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煤炭坝,一个与“煤炭生产”再无关系的小镇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丁蓉时间:2017-03-12 10:37:48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竹山塘矿区,井口上“封”字鲜红醒目。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五亩冲煤矿,在鼎盛时期,这里每天等着拖煤的车,能一直排到竹山塘矿区,长达好几公里。 组图/记者金林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煤炭坝镇入口,由设计师设计的“门”,似乎昭示着这里的未来。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竹山塘矿井遗址公园,窄轨上的运煤车,这里曾是一条最繁忙的“路”。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cyZ潇湘晨报网

  它离长沙仅70公里,在史册里有五百年。cyZ潇湘晨报网

  从元末明初,它被人们发现起,作为“湘中煤都”的生命已经开启了倒计时。cyZ潇湘晨报网

  即使,它曾经“掏心掏肺”将光明和温暖带给三湘大地,贡献了一个县城三分之一的财税收入,为5万多人提供衣食住行,甚至曾被称作湖南的“小香港”。但如同所有资源型小镇一样,产业转型依然是它最终的归宿,这每个人都心知肚明。cyZ潇湘晨报网

  然而,当2014年底,千万矿工走过的井口被水泥砖块封印时,人们的情绪是复杂的。cyZ潇湘晨报网

  对于一个小镇来说,这不过是史册中的一笔,是时代洪流中一片浪花。然而,这轻轻一笔落在每一个人身上,是扎扎实实的人生。cyZ潇湘晨报网

  人们不得不告别和离开,告别一份职业、一个圈子、一段岁月,留下的是青春、故事以及传说。cyZ潇湘晨报网

  煤炭坝,位于桃江、益阳、宁乡三县的交界地。cyZ潇湘晨报网

  如果时光可以回转,你有幸能走进多年前的矿工宿舍,你会听到湖南各地的口音。说“吃米面”的是常德人,说“一嘎几(怎么了)”的是宁乡人,喜欢用去声开腔的是益阳人。cyZ潇湘晨报网

  来自不同地域的矿工们住在八个人一间的宿舍里。下井前,大家还能区分谁是谁。从深达几百米的井下走出来时,所有人都换成了同一个“肤色”。煤灰遮蔽了所有人的脸,只有白色的眼白和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cyZ潇湘晨报网

  矿区有公共澡堂,摘掉矿帽,脱去工装,往池子里一钻,洗去煤灰后,彼此赤诚相见。家属楼就在矿区,工友的妻子们也彼此认识,忘记买米,少个油,敲敲邻居家的门就好。矿区还有小学、初中和高中,工友们的孩子成了同班同学。成年后,他乡再遇,得知是老乡,总会问一句,“喂,你爸叫什么?搞不好跟我爸是一个队的。”cyZ潇湘晨报网

  矿区还有食堂,“我知道你最喜欢吃五亩冲的酸菜馅包子,给你带了几个。”去食堂的路上,总会见到有人捧着黄色的瓷盆,盛满一家人的米饭,跑回家去。“食堂的饭好便宜,我打了好大一盆。”cyZ潇湘晨报网

  矿区的自来水是不要钱的,虽然有时候早上打开水龙头,会冒出黄泥水,但似乎没太多人抱怨,将水盛在盆里,沉淀沉淀,依然能用。cyZ潇湘晨报网

  那是一个国有企业可以包办员工“生老病死”的年代,如今已成绝唱。2014年,对于煤炭坝来说,是历史的转折点。对于每个身处其中的人来说,是生活的转折点。cyZ潇湘晨报网

  曾经人声鼎沸的工人村,只剩下零星的几户人家,热闹的是几只母鸡扑扇翅膀咯咯的叫声。没有铁轨的铁路被野草淹没,斑驳的矿车在时光里腐朽,杂草丛里不知道谁掉落了“爆破作业人员许可证”,墙壁上还贴着“为了家庭,我今天一定按章操作,绝不违章”的安全誓词。cyZ潇湘晨报网

  一切仿佛刚刚停顿,仿佛第二天,还会有人戴着矿灯,打开铁门,拉动井口的铁索,开始一天新的工作。但偌大的矿区,只有看家的狗,四处奔跑,不吠也不叫。cyZ潇湘晨报网

  幸运的是,离开了矿区的人们,在县城再次相聚。cyZ潇湘晨报网

  他们住在同一个安置小区里,虽然没有了公共澡堂、食堂和不要钱的自来水,但幸好还有那一群人。总有人,搬一把木凳,一坐就是一下午,来往过路招呼不断。有时候,门也懒得关,邻居串门方便。小区里的保洁员就是以前的工友,路过身旁,拍拍肩膀,递根烟。cyZ潇湘晨报网

  从此,“煤炭”二字只存在了地名中,但人走去了远方。文/记者唐兵兵cyZ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