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火塘火箱火桶……你还记得这些烤火萌物吗?(2)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陈茜时间:2016-12-18 11:03:12
22u潇湘晨报网

  “怀孕了也叫怀烘笼子了”22u潇湘晨报网

  在新宁的乡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火柜、火桶、火盆、火箱。火柜是一个木制的方形无盖立体框,高约60厘米,底部放置盛火的圆形铁盆,中间用木质隔网隔开,四条边做得像凳子宽度,一个火柜可以容纳四五个人,现在越做越大,大的跟床一般大小;相比于火柜,火桶更像是凳子,可以随身携带,圆形中空,和凳子差不多高,一半被木头围挡起来,下方可放入一个火盆,上方半圆的位置刚好可以坐一个人,半圆面上打上三个洞,呈现出笑脸的模样;火箱更为小巧,一个20厘米左右的方盒子,一个提手,中间放置一个小的火钵。22u潇湘晨报网

  “烘笼子一般都是用竹子编制而成,有大有小,大的有一尺余,小的有七八寸不等,有的编成圆状,有的编成椭圆,中间放置一个瓦钵,用来装炭火。笼子的孔大都编成六角形图案,一端有个大孔,用于加炭。”经过刘华军的辨认,我们前一天在黄龙镇官塘村何善元家找到的“烘笼子”其实是火箱,烘笼子比火箱的历史更为久远,不易保存,在几天的寻找里,没能找到实物,只能从刘华军的描述里想见烘笼子的样子。22u潇湘晨报网

  “老人家带着烘笼子串门,把烘笼子放在衣服里,两手笼着,像个大肚子,所以,怀孕了也叫怀烘笼子了!”刘华军把手伸进衣服里,做出一个大肚子来,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说法渐渐演化成了风俗,结婚的时候,烘笼子必不可少。男方去女方接亲,男方的长辈就要提着烘笼子在家门口等候,“这个人必须是有儿有女、父母健在的有福之人”,等新娘到来,把烘笼子交给新娘,让新娘带入洞房,寓意来年“怀个烘笼子”。不过60岁的何善元在上世纪70年代结婚时,烘笼子的角色已被火桶替代,火柜则曾经是必不可少的嫁妆,尽管现在的嫁妆里已经没有了火柜的位置,现在不少嫁到外地的女子,还是会从家乡带上一个火柜。22u潇湘晨报网

  火和炭在中国被赋予了红红火火的美好含义,在与火有亲密关系的邵阳,自然就会生出了很多关于火的风俗来。除夕夜一直到初三,每天晚上要在炉灶烧上几炉旺火,将火盆、火柜、火桶装上炭,用灰覆盖好,让火保持到第二天,“第二天扒开灰,火依旧旺盛就代表来年红红火火。”刘华军等老一辈的人就显得更加庄重,不仅要保持火的旺盛,还会在堂屋郑重摆好桌凳,桌上摆好茶杯,庄重地将盛满炭的火盆放置在桌下,第二天来客人的时候扒开火盆的灰,“喝酒、聊天,一顿饭可以吃上四五个小时。”22u潇湘晨报网

  提着火桶上学,满教室烤红薯香味22u潇湘晨报网

  “这东西也就我们家有了。”12月6日下午,黄龙镇官塘乡何善元从自家的杂物堆里翻出了不多见的一个火箱,兴奋地用毛巾擦去灰尘,像是找到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以前我母亲用,我上学就提着这个火箱,儿子上学了儿子用。”何善元手中的火箱,已经传了三代。22u潇湘晨报网

  “我们班就我一个人提这种火箱,其他人要么提火桶,要么就直接拿个盆,用铁丝串起来,做个把手。”何善元的儿子何则同今年28岁,他上小学的时候,火箱已经很少。火箱用了两年,他也索性跟其他的男孩子一样,光提着一个盆上学,“女孩子才提火桶。”那时候,何则同每天下了课就到处找柴,趁着下课时间烧一炉火。“生火不用嘴吹的,提着把手挥舞,那样燃起来快。”挥舞火盆成了男孩子的游戏,也有技术不好的,将一盆火倾覆在身上,烧烂了衣服,“有时候烤火把鞋子烧了个洞。”何则同笑着回忆,这些儿时的顽皮都成了最美好的回忆。22u潇湘晨报网

  “烤红薯,烤糍粑,烤豌豆,满教室香味。”在邵阳隆回人胡庆红记忆中,伴随火箱、火桶记忆的是挥之不去的香味。他的学校离家比较远,每天早上父母会为他装上一炉炭,用灰盖实,在书包里放上几个糍粑或者红薯,是他的午饭。“上课烤东西,下了课就大家一起吃。”现在邵阳的农村已经几乎见不到提着火箱、火桶上学的孩子,“现在生活好了,教室不透风,衣服穿得厚,他们不需要火桶了。”提着火桶上学的时光停留在了80后的记忆里。22u潇湘晨报网

  火箱、火桶逐渐被放逐到农家的杂物间里,唯有火柜仍在坚守。但村庄里的年轻人已逐渐用电烤炉替代了火柜、火箱。“以前一家人围坐火柜,吃东西,聊天。现在即使火柜还在,还会一起烤火,但各玩各的手机。”73岁的刘华军感慨,“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不用火柜烤火了吧!”22u潇湘晨报网

  不过,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高桥镇小富村,54岁的村民漆小东满含骄傲地对我说,“2008年,冰冻灾害的时候,城里乡下都停电了,城里人都跑到乡下来过年了。”依靠原始方式取暖的乡村,远比城市能够适应严寒的冬天。22u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 唐兵兵22u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