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永不消逝的电波”背后的父爱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叶岱时间:2017-03-11 09:00:44

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家书。737潇湘晨报网

  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全家福。  737潇湘晨报网

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  737潇湘晨报网

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生前使用的收发报机。 737潇湘晨报网

  今天拆开的信,来自隐蔽战线。737潇湘晨报网

  他是永不消逝的电波背后那位沉稳坚定的电台发报人。她是包身工出身的罢工运动车间工人代表。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两人在上海假扮夫妻担负秘密的情报通讯工作,也因此日久生情。在望得见生命尽头的时刻,他在书信中以一句“家庭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表达他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所有情愫。         737潇湘晨报网

  慧英:737潇湘晨报网

  本月二十二日(星期五)下午,我由警备部解来南市蓬莱路警察局看守所寄押。这里房间空气比警备部看守所好,但离家路远,接见比以前要困难。你若来看我,要和舅母一同来,坐车时好照顾小孩。737潇湘晨报网

  听说这里每逢星期一、五上午九至十时,下午三至四时可以送东西,因路远来时请买些咸萝白(卜)干,或可久留不易坏的东西。带点现钞给我,以便用时便利。炒米粉亦请带些来,此外肥皂一块、热水并(瓶)一只。我在这里一切自知保重,尽可放心。家庭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为盼。祝好。737潇湘晨报网

  静安字(1949年)四月二十二晚737潇湘晨报网

  拆信人:储文静737潇湘晨报网

  3月,满地樱花却又春寒料峭的日子里,在湖南省档案馆的资料库中读到这封信。很显然,这是一封寄自狱中的家书。落款的“静安”或许你还比较陌生。但如果提起经典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想必你会想起那个临危不乱的共产党员李侠。静安就是李侠的人物原型——我党在上海的秘密电台台长李白。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原名李华初,曾用名李朴,化名李霞、李静安。1910年5月7日生于湖南省浏阳市张坊镇板溪村,他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在红军通信学校第二期电讯班学习无线电技术,开启了他的电台工作生涯。1948年12月30日凌晨,在与党中央进行通讯过程中被国民党特务机关测出电台位置而被捕。737潇湘晨报网

  这封信是李白在关押的监狱中写给妻子裘慧英的家书,然而,柴米油盐的细琐叮嘱背后,却是永久的诀别。1949年5月7日,上海解放前夕,李白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就义那天,正是他的39岁生日。737潇湘晨报网

  在电波中潜伏,从假夫妻到真爱情737潇湘晨报网

  就如孙红雷和姚晨在谍战片《潜伏》中演绎的那样,李白与裘慧英曾经也是一对白天在外扮恩爱,晚上一人睡床铺,一人睡地板的“假夫妻”。737潇湘晨报网

  1937年10月10日,李白受党组织委派来到上海潜伏工作,化名李霞,在贝勒路(现黄陂路)448号3楼一间约10平方米的小阁楼里,开始了艰辛的秘密通讯工作。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需要通过电报发往党中央。白天发报不方便,李白就每天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737潇湘晨报网

  1939年,工作环境更加险恶,为了减轻李白的负担,党组织安排女工出身的共产党员裘慧英与李白假扮夫妻,掩护工作。737潇湘晨报网

  当时的裘慧英才21岁,连恋爱都没谈过,却要和一个陌生男子做假夫妻,生活、工作在一起,这太难适应了。假夫妻的生活过不惯,“李太太”的称呼也听不惯。她也曾沉不住气了要求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李白耐心地开导她:“你是个党员,未经组织同意,擅离战斗岗位,这样任性是会犯错误的!党把电台交给我们,我们要对党的工作负责,可不能随心所欲。别看这工作单调,却是党中央的眼睛和耳朵,每个信号都关系着党的事业。”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话音虽轻,但句句像锤一样敲在慧英的心上,“过去我一直在部队里,刚到上海时,也是什么都不习惯。但是想到这里就是战斗岗位,要在敌人心窝里开展斗争,连牺牲都不怕,难道还怕这点困难吗?”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慧英,随后他们合力克服各种困难,用无线电波架起了上海党组织和延安之间的“空中桥梁”。737潇湘晨报网

  经过一年多的工作、生活,李白、慧英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二人真的产生了爱情。1941年,经组织批准,他俩结成了革命夫妻,并且还孕育了一个儿子李恒胜(2015年6月8日在上海逝世,享年69岁)。737潇湘晨报网

  在虎口上工作,三次入狱737潇湘晨报网

  在敌人的心脏里工作,处处都需要提防、小心。一天,他们的机器坏了,党组织派技术员来修。这位同志来的时候,身上挂一个工具包,衣服穿得不太整洁。他走后,有人就怀疑地问:“李太太,你们平时倒没什么人来往,这个工人模样的人是谁啊?”737潇湘晨报网

  “哦,我们家的电灯坏了,请这位师傅来修的。”慧英机智地回答。事后,李白想:“这次应付过去了,以后要是再来呢?总不能老说修电灯。”因此,李白向组织提出,自己来学习修理收发报机。组织上批准了他的建议。737潇湘晨报网

  不久,“福声无线电公司”在威海路388号开张了。李白利用这个公司为掩护,学习无线电修理。慧英协助他做一些其他工作。没过几个月,李白就学会了修理各类收发报机,这既提高了工作效率,又增加了工作的安全性。737潇湘晨报网

  由于频繁地拍发电报,李白使用的电台被侵华日军测出了方位。1942年中秋前的一个晚上,日本宪兵突然包围了他们的住宅,搜出了电台。他们被押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分别关在6楼两个房间里,遭受了严刑拷打。经过党组织多方营救,1943年6月,李白出狱。半年多的监狱生活把他折磨得不成样子了。但是,李白一出狱,马上想到的就是工作。一到家,他就问:“领导同志什么时候来?我希望早一点见到他们,好早一点工作”。737潇湘晨报网

  在李白恳求下,党组织安排他们到浙江淳安工作。不久,李白第二次被捕。由于党组织营救得快,他很快脱离了虎口。737潇湘晨报网

  抗战胜利后,1945年10月,党组织重新把李白夫妇调回上海,继续从事秘密电台工作。为了掩护自己,李白在善后总署渔业管理处谋了份无线电修理的工作,白天去上班,晚上在家发电报。一道道红色电波刺破黑夜长空,把一份份重要的情报及时地传送到了解放区。737潇湘晨报网

  由于叛徒出卖,李白的电台暴露了。737潇湘晨报网

  1948年12月29日晚,李白正在发一份非常重要的电报时,国民党特务突然出现在房间四周。李白镇静地发出了紧急信号,然后,隐蔽好电台,销毁了文件,并让慧英把孩子送到楼下一个同志家里去藏起来。刚处理好这些事情,敌人就闯了进来,搜出了电台,李白当场被捕。737潇湘晨报网

  对于李恒胜来说,这是一段比电影更惊心动魄的情节,让他难以忘怀,他曾在《李白烈士的故事》一书中还原了那个时刻:“父亲被捕的经过,母亲曾多次对我提起过。那是1948年12月30日凌晨2时左右,夜阑人静,万籁俱寂,当时我已入睡,母亲听到外面有动静,料知事情不妙,就立即告知父亲。父亲很快地拆除了发报机,母亲帮着他整理天线,收拾完毕,就把我抱下楼寄睡在邻居家里。父母重又上床,佯作入睡模样,静待敌人的到来。不出所料,匪特多人果然破门而入,露出狰狞面目,破壁翻箱,四处搜寻。不幸,藏在壁柜里的收报机终被发现,机内热气还未消散。匪特既得真凭实据,为讨好邀功,怎肯轻易放过,立即将父亲挟持出门。父亲临去黯然,竟未有一语而别。父亲离去,匪特数十人向母亲包围恐吓,追根究底。母亲为保守秘密,闭口不言。”737潇湘晨报网

  第二天早晨,裘慧英也被匪特带去审问,并见到了已被刑讯过数次的李白。时值隆冬,北风凛冽,裘慧英目睹李白身上衣服都被剥光,用绳子捆缚在老虎凳上,神情显得十分疲惫。匪特要裘慧英劝说李白招供。裘慧英只对着李白作会意的默视,因对裘慧英无计可施,也就将她释放了。737潇湘晨报网

  李白被捕后被关押在蓬莱路警察局,不能接见家属。后来,李白偷偷写了张条子,托出狱的同志带给裘慧英:“你站在对面老百姓的阳台上,对着监狱的窗子,就可以看到我。”就这样,裘慧英偷偷地带着儿子看了他几次。她从老百姓的阳台上看到囚窗中的李白被敌人折磨得不成样子,枯黄的面孔,蓬蓬的头发,感到无限悲痛。737潇湘晨报网

  监狱里诀别:“天快亮了”737潇湘晨报网

  1949年4月初,国民党政府在伪装和平的情况下,对李白一家稍稍和缓。4月23日,裘慧英接到李白从南市蓬莱警察局看守所的来信:“我在这里一切自知保重,尽可放心。家庭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为盼”。737潇湘晨报网

  接读到狱中来信,裘慧英安心多了,每次按时送菜接见。5月7日,裘慧英照例前去,见李白面部较前青黄而憔悴,问他身体有何不适。他说没有什么,并说:“时局紧急时,你要到安全地方暂避,费用没有,向朋友暂借,折合米或银元,等我出去以后归还。”裘慧英说一切请你放心。这时李恒胜闹着要爸爸抱。李白说:“乖孩子,过几天爸爸就来抱你。”737潇湘晨报网

  临别时,李白对裘慧英说:“以后你不要来看我了。”裘慧英问他:“为什么?是不是判决了?”李白说:“不是,天快亮了,我所希望的也等于看到了(指即将解放)。今后我回来当然最好,万一不能回来,你和孩子和全国人民一样,过自由幸福的生活了。”737潇湘晨报网

  “上海快解放了,全国也快要解放,革命即将成功,我无论生或死,总觉得非常愉快和欣慰。”对于命运,李白仿佛早已了然于心。此后,慧英几次去探监,却再也见不到李白了。原来李白生日那天的见面,竟是二人最后的诀别,5月7日晚,国民党将李白和其他11名同志秘密杀害了。这时,离上海解放仅有20天。737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 实习生谭慧媚737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