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从前向群锅饺一两粮票6个,0.16元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郑寿山编辑: 丁蓉时间:2017-03-12 10:32:14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卖山西刀削面的新华楼常常座无虚席。图/罗斯旦 1974年的湖南剧院,当时就有冷气供应。图/游振鑫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KWS潇湘晨报网

  居住长沙市中心六十载,大街小巷,世俗风情,风雨岁月,沧桑巨变,无一不在我脑海里再现、回放。从少时就喜欢用脚步丈量长沙街巷的我,如今仍不改这个“嗜好”。常常有一位老者,在霓虹灯闪烁的黄兴路步行街,在僻静的开福寺路边或北辰三角洲,在五一路、中山亭、东塘、都正街、天心阁,走走停停,四下环顾,若有所思地凝目注视街景。KWS潇湘晨报网

  五一路现今大成酒店的位置原来有一家山西刀削面馆,是从蔡锷路藩正街口搬迁过来的,后来更名为“新华削面馆”,再后来改成“新华楼”,还有了几家连锁店。新华楼山西刀削面很有特色:一大碗热腾腾的干干的削面上浇盖着炸酱或酸辣码子端上来,自己顺手倒点醋,用筷子把码子与削面拌匀,就开吃了。那年月外地特色餐饮极少,这家山西削面馆经常是座无虚席。KWS潇湘晨报网

  最为奇特的是削面馆的一位剃着光头的师傅,常常在顾客盈门时兴起,演示其“真传绝活”:把揉好的面团用一块湿巾垫着放在头顶,站好“马步”,头和上身稍稍前倾,双手各持一把刀片(专门制作削面的刀具),左右开弓双管齐下——只见长条状的削面嗖嗖地飞入大锅的沸水之中,引得观看者叹为观止。更多的时候当然还是常规的削面方法,左手平伸用内臂托住面团,右手拿刀片削面入锅。后来不知从何时起,这种真功夫的削面被机器削面替代,说实话,削面再也吃不出先前那种味道了。KWS潇湘晨报网

  还有一桩令人忍俊不禁的回忆:1967年年初,不知从何地流传出一种“鸡血疗法”,说把公鸡血注射到人体能有保健作用以及医治多种疾病。传言不胫而走,许多具有“保健意识”的市民抱着公鸡在五一广场东侧的卫生防疫站排队,等候注射鸡血。望着路边众多拎着、抱着公鸡的人,我和一位同事真是忍笑不住。著名相声演员姜昆曾在他的相声段子《红茶菌和打鸡血》里,对打鸡血求保健的伪科学治疗术予以讽刺。更没想到几十年以后“打了鸡血”演绎成了流行的网络用语。KWS潇湘晨报网

  1974年,湖南剧院就供应冷气KWS潇湘晨报网

  湘绣大楼的西侧,是一座红砖白缝墙、绯红色方形瓦、门厅水泥柱骑楼,高于路面十多级台阶的中西合璧式建筑——湖南剧院。彼时的长沙,演戏剧与放电影界限分明,剧院只演戏剧,影院只放电影。而且剧院和影院都有档次规格之分。规格最高的剧院非湖南剧院莫属。京剧界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越剧界袁雪芬、王文娟等泰斗级艺术家访湘演出,每次都轰动全城。那年寒冬时节,梅兰芳偕其子梅葆玖来演出京剧《宇宙锋》和《白蛇传》,众多戏迷们在寒冬里竟然裹着被子排队购票,通宵达旦,真的是一票难求。KWS潇湘晨报网

  “文革”期间的影剧寥寥可数,剧院影院也就不分界限了。记得1974年盛夏,我到湖南剧院观看阿尔巴尼亚影片《第八个是铜像》,故事的梗概是阿国一位抗击德国法西斯的英雄易卜拉欣牺牲后,一位艺术家为他雕塑了一尊铜像,由几个人抬着跋山涉水送到他家乡小山村。影片采用倒叙加插叙的手法,画面一会儿是战斗片段,一会儿抬着铜像走……许多观众都看得困乏,我回家便感冒了,原因是剧院冷气太冷。当时剧院就有从地下防空洞抽送冷气的系统装置,这在长沙独一无二,其他影剧院只安了吊式或壁式电风扇。那时社会上流行着评论电影的顺口溜段子:“中国的新闻简报,越南的飞机大炮,朝鲜的又哭又笑,阿尔巴尼亚的莫名其妙”。KWS潇湘晨报网

  湖南剧院还是省市重要集会的会议场所。1994年长沙市庆祝第十个教师节文艺晚会在湖南剧院演出,我五岁的独生女儿是全场晚会唯一的小演员,已经是小学生的她,在一出话剧中扮演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小女孩丹丹。KWS潇湘晨报网

  还记得黄兴路上的大众游艺场吗KWS潇湘晨报网

  五一广场四周繁华热闹,这个区域“当仁不让”地成为全市最大的商圈。KWS潇湘晨报网

  广场的东南角虽然没有新建筑,但全市最有名气的“凯旋门摄影社”和“奇珍阁酒家”,还有“湘江印染店”都坐落于此。由此往南的黄兴路上依次排着银星电影院、银苑饮食店、捞刀河刀剪店、长沙豆皮店和走马楼口子上的甘长顺面馆。KWS潇湘晨报网

  广场西北角的保险公司,楼下一层开了个“九如斋(二店)”,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的事了。往北的黄兴路上最值得一说的是“大众游艺场”,这是一个综合性的文艺娱乐场所,里面有电影院,也有几个相对独立的剧场,演出湘剧、黄梅戏、汉剧、相声、弹词、杂技魔术……室外还有一个大旱冰场。这样的多功能游艺场,足以和武汉中山大道上的“民众乐园”媲美。向群锅饺店紧挨其旁,锅贴饺一两粮票6个,0.16元,锅饺店食客盈门,多是游艺场的观众游人。再往北的紫荆街里面是青年电影院,“文革”期间改成燎原电影院。KWS潇湘晨报网

  广场东北角省五交化公司往北的小巷里有“文华剧院”,专门演出湘剧的,巷子最里面还驻着一支消防队。北向黄兴路上有红梅冷饮店、半雅亭面馆。KWS潇湘晨报网

  旧时的五一路,从湘江边轮渡码头到长沙火车东站(现在芙蓉广场附近),双向四车道,路中间由栽种着法国梧桐树和灌木的安全岛隔开,全长不足两公里。2000年,省市政府提出大手笔建设长沙的“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宏伟规划,五一路全线拓宽为双向八车道、两边各设一条非机动车道,同时有了一个更为响亮的道路名——“五一大道”。              文/郑寿山KWS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