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我还会PS哦”,100岁摄影师很忙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伍婷婷编辑: 叶岱时间:2016-12-24 11:57:10

5.jpg4A4潇湘晨报网

1975年,肖伯訚参与设计的湖南自制相机品牌“长岛牌”相机。4A4潇湘晨报网

10.jpg4A4潇湘晨报网

 肖伯訚给梅兰芳拍摄的正面照,被梅兰芳称为“最满意的照片”。4A4潇湘晨报网

11.jpg4A4潇湘晨报网

 1956年,梅兰芳来湖南大剧院演出《洛神》时的剧照。4A4潇湘晨报网

9.jpg4A4潇湘晨报网

 肖伯訚,1916年8月出生于长沙桂花井,现居于长沙岳民巷。国家一级摄影技师。抗战期间任职空军侦察员三年半,1956年到凯旋门工作,直至1976年退休。曾参与设计湖南省自创相机品牌“长岛牌”相机。在1986年研制出“贝卡牌”相机附件,可使相同的胶卷拍出144张照片,该发明同年申请国家专利。 4A4潇湘晨报网

  “去找凯旋门的老肖咯!”在1956年之后的长沙,每每有人要照相,旁人往往会说上这么一句。这位老肖,便是肖伯訚。4A4潇湘晨报网

  为什么拍照非得找老肖?翻开肖伯訚的一摞摞中、英、俄、日文笔记:空军侦察员,镜头里的梅兰芳、胡蝶,1964年一级摄影师证书,研发“长岛牌相机……这些如蒙太奇式的片段,让我们得以窥见一位“我并不觉得我有天赋,但是我不吝啬学习时间”的老人百年人生。4A4潇湘晨报网

  即便跨越了一个世纪,电脑、iPad、手机、数码相机……他似乎比年轻人更热衷这些电子产品。4A4潇湘晨报网

  面对“老”的疑惑,他笑着说:“我还会PS哦。”             4A4潇湘晨报网

  武汉会战,他航拍照片计算日军兵力4A4潇湘晨报网

  连续几个雨天,气温明显下降,走进长沙市岳麓区岳民巷新民学会旧址宿舍,见到了100岁的肖伯訚。他并不像其他老人那般围着火炉,而是拿着放大镜在客厅里看书。见到有人来访,他显得特别兴奋,反复说着自己有好多“特别”之处,吊足了大伙胃口。4A4潇湘晨报网

  客厅墙上挂着他10年前的照片,好似跟现在并无异样,白眉毛、白胡须,仍是精气神十足。“我的精气神可能跟我做过空军侦察员有关,那时候全国招收20个‘员’,长沙只有3个名额,我就考上了。”那是1937年,抗战爆发,空军侦察员奇缺,中国军队面向各地招收有照相技术的“士”和“员”(即普通士兵和技术官),“士”招40个,“员”招20个。当时在长沙参加“员”考试的有200多人,最后招了3人,肖伯訚就是其一。4A4潇湘晨报网

  “在此之前,我就是学摄影的,我16岁就进了长沙最大的裕新公司照相部当学徒,待了四年,后来又去了四明照相馆工作一年,有积累了。”肖伯訚称,成为空军侦察员是他区别于其他摄影师的第一个“特别”之处。4A4潇湘晨报网

  考上空军侦察员后,肖伯訚随军去了武昌南湖飞机场,那时的空军侦察员不仅负责在飞机上拍照片,拍回来的照片还要进行“判读”。“我们的摄影老师是意大利人,用的设备都是外国的,我用过美国相机K3B、F8以及苏联和日本产的相机。”怕我们不懂,肖伯訚特意翻出笔记本,写下一些相机名词。4A4潇湘晨报网

  航拍侦查照片跟普通照片有别,战场时刻变化,所以拍照也是上午拍了下午继续拍,再将这些照片画图,写成文字交给指挥官。肖伯訚记得日军侵犯武汉时,肖伯訚和其他空军侦察员将一整天拍的照片拼起来,把大山大河都手绘标注,再根据照片上的情况计算日军大约有多少兵力。“比如,我们有时候上午拍照时路上没有军车和行人,但下午去就发现军车和很多行人,这时候我们就立马手绘制图,再用药水洗照片,我们称之为漂白制图,还要计算,将这些写成文字汇报。”4A4潇湘晨报网

  1938年,肖伯訚调至成都空军太平寺机场。“不仅要拍照,还要汇总地图,有很多工序,拍照、冲洗照片、判读、漂白制图、拼图……”他记得有一回,根据他前后拍摄的照片,军事专家准确地判断出前夜进入此地的敌军人数和走向。4A4潇湘晨报网

  在重庆当空军侦察员期间,肖伯訚曾将80多张照片拼起来,用图纸做成一张1米多长,七八十厘米宽的重庆地图,“上面标注的信息都是我写的,用漂白制图的方式做出来,这张地图做了两份,一份交给了重庆防空司令部,另一张被挂在蒋介石的侍从室。”4A4潇湘晨报网

  梅兰芳、马连良、胡蝶……都是他镜头里常客4A4潇湘晨报网

  “去找凯旋门的老肖咯!”在1956年之后的长沙,每每有人要照相,旁人往往会说上这么一句。4A4潇湘晨报网

  特别是周末,有人甚至为了让肖伯訚拍张照片宁愿等上好几个小时。“他们说我拍照有纹理感,人的神态抓拍特别到位。”他的顾客也不局限于长沙市民,很多名人,如盖叫天、马连良、周信芳等京剧明星都找他拍照。4A4潇湘晨报网

  “那时候拍照片,为什么别人非来我这里拍不可,这是有原因的。”肖伯訚说得神秘,“在凯旋门时,我每个月工资93.5元,是长沙摄影界最高工资了。为什么工资高呢?因为我能为照相馆赚钱。那时候同行很多,但我的见识多,经验多,在军队做过,去过的地方也多,广东都待了好几年。”4A4潇湘晨报网

  肖伯訚认为自己的第二份“特别”是他的经历,他1941年从军队回到衡阳,1945年回到长沙,随后又辗转到了广州。这路上的几年里,他不断琢磨各种拍摄技巧。1948年底,他再次回到长沙,加入了华纳照相馆。到了1956年,长沙企业公私合营后,他所在的照相馆合并到凯旋门。肖伯訚觉得正是因为见识多、琢磨多,让他懂得如何去把握角度,懂得要照顾到拍照人的感受,跟拍照人交朋友,照相要在像与不像之间把握好度。而抛开拍照时间,他闲下来也是研究拍摄技巧,“我设计了旋转椅,全自动的那种,拍照可以多角度,这个设计图就是我自己一笔一画弄的。”4A4潇湘晨报网

  也正是1956年,梅兰芳来湖南剧院演出半个月,当时剧院经理来请肖伯訚拍照。“剧院有明星来都要做广告,照片很重要,我去后台跟梅兰芳讨论亮相时如何抓拍到位,他那场演的是《贵妃醉酒》,按我告诉他的方位、眼神亮相,拍出来的效果他很满意。”当时肖伯訚还给卸妆后的梅兰芳拍了张正面照,梅兰芳很是喜欢,他对肖伯訚说,“很多人给我拍过照,有很多照片,可我觉得都没这张好。”4A4潇湘晨报网

  后来梅兰芳在贵州、合肥等地演出时,特意请肖伯訚把那张正面照洗了两三百张寄过去,要送给当地观众。“他对我非常认可,那十多天时间,我算是他的御用摄影师,就连别人请他吃饭,他都会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同去。”4A4潇湘晨报网

  这张“最满意照片”的出炉也颇有点意味,1936年,梅兰芳第一次来长沙演出,肖伯訚记得那时他跟着大师傅也去了拍摄现场,负责打下手,没想到相隔20年后,他成了“师傅”。4A4潇湘晨报网

  除了拍摄京剧明星,胡蝶、田汉也曾是他镜头里的常客。“有幸的是,我还为来湖南视察的叶剑英拍过照,那是在省军区礼堂为叶剑英和7000名民兵拍的合影,照片有60英寸长、8英寸高,现在还挂在军区。”4A4潇湘晨报网

  研发相机附件,一卷胶卷能多拍108张照片4A4潇湘晨报网

  “我是一个并不聪明的人,但是看到什么我都想学。”肖伯訚转身走进房间,拿出一个小包和一堆笔记,给我们展示他的第三个特别之处。他将1935年到现在他搜集到的摄影资料和自己的心得体会都写进笔记。学摄影开始用的机器就是外国货,他心中始终有一团火,想做自己设计的相机品牌。4A4潇湘晨报网

  59岁那年,肖伯訚为了了解更为先进的日本照相设备,他开始学习日语,并不觉得自己年纪大就不能学外语了。也就在同年,长沙市电影机械配件厂、长沙市仪器厂和长沙市光学仪器三厂一起研发湖南省自主相机品牌,肖伯訚被调入这个研发团队,他此前所学正好全部用上。经过四个月的努力,1975年5月,他们设计的“长岛牌”相机试机成功。“这是一款新闻相机,有手柄,非常灵活简洁,我自主设计了防反相装置,比国内外反相装置相机更先进。”虽然“长岛牌”只有三台相机面世,但于肖伯訚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起点。4A4潇湘晨报网

  在退休后的十年时间里,他仍没闲着。看着120相机的每个胶卷只能拍36张照片,不经济实用,他开始着手研发附件。“那时拍一卷相片很不合算,胶卷要十多元,洗照片也要十多元,而且只有36张,我就想着为什么不能做个附件让相同的胶卷多拍点照片呢?”70岁那年,他研制出120相机的通用型135多功能附件“贝卡牌”。“只要装上这个附件并将其旋转,除拍摄常规的36张照片外,装上格板便可以拍出72张或者144张照片。”1986年,他为这项发明申请了专利。“这个附件只要20元,大大节约了成本。珠海的生产商生产了七八万个,还卖断货了。”4A4潇湘晨报网

  按理说,到了七八十岁高龄,应该闲下来了,可肖伯訚并没有停住脚步。4A4潇湘晨报网

  时隔专利申请三年后,73岁的他又设计出一台普及型超小相机,这种相机体积非常小,重量只有80克,整个相机成本不超过30元。“只可惜,这台相机没有投产,我自己保留的那台后来也散架了。”4A4潇湘晨报网

  “我并不觉得我有天赋,但是我不吝啬学习时间”4A4潇湘晨报网

  肖伯訚是个健谈的人,连着两三个小时的聊天,他根本不用歇气,碰到别人不懂的他就写下来,好似跟谁都没有代沟。大概,这也是他“特别人生”里的第四个“特别”吧。4A4潇湘晨报网

  跟着他走进房间,桌子上电脑、iPad、手机、数码相机,什么时髦的电子设备都有,他似乎比年轻人更热衷这些电子产品。“现在都用数码机、单反机了,后期的修图软件也很多,我还要跟年轻人同步,不然就‘落伍’了。”他看出我的疑惑,“我还会PS哦。”4A4潇湘晨报网

  随意翻开他近几年的笔记,中、英、俄、日文自由切换,字迹工整如印刷的书本般,只是外壳泛黄,显现出年代感。虽然如今已经100岁,英、俄、日语他还是运用自如。4A4潇湘晨报网

  “我出生在桂花井,小时候在一所教会学校上学,后又碰到意大利人当我的摄影老师,英语就这么学会的。”他的俄语则是他当空军侦察员时,苏联支援队跟他们一起抗日,学校专门开设一门俄语课,他还记得他们在机场执行任务,日军要轰炸机场的警铃大作,他用俄语大喊撤退,大家才坐上汽车离开的。4A4潇湘晨报网

  “我并不觉得我有天赋,但是我不吝啬学习时间,我要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我到哪里就学会了哪里的方言。”他在安徽、浙江、广东人等办的照相馆里工作过,又去过武汉、上海、宁波、四川等地,这些地方的方言都让他学会了。“记得我给胡蝶拍照,她说上海话,我就用上海话跟她交流,她还觉得我很特别。”4A4潇湘晨报网

  “别看老爷子一百岁了,他现在除了视力和听力不好外,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业界很多人还常来找他请教。”肖伯訚的保姆郑光秀指着那些笔记说道,肖伯訚最近十年虽然没再出去拍照,但是他常上网查资料,看书,做笔记,对各类摄影技术都有了解,又加上他懂多国语言,一些说明或者先进技术他时常还比别人先掌握。对来拜访请教的人,他也非常耐心地给人讲解,碰到业界有人摄影设备出问题,不管是哪国产品,他都能很快地修理好。就连他在湖南电影制片厂当摄影员的小儿子也时常会来跟他请教技术。4A4潇湘晨报网

  “我很多朋友都不在了,没有同龄人,但我仍然不孤独,我有很多要忙的,很多书要看,孩子们都已经退休,孙辈们工作也都不错,我没有负担。”肖伯訚指着笔记本里前不久写的一句话:“研究自然,顺从自然,听其自然”——这就是他的人生态度。4A4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伍婷婷4A4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