心秃鹫会不会被电机叶片误伤,结果4天后果真出事了。HWf潇湘晨报网

  周海翔发现秃鹫的GPS信号一天一夜一直没动。有时候秃鹫吃饱后,是喜欢蹲在一处高地休息,也算是正常的。但是后来接到了电话,一个农民告诉他,山顶发现一只大鸟,趴在地上,好像受伤了。他们赶紧开车赶过去。到了事发地点后发现,秃鹫的左翅膀被打断,腿部粉碎性骨折。初步判断是被风力发电机叶片打下来的。HWf潇湘晨报网

  “这种伤势,如果是在北京救助中心就给安乐死了”,周海翔说。一者他们本地救助中心没有安乐死药剂。二者,群里的志愿者们一致反对秃鹫进行安乐死。与这只秃鹫相处这么久,很多志愿者与它的感情都很深,他们都觉得秃鹫是猛禽中长得最呆萌的,最招人喜欢,眼睫毛特别长,非常漂亮,他们都把它当姑娘处。所以大家还是想尽一切努力把它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HWf潇湘晨报网

  周海翔在沈阳找了最好的兽医,他们救助中心对待受伤猛禽也经验丰富。像对待一位骨折的病人一样,他们利用针孔探测秃鹫骨架的损伤程度,给它放置钢钉,缝合伤口。因为两条腿已经无法着地,他们做了吊床把它吊起来养了快一个月。脚在长肉的时候,秃鹫可能感觉到了不舒服,拼命地啄脚趾,啄得血肉模糊,他们开始用布套后来又用皮套,最后总算保住了两只脚。翅膀也慢慢恢复了,但还不能飞。HWf潇湘晨报网

  后来,他们慢慢教它走路,做复健工作。同时用食物引诱它飞翔,但在落地时,它腿部还是有疼痛感,坠地时站不稳。HWf潇湘晨报网

  救助过程中,秃鹫不知是因为情绪还是生理现象,有时会落泪,他们看着也很动容。可惜,它最终还是没有活下来,在得了传染病后,于半年后走了。HWf潇湘晨报网

  “汉南”(豆雁)HWf潇湘晨报网

  讲述人:周自然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湖南)发起人HWf潇湘晨报网

  信号在一个地方停留了几天,原来是体力不支HWf潇湘晨报网

  “汉南”是2014年3月23日在洞庭湖放飞的一只背着GPS跟踪器的豆雁。4月初开始向北方繁殖地迁徙。4月3日飞到武汉市汉阳区的桐湖。在那里停留了没多久又继续飞到了蔡甸区的沉湖。信号一直在那里停留了好几天。HWf潇湘晨报网

  有些担心的周自然跑到岳阳去找彭祥林,一起开车去找“汉南”。他们担心它在过境湖北时被人投毒,因为信号已经几天没动静。HWf潇湘晨报网

  他们先到了桐湖。到了桐湖乡政府附近拿望远镜一看,6公里的湖区并未发现要找的鸟。继续向湖滩走去,一条河阻断了去路。他们走了快40公里,一直到晚上7点,到了沉湖自然保护区。这是一个面积很大的湖,天黑后,他们不得不找地方休息,喝了几口白酒睡下。第二天一早吃过热干面,他跟老彭继续找。HWf潇湘晨报网

  租了船,从湖中弯曲的河道上慢慢向GPS传来的具体位置走。干涸的湖最后连水都没了,他们就在泥巴地里往前走,终于快到接近200米的位置了,还是没看到鸟。HWf潇湘晨报网

  老彭用相机向卫星地图显示的位置用远郊拍了几张,拉大了仔细分辨,在干枯的芦苇丛中似乎有一只鸟的脑袋,但不能确认。他们穿着短裤从浅水区慢慢爬过去,枯水期的湖床很难走,接近一片芦苇地时,一群受惊的豆雁从他们头上飞过,从后来的信号来判断,“汉南”确实在其中,而它停留于此的原因可能是受到救助后,体力尚未完全恢复。它虽然跟随大部队迁徙,但很快体力不支,在湖北境内的沉湖休整,之前推测受到的威胁解除了。HWf潇湘晨报网

  他们在桐湖与沉湖相继跋涉了接近100公里,“汉南”是他们最初开始跟的鸟,所以印象很深刻。这只鸟与后来的“涛涛”“春春”,都相继完成了向北迁徙的完整的路线。但不幸的是,“春春”在后来的跟踪中信号丢失了,也许它死在了遥远的北方,也许还存活在某个地点。“如果有信号,我会一直跟着它们”,周自然说。HWf潇湘晨报网

  “魏鹏”(白尾海雕)HWf潇湘晨报网

  讲述人:周海翔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著名摄影师HWf潇湘晨报网

  放飞时,“魏鹏”首先去河里洗了个澡HWf潇湘晨报网

  “魏鹏”是一个志愿者给它起的名字。它最初是撞上高压电线受伤,在一个工厂的院里被发现,当时被一个喜欢饲养鹰的人养了起来。他还在网上搜索怎么驯养猎鹰。在网上买了脚踏,并立了一根1米高的立柱给鹰踏。HWf潇湘晨报网

  但这只白尾海雕很怕人。周围邻居来看它时,它会飞起来,然后又被拴在身上的绳子拽下来,摔在地上,不停地用爪子挠地。锐利的钩爪都磨平了,胸部也磕坏了,露出一个伤口。当时被志愿者发现时,状态很不好,是一只未成年鸟。虽然被人圈养了一段时间,但看起来还是野性十足。HWf潇湘晨报网

  周海翔把它带回救助中心后,关在一个单间。喂食时它还是容易受惊吓,胸前缝合的伤口又裂开了。HWf潇湘晨报网

  驯养鹰的人都知道,对待猛禽,要跟它数日的对熬,熬熟了,这鸟就跟你了。但周海翔不能这么干,他们必须保存住这只鸟的野性,所以它的伤口一直反复,且爪子也磨损了近三分之二。周海翔很担心,没了利爪,它放生后会因为抓不到食物被饿死。因为海雕是依靠冲击力,从水中抓取鱼类为食的,损失了利爪,就像拔掉牙的老虎。HWf潇湘晨报网

  幸运的是,在抚顺那边发现一只中毒的雌性白尾海雕,已经不行了。周海翔向省厅请示后,将它的利爪切下,用特殊的胶水粘在了“魏鹏”的爪上,这样它又可以威风凛凛地居高而下了。HWf潇湘晨报网

  体力训练恢复后,他们进行了放飞。放飞的第一年,GPS显示它飞到俄罗斯北部的北极圈附近。这是第一次获知东北境内的白尾海雕在他国迁徙路线,以前竟不知它可以飞这么远,而且繁殖地深入遥远而寒冷的北极圈境内。HWf潇湘晨报网

  “魏鹏”回来的路上,他们也一直在跟。在长春陆陆续续停了几次。有一次卫星定位在一处厂房附近,而且停留数日。他们驱车去看,发现本地有很多捕鸟网,地上也有引诱的猪肉,若是来晚几天,可能已落入盗猎人之手。他们清网后返回。HWf潇湘晨报网

  后来在长春的一天晚上,GPS信号又出现了异常。按理说,白尾海雕的生活习惯。夜间是固定在夜宿点的,白天迁飞觅食的频率较高,而且身后总是喜欢跟着喜鹊或乌鸦。而这次一整天没换地方,就停在一处大树附近。派遣志愿者前去探查,寻找多次后发现,“魏鹏”趴在一处玉米柴垛后,发现人靠近后就飞走,状态不是很理想。当时判断可能是中毒了,吃了毒杀的老鼠或别的有毒食物。但猛禽有反吐的习性,当遇到食物中毒后可以反复呕吐减轻中毒程度。3天后,这只白尾海雕又恢复了活力。HWf潇湘晨报网

  去年秋天,“魏鹏”再次回到东北,归途中,在吉林长岭遭遇磨难。根据跟踪信号,它在进入辽宁后又回飞了80公里,而且在晚上6点到9点间GPS信号点出现变动。这对夜间不活动的白尾海雕来说可能出现了不好的情况。而且,跟踪器的信号传来了更让人担忧的信号,“魏鹏”体温显示已经接近零下10度,与周围环境无异了。HWf潇湘晨报网

  当时周海翔第一反应是,“完了,魏鹏死了!”HWf潇湘晨报网

  第二天,就通知当地的志愿者前去寻找。怎么找都没找到。按照最后信号点反复多次侦查后,终于在一片田地里发现了已经破损的跟踪器,和一些新鲜的血迹。猜测可能是受到捕猎。在向本地的护林员求助后,护林员用扩音喇叭在村里通告白尾海雕的受保护情况及希望知情人给予线索,但毫无音讯。此时沈阳的志愿者建议用警犬来帮助找鸟,出警犬的费用都是志愿者自己出的,结果大家拉着警犬刚跑到半道上就听说附近一个保护区发现一只大鸟,就赶紧跑过去看。确实是一只白尾海雕,但是不是“魏鹏”,大家心里都犯嘀咕。因为脱离了GPS,3年后它已经大变样了,当年救助放飞的时候还是个亚成年体,现在已然脱胎换骨,包括胸前的伤疤都找不到了。HWf潇湘晨报网

  根据救护人的描述,这只白尾海雕是一位司机救治的,他在送朋友途中见到一只大鸟蹲在路边,靠近时也不躲开,认为是中毒了,在抓捕过程中将跟踪器的连接线扯断了,雕的翅膀也受了伤,流了很多血。不过它还是幸存下来了,经过救助后慢慢恢复,后来在抚顺的大王水库放飞。HWf潇湘晨报网

  放飞当日,因为数月没有洗澡了。刚一放飞,“魏鹏”就飞入结冰的水库中,前后寻找薄冰踩碎后,翻入河水中。起初他们颇为惊诧,不能理解它的行为,看到它试图在破冰洗澡,都“哈哈”大笑起来。HWf潇湘晨报网

  现在这只依然奔波在迁徙途中的“魏鹏”,已经进入了中俄边界。这次,它的北迁路途与往年走走停停不同,这次直接一条直线穿过大兴安岭,飞到了中俄边界。在那里,它停歇了7天,他们的志愿者开车400多公里去看它时,它即将穿越国线,再次回到生它养它的故乡——北极圈内。HWf潇湘晨报网

  “超超”(白枕鹤)HWf潇湘晨报网

  讲述人:钱法文国家林业局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副主任HWf潇湘晨报网

  目睹这样一个家庭解散,是痛心的HWf潇湘晨报网

  2014年11月,“超超”及其家人中毒后被山东聊城林业部门救下,后被用于钱法文的卫星跟踪研究项目。白枕鹤作为在鄱阳湖越冬的一级保护鸟类,数量已濒危,而对于它们迁徙途中的行为研究却几乎为空白。HWf潇湘晨报网

  “这三只白枕鹤,其中一只是亚成年鸟”,钱法文说,不幸的是,原本以为被救助的一家子可以团聚向鄱阳湖越冬地集结,但是这只亚成年鸟在飞跃山东途中就被射杀。“我们找到了它的卫星跟踪器,很显然是被人为撕扯下来的,上面还有血迹”。HWf潇湘晨报网

  痛失爱子后,“超超”与配偶在山东境内停留了一周时间,可能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幼鸟。尝试失败后,它们接着向鄱阳湖飞。卫星定位显示,它们因莫名原因在到达鄱阳湖后就分道扬镳了。钱法文猜测可能跟幼鸟的丧失有关。HWf潇湘晨报网

  后来,从2014年、2015年、2016年的数据看,这两只成年白枕鹤就按照自然的规律在鄱阳湖与北方的冬季繁殖地之间来回迁徙。而今年年初,一个不幸的消息是,当钱法文在鄱阳湖发现“超超”的信号异常时,它已经在湖床上死掉了。想起初次放飞这组家庭时的温馨画面,对于这些迁徙的鸟,即使列为一级保护对象,也难免被枪口对准,或逃离自然的死亡威胁。HWf潇湘晨报网

  祝愿“超超”的配偶幸福、安全。HWf潇湘晨报网

  丹顶鹤HWf潇湘晨报网

  讲述人:周明辉湖南环球信士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HWf潇湘晨报网

  死了3天,它的配偶一直陪在身边HWf潇湘晨报网

  即使是一个IT男,在想起自己曾经参与的候鸟救助跟踪项目时,周明辉也经常发出感慨。HWf潇湘晨报网

  他曾经在处理一只迁徙中的丹顶鹤信号异常事件中,奔波了10个多小时,当他们在黄河湿地上找到那只死掉的鹤时,周明辉看到一只孤鹤站立在距离他们200米以外的地方徘徊,这让周很吃惊。据周说,丹顶鹤是警惕性极高的鸟类,在距离他们1200米时应该就开始起飞了。事实上,他们在接近这个异常的信号点时,看到一群丹顶鹤已经飞走,这只孤鹤很有可能是出事的鹤的配偶。HWf潇湘晨报网

  周明辉听说过鸟类间配偶的坚贞,但现场还是首次见到。他们匆忙地解开GPS跟踪器,快速离开了那只死鹤,在逐渐疏远的视线中,他们又看到那只鹤回到了死鹤身边。HWf潇湘晨报网

  根据GPS记录的时间,那个信号点已经存在3天,也许它的配偶就一直站在身边,这是动物间真实的感情流露。这让人想起南宋诗人元好问那句“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在赴并州应试途中,元好问听一位捕雁者说,天空中一对比翼双飞的大雁,其中一只被捕杀后,另一只大雁从天上一头栽了下来,殉情而死。HWf潇湘晨报网

  看来,这个关于爱情的传说也不一定是杜撰来的。HWf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