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6000株野草种在家里有多美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丁蓉时间:2017-03-12 10:36:16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3月1日,宁乡县老猫家。这堵植物墙有60多种野生植物,是老猫从山上挖来的,多为舒展的蕨类植物。他说,野生植物的自由,会感染生活在其中的人,让人变得亲切而自然。组图/记者金林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陈军。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heK潇湘晨报网

  他的屋heK潇湘晨报网

  浏阳人老猫,本名陈军,是一名花艺设计师。开过花店、做过干花、现在转向研究造园。heK潇湘晨报网

  他最近在自家的阁楼打造了一个“野草之家”,这是这么多年来老猫第一次为自己做的活。heK潇湘晨报网

  老猫的家在宁乡县老城区,是栋建于1989年的三层民房,在一大片外观大同小异的房子里,并不显眼。迈上显得有些古朴的楼梯,推开一扇普通的木门,满屋的野绿顿时跃入眼帘,茶台上的金毛狗、墙角的刺楠、翠云草,书桌上的兰天竹、天堂鸟,浴室的芭蕉、吊灯上的青苔球、房梁上的几株珠帘……各种草在这里以各种方式肆意生长,置身其中,宛如绿意山野。heK潇湘晨报网

  老猫和儿子在这里工作、学习,老父亲每天吃过午饭就会到阁楼看书读报,晚上一家人聚在这里,聊天、看电视。“以前一家人回到家里,都是各玩各的,很少聊天,现在都喜欢呆在这里,竟然会放下手机,只是聊天。”                  撰文/记者唐兵兵heK潇湘晨报网

  植物墙heK潇湘晨报网

  70多平米的三楼阁楼种了100多种,6000多株植物,多是老猫从山上挖的“野草”,有来自遥远的武夷山、云南原始森林各种蕨类,也有妻子买菜路上采回的菖蒲。heK潇湘晨报网

  约30多平米的植物墙是房间里最打眼的地方,整面墙用了蕨、冷水花、天堂鸟、菖蒲、翠云草、空气凤梨……60多种,近3000株植物,大部分是老猫从山里直接挖来的,多是舒展的蕨类植物。分布也很有讲究,上面部分的植物品类丰富、垂度高一点,最底下紧挨植物墙的地面上布置了小灌木,灌木下面再细致地配上低矮的野草。heK潇湘晨报网

  “等植物墙茂盛起来,倾泻而下,房梁上的珠帘爬满屋顶,才真的好看呢。”老猫习惯了参观者的惊呼和赞赏,坐到植物墙前的长条桌前,开始烧水泡茶,长条桌说是茶台,其实就是由两条长凳、一块老旧门板搭成,门板是他从乡下岳母家运来的,稍微打磨就成了一张留着岁月沧桑的茶台。桌上的一株紫花地丁正在肆意生长,是他2月底从浏阳的山里挖回来的。heK潇湘晨报网

  客厅heK潇湘晨报网

  老物件的利用,在“野草之家”随处可见,客厅茶几是父亲的老木箱,一个从云南淘回来的老木桩,缝隙里插上一株紫檀或蕨,铺上青苔,仿佛它们原本就生长在老木桩上。heK潇湘晨报网

  绿植、旧物件、讲究的茶几,它们跟老猫从野外挖回来的野草格外和谐,也会让人一不小心陷入小资情调里去,老猫却努力把那些高雅撕掉,“我不喜欢故作高雅,要实用”。他不忌讳客人在小屋里抽烟,因为“植物会吸收掉。”heK潇湘晨报网

  书桌heK潇湘晨报网

  植物墙延展到窗边,自然过渡到窗户边的植物带。窗前是老猫和儿子的书桌,儿子的桌边有一棵树,树冠在书桌的斜上方。老猫在这一块区域种了不少草,还布置了石头和玩具的场景。heK潇湘晨报网

  这么多植物,老猫很少用花盆,更多的是“种”,种在墙上、书桌、竹筒上……“跟植物零距离,才会让人觉得亲切,才是家的感觉。”他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绿植的样子,来形容跟植物的零距离。他坚信,野生植物的自由,会感染生活其中的人,变得亲切自然起来。“工作累了,就站起来看看植物,看它们每天的成长。”于他而言,是种莫大的享受。heK潇湘晨报网

  浴室heK潇湘晨报网

  老猫并不在意植物是否名贵,他判断植物的标准,只有是否合适,他采回来的“野草”,有的他自己也叫不上名字,“我更关注植物的生长习性。”heK潇湘晨报网

  蕨类是老猫最喜欢的植物,“蕨在角落里不起眼,却生命力顽强。”富贵蕨、鸟巢蕨、珊瑚蕨……各种蕨类遍布房间的每个角落。喜水的直接种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水洒下来,芭蕉、蕨在水雾环绕中,特别好看。”heK潇湘晨报网

  他的艺heK潇湘晨报网

  浇水heK潇湘晨报网

  “野草之家”原来是家里用来堆放杂物的阁楼,妻子曾一度反对老猫的改建计划,“打理起来太麻烦了,还得每天浇水。”heK潇湘晨报网

  “其实,一个星期花三四个小时打理就够了。”植物墙的浇水实现了自动化,整面墙铺设了水管,用吸水石(石灰岩)做基质,再贴上绒布,绒布上填上土,兜住植物。“基质不仅可以保水,还能杀菌。”每两三天自动浇一次水,平时基本不用打理,甚至不用修剪,植物墙的枯叶掉落下来,成了墙角植物的肥料。heK潇湘晨报网

  对于单株植物,老猫也想了不少打理办法,他将植物种在竹筒上,竹筒里装了水,半个月加一次水。其他的单株植物,土壤里放置了吸水石,浇一次水可以维持一个星期。“最麻烦的反倒是看着简单的青苔球,每个星期都得拿下来浸泡一次。”老猫指着吊灯上的青苔球说。heK潇湘晨报网

  采光heK潇湘晨报网

  室内植物的采光很重要。“日光灯的光谱与太阳辐射光谱相似,可以用灯来补充自然光照的不足。”除了窗户、房顶新开的玻璃窗采光外,老猫设置了直射灯,为植物墙补光,“不能太近,会灼伤植物。”heK潇湘晨报网

  防虫heK潇湘晨报网

  植物多了,有没有虫蚊的烦恼,对此老猫并不担心,“植物在前期已经杀菌消毒过了,有虫也可以用辣椒水、大蒜水杀虫,对人体无害;没有污水留存,蚊子应该也不会太多。”heK潇湘晨报网

  他的人heK潇湘晨报网

  就是喜欢“做一件美的事情”heK潇湘晨报网

  “叫我老猫吧!”3月1日上午,在宁乡老县城春城路见到老猫。他才从浏阳的大山里回来,蓝色衬衫外加一件黑色夹克、光头、留一撮山羊胡,“上星期去了云南,前两天在浏阳,下周去邵阳。”他解释,含些歉意。heK潇湘晨报网

  老猫本名陈军,父亲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他的名字里寄托了父亲的希望,老猫没有成为军人,高中毕业以后,进了县里机械厂。heK潇湘晨报网

  1990年,老猫所在的机械厂破产,20岁的老猫下了岗,失了恋。“跟女朋友吹了,她嫌做工人没出息。”老猫降低了声音,生怕妻子听见。heK潇湘晨报网

  下岗、失恋的老猫决定做份事业,“做一件美的事情”,他选择了开花店。“什么都不懂,自己看书摸索,跑到花店去看,还被赶了出来。”不过,作为宁乡第一家花店,生意倒也不错。1992年,老猫进军长沙市区,在袁家岭开了一家干花店。heK潇湘晨报网

  “一次,一对父女从我的店门前过,女儿嚷着要父亲买干花,父亲看了一眼,丢了一句,红配绿,丑得死。”老猫调侃自己当时的审美,那位父亲鄙夷的眼神,他无法忘记。为了提高花艺水平,老猫跑到山里,看植物如何生长,花周边是些什么植物衬托,“大自然教是最真实的,不会误导你。”凭借着这份执着,老猫的技艺越来越好,在长沙的花艺圈渐渐有了名气。不过,并没有赚到钱。“做花艺的人开不了花店,精力都在研究花艺上了。”在长沙做花店的那些年里,他出门要计算公交车线路,“尽量少转一趟车。”heK潇湘晨报网

  “那为什么还要坚持呢?”我问。heK潇湘晨报网

  “就是喜欢,植物能让人平静。被植物环绕,看着它们的生长,你会觉得心情舒畅。”heK潇湘晨报网

  2007年,老猫关闭了花店,转向造园。按他的说法,是内心感到不满足了。“对美的追求感到不满足了,花艺只是瞬间的美,造园是永恒的美,是生长的美。”有了多年花艺的基础,转行并不太难,工作室的生意也不错,不过老猫依旧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研究上,一年只选择性地接几单生意,更多的时间是在山里跟植物交流,或者在家陪伴家人,经营他的“野草之家”,“今年还没有出去做过事呢。”他不无骄傲。heK潇湘晨报网

  “野草之家”的参观者络绎不绝,每次来了人老猫都热情招待,他说“美是用来分享的”。“未来,家都会是这个样子。”老猫笃定地说,家就应该可以生机勃勃,可以绿意盎然,可以人类与植物同呼吸。heK潇湘晨报网

  除开“野草之家”,老猫还有更大的梦想,他想在云南抚仙湖畔有各房子,“室内室外都种满鲜花,门正对着抚仙湖。”他还想找一辆废弃的公共汽车,种满植物,“在公共汽车里,喝着咖啡,四周都是绿色,还有花。”他畅想未来的样子有些迷醉。heK潇湘晨报网

  “人类建筑占有的空间,要还给植物。”他有些激动。老猫6岁以前跟着父亲在部队,“部队后面有山,总是跑到山上去玩。”回到宁乡,家门前就是农田,到处是野草野花,或者到田里捉泥鳅……农耕时代已经过去,但“野草之家”似乎在证明着,植物可以在建筑内外自由生长,可以用这种方式,把空间还给植物。在老猫的憧憬里,城市建筑的内外都长满植物,是一座“野草之城”。heK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