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四个即将被淹没的乡镇与两座瑶寨的生与灭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陈茜时间:2016-11-27 10:33:06

瑶寨.jpgi8P潇湘晨报网

11月15日清晨,寨民赵丽琴从吊桥上走过,她送孙女去水口新址新建的学校读书,新址搬迁的房子还没修好,她们在镇上先租房子住。组图/潇湘晨报记者 钱烨 i8P潇湘晨报网

  在可以描述的,看得见的村庄里,沈从文先生曾经缅怀的是浮在水面上的村庄,那里是苗民的生息之地。与那里“深浅不一的山头”不一样,默默无闻的冯河是一条埋在深沟险壑里的“没有航标的河流”。叶蔚林在他的小说《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里开篇就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九七一年夏天的那次航行,航行在潇水上游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上。”i8P潇湘晨报网

  11月11日,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即将落闸蓄水之际,《湖湘地理》再次行走在这条“没有航标的河流上”。所遇见的不仅是“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也有四个即将淹没的乡镇与两座保存完整的瑶寨的生与灭。 i8P潇湘晨报网

  90里水路与4座乡集的生与灭i8P潇湘晨报网

  勾连桂粤的潇水源头冯河i8P潇湘晨报网

  瑶民宋元以来的生息地i8P潇湘晨报网

  盘启芳站在那里,背后是水口镇正在拆迁的菜市,她从10公里之外的贝江乡而来。在我们数天进出水口、贝江的路上,总要从她的门前经过,她在洋涓村开了一家小卖部,招待挖路的工人。i8P潇湘晨报网

  她到水口已是中午时分,水口镇拆迁的进度超过她的想象,“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出门了,这里都快不认得嘞”。盘启芳绕过正在拆迁的百货商场,到对面取点钱,百货商场在她背后轰然倒塌。i8P潇湘晨报网

  水口镇是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蓄水后将淹没的镇,一同淹没的还有花江、务江两个乡。蓄水口位于务江乡的涔天河段,涔天河是冯河下游的一处地名,两山相夹,中间有个缺口是极好的建坝点。i8P潇湘晨报网

  我相信1974年作家叶蔚林下放江华县城时也见过此番以石堵水的劳动场面,1955年为了与瑶胞打成一片,当时江华县城的所在地沱江镇搬迁至三面环水的水口。一者这里是大瑶山腹地,瑶人的生产生活多集中于此。二者,在长远的历史时空中,汉瑶此消彼长般翻过萌渚岭冯河流域,这里有瑶族的迁徙,秦汉帝国的进逼,南越百蹼的入侵,也有明清时期的贸易往来。i8P潇湘晨报网

  萌渚岭,以其峻拔的身材堵挡了长江南部,通往沿海地区的陆路、水路。“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不仅形象的预言了湖南南部通往广州的驿道难行,事实上,从秦汉时期,帝国的贸易与扩张意图都在横亘在湘粤桂之间的南岭走廊打转。i8P潇湘晨报网

  马王堆三号墓的驻军地图也特意强调了这一潇水上游,勾连广州连州一带的大片山地,在汉置长沙国的边疆事宜中,绝大部分与中央政府互通往来的也在刻意强调南岭走廊的重要与危险性。而对于长居此地的瑶民,《梁书·张缵传》的评价是:“州界零陵、衡阳等郡,有莫徭蛮者,依山险为居,历政不宾服”。i8P潇湘晨报网

  而后历代的征伐与追讨,使原已迁徙不定的瑶民向南岭诸山的更深处迁徙。冯河弯曲的河床只是众多瑶民迁徙途中的细枝末节。据《江华瑶族自治县志》记载,宋元时期,瑶民因躲避战乱始迁江华上五堡。明嘉靖十三年,上五堡盘、赵、奉、周、郑、沈、李七姓瑶人到务江、花江、贝江、濠江、水口、麻江、凌江等九冲开垦落业,即冯河流域。i8P潇湘晨报网

  这也许是1974年第一次下放江华水口县城,遇见生存险恶的冯河民情,叶蔚林在《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所流露的真实情感,“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当然,这种美,与令叶蔚林深情投视的冯河河床、放排的险滩与临河捶衣的消瘦女子,将淹没在313米水位线以下了。i8P潇湘晨报网

瑶寨1.jpgi8P潇湘晨报网

从务江到码市是江华瑶族的聚居腹地。i8P潇湘晨报网

瑶寨2.jpgi8P潇湘晨报网

传统的放排场景在冯河上游地区仍可见到。  i8P潇湘晨报网

  水口到沱江的那段水面i8P潇湘晨报网

  放排佬、盐背子的90里水道i8P潇湘晨报网

  “水口以前繁华着嘞,它以前是江华的县城所在地”。2016年11月16日,坐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档案馆,曾在水口供职老档案局局长的韩开琪扶着老花眼镜说。1985年县城搬回沱江前,这里是江华瑶族自治县的政治、文化中心。一年一度的盘王节就在县政府对面的平地上举行。i8P潇湘晨报网

  “但是水口太小了”,韩开琪转折说,“中间是水,两边才有点地”。i8P潇湘晨报网

  韩开琪掏出笔,在纸上画出水口的地形。i8P潇湘晨报网

  “喏”,韩开琪用手一指,这里是现在的县城所在地沱江,冯河也叫西河与东河在沱江相聚,向北流到道县叫潇水。它的上游蜿蜒曲折,经过务江、花江、水口、贝江、码市,然后在湘粤交界的连州拐了一个大弯,源头区域实际上在湖南境内的蓝山县九嶷山。i8P潇湘晨报网

  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在谷歌地图上翻阅,即可看到一条如蚯蚓般细长的河流,在蓝山、连州、江华一带的萌渚岭山脉画了一个巨大的半圆。传说冯河如此曲折蜿蜒的河床是舜帝南巡驾崩后,葬于九嶷山,舜的两位妃子从遥远的北方而来,跨太行、渡洞庭,一路在南岭诸野寻觅,在苍梧之山踏出来的小道,而后泪水化为河水。冯河其实是娥皇、女英思念舜帝的眼泪。i8P潇湘晨报网

  但这股柔情并未改变冯河流域山多地少沟壑悬立的生存困境。韩开琪说,新中国成立前,冯河是勾连广州连州重要的盐道。从珠江口岸晾晒的海盐抵达连州,换人背,翻越萌渚岭,进入冯河后,顺流而下,接济江华、道县、蓝山等淮盐、川盐难以抵达的地方。i8P潇湘晨报网

  商贸的互通带动了人口的流动。住在水口上游10公里外濠江村的封铺人,祖父曾是连州贩盐的大户,后入江华县码市镇开铺,1964年路经水口、码市,连接连州的公路修通后,盐业就中断了,封铺人的父亲决定不返连州,向冯河下游的濠江迁居,已历三代人。i8P潇湘晨报网

  “10年前还有连州的堂兄找来让我们迁回”,封铺人说,只是土地、田产落户湖南,“走不得喽”。i8P潇湘晨报网

  冯河不仅是盐背子的过道,也是瑶山出产木材的水流通道。i8P潇湘晨报网

  1974年,下放水口县城的叶蔚林亦曾目击瑶人放排生活的优美、惊险。日后他在他的小说中写道“坐在排上可以仔细观看两岸的景色,在它的上游,大部分河道都被夹在两岸的青山之中,好像一条走不完的长廊。它的流水淸得出奇,树影映在水面上,连枝杈间的鸟巢都可以看清楚。”i8P潇湘晨报网

  而放排的人是“单纯的、质朴的”,裸着膀子,透着古铜色黝黑皮肤的男人。他们在码市镇以下的贝江、水口等几处险滩撑得游刃有余。傍晚会把木排拴在静水处,在河里洗个澡,偷看岸边捶衣服的女人。i8P潇湘晨报网

  今年已76岁的韩开琪称,从水口放排到沱江90里水路要走一天。木材出自冯河两岸的山坡。地处冯河与泮水交汇处的水口,是放排理想的安歇、停放点,其在清道光十七年,已成为江华木材的集散中心。i8P潇湘晨报网

  早在明清时期,生活在冯河两岸的瑶民,就开始利用溪沟细流赶羊(一根根木材随水漂流)、扎土堰储水放小排。民国时期,连子排问世,非洪水亦可放运。上世纪50年代,政府大力整治疏通冯河及其支流水道500余公里,大大改进了水运条件。上世纪80年代,公路运输逐渐取代水运,沿河放排的场景已难见,而水口作为木材市场的重要集散地的地位也搬到了县城沱江。i8P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 钱烨i8P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