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几百年前的小调,常演常新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砚编辑: 丁蓉时间:2017-02-26 09:06:13

a6V潇湘晨报网

  2月16日,嘉禾县,一名扮演丑角的演员倚着门框,台前戏正酣,他跟着唱词打节拍。组图/记者陈韵骄a6V潇湘晨报网

a6V潇湘晨报网

  ◀2月14日,麻阳县高村镇大塘村,一名扮演“灯姑娘”的男孩子正在上妆。a6V潇湘晨报网

  出了正月十五,湖南各地大规模的花灯戏渐渐歇了下来。但乡村还是零星地演着几出,哪怕“二人转”也会在自家晒场里咿呀嗨哟地跳一跳,民间的小剧团偶尔也会接到请他们去有红白喜事的人家里闹一闹的业务。a6V潇湘晨报网

  还未被春风染得鲜妍的田野,出现他们的浓艳妆容,然后把几百年前的思凡、戏蟾、采茶、观花……以循环往复的小调,载歌载舞,演了一遍又一遍。他们扮丑、耍闹,互相以眉眼撩拨,抒情是如此热烈直接,你恍然明白,当年的官府为何要恼怒地贴出告示,“龙灯花鼓,禁止上台”。禁当然是禁不了的,花灯就像生在地里的稻子,年年结出情意饱满的谷穗,谁会舍得丢弃呢?那是人们用自己喜爱的方式培育而出的。撰文/本报记者王砚a6V潇湘晨报网

  “一套人马三样戏,什么场合都能去”a6V潇湘晨报网

  花灯戏是地方小戏,它的小,大约是根据它的前身而量定的。那时候,它还未成戏,只是一大堆民间歌舞:花灯、茶灯、地花鼓、调子……新春街头戏珠的龙灯、起舞的渔翁与蚌精、互相逗趣的一旦一丑,都涵盖其中。a6V潇湘晨报网

  这纷繁的形式如一把芥子,洒向湖南的山山水水。自明代兴起,清代繁荣,几乎各地都记录了花灯曾经的盛况。“新年民间无事,五六人扮为采茶,男女一唱一酬,互相赠答,以长笛倚之,月琴应之,觉悠扬动听,不厌其聒耳也”。——这是道光三年《衡阳县志·风俗》中所记载的一段,与此时的我在湘西、湘南听花灯调的感受仍然相似,它的曲调有山歌的爽朗明快,念白皆用当地方言,细听颇有韵味。a6V潇湘晨报网

  表演亦简单,要么是丑旦二人联袂边唱边演一个小故事,叫地花鼓、竹马灯、对子花灯;要么就是“联臂踏歌”的集体歌舞,纯抒情,习惯称之为“摆灯”和“跳灯”。a6V潇湘晨报网

  地花鼓、对子花灯后来演变成了湖南家喻户晓的“花鼓戏”;花灯调依旧保持着它的腔调和歌舞,但也开始搬演大型的戏曲故事,于是它也变成了“花灯戏”。a6V潇湘晨报网

  不过,它还是小。从“二小”(一丑一旦),到“三小”(一丑二旦),还是小戏,“一套人马三样戏,什么场合都能去”。没有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只有家长里短,插科打诨,从戏名能略知一二,《捡菌子》、《扯笋》、《打鸟》、《王二卖货》、《张三守花》……乡村的小传奇,满满都是传统生活里的狡黠和圆融。到现在,花灯戏以湘西麻阳、湘北平江、湘南嘉禾三地为代表,已经可以演出大型剧目,而民间的花灯歌舞仍然盛行。a6V潇湘晨报网

  一旦一丑永远是花灯戏的主角a6V潇湘晨报网

  这三地的花灯若是外行看热闹,形式似乎区别不大,细察实则是有着各自迥异气质的。a6V潇湘晨报网

  麻阳地处山区,人们性情单纯豪爽,翻山越岭腿脚好,于是把民间武术也融合进了花灯。在麻阳的村庄里,人们唱完文花灯,总会骄傲地说:“再来个‘打銮’给你看看!”打銮,实际上是在屋中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进行开运仪式,从东方开始,也叫开张,开五运;此后有所简化,没有太多唱词,表演增强,就是武花灯。扮丑角的演员趟着“矮子步”,满台五方游走,时而空翻,踢腿,下腰,看似简单,却是十分硬扎的功夫。麻阳县花灯戏剧团团长张锦芳抬腿表演了一个踢腿动作,脚尖不同于京剧踢腿时绷得平平直直,而是勾起,与脚踝成直角,正踢要勾到额前,侧踢勾到耳廓。一场花灯演下来,丑角最辛苦,不管是用矮子步、鸭子步、骑马步,他们必须半屈双膝,腾挪跳跃,身体始终不能超过与之搭档的旦角。a6V潇湘晨报网

  嘉禾花灯则要文气很多。这里只有不高的山头,河流平静,气候宜人。县城很小,是湖南最小的县城之一,以它为起点,去周边大部分乡镇都不会超过三十分钟车程。它的古地名叫“禾仓堡”,以此来看,是个稼穑相对轻松,丰年常至的好地方。没有艰难生活的过分磨砺,人们自然性情温和,容易感动,更喜欢流传不衰的民间故事和讲不尽的家长里短。一出《下洛阳》,唱遍了舂陵河两岸,桂阳、宁远、蓝山、新田、临武、郴州,甚至粤北、桂北、赣南……但凡爱听戏的都能哼上几段。每到高潮部分,台上的苦命两姐弟与台下戏迷均是泪眼相对,不时有人挤到台前打赏,在外围放鞭炮喝彩,气氛之热烈令人恍惚回到从前年月。a6V潇湘晨报网

  平江与嘉禾同属丘陵地区,当地花灯戏与花鼓戏密不可分,100多个剧目大多与花鼓戏相同,比如《梁祝姻缘》、《贫富拜寿》、《三赶春桃》等等。有意思的是,他们唱花鼓戏时用长沙官话,唱花灯戏时却是用的地道平江话,小生与花旦的道白极有特色,每一句后的假嗓拖腔,即便是如我一般的外地人,听过几场之后也能留下深刻印象。丑角更似全能选手,要求唱念做打无一不精,还加上即兴快板,现编现说,考验从容急智。a6V潇湘晨报网

  丑角和花旦永远都是花灯戏的主角,手中不离扇子、手帕,只是麻阳花灯戏中,丑角两手空空,只将短短的水袖甩出花样,整场演下来,他们的手始终得藏在袖中。a6V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