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民国湖南田粮处处长贪污黄金千两,自诩“问心无愧”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叶岱时间:2017-04-08 09:00:34

  1948年9月初,在长沙燥热的秋老虎天气里,湖南省政府田粮处处长黄德安被湖南《中央日报》的一组监督报道搅得有点心烦意乱。这份报道曝光了省田粮处长沙交拨所亏欠37000担粮食的事,该所业务股股长杨尧也已闻风潜逃。RSL潇湘晨报网

  此时的黄德安上任田粮处处长职位刚满一年,这是一个负责管理全省田赋征收和军粮供应的“高危职位”,他的前任就因为贪腐问题落马判刑。有人前来劝黄德安逃跑,他强硬回答:问心无愧,用不着走。RSL潇湘晨报网

  新任的湖南省主席程潜下令彻查此案,当年9月2日,黄德安被免职,通过对其账目的彻底清查,一桩惊人贪腐巨案被揭露。这位自诩“问心无愧”的黄处长仅在1948年六七月的两个月内,就贪污国币620亿元,吞蚀军粮运费104亿元,印制赋券贪污70亿元,合计794亿元,折合黄金一千两。9月11日,黄德安被警局扣押,后被判无期徒刑。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贪污案,从立案清查到警局扣人,前后不过13天,案件背后却是各种权力的斗争和利益的博弈,案发后还有不少媒体去敲竹杠收封口费,这情节,真是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RSL潇湘晨报网

  长沙才子一年之内腐败成巨贪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是何许人?黄德安在长沙城素有才子之名,曾任财政厅主任秘书,深得前湖南省长赵恒惕的赏识。1947年9月,经赵恒惕和官绅周斓的保荐,被任命为省田粮处处长。RSL潇湘晨报网

  每个落马贪官身上都具有复杂的人格,并非一无是处,也并不全是酒囊饭袋。黄德安的业务才干和工作态度就曾有口皆碑,当时媒体还登载过一则《黄德安除夕办公轶闻》。抗日战争期间,湖南省政府从长沙南迁到耒阳办公。任财政厅主任秘书的黄德安素以敏捷干练著称,平时强调“今日事,今日毕”,要求全厅同仁做到案无积牍。大家服其才气,对他敬畏有加。某年大年三十这天,几位科长决定开他一个玩笑,把平日各科积压尚未“呈判”的文稿,在除夕那天下午,集中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堆起来足有一两尺高。还附上一个纸条:“今日请君输一着,公文判决待明年。”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下午来上班,看完笑了笑,马上命人将大门锁上,立即着手核阅批审,边批边发还下去。经几个小时批阅完毕.他轻松地抽起烟来。但却苦了全厅工作人员:大部分获得判“行”的文稿集中到了缮写室缮印;少数批退回科室要求修改补充;最糟的是因文稿错误而被批“重拟”。因为工作量大,弄得几个出馊主意的科长狼狈不堪,只好向黄德安打躬作揖,赔笑说:“黄秘书厉害,请叫他们开门吧,明天再向您拜个早年。”RSL潇湘晨报网

  所以,当黄德安贪污一案被揭露时,他的伯乐赵恒惕就曾对采访的记者无奈表示:“德安是一个杰出的人才,文章写得又快又好,处事又敏捷又稳健,可惜落得如此结局。”RSL潇湘晨报网

  既是“杰出人才”,又如何会落得一个臭名远扬的贪官下场呢?赵恒惕恐怕不会想到,或者正是自己的举荐害了他相中的这位千里马。RSL潇湘晨报网

  官小权重田粮处,粮官无地不贪污RSL潇湘晨报网

  “天下乌鸦一般黑,粮官无地不贪污。”国民党政府粮政的腐败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在国民政府行政系统中,田粮处是个肥缺,管理全省公粮征收和军粮供应,田粮处处长手握国民政府赋税最大来源田赋的征收权,官小权重。1942年,湖南滨湖十县每亩所负担的前述各项额数,计合收获物的52.799%。RSL潇湘晨报网

  据湖南人民出版社1959年出版的《湖南省志》第一卷记载,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政府开始实行“田赋征实”,以征实、征购、省县级公粮附加和地方积谷及在收粮时规定溢收的百分之十五的“折耗”等项目对农民进行残酷的掠夺。RSL潇湘晨报网

  1946年7月8日《文汇报》刊载的王寅生《举国粮荒中的田赋征实征借》一文称:“田赋征实,征借的负担,名义上虽为田地所有人负担,实际上则直接或间接,一部分或全部分,却将转嫁到农民身上。……所有大小地主都以政府增加田赋为理由,竭力提高田租。原来收钱的改收实物,正租租额增加之外,还增加押金和附租的租额……一般地主所被增加了的田赋负担,就这样一部分或全部分转嫁到佃农身上。”RSL潇湘晨报网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政府仍然利用“田赋征实”这一形式来掠夺农民的血汗。据国民党官方所发表的数字统计,从1946年至1948年三年间,仅征实、征借两项,即在湖南搜刮去稻谷一千九百一十九万石。以省县公粮及配购军粮等等名义搜刮去的谷米无法统计。据1948年1月22日媒体报道,仅1948年1月,一次在滨湖九县就搜刮去二百万石军粮。掠夺所得的绝大部分增值了四大家族的财富。RSL潇湘晨报网

  既然如此,粮官贪污中饱就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连国民党政府的粮食部长徐堪也不得不承认“好人不进粮食部”。RSL潇湘晨报网

  和全国各地一样,湖南国民党政府粮政的黑幕也是“罄竹难书”的。各县粮官的贪污数字动辄以千石、万石为单位。《湖南省志》记载在案的就有:1948年耒阳田粮处主任陈智远勾结伪行政督察专员杜骏伯等贪污的赋谷就达一万六千石。陈智远的继任罗勋,仅数月之间,就勾结各乡办事处主任侵吞赋谷二万六千余石。酃县田粮处长曾贯三,每赌输赢十数亿元(当时约可购谷一百六七十石),毫不为意;为了离婚和订婚,一次即私自售出赋谷二千石。至于每当青黄不接之际,各地粮官以每石还两石或三石的高利,私自将赋谷贷与农民进行贪污剥削的,更所在皆是。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的前任胡迈,因同僚举报落马,尽管他被判刑10年,但据亲历者回忆,胡迈以征粮“成绩”优异,并没有坐过牢,当判决书送到粮食部时,“他正在重庆大请其客”。RSL潇湘晨报网

  多家媒体敲诈“封口费”十多亿元RSL潇湘晨报网

  既然粮官贪污并非怪现象,也有前任的经验可循,难怪黄德安在东窗事发之际还能淡定地说一句“问心无愧,用不着走”。可是他万万没算到的是,他撞上了新上任的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的三把火:1948年9月,湖南一次处办了“贪污有据而没有政治靠山,或虽有靠山而不是强有力的县级粮官”,有衡阳、常德、零陵、永兴等十二县的十四人及省田粮处的仓库主任六人。RSL潇湘晨报网

  “虽有靠山,而不是强有力”真是总结得一语中的。根据当时长沙媒体《观察》分析,黄德安落得如此结局,“主要是他的政治资本原就不够”。当时,长沙官场有出身于“一师”(湖南第一师范毕业的)与“长师”(长沙师范毕业的)的派系相争,黄德安属长师派头头。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任田粮处处长是由赵恒惕和官绅周斓二人保荐,黄德安被捕的时候,赵恒惕已垂垂老矣。而受程潜之命负责清查的官员蒋伏生与周斓积有宿怨,也想乘机揭露黄德安的贪污以打击周斓,便得到了“一师派”的全力支持。缺乏了天时地利人和,黄德安被捕入狱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RSL潇湘晨报网

  据1948年11月27日及28日媒体报道,据黄德安供认,参与贪污的不仅是田粮处的职员,粮食部长一亿五千多万元,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王东原四十二亿元,警务处长李树森一亿五千万元,省府秘书长一亿元,民政厅长一亿元,省议长赵恒惕四千五百万元,省参议员王风山、蒋固各一亿元,省府主任秘书巴壶天一亿元,长沙部分新闻从业人员十数亿元。RSL潇湘晨报网

  “贿赂新闻从业人员十多亿元”一经披露,引来外界哗然一片。原来,当时的报界常有以报道负面消息“敲竹杠”,以威胁手段索要钱物的情况。黄德安曝出贪污案之初,即有长沙多家报纸去敲诈。根据“田粮处”最后交出的新闻单位收受封口费的单据,从中发现,长沙除了《大公报》等少数几家未涉案外,绝大多数卷入其中。当时,《中兴日报》发表一篇题为《十年以内田粮处不必定报》的讽刺文,把各报敲诈的金额折算成报价,得出如下结论:《长江日报》可以看到五十四年之久,《上报》四十五年,《长沙日报》三十八年,《光华日报》九年,《商报》十二年,《力报》十四年,《湘江晚报》十年。RSL潇湘晨报网

  黄德安被捕后,试图为自己开脱,转移毁灭证据、向办案人员送礼行贿、恐吓办案人员。从逮捕之日起到1948年12月底终审,黄德安连同一起被抓的6名被告人一共支付律师费用高达7000银元。RSL潇湘晨报网

  迫于舆论压力,长沙地方法院1948年12月29日对黄案进行公开宣判,黄德安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公权终身。RSL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RSL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