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京师大学堂毕业的官三代让长沙1931年有了火警电话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叶岱时间:2016-12-24 12:40:24

  劳子卫(约1878—1933)本名劳远葆,字子卫,自号燕客,长沙市南郊农村人,他是晚清云贵总督劳崇光的孙子。劳子卫年轻时就读于北京京师大学堂,他天资聪慧,琴棋书画,无所不通。ZD4潇湘晨报网

  这样一位名门之后,却为何选择了艰苦的消防工作?辛亥革命前夕,劳子卫从北京回到长沙,湖南巡警道道台衙门的官员找到他,希望他出面筹办长沙的消防队。在此之前,长沙没有官方消防组织,也没有专职消防人员。那时候长沙老百姓大多住木板房,一旦失火,顷刻就是一条街半条街“火烧连营”。劳子卫从小在长沙长大,常目睹长沙老百姓因“火”之苦,他毅然答应了道台衙门。ZD4潇湘晨报网

  辛亥革命之后,朝廷不存在了,但劳子卫并没受“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影响,他一心要为长沙的老百姓减轻一些火灾的痛苦。                 ZD4潇湘晨报网

  凿消防公井,装消防报警电话ZD4潇湘晨报网

  经过一段实践,劳子卫悟出一个道理,像长沙这种城市的消防,绝非是一两支救火队能解决的,必须动员全市民众参与,组建一个群防群救的消防网络。但他这个思路,在警局内得不到支持,于是他开始着手组织民间义勇消防队。ZD4潇湘晨报网

  他一条街一条街去游说,先说动士绅资本家出钱,再招募青壮组成义勇消防队。劳子卫将全市的消防力量编成三个常备队,一队常驻皇殿坪,二队常驻三公祠,三队常驻天妃宫。常备消防队员管伙食,有一点基本工资,由政府在老百姓缴纳的“消防捐”中列支。各街道办的义勇消防队,平时不发工资,只有参加救火行动后,才发一份出勤补助,由各街道的士绅出钱。为了节省开支,长沙市大大小小的寺庙,都成了义勇消防队办公、值勤和存放救火工具的场所。劳子卫自任长沙市义勇消防队总队长。民国时期的长沙市公安局任命劳子卫为全市消防总督察、总指挥。ZD4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二十年代,长沙尚无自来水,水井也是私井居多,井浅水量少,汲水很不方便。劳子卫带领专家们逐街逐巷勘察察,定出井位,说服政府出钱,民众集资,加凿消防公井,仅从1925年到1928年,三年内全市就增加消防公井500口。劳子卫将这些公井统一编号订牌,并绘制了就近取水的线路图。ZD4潇湘晨报网

  1930年,劳子卫又为全市义勇消防人员统一着装。消防制服为深蓝色上衣,深黄色马裤,钢盔帽;各级指挥员为大盖帽,帽子上有一道浅绿色绫边。所有人员的制服衣领上,均有“消防”二字。ZD4潇湘晨报网

  1931年,劳子卫给全市31个民间义勇消防队都装配了电话,他把这些电话号码印成一个表,分发给全市各商铺和居民户,以方便大家发现火险就能及时报警。ZD4潇湘晨报网

  劳子卫在公布这些义勇电话的同时,内部还明确了分街区救火的原则,即火警发生在哪条街上,就近的几个义勇队出动救火;稍远的义勇队观火势及扑灭进展再决定是否出动;其他更远的又不在这个防区的义勇队则可以不动。这样,火场上不至于人员堵塞,也留足了万一发生第二处火警的预备队。ZD4潇湘晨报网

  蹊跷火灾,不法商人放火骗保ZD4潇湘晨报网

  劳子卫这些消防措施应该说都是非常切实可行的,但长沙的火警发生频率却越来越高。ZD4潇湘晨报网

  仅仅在1932年的11月22日这一天,就发生了四起大火。ZD4潇湘晨报网

  1932年11月22日,中六铺街16号清晨5时失火,烧毁房屋九栋,13户居民受灾。青石桥美利长百货店清晨6时失火,因多佛寺消防义勇队隔得很近,扑救及时,四邻幸免于难。上午10时30分,平浪宫1号育群学校失火,烧掉寝室教室多间。傍晚7时许,中山东路南天阜药局失火,烧掉李三茂粮食行、吴恒泰酱园等铺屋门面二十六间。这次火灾,还殃及到湖南省主席何键的公馆。事后,何键专门慰问了义勇消防队员,说“若非你们奋勇救火,我家就难以保全”。ZD4潇湘晨报网

  频繁失火有入冬失火之故,也有保险公司推出火灾保险“帮倒忙”之嫌。有不法商人眼看着生意亏本,便将店里的财产到保险公司去投了高额火险,再于人鬼不知的时候,烧出一把大火。那几年放火图赔骗保的事,报纸上一年中要曝光好几起,有的还将事主判了刑。上面提到的中六铺街的火灾、青石桥美利长的火灾,都烧得蹊跷,也都在媒体曝光之列。ZD4潇湘晨报网

  像这样一夕数惊,使劳子卫身心疲惫。他早年在救火时跌伤了一条腿,50岁后,一口牙齿就全部掉光,落下一个外号“劳二婆婆”,每次只能瘪着嘴在火灾现场声嘶力竭地指挥大家怎样断火路,怎样使水龙。ZD4潇湘晨报网

  勤劳廿载,送葬队伍延绵一两里ZD4潇湘晨报网

  1933年8月8日,劳子卫在三公祠义勇救火常备二队的驻地因病去世。ZD4潇湘晨报网

  劳子卫去世后,当时的湖南省主席何键题了“勤事留思”四个字的匾,并派民政厅长曹伯闻代表他到灵堂祭奠,赙赠了200块光洋作为他个人的奠仪。民政厅、财政厅、建设厅、教育厅的四位厅长,省政府各委员、处长,驻长部队的军、师长,长沙市各机关团体,各学校,各商会,各钱庄,各报馆,各大商店以及各区街绅缙都到灵堂行礼悼念。三天的祭奠时间,三公祠(今长沙市立一医院所在地)鞭炮锣鼓声不绝于耳,数以千计的花圈挽联祭幛挽词,一直摆到灵堂外面很远的街道两边。湖南省政府的挽联是“抱济世心肠,可许人间称义士;出民众水火,允宜祀享入乡贤”。长沙保安司令部的挽联是“摒弃荣利,其高谊可风,清洁一身,庶不愧文毅之后;捍御火灾,为全市造福,勤劳廿载,是谓有功德于民”。亚陆通讯社社长、著名记者黄性一的挽联是“广陵散绝流风歇;鹑火星沉惠泽长”。ZD4潇湘晨报网

  出殡那天,长沙市警察局派出警员70名,并命各警察分署每署再加派10名,一齐到三公祠通往南门口的沿途维持秩序。长沙市的各个消防义勇队队员们,统一着装,集体为劳子卫执绋。市内一些学校的师生,新闻工作者,戏剧演员都自制白花,佩戴胸前,前来为劳子卫送行,送葬的队伍延绵一两里路长。劳子卫灵枢经过的地方,街道两旁,老百姓都自发放鞭炮,设路祭,场面十分感人。ZD4潇湘晨报网

  文/江异ZD4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