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走一天山路寻一树好看的山樱花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陈茜时间:2017-03-05 10:51:36

  对于湘西山樱的印象,起于去年在吉首挖野菜。3月中旬,地气冒发,田埂边的鱼腥草、马兰菜、水芹、弄弄葱各自散发着辛香的味道。在贪恋这人间野味之时,猛然间被山坡间凋谢的樱花惊艳到。初始以为是山茶,凑近看了才知道是尾叶樱,已近花尾。独然伫立在岩石坡上,与周围暗绿色的青冈林形成鲜明对比。远观左一棵,右一簇,点点映衬着荒野最端庄的美丽。GKv潇湘晨报网

  从地理上而言,湘西是山樱由云贵向华中输送的过渡山岭。得碍于数世纪的砍伐、刀耕火种,海拔1000米以下的常绿阔叶林几乎荡然无存,作为先锋树种的樱树倒是在新世纪的封山育林之后觅得生长的契机,在石灰岩丘地上逐渐扩散,形成不稳定的樱花走廊。这些可视为野外观赏点的,在湘西不多,大多深藏在一处河谷或偏远自然保护区里面,往往寻一棵好看的山樱花,要走一天的山路。       撰文/本报记者钱烨GKv潇湘晨报网

  观赏地:白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GKv潇湘晨报网

  品种:钟花樱、华中樱桃GKv潇湘晨报网

华中.jpgGKv潇湘晨报网

湘西以华中樱桃数量最多,分布也较广泛。GKv潇湘晨报网

钟华.jpgGKv潇湘晨报网

钟花樱。 GKv潇湘晨报网

 GKv潇湘晨报网

  在绿野荒蛮中,等待着春雷的到来GKv潇湘晨报网

  这是第三次进入这条巴科河。此前是去年冬日调查冬桂树。进入这条水量充沛的季节性河流要从吉首开车经过矮寨大桥,经花垣县下高速,在毛沟镇拐进白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公路,这是一处为了保护雉鸡而建立的低海拔原始次生林。以低矮的灌木与小乔木居多,经历了数世纪砍伐与近代的烧炭之后,山顶多为整齐的杉木林,那是上世纪80年代留下的林场作业。而在林场的边缘生长着逐渐成林的檫木、青冈林、山茶树,偶尔能瞥见一棵山樱。GKv潇湘晨报网

  我们进入湘西的时间尚早,但红色的钟花樱已经进入花的尾期。这种开花极早的樱树几乎与鄂报春的绽放时间相同。总是觅得第一丝春风,就在山谷里悄然开放了。而其钟管形的萼筒是其区别于华中樱桃的体性。GKv潇湘晨报网

  钟花樱的群体变异非常丰富,花瓣有花色淡红的、深红的、水红的,还有重瓣。色彩对照英国皇家园艺学会的比色卡,至少有32种以上。不知道南北朝诗人萧瑱写下“涧水初流碧,山樱早发红”时看到的山樱是否为钟花樱,不过站在远处,眺望它们的枝条,很难清晰地分辨出究竟是哪种红色绽开在枝头,总是比泛白的华中樱桃娇艳许多。GKv潇湘晨报网

  与所有的观赏山樱的中古诗人一样。要觅得绝佳视野,我们必须把车开到山上。不过途经白云山海拔900米的护林站时,却遭遇山顶的大雪封路。原来3日前的积雪尚未融化,很多去年发的新竹被积雪压倒,躺在弯曲的公路上,满世界都是阳光融化积雪传来的滴答声,偶然有雪滑落,则发出一声声闷响,很快被森林与白雪吞没了。GKv潇湘晨报网

  山下骄阳似火,春日间能看到的景象与山顶大不同。檫木暗黄色的花组成山脊上一排排最有生机的线条。林下是尚在发芽的枫香或开花的油茶,大部分杨柳科的树林还沉浸在冬日的沉睡中,虽然芽孢已现,但见到它们的柔荑花序要等到清明以后了。山的一半苏醒,而另一半却被寒冷的冰雪压抑在一团白色的冰冷中。即使早开的山樱花在海拔900米之地也未见踪影,或许它们尚未开放,或许已经融入这白色的雪景中,难以察觉了。GKv潇湘晨报网

  或是看过樱花的人,多少为其白色的一层花瓣所惊叹。滞留巴东的羊士谔也是,其《登郡前山》中惊叹,“洛阳归客滞巴东,处处山樱雪满丛。岘首当时为风景,岂将官舍作池笼。”GKv潇湘晨报网

  诗人在巴东大巴山区所见白色山樱很可能是分布面积最广的华中樱桃。羊士谔通过对山樱的赞美,表现对自然推崇,隐隐流露出对政治前途的淡然出世。可惜这一意象,并未像菊花一样得到隐士的追捧。GKv潇湘晨报网

  大巴山与武陵山犬齿交错,作为华中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山樱花,它应该给穿过这片中国中央山脉地区的游吟诗人以深刻的印象。GKv潇湘晨报网

  巴科河的下游,往酉水碗米坡水电站去的河道上即可见到已成群落的华中樱桃。GKv潇湘晨报网

  车子弯入河道,地势变得平顺。从海拔900米的冰雪世界又回到温暖如春的宜居世界。巴科河消落的河床因冰雪消融突然间暴涨起来。我们步行了一段很长的路,才从一处人工搭建的跳跳岩上,抵达对面的山脚。GKv潇湘晨报网

  据参与调查湘西山樱品种的七叔说,这里是方便抵达的、面积最大的一处山樱欣赏地。其他标本采集点,要不太远,要不樱树太分散,没有此处集中。而其所谓的集中,也是河谷中,山坡灌木林里种群数量稍多的华中樱桃。沿途只看到2棵钟花樱,它们与山那侧的毛沟镇一样,都已过了花期。GKv潇湘晨报网

  巴科河,这条季节性的河流因峡谷深切,而储存着湿润的河谷季风。它更像一条温暖的植物走廊,当山顶的积雪尚未融化前,这里的樱树已经绽放如荼了。在靠近河谷底地的山坡两岸,渐次分散着白色、粉色的樱树。它们全枝打开,分立勃发,没有一株愿意舍弃这明媚春日的邀约。GKv潇湘晨报网

  如果运气好,会在向阳的山坡,遇到十几株正在花期的华中樱桃,它们渐次分布在不同海拔的地方,呈梯形分布而下,白色的花瓣堆叠着这个春天所有美好的开始,在绿野荒蛮中,等待着春雷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