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走一天山路寻一树好看的山樱花(2)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陈茜时间:2017-03-05 10:51:36
GKv潇湘晨报网

  观赏地: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GKv潇湘晨报网

  品种:华中樱桃、尾叶樱、孙航樱GKv潇湘晨报网

尾页.jpgGKv潇湘晨报网

尾叶樱GKv潇湘晨报网

孙航.jpgGKv潇湘晨报网

生长在永顺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孙航樱(暂定名),为山樱品种少见的高大乔木。图/张代贵GKv潇湘晨报网

  远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白,闪耀在前方GKv潇湘晨报网

  湘西小溪,40万亩植物王国。这里拥有同纬度最后一片低海拔的常绿阔叶林。也是湖南西部史前森林景观的标本与缩影。通往小溪的路很远,从县城抵达都需4个小时,这也让人不下定一番决心是抵达不了的。GKv潇湘晨报网

  我们从罗依溪大桥转进这条进山的小道。公路的右岸是酉水河谷,蜿蜒的酉水河在石灰岩地貌的山脉间切割出一条宽阔的河床,这条公路以及进出吉首的铁路,都依傍在河床左岸,在长满杉木林的崇山峻岭间穿梭。GKv潇湘晨报网

  酉水两岸的森林景观早已被数世纪前迁居的土苗人畲地为田。刀耕火种粗糙的开垦方式在村寨的周围的山脉上留下难以抹平的开垦印记。光亮的常绿阔叶林,如樟科、壳斗科、山茶科植物被落叶树种取代,而杉木经济林是野蛮的入侵者,只要适合人居的地方,总会有被栽培的杉木盘踞着一个又一个山头。GKv潇湘晨报网

  车子向前开了1个小时,才摆脱杉木林单调的植被景观。沿途山坡上可见鄂报春紫色的花朵已绽开。在湘西还可见到卵叶报春与梵净报春,只是这两种的分布海拔过高,一般人是难以碰见的。像一个调整准时的生物钟,报春花的开放时间与农历的立春时节几乎重合。而稍后,就是出现在我们头顶的华中樱桃。GKv潇湘晨报网

  相比巴科河谷,酉水两岸的山脉足见高达陡峭,河谷走廊也深切、宽广许多,明媚的阳光划过酉水从南方投射过来,而山樱花是这个时节,远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光彩,闪耀在前方。GKv潇湘晨报网

  偶尔路过,苗人的村寨,见一二妇人截取一枝樱花插在门前,用水培,也能开上两天。满枝的香气,随着春风摇曳在酉水下游的河岸两侧,更何况河水斑斓绿厝的点点折光,在俄而曲折、俄而舒缓的山脉公路间,拼凑出这个春天最动人的春的情景剧。GKv潇湘晨报网

  就快被这春风吹醉了。跑在前头的吉首大学植物分类专家张代贵停下了车。从后备箱掏出高枝剪,对着一株粉红色的樱树剪去。GKv潇湘晨报网

  “竟然是尾叶樱桃!”张代贵诧然说。GKv潇湘晨报网

  尾叶樱桃是继华中樱桃之后普遍存在的湘西山樱。但开花较晚,一般至3月5日左右进入盛花期,此时距离其绽放至少还有7天的时间。GKv潇湘晨报网

  距离这棵盛开的尾叶樱1米远,也有几棵含苞待放的,看来,华中樱桃白色的花瓣凋落之后,就是此种樱桃更替着初春的面容了。GKv潇湘晨报网

  尾叶樱桃与华中樱桃在外表看来都极相似。拿到手上看,其花色隐隐觉得比华中樱桃要娇气许多,点点红晕在白色的花瓣中调衬的极为柔和,没有钟花樱那般绯红,也没有华中樱桃那般雪白,是介于两种之间的羞涩与隐忍吧。GKv潇湘晨报网

  在上官镇吃完饭,我们与张代贵一行分别,驾车趟过冰冻的山顶,向低海拔的常绿阔叶林腹心地带——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前行。在经过3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在下午2点时分抵达与护林员汪承龙约定的地点。GKv潇湘晨报网

  潮湿闷热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在这块远离尘世的绿心营造了无比美妙的森林景观。一切以自然修葺的等级群落,安然自得地享用属于各自的空气、养分、河水与阳光。在由锥属、青冈属、木莲属、含笑属组成的梯级群落中,高大乔木如构栲与木莲,用巨大的常绿树冠层制造出蘑菇状的云。而立于河床边缘的多花含笑繁盛、紧促的白色花瓣把这一世外桃源装点的如人间仙境。GKv潇湘晨报网

  也只有大自然的耐心,可以让一棵小乔木长成钻天大树,然后以馥郁馨香的花,装点这个季节最浮动人心的甜蜜视野。GKv潇湘晨报网

  相比,我们要找寻的樱花则别有风骨。GKv潇湘晨报网

  此种疑似新种的山樱,是张代贵在去年途经小溪时发现的。其纵裂的树皮与乔木状的躯干,让它成了山樱中的巨人。GKv潇湘晨报网

  其巨大的躯干与树冠,让人联想起日本东京上野公园里年头久远的染井吉野樱。GKv潇湘晨报网

  据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保工作人员汪承龙讲,此棵樱树在本地称为“公樱桃”。因只开花不结籽。其实是其果实太小的原因,且为黑色。汪承龙曾品尝过,“苦涩的,不好吃”。GKv潇湘晨报网

  一般而言,华中樱桃与尾叶樱的果实尚可入馔。而此新品种山樱可能更接近日本国观赏樱花品种。从张代贵提供的去年花色来看,与华中樱桃类似,但花朵明显较大,树形也巍峨不少,立在山涧里,无日不让人想起其经久的身世。GKv潇湘晨报网

  此樱暂命名为孙航樱,为纪念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孙航在植物分类领域做出的贡献。此种虽未经权威发表,但此后的引种栽培之路已吸引众多研究者的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