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女学生刘玫问李敦进:你退军回乡,我们何处相叙?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叶岱时间:2017-02-25 09:16:06

  今天《见字如面》栏目要拆开的信,来自一位美丽多情的女学生刘玫,这位单纯、喜欢罗曼蒂克的少女,爱上了湖南籍的国民党中尉李敦进。1946年,李敦进受命开赴东北,刘玫开始了“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鸿雁传书。她一直等待着“停火令”,等着爱人退军回乡,无情的战争却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   wEa潇湘晨报网

  拆信人:华山(1920-1985)wEa潇湘晨报网

  今天在聊这封信之前,想先和大家聊一下拆信嘉宾。也许知道华山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但你一定听过《鸡毛信》的故事,听过海娃的名字。没错,把海娃和鸡毛信的故事说给大家听的人,就是华山。wEa潇湘晨报网

  华山是广西人,15岁就在上海参加学生救亡运动,1938年赴延安鲁艺学习,后任华北抗日根据地《新华日报》(华北版)、《冀察热辽日报》、《东北日报》记者。华山以八路军战地记者身份,几乎参加了抗日战争全过程。他经过了国破家亡,血火洗礼,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和亲历者。新中国成立后,任《新华通讯总社》记者,《人民日报》社编辑。wEa潇湘晨报网

  1947年1月,正是解放战争最严酷的时刻,在松花江南,从吉林九台到其塔木之间一个叫作张麻子沟的小屯子里,国民党新一军一一三团遭到歼灭。时任《东北日报》记者的华山,跟随东北民主联军打扫战场的时候,偶然发现一只挎包,包里有这一叠从广州寄来的署名为“刘玫”的书信。随后,华山以《松花江畔的南国情书》之名将其发表。wEa潇湘晨报网

  信件原文节选wEa潇湘晨报网

  1946年8月24日wEa潇湘晨报网

  那天(8月15日)我在街上走,两旁的店铺都高高地整齐地竖起那一律大小之国旗……我仿佛看见壮士们的血,除引起我的兴奋之外,也使我感到不安。我希望本月二十六日宣布国共谈判结果,能够妥协,不然,一场恶战又要继续扩大了。“八月二十六日”,是严重的关头啊!wEa潇湘晨报网

  1946年8月29日wEa潇湘晨报网

  今天已是八月二十九日了,仍未得到和平之消息。我们的家境,也就再次转变了。原因是一个南京之空军来通知我们:我的叔叔于七月二十一日打仗身死。这凶恶之消息,现在还不敢向叔婆(叔叔的母亲)说出。她是很可怜的,两个较大的儿子都当空军去。次子从民国三十二年起,至今没有消息,死活不知。另一个就是现在所说的,十五岁离家从军,苦战八年,再投考留美空军。回国只三四个月,现在又没了。想我先叔公在世的话,不知痛苦到怎样的地步。叔叔们少年就离开老父,从不能再会父母就此去了。目前最可怜的,还是叔婆,她已是一个寡妇,身旁有十余岁的小儿和不满十岁的女儿,平日寄钱回家养育他们的哥哥,又舍他们而去了。此后的情形,实是令人担忧。可怜未知消息的叔婆,还整天跪在神前叩头念佛。这情境,只有使旁观者的我们,更加上一重悲伤!叔叔们的悲剧使我全家心痛下泪。未来的时日,就应该我们来处理了。每人都只看见前途茫茫一片。我的五位姑姐(父亲的妹妹)更是怨命怨时,另一面又是恐惧,因为她们的儿子也有一半从军去了的……我伯娘(伯母)愤愤地说:“我若有儿子,死也不让他从军去的!”挚友,您对于这个“文盲”之女人所说的话,有何感想?wEa潇湘晨报网

  这两天来,神思不定,胸中像塞上石块,没有地方呼吸似的。难过得可怕。无论如何抛不开一点担忧。本来仍在童年的我,也不免自苦……wEa潇湘晨报网

  1946年11月11日wEa潇湘晨报网

  我回忆昨年之明天(十一月十二日),我们就坐在(中山)纪念堂前的检阅台之后,你还问我,为什么今天纪念堂布置得这般宏丽。朋友!我每次往越秀山之运动场时,我都会留恋一下我们共同踏过的地方,然后暗暗地祝福您。挚友!就相信从现在“停火令”(停战令)下来,友若能退军(退伍)的话,还回到您念念不忘之家乡。我们之会面,恐怕是荒唐之妄想啦!天涯海角,何处相叙?wEa潇湘晨报网

  从“越秀山之恋”到“松花江畔的南国情书”wEa潇湘晨报网

  民主联军在战场发现的那个灰黄色的挎包,里面除了信以外,还有一张英文毕业证书,是在美国PRAWGAK的“美国陆军训练中心”发的,受训者的职名,用中文写着:“中尉排长李敦进”。和证书一起的,是一个中国少女的几张照片,用各种式样的美国军装打扮起来照的,或者照片上的少女就是刘玫吧。wEa潇湘晨报网

  刘玫的信总是写得很长,常常在信里回忆着他们“幸运的相识”,重温着广州短促而甜蜜的“越秀山之恋”。wEa潇湘晨报网

  从众多书信的内容上看,刘玫当时是广州一个中等学校的学生。这是一位单纯、喜欢罗曼蒂克的少女,她自述喜爱朴素、自然,厌恶江南的“草长莺飞”和“满城飞絮”,喜欢勇敢、冒险的性格,崇拜“英雄式的人生”。wEa潇湘晨报网

  显然,在刘玫的心目中,李敦进就是一位“英雄般的人物”。李敦进是新一军一位湖南籍军官,1943年1月在印度接受美国军事顾问训练,之后随新一军入缅甸作战。1945年抗战胜利后,新一军驻扎在广州,在一次偶然的机缘中,李敦进与刘玫相识,李敦进立刻成为这位美丽多情的广州少女衷心崇拜的人物,随即两人陷入热恋之中。wEa潇湘晨报网

  然而,爱情带来的幸福与甜蜜却很短暂。1946年,新一军在喧嚣一时的“苏联侵占东北”的烟雾下,开到东北打内战,从此二人劳燕分飞,天各一方。wEa潇湘晨报网

  从鼓励“冒险的性格”到劝诫“友若能退军”wEa潇湘晨报网

  虽然远隔千里,但是这位南国少女对恋人依然保持着狂热的崇拜与爱恋,用频繁往来的两地书信寄托自己的情感。这位热情的少女,在情书中将自己的恋人称为“我最崇敬之友”。她鼓励他“创造英雄的人生”,甚至把自己比作“闺中少妇”,写出“宁教夫婿觅封侯”的句子来。wEa潇湘晨报网

  大概李敦进在给她的信中谈及他在东北身临目睹的实际情况,或所见所闻竟然和她在报刊常见的完全相反。她特别在一封信里,向他要求:“极盼望着您的动态!报章里所载都不真实,我不满意。就是粤中一般人,都不喜欢它了!”当时正是蒋介石在东北大打内战之后不久。尽管国民党大肆造谣,但她再没勇气鼓励恋人跳进内战的火坑了。来信中开始出现“神思不定”“心神不安”等字句。她开始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和谈”上。可她期待的“八月二十六日”并没有带来和平。她忍不住把内战带给她家的惨剧,告诉远在东北的情侣,并开始怨念这场战争。她计划着停战后该如何与“退伍还乡”的恋人会面,却不知道,在她一心期待着和平幸福的时候,这情书已遗弃在松花江畔的深雪里。wEa潇湘晨报网

  国民党军人内心独白:都是中国人有什么打头?wEa潇湘晨报网

  异地情侣之间的鸿雁传书往往既是给对方的嘘寒问暖,也是自我的喃喃自语。我们很遗憾,不能看到李敦进的内心独白,无法了解到他的内心世界。但是,在查阅资料时,记者找到了与李敦进同在东北的国民党军人日记。wEa潇湘晨报网

  新六军二十二师六十六团二连文书李涤生,1946年1月2日在日记中写道:“假如我们中国人仍不团结,仍旧内战,那真是危险极了。国际地位降低,自己不争气,自己都不能治理,还有余力帮助人家吗?物必先腐而后复生,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中国执政的先生们,再不要闹意见了!赶快趁此千载难逢之良机,团结一致,来建设一个富强康乐的新中国……”在他看来,内战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不但会影响到作为军人的他们,还会对整个国家民族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他向往的是“一个富强康乐”的新中国。wEa潇湘晨报网

  1946年2月,《辽东日报》还曾连续发表过东北民主联军于沙岭战役中的徐家屯战斗中缴获的日记。日记主人是国民党新六军二十二师六十四团九连排长陆中杰。wEa潇湘晨报网

  这位排长在日记中写道:“唉!又要打仗了,都是中国人有什么打头?天哪!还是和平了吧!爹妈听见这个消息不知要怎么着呢……想不到从遥远的南方开到这里挨冷受冻,结果还闹不和平,还自己打自己人,太伤脑筋了!”wEa潇湘晨报网

  在2月1日中国传统的农历除夕这天,这位从遥远的江南来到东北的年轻人,倍感思念父母。日记中的一句“每逢佳节倍思亲,现在也居然想起家来了,何时能得再团圆哪!爹妈!泪止不住了!”同是从南方去到东北的李敦进是否也有相同的感慨,是否也想念他的刘玫女友呢?wEa潇湘晨报网

  隔着历史的烟云,我们已无法核实李敦进的结局。他是在战场上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还是回到了家乡?或者,他与日夜思念他的刘玫女友终于在越秀山重逢,坐在中山纪念堂检阅台后喃喃而语?wEa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wEa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