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浏城桥和建湘路上的流年往事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丁蓉时间:2017-01-08 10:32:18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建湘路(上图)与浏城桥的老照片。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WLq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之前,沿着浏正街倾斜的街道一路向上东行,是个十字路口,再往前行便是浏城桥。此处曾是长沙历史上的东大门,也是通往浏阳的出城口。少时听老人们说,这里原来建有一座城门,叫浏阳门,二十年代市政当局修建环城马路,把城门拆除了。浏城桥实为铁路跨线桥,桥洞子下面是擦城而过的粤汉铁路即后来的京广铁路。WLq潇湘晨报网

  浏城桥的地理位置,按说是一半在城里一半在城外,但很是热闹,尽管有些杂乱。青砖砌成的桥身历经风雨侵蚀,青得发暗发黑,桥洞子上凿刻着“浏城桥”三个大字,桥下横亘着通达南北的铁轨,锃亮锃亮的。尤其是南来的列车缓缓驶入桥洞,车头扑哧扑哧地排放着蒸汽,前面走不远就进站了。蒸汽机车有节奏的铿锵声、汽笛声、弥漫在桥上的煤烟雾气,构成浏城桥上独有的景致风情。WLq潇湘晨报网

  浏城桥长不过二十米,但算上西东两头的连接路段也有个百来米了。往东的路是下行的陡坡,与东向的复兴街、东北向的文艺路、北向的新军路韭菜园和南向的胜利路,形成特有的五条道路扇形交汇。                        撰文/郑寿山WLq潇湘晨报网

  如果有在家门口买不到的东西办不成的事,立马就会想到浏城桥WLq潇湘晨报网

  浏城桥这百多米路上,酱园、日杂店、照相馆、肉店、粮店、副食品店、油货铺、药店、冷饮店、缝纫店……商业网点配套十分齐全。由于不是机动车主干道,云集了卖煎(jiàn)猪油、糖油粑粑、猪血白粒丸、臭豆腐、半成品杂烩以及修锁配钥匙、补锅换底、修鞋钉掌、修单车的摊点……几乎应有尽有。路的东口还有几处卖剁鱼的,再早些年还有一处给骡子和马钉掌与安装更换辔头的店子,为来往城乡的骡马车辆提供服务便利。那时候,居住在闹市区街巷的市民,如果有在家门口买不到的东西办不成的事,就立马想到浏城桥,“到浏城桥去唦”几乎是口头禅。WLq潇湘晨报网

  我在浏城桥附近鲇鱼套的私立“群智中学”读初一时,下午放学后时常特意到桥上看火车。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在路口子上踢小皮球,飞起的皮球恰恰击中一个小贩的鸡蛋篮子,小贩扣下皮球索赔,一数烂了八个鸡蛋,要赔四角钱。我们把各自的衣裤口袋翻个里朝天,也只凑了一角钱给小贩。僵持无奈之下,临街住户一热心妇女出面调解:拿出两角钱欲买下打烂蛋壳的鸡蛋,可小贩还是不依不饶,最后那妇女又加了五分钱,总算帮我们解了围。WLq潇湘晨报网

  好些时候放了学,几个同学就跑到桥下顺着铁路游逛,还学着电影《铁道游击队》里游击队战士的样子,趴下来用耳朵贴在铁轨上听,“判断”远处有没有火车过来。紧挨铁路两旁全是密密麻麻的棚户区,酷暑盛夏时节,住户都把桌椅竹床从屋里搬出来,放在沿铁路线两旁的自家屋前,习以为常地在隆隆驶过的火车声中吃饭纳凉。平时,人们都随意地在路基边来往行走,也没有听说出过什么事故。WLq潇湘晨报网

  六十年代最末一年,由于位于五里牌附近的长沙火车新站部分投入使用,浏城桥还成为市内新增加的公交车的必经之地——第9路公交车从五一路东南口的湖南旅社始发,经由车站路、浏城桥、文艺路、二里牌、袁家岭、五一延长线,终到站为火车新站。WLq潇湘晨报网

  从浏城桥西口至古稻田东口与工农桥对接处,这条马路是建湘路。此路中端西厢一条窄窄弯弯的小巷叫凤凰台,小巷马路对面就是建于六十年代后期,在那个时代颇具规模的长沙长途汽车客运东站。车站两边和马路对面有综合饮食店、包子铺和两三家旅社。而此前长沙河东的长途汽车站在小吴门邮局的北面,规模非常之小,长途客车的班次亦很少。WLq潇湘晨报网

  建湘路南端路口,西向的古稻田——一条坡度很陡的路,东向一条阡陌小道跨过没有管制道口的铁路,通往工农桥、识字岭,此处直到七十年代后期,建成一座当时很气派的双车道两旁人行道的市内跨铁路线桥,使建湘路连接人民路,往东出城有了坦荡大道。WLq潇湘晨报网

  回忆起来,旧时的城市基础设施、规模和城市面貌,完全不能和现在同日而语。WLq潇湘晨报网

  八十年代,得风气之先的浏城桥WLq潇湘晨报网

  改革开放初始,境内境外一些好的影片与歌曲流行,“造就”了最早的追星族。电视剧《上海滩》男主人公许文强及扮演者周润发、日本影片《追捕》中检察官杜丘及扮演者高仓健等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偶像。解放前三四十年代优秀歌曲和港澳台优秀歌曲的大量解禁,让出版印刷跟不上大众的迫切需求,那时还没有激光复印,于是街头巷尾就有了出售油印歌曲(用钢板刻好蜡纸,手动油印机印刷)的地摊。16开纸单页歌曲5分钱,购买者还真不少。浏城桥人流量大,非交通要道,成了摆这类地摊的好地方。有的地摊上还出售社会上广为流传的油印手抄本小说《一双绣花鞋》《归来》(定稿出版为《第二次握手》)。我那时算是刻钢板的业余“高手”。人们对文化层面的追求,开始上升到新的高度。WLq潇湘晨报网

  “开放搞活”的八、九十年代,浏城桥更是热闹非凡。记得长沙市最早一批路边饮食“大排档”,就起源于浏城桥西口到建湘路一带。那时宾馆酒楼寥寥可数,即便是为数不多的中小餐馆,对口袋还没有鼓起来的老百姓都是望而却步的“大雅之堂”,大排档于是顺理成章成为人们能够量力而行时常惠顾的地方。WLq潇湘晨报网

  八十年代初,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从封闭禁锢中走出来的人们,开始注重讲求物质享受。年轻人脱下身上的“蓝灰黑”,大胆地穿上猎装、风衣、喇叭裤、连衣裙、尖头皮鞋,戴上贴着商标的墨镜,提着“大三洋”(双卡)或“小三洋”(单卡)收录机,边走边放歌曲,引为一种“罗曼蒂克”与时尚。倘若几个时髦的满哥把开大音量的收录机往哪个排挡餐桌上一放,吆喝着点上几个菜,再从自带的军用水壶里倒上几杯啤酒,边吃边饮边哼歌,那不知道要吸引多少路人艳羡的目光。从来不曾享用过啤酒的长沙市民,在长沙啤酒厂建成投产后,有幸成为“液体面包”的最先受益者。起初,散装“白沙啤酒”只是夜晚在日益繁华起来的东塘广场销售。之后,一些大排挡也陆续有了装啤酒的封闭压力容器,供应散装啤酒了。WLq潇湘晨报网

  改革开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可喜变化,沿袭多年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三大件”,演变为“三转一响带咔嚓”: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三转)、收录机(一响)、照相机(咔嚓)。这些大件陆续进入寻常百姓家。再往后,被称为“新三大件”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继而“登堂入室”。那年,我买了一台“容声牌”电冰箱,借了辆人力三轮车到一处仓库提货,喊了两个人帮忙推上浏城桥的陡坡,前呼后拥地把冰箱运到家里。那时候购买大件家电,商家还没有送货上门的服务项目。WLq潇湘晨报网

  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在长沙市的城东和城南,相继催生出东塘、袁家岭、火车站、井湾子等诸多新的商圈。九十年代的第二年,伴随着穿城而过的京广铁路后期外迁拆除和南北通衢大道芙蓉路的规划修建,早已“无能为力”而成为交通瓶颈的浏城桥在爆破声中轰然倒下,取而代之的是飞跨芙蓉路,气势恢宏的现代化城市高架桥——解放中路高架桥。二十多年过去,如今各个年龄段的人,仍然习惯地深情地把它称为浏城桥。WLq潇湘晨报网

  见证了城市巨变的我们这一代人,已从青年走到老年。虽然还将继续老去,但往事仍会在一次次忆旧叙旧里闪回……WLq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