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半个山坡都是白色的柃花,再也见不到了”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丁蓉时间:2016-12-25 10:44:56

Wuq潇湘晨报网

  ▶经过多地迁徙,追花逐蜜之后,养蜂人取蜜的时刻,或是他们一年里最甜蜜的一段时光。组图/记者钱烨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12月16日,平江县吴妙军的蜂蜜铺收集的今年新割的冬蜜,结晶后雪白色。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喻晓杰打开自己的蜂箱,他公公是长寿镇饲养中蜂最年久的蜂农。 Wuq潇湘晨报网

Wuq潇湘晨报网

  梅仙镇石岭村邓格辉家饲养的中蜂,冬季晴日间仍有少量个体采蜜。Wuq潇湘晨报网

  “色、香、味俱全”,谈到冬桂蜜的品质,喻晓杰说,“浓度比别的蜜高,结晶后是雪白色的,可以用纸包,滴下来都是一层一层的,可惜都快绝产了。”Wuq潇湘晨报网

  平江县畜牧水产局分管蜜蜂养殖的吴妙军亦收购冬桂蜜,“颜色白,味道有清香味,透明度很高,是平江的一张名片”。但今年踏遍三省只收了200多斤,相比较上世纪90年代每年20吨的收购量已少之又少。Wuq潇湘晨报网

  相对于湖南充足的柃属植物资源,柃蜜的出路在哪里?Wuq潇湘晨报网

  撰文/记者钱烨Wuq潇湘晨报网

  邓格辉Wuq潇湘晨报网

  “200箱蜂,只收200斤冬蜜”Wuq潇湘晨报网

  对于今年已62岁的邓格辉来说,每年养蜂带来的收入成为家庭开支的主要支柱。他养了20多年中华蜜蜂(以下简称中蜂),与蜜蜂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只蜜蜂采没采到蜜,他从飞行方式就可以看得出来。Wuq潇湘晨报网

  “如果是重重地落在蜂箱入口处,肯定就采到蜜了。”邓格辉说。12月18日,在他家吃完午饭,我们登上他在石岭村放置蜂箱的山坡,所见40多箱蜂是减少繁殖脾后的越冬种群。他把200多箱蜂缩减到100箱,分别放置在两个地方。Wuq潇湘晨报网

  18日天气晴朗,中午气温逾过15℃。石岭村村民向有为把茶籽摊开在晒场上晾晒。他的院子里放置了邓格辉的六个蜂箱。邓格辉打开一个来观察,蜜蜂拥挤在一起,脾内温度因阳光的加热已相当舒适,一些工蜂个体嗡嗡的飞进飞出,向四周山体的柃属植物飞去,不过所获不多。Wuq潇湘晨报网

  邓格辉今年只收了200斤野桂花蜜。这200斤野桂花蜜是从另一个放置点摇的。那里野桂花树较多,中蜂获得的冬蜜也丰裕。邓格辉记得2008年60箱蜂子就可以收到3000多斤野桂花蜜,那个时候,每个强群土蜂可采10~20公斤野桂花蜜,与今年的局面不可同日而语。Wuq潇湘晨报网

  野桂花蜜的减少,让邓格辉增加了转场的时间。立春3月他把蜂箱拉到江西境内采集乌桕蜜,而后辗转平江县加义镇的芦头林场采集山里的五倍子、半枫荷的花蜜。18日上午,在邓格辉的家里仍剩余500多斤乌桕蜜,与野桂花蜜比较起来,颜色深沉,杂质多,且浓度较稀。Wuq潇湘晨报网

  乌桕蜜不会结晶,产量也比野桂花蜜高。每年3月它们的葇荑花序打开后,都会招引大量的中蜂为其传粉。乌桕是南方乡土树种,与北方平原上广泛生长的槐树、椴树类似,不过其花蜜却远不如上述两种出名,所以价格也低。Wuq潇湘晨报网

  18日中午,加义镇蜂蜜贩子刘大喜从邓格辉手里兑了200斤乌桕蜜。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一人负责养蜂,一人负责兜售。刘大喜说,平江土蜂蜜虽然品种多、质量好,但一直卖不起价。农民出身的他不会用电脑开网店,也想不到别的手段推广这里的土蜂蜜。但他坚持认为平江土蜂比意蜂采的油菜蜜、槐花蜜要好,特别是冬季的野桂花蜜,是蜂蜜之冠,只是近年越来越难收购。Wuq潇湘晨报网

  喻晓杰Wuq潇湘晨报网

  “也许明年是流蜜大年,也许一样收不到”Wuq潇湘晨报网

  对于野桂花蜜的减少,喻晓杰有自己的合理猜测。她认为是大小年的原因。不过从她父亲起养蜂几十年的经验,这种有节奏的间隔时间一般较短。如上世纪70年代,在其父吴松华的记忆里,几乎每年冬季野桂花都会流蜜。上世纪90年代后大约间隔一到两年流蜜。而进入21世纪初,野桂花流蜜的间隔明显延长,流蜜的时间也在缩短。Wuq潇湘晨报网

  从宏观上来猜测,吴松华认为是幕阜山、罗霄山脉多年的造林有关。特别是林场经济刺激下的杉木种植业,几乎完全改变了幕阜山脉的森林景观,以前常见的大型常绿乔木变得稀疏,乡土树种乌桕、苦楝、锥栗等都难看到了。整齐的杉木林遮蔽了阳光向林下地表的照射时间,灌木林难以成活,这其中包括了喜欢生在林缘的野桂花。Wuq潇湘晨报网

  也许每一个饲养中蜂的蜂农,对气候的变化都是一样的敏感。12月20日,抵达喻晓杰放置蜂箱的南桥乡时,大雾笼罩了这片山岭。空气中的湿气很大,喻晓杰说一入冬季南桥就是这种天气,阳光在驱散这些雾气之前,土蜂只能呆在蜂箱里靠震动翅膀取暖。Wuq潇湘晨报网

  在进山之前,喻晓杰与丈夫吴有君在长寿镇富强养殖合作社内讨论今年蜂蜜的产量。长寿镇是平江蜂农最集中的地方,仅200箱以上的大户就有20多户。他们每年集群在广西的铜鼓县至平江县两地迁徙,更换蜜源,追花逐蜜,有时1000多箱土蜂集中在一处蜜源下集体采蜜,彼此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Wuq潇湘晨报网

  20日上午,合作社来了六个人,会长是何庆生,一个矮壮的中年男人,他也在南桥乡养蜂。主要向外出售乌桕与半枫荷蜜。年纪较大的常建国在长寿镇10公里之外放了40多箱土蜂,他说长寿镇因地处两省交界,野生蜜源丰富,尤其是野桂花蜜,贮存量惊人。Wuq潇湘晨报网

  “但这个花太娇贵了。”常建国叹道。Wuq潇湘晨报网

  坐在对面的喻晓杰抢过话来,说野桂花是富贵花,花期遇风雨,就不流蜜了。Wuq潇湘晨报网

  “野桂花蜜是好糖。”常建国接道,“它的浓度高,存放时间长,尤其是结晶后,像猪油一样。”Wuq潇湘晨报网

  “还可以用纸包着咧”,喻晓杰打个比方说,“滴下来都是一层一层的。”Wuq潇湘晨报网

  无论是色香味,在喻晓杰眼里,野桂花蜜都是最好的。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是夏秋之际的百花蜜,但野桂花蜜的连年减产,又以物以稀为贵了。Wuq潇湘晨报网

  “不知道什么原因”,喻晓杰说,“我们已经七八年没有收割到野桂花蜜了。”按照她的推测,即使是大小年的花期,时隔7年,明年也许将是流蜜的丰收年份,因为上一次野桂花蜜丰产是在2008年,那一年南桥几乎每户大户蜂农都割了一两吨的野桂花蜜。Wuq潇湘晨报网

  “但是老天的事谁又说得准呢”,喻晓杰又反口说,“也许明年跟今年一样一斤都割不到。”Wuq潇湘晨报网

  吃过饭,我们开车到南桥乡去看她放置的蜂箱。200多箱分置在了两处。一处位于草丛,周围是片荒山,蜂箱的周围有含苞待放的春桂。喻晓杰折断了一根,指着说:“喏,还没开花。”Wuq潇湘晨报网

  但天气稍微转暖,一些提前开放的信花就会绽放,喻晓杰喜欢这些提前开花的信花。她可以根据信花的数量来判断春桂集中开放的时间。Wuq潇湘晨报网

  对于春桂来说这是一种对气候的试探,而对喻晓杰来说,这是掌握春桂绽放、刺激蜂巢繁殖的前兆。Wuq潇湘晨报网

  喻晓杰剩下的大部分蜂箱摆在南桥乡公路上。她在公路边修了一栋房子,屋内还没装修。老屋坐落在斜坡上一块平地,面对着幕阜山的沟壑,从公路上走过去要花10分钟的时间。Wuq潇湘晨报网

  途中闻见翅柃隐隐的香味。连接公路与老屋的2公里路程,我们花了点时间仔细甄别了灌木中的柃属植物。没开花的春桂在雨雾中探出头,而处于花季末尾的冬桂已难找到花絮。Wuq潇湘晨报网

  与梅仙镇邓格辉所处的石岭村蜂场一样,南桥乡是平江县公认的野桂花集中地。得益于山路偏远的原因,林下灌木长势良好,走不多远就可见到一棵棵柃树含苞待放,而秋桂已经结了种子。林中尚能找到拔葜、悬钩子等爬藤秋季的果实,暗红色的果实与云雾缭绕的树林组成冬日间令人心动的景观。Wuq潇湘晨报网

  坐在喻晓杰与父亲居住的老房子里,品尝吴松华秋日丰收的五倍子蜜,这也许是南桥乡的蜂农在一年结束时最甜蜜的一段时光。Wuq潇湘晨报网

  吴妙军Wuq潇湘晨报网

  “打霜期延迟了,以前夜间收蜜头发都染白了”Wuq潇湘晨报网

  关于野桂花蜜的减产,吴妙军有个直观的印象。他在平江县畜牧水产局分管蜜蜂养殖,也在街道上开了一家野桂花直销店。12月16日上午,坐在平江县畜牧水产局办公室内,吴妙军也在感叹今年收购冬蜜的事。Wuq潇湘晨报网

  “跑到湖北、江西才拉回300多斤野桂花蜜”,熟知湘赣鄂边界柃蜜生产的吴妙军说。他以前有过打造平江县柃蜜销售平台的想法,但受制于柃蜜产品的紧缺,一直未能实现。Wuq潇湘晨报网

  “去年野桂花只流了两天蜜。”吴妙军叹道,“今年流蜜期又都在下雨。”两年来,从收购渠道来看,平江大小300多户蜂农柃蜜几乎绝产。Wuq潇湘晨报网

  吴妙军曾在1993年收购20多吨柃蜜,到了2000年一度收购100多吨。平江县收购的柃蜜远销武汉、南昌,且口碑甚好。而自2008年后,柃蜜的产量每况愈下,甚至到了年年绝收的地步。Wuq潇湘晨报网

  吴妙军说,平江县是最早布局生产柃蜜的山区之一。早在1983年,省农业厅就在平江县进行开发试点。1987年,农业部和湖南省又联合在平江县建设商品蜜生产基地。同年将浏阳、临湘、攸县三个柃蜜商品生产基地。经过几年的发展,到1991年,上述基地县生产柃蜜544吨,比建基地前增长64.5%。其中生产柃蜜315吨。Wuq潇湘晨报网

  平江柃蜜的出名是在1990年。著名学者徐万林教授亲自深入平江县普查蜜源,将平江县的山桂花蜜源编入《中国蜜粉源植物》,通过徐万林教授图文并茂的介绍,平江山桂花蜂蜜逐渐走出大山,闻名全国。Wuq潇湘晨报网

  据吴妙军调查,平江县目前登记在册的养蜂户达386户,其中50群以上养蜂户239户,100群以上养蜂户23户。在蜜源好的年份全县全年产蜜900多吨,即使蜜源不好的年份每年也可产蜜近600吨。不过这其中绝大多数是乌桕蜜、半枫荷蜜或五倍子蜜。柃蜜的产量仍然是块短板。Wuq潇湘晨报网

  16日中午,在吴妙军的蜂蜜店里,我们品尝了今年新收割的野桂花蜜。吴妙军打开了一桶,用汤匙递过来让我品尝。入口后果然有股清香,但又极淡,很快轮为浓郁的甜。品尝的柃蜜收购自湖北省崇阳县,纯度相对较高,颜色接近白色,透明度好。而旁边一桶槐花蜜来自山东,颜色及口味都不可及。Wuq潇湘晨报网

  吴妙军认为柃蜜的优质在于冬季农药污染较少,且湿度低,蜜蜂酿蜜自然浓度较高。且无其他蜜源混杂,口味上保存了蜜源植物最大的本味。Wuq潇湘晨报网

  相比上世纪90年代,柃蜜近年接连减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吴妙军认为是气候变化的结果。多年与蜂农打交道,吴妙军对柃属植物流蜜期的气候条件很熟稔。Wuq潇湘晨报网

  “要昼夜温差大,最好是霜期。”吴妙军说,“农村有句老话,晚上越冷,白天越热嘛。”Wuq潇湘晨报网

  昼夜温差大可刺激柃属流蜜,而流蜜期间连续数个晴日则保证了柃属流蜜的时间,给中蜂采蜜的机会也就增多。Wuq潇湘晨报网

  “其实,中华蜜蜂采蜜不需要多久。”吴妙军封上蜜桶时说,“例如今天的天气就很好,中午太阳浓烈时,给一群小蜜蜂两个小时的时间,它就可以采10多斤的柃蜜回来。”不过采蜜能力再强,天气不给力,中蜂也只能窝在蜂箱里。Wuq潇湘晨报网

  “最近几年柃属开花时,总是小雨天气。”吴妙军说。雨水不但可以稀释柃属的花蜜,云层也缩减了昼夜温差,柃属植物也难流出蜜来。Wuq潇湘晨报网

  经历了20多年的收蜜生涯,吴妙军觉得,湘赣边界进入霜期的时间明显延迟。他记得上世纪90年代去收柃蜜时,柃蜜丰产时期,运几天都运不完。时常工作到半夜,而夜间起霜后,头发都染白了。而最近几年,霜期往往要等到12月底。Wuq潇湘晨报网

  霜期与柃属流蜜期的失之交臂可能是柃蜜采集困难的主要原因。当然11月底的多雨天气又加重了这一因素。Wuq潇湘晨报网

  “也许这两种因素都是由于气候变暖引起的”,吴妙军坦言,“差别可能就在几度之间”。但没有权威的研究之前,谁也难以下定论。Wuq潇湘晨报网

  自然体系对于气候的改变非常敏感,仿佛那句著名的言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Wuq潇湘晨报网

  手记Wuq潇湘晨报网

  那口甜而清香的柃蜜以后可能吃不到了Wuq潇湘晨报网

  “蜜蜂真是神奇的动物。”与蜂蜜打交道多年的吴妙军说,它们稳定的社会结构、与蜜源植物建立的亲密关系,始终让人匪夷所思。只有达尔文知道大自然是厌恶永恒的自花传粉的,是她创造了蜜蜂并使其与花瓣结下永恒的友谊。Wuq潇湘晨报网

  蜜蜂们在狭小的树洞中构筑出自己稳固的六角形蜂巢社会时,人类可能还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所以我们应该给予它们的工作以足够的尊重,尤其在气温凛冽的寒冬,也许你呆在空调房间里,而它们只能依靠翅膀扇动保持温暖。Wuq潇湘晨报网

  听说一只工蜂制造1克蜂蜜,需要采集1500~1600朵花;采集1公斤花蜜,要飞行50万~60万次。而对于本期注重探讨的柃蜜,可以确信的是,减产与蜜蜂的辛劳无关。背后隐隐浮现的又是老生常谈的气候变化、全球变暖。Wuq潇湘晨报网

  也许亚马逊河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的传说是真的。环环紧扣的自然系统,打个喷嚏,就可影响长江南岸幕阜山区数百个蜂农冬季的集体收入。我想说,原来具体而微的环境变迁从来都不是默默无闻的。在同一个天空下生存的有机整体,彼此联系的紧密可能超乎大众的想象。Wuq潇湘晨报网

  就像那口甜而清香的柃蜜,以后可能真的吃不到了。那罪魁祸首又怪谁呢?Wuq潇湘晨报网

  多年减产的柃蜜出路在哪?Wuq潇湘晨报网

  不仅是雨季的延迟导致柃蜜减产,秋末冬初的干旱也会导致柃蜜减产。平江县畜牧水产局早在1979年柃蜜减产记录中已注意到这点。江西省赣州市农粮局的龚文广对赣南数十个蜂农的柃蜜调查报告也详尽地描述到柃蜜的采收难度。Wuq潇湘晨报网

  泌蜜对温度要求不高,就是一夜经过轻霜冻,天亮日出天暖,仍能流蜜。但霜冻来得早,花期缩短,则影响蜜蜂采集。野桂花蜜源开花前期,干燥不下雨,泌蜜就差。而待开花盛期来到,雨水多,野桂花就开不了,开了也是有花无蜜。所以管理中蜂采集柃蜜是项费时费力的系统工程。Wuq潇湘晨报网

  对于柃蜜的多年减产,曾就读福建农学院蜜蜂养殖专业、现在湖南农业大学植保学院的刘进军也注意到了。11月22日,在湖南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楼里,这位注视着中蜂养殖多年的蜜蜂专家叹道,上世纪90年代在浏阳调查柃蜜时,记得冬季半个山坡都是白色的柃花,中蜂就在耳朵前嗡嗡叫,清晰可闻,那种场面,现在再也见不到了。Wuq潇湘晨报网

  刘进军认为,柃属植物的减少是柃蜜产量降低的直接原因。“柃木很好烧,它油性大,即使是湿柴,都不影响燃烧。”刘进军说。所以很多不养蜂的村民就以此灌木为炭柴,导致浏阳、平江一带柃属植物大面积减少。Wuq潇湘晨报网

  对于气候变化,刘进军认为系统的环境监测也可以分析出最终结论。但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目前蜂农对中蜂的管理仍然需要科学的改进,怎样最大限度采集柃蜜,是需要一套标准的养蜂流程才可以实现的。Wuq潇湘晨报网

  根据蜂农经验,为了采集野桂花蜜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在野桂花流蜜期前,即9月初就要开始培育采集适龄蜂,给蜂群调入新脾,做好保温,进行奖励饲喂。野桂花流蜜期前一星期,在3箱为一组的蜂群中选一群为采蜜群,将其余两群的封盖子脾集中到采蜜群,同时将采蜜群的虫卵脾调到其余两群中。在开始一到两天,将不作采蜜群的两箱搬走,让采集蜂集中到采蜜群内,达到强群取蜜。但要特别注意,留足饲料蜜,以蜂群不需要饲喂而正常越冬为最佳。Wuq潇湘晨报网

  平江县畜牧水产局分管蜜蜂养殖的吴妙军也认为,提高柃蜜产量,除了靠天吃饭,也要在各乡镇均由协会出面协调组织成立一到两个养蜂专业合作社,各乡镇所有蜂农与合作社挂起钩来实行层层管理,做好技术服务和资源整合等各项工作。蜂业管理站根据各乡镇摸底上报的蜂农摸底情况按乡镇、规模大小等各项信息建立完善的档案数据库,建立专项信息服务平台与各乡镇养蜂专业合作社联网及时发布技术服务信息;根据天气预测的信息来决定全县各地蜜源各时期分布情况和开花期采蜜时间安排。Wuq潇湘晨报网

  南北中国的优质蜂蜜,你喜欢哪种?Wuq潇湘晨报网

  椴树蜜:是我国东北特有蜜种.也是很好的森林蜜,来自椴树花。椴树是椴树科的落叶乔木.我国有30多种,分布于全国各地,其中糠椴(又称大叶椴)和紫椴(又称小叶椴)大量分布在我国黑龙江和吉林两省林区.黑龙江和吉林是我国椴树蜜的主要生产基地。椴树蜜颜色为浅琥珀色,香味浓郁,容易结晶,结晶后蜜洁白细腻。Wuq潇湘晨报网

  槐花蜜:春季蜜种,是蜜蜂从豆科落叶乔木刺槐花上采集的。长江以北广泛分布,其中黄河中下游各省最多。色泽淡白透明,不易结晶;结晶后呈细腻的油脂状。Wuq潇湘晨报网

  鹅掌柴蜜:又称鸭脚木蜜,为华南地区冬季采集的蜂蜜。为结晶蜂蜜。色泽为浅琥珀色,透明度差,较易结晶。龙眼蜜:南方特有的蜜种,来自无患子科果树龙眼。龙眼是我国热带、亚热带地区重要果树蜜源,福建最多,可生产龙眼蜜。龙眼蜜色泽淡黄,具有龙眼的香气,滋味纯甜。Wuq潇湘晨报网

  柃蜜:又称山桂花蜜、野桂花蜜,属于稀有蜜种,采自柃树的花蜜。柃是山茶科柃属植物。为常绿灌木.冬季开花泌蜜。柃属植物多分布在长江流域及以南各省广大丘陵山区。香气馥郁,味道清甜,颜色水白透明。Wuq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