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网络作家当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她是湖南第一个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赵颖慧编辑: 丁蓉时间:2016-12-17 10:14:00

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与她的书《苍灵渡》。图/记者赵颖慧pD5潇湘晨报网

  如今,与“向娟”这个名字联系最紧的一个词是“首位”。pD5潇湘晨报网

  “首位”一词存在于这样的语境中:全国首位获评高级职称、湖南首位获准加入中国作协、湖南首位当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的网络作家。pD5潇湘晨报网

  “首位”意味着此前没有,她是第一个,第一个接受荣耀,也第一个面对质疑,第一个打破疆界,也第一个面临挑战。pD5潇湘晨报网

  网络文学,这个一出生就被人们所诟病的领域,曾被人批评“99.99%都是垃圾”。如果在野的传统写作人士被划归为草班的话,向娟揶揄道,“我们连草班都不算,充其量也就是一堆乱糟糟的草根。”pD5潇湘晨报网

  当她站在“门外”时,“传统作家就好像是一群住在玻璃房里的人,而网络作家只能隔着玻璃观望。两者之间,隔着一道无形的屏障。”pD5潇湘晨报网

  2016年12月2日,网络文学的第18年,向娟网络文学创作的第11年。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曾创造出网络小说单本点击量30亿次的向娟,从一个“乱糟糟的草根”成为湖南首位当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的网络作家,掌声和质疑同在,“凭什么是她”?pD5潇湘晨报网

  她不恼,只说,“人家看到的都是首位、首位、首位,却并不知道这个首位有多艰难,我是怎样把那个玻璃房子敲出了缝隙,然后把它敲碎,再把脑袋伸进去,胳膊伸进去,腿伸进去……”撰文/本报记者赵颖慧pD5潇湘晨报网

  12月14日,这是向娟进入湖南省作协的一年零二天。推门走进挂着“创研室”名牌的办公室,她迎面送来一个剥好的橙子,笑着说,“快坐。”又迈开步子,张罗着倒茶。实际上,在一年零二天之前,她从事过多年的办公室工作,待客之礼自然是妥帖周到。pD5潇湘晨报网

  她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系着一条大红色围巾,皮肤白皙,画着精致的柳叶眉,涂着淡淡的口红,笑起来温婉。但一开口说话,没有一丝迟疑,透着一股干练。pD5潇湘晨报网

  走到今天,是她始料未及的。当她2005年,以“天下尘埃”的名字走进网络文学的世界时,不过只是想宣泄一种情绪,寻找一个逃避现实的掩体。pD5潇湘晨报网

  这一年是网络文学诞生的第七年,收费阅读刚刚开启,一千字仅有几分钱的回报。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的第一部网络小说《风吹向何方》一炮而红,成为当时该网站点击量最高的小说,单本点击有30亿次,成为早年的当红一线作家。pD5潇湘晨报网

  但她并不甘心,“自古英雄不问出处,写作之路却好像从一出身就分成了三六九等,科班的有种天生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在野的传统写作人士在业内划归为草班,我们连草班都不算,充其量也就是一堆乱糟糟的草根。”pD5潇湘晨报网

  更有甚者,2010年,一位著名作家语出惊人,“如果我拥有一项权力,我要消灭网络文学,网络文学99.99%是垃圾。”pD5潇湘晨报网

  “我承认网络作品良莠不齐”,但向娟却无法忍受人们将网络文学全部视为“垃圾”的指责,“大部分的网络作者,尤其是成名的网络作者对写作都是下过真功夫的。菜刀姓李为了写好《遍地狼烟》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写作准备;被网友列为‘中原五白’之一的梦入神机,为了写好《龙蛇演义》,不仅自己到处查找武术资料,还拜访武术名家,甚至在自己习武一年之后才开始动笔……”pD5潇湘晨报网

  然而,网络作家终究是弱势群体,因为没有话语权。她在《艰辛的自觉写作之路》一文中说,“传统作家抱怨文学话语权掌控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权威手里头,新人冒不了头,我们连抱怨都懒得抱怨,话语权跟我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pD5潇湘晨报网

  她抬头看传统作家,“就好像是一群住在玻璃房里的人,而网络作家只能隔着玻璃观望。两者之间,隔着一道无形的屏障。”pD5潇湘晨报网

  “网络作家只能隔着玻璃观望”pD5潇湘晨报网

  网络文学很快迎来了狂热的2007年,阅读收费声势盛大,各网站开始疯狂争夺读者,这时候编辑开始要求网络作者“加肉涉黄打擦边球”。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也收到了一个网站编辑类似的“暗示”和“建议”,“我很愤世嫉俗地把对话截图,交给网站总监投诉,然后我被雪藏了,打入了谷底。”pD5潇湘晨报网

  正是在此时,向娟开始思考写作的意义,“究竟是为钱写作,还是为文学而写作?”pD5潇湘晨报网

  最终,丈夫给了她一颗定心丸,“我们不缺那点钱,如果真是为了那点钱写作,这个世界的钱是赚不完,当时是为了什么写作,就为了什么写作。”pD5潇湘晨报网

  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网站索性不要求她赚钱,而是将她的作品推荐出去拿奖,“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跟一般的网络作家有了一条分水岭,他们在使劲赚钱的时候,我就在使劲奔奖。总共九部小说,七部得奖。”pD5潇湘晨报网

  不同路径的选择,直接改变了向娟的人生。pD5潇湘晨报网

  2013年,因为向娟作品的“不同流俗”,她被推荐进入鲁迅文学院第6期网络作家短训班学习。在这个学习班上,中国作协领导要同学们提建议,向娟最后一个发言,一口气提了七条。其中一条是“对于网络文学应给予单独的通道加入作协,尤其是入会条件审批应适应网络文学的标准,不要照搬传统文学的标准”。pD5潇湘晨报网

  这条建议在当年就实施了,向娟成为首个获益者,“我成了第一批通过单独通道进入中国作协的网络作家。”pD5潇湘晨报网

  “进入中国作协后,是否会觉得当初那个玻璃墙慢慢消失了?”我问。pD5潇湘晨报网

  “不,很艰难,很艰难,你会看到他们在玻璃房子里头,很透明,你就是过不去。”她答。pD5潇湘晨报网

  “你已经进入了,还有什么隔阂?”我追问。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顿了顿,说起一个细节。一次参加一个作家会议,大家轮流做自我介绍。“我是最后一个,我说,大家好,我是网络作家天下尘埃。”当时介绍完,没有任何异样。pD5潇湘晨报网

  “坐下后,身边的老师用脚踢了我一下说,‘以后,介绍自己的时候,作家就作家,不要说自己是网络作家’。他是善意的提醒,但听了之后,心中真是五味杂陈。”pD5潇湘晨报网

  “在那些活动上,你会觉得文学圈还是很讲资历,你属于新进的人员,没有资历,你从事的行业原属于他们看不起的行业,他们会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误导或者成见在里面,当你要跟他们沟通,可能已经是低姿态,但还要采取更低的姿态。”pD5潇湘晨报网

  “作家就作家,不要说自己是网络作家”pD5潇湘晨报网

  “想要网络文学有地位,我必须取得话语权”pD5潇湘晨报网

  2014年4月,对于向娟来说,出现了第二个标志性事件。中国作协开展全国网络文学发展情况调研。没有任何人要求,“仅仅因为对网络文学的热爱,我牺牲了两个月时间,写了一个一万多字的调研报告。”pD5潇湘晨报网

  在报告的结尾,她说,“一个正常的文学生态应该是有层次的,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精英并非生而为精英,必然要经过草根的积累和蜕变……”pD5潇湘晨报网

  从这之后,向娟开始思考,“要让传统文学了解网络文学,要让网络文学主动接近传统文学,这个中间必须有一个桥梁,必须有人先走出这一步。”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决定先让自己成为一座桥梁。pD5潇湘晨报网

  她把网络文学先放下来,转型传统文学,写了一个短篇小说《囚心》,发在了《人民文学》上。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一部作品,代表着传统文学界对作品的肯定。pD5潇湘晨报网

  “我就想证明,并不是所有网络作家的作品都是没有品质的,并不是所有网络作家都是为了钱写作。”向娟说。pD5潇湘晨报网

  即使如此,她感到仍不够,“想要网络文学有地位,我必须取得话语权。要想让自己的话在传统文学圈有分量,那么就要让自己在传统文学圈有地位。”pD5潇湘晨报网

  2014年,向娟申报了文学二级(副高职称),“这在全国网络文学圈中我肯定是第一个,但我没想到我能过。”pD5潇湘晨报网

  后来,向娟得知,“通过评定完完全全依靠的是传统文学的成绩,比如出版书籍,在大刊上发表的文章作品,作为网络作家,我再次感到五味杂陈。”pD5潇湘晨报网

  然而,“副高职称的获得,我的身份真正变成了一座桥梁。”“很多传统文学作家会主动接近你,过来问你,网络文学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平时是怎么创作的?”交谈、对话后,向娟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成见,成见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深。问题的关键是他们不了解你,当了解后,他们会渐渐改变这个成见,会愿意接近你。”pD5潇湘晨报网

  她想,“如果不是我一个人作为一个桥梁,而是一个群体能够搭建一个桥梁,也许这个界限就会消弭掉。”pD5潇湘晨报网

  融解和松动已经出现。近几年,中国作家协会的大门渐渐打开,吸收优秀的网络作家进入作家协会成为会员,今年,官方数据显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共10773名,网络作家和自由撰稿人等新兴文学群体占13%。pD5潇湘晨报网

  “我走一条别的路出来,让你们看见”pD5潇湘晨报网

  然而,问题却来了。pD5潇湘晨报网

  当向娟慢慢在传统文学圈站稳脚跟,网络作家的质疑紧跟而来。pD5潇湘晨报网

  “好好挣钱,干嘛非得在传统文学圈掺和?”“莫非,你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pD5潇湘晨报网

  包括此次当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有人会说,“她怎么能代表我们网络作家,她两头混,两头得乖,两头得便宜。”pD5潇湘晨报网

  质疑声尖锐,向娟语气平静,“他们觉得我是一个走捷径的人。”pD5潇湘晨报网

  “那你会怎么想?”我问。pD5潇湘晨报网

  “我无所谓,他们对我提出质疑的时候,我不反驳,不争辩,我就是沉默。”她说。pD5潇湘晨报网

  “我的确不能代表他们,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们,但同时我也理解他们,我只想说,有人只看到了太阳光辉的一面,并没有看到身后的黑暗,当我走出这一步的时候,经过了多少艰难。人们看到的是首位,但并不知道这个首位有多艰难,我是怎样把那个玻璃房敲出了缝隙,然后再把脑袋伸进去,胳膊伸进去,腿伸进去。然后当我把那一面玻璃全部敲碎了,大家可以哗啦啦进去的时候,有人却开始攻击我。”pD5潇湘晨报网

  她说得眼圈开始发红,“我改变不了别人,赚钱无可厚非,但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人们,除了赚钱,也有其他路可走。就像许多网络作家当初选择文学一样,因为有文学的初心,才选择文学。有人走上了商业化,也许是看不到一条别的路,那么,我走一条别的路出来,让你们看见。”pD5潇湘晨报网

  然而,这条走在传统文学圈与网络文学圈之间的路,很艰辛,“有时候被两头捧,有时候被两头挤,网络文学的人会说,你没点击量;传统文学的人又会说,你得过那么多网络奖,但是你又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文学大奖……”pD5潇湘晨报网

  但向娟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网络终将要进入文学,文学终将要借助网络这个平台。”pD5潇湘晨报网

  她珍视自己的作家身份,“以后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的界限肯定消除,但网络文学出现和兴起的第一代网络作家,应该承担起时代使命、文学使命,做一个文学的摆渡者,比如引导传统作家如何使用新媒体,与传统作家信息平台共享,通过读者粉丝效应推介传统文学精品……而同时,传统作家也可以进入网络文学当中,发布作品促进网络作品的整体品质提升,通过每个人的努力,通过每一个具体写作行为,让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互相辉映,成就一个文学的新时代,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哪怕这个时代最后并不记得你。”pD5潇湘晨报网

  中国作协全委会pD5潇湘晨报网

  2016年12月2日,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210位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pD5潇湘晨报网

  王跃文、向娟、汤素兰、何立伟、龚爱林、蔡测海等6位湖南作家当选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其中王跃文当选主席团委员,向娟是湖南入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的首位网络作家。其他当选的网络作家还有天蚕土豆、血红、耳根、唐家三少、蒋胜男、阿菩、跳舞等7人。pD5潇湘晨报网

  对话pD5潇湘晨报网

  每一颗尘埃都是不同的pD5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为什么取名“天下尘埃”?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实际上,我先定下的是“尘埃”两个字。因为我很喜欢阿来的《尘埃落定》,所以潜意识最先体现出来的一个词就是尘埃,不管是落定的还是漂浮的,尘埃就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天地间行走。每一个人都像一颗尘埃,但每一颗尘埃是不同的,生命轨迹不同,喜怒哀乐也不同。pD5潇湘晨报网

  后来上网发现,尘埃这个名字已经被人注册了,我就想在前面加几个字。很偶然,一个文学界的朋友在我身边说,“要不在前面加天下吧?”我当时觉得不太好,对于我一个小女子来说,天下太大了。但朋友说,“如果你立志成为一个作家,那么,你就要胸怀天下,如果没有胸怀天下的气度,那么,你就不要提起笔来写作。”pD5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看到网络作家们赚钱的时候,心会不会动一下?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肯定会心动啊,看到人家赚了钱买豪车的时候,再看着我的“小菠萝”(她的绿色小轿车),我也想呀。但一旦坐在电脑前,面对文字和读者,我就想还是不能。pD5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作为你一个女性作家,你的小说《苍灵渡》中充满了许多对战争的描写,为什么?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我的理想是特别想写一部跟战争有关的东西,我觉得那是我童年的梦想。我小时候在军营成长,性格特质里有一些军人的特质,不喜欢拖泥带水。军人爸爸很严厉,没有一句多话,从小实行军营化管理。他有个哨子,每天早上“嘟嘟”两声哨子,就要起床、穿衣、洗脸,几点早读、吃饭全有规定。pD5潇湘晨报网

  小时候,睡觉的时候,耳朵边就会响起嘹亮的军号,看军人出操,满满的阳刚之气。那向上的精神一直到现在都激励着我奋发向上,必须要奋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都会等着你,你必须跑步前进。pD5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相比许多网络大神,你的作品点击量不是特别高,你怎么看?pD5潇湘晨报网

  向娟:我现在的作品不强调点击,就追求品质。说句实话,我现在每一部作品,就是冲奖而去,虽然没有多少奖金,但是我要的就是这种认可。我不需要有身份的焦虑,网络作家身份已经被官方确认,但我需要得到作品文化性的认可,我希望能写出一部大家都认可的好的文学性的作品。pD5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