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对稻草告别, 草鞋“几十年没打过了”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丁蓉时间:2016-11-06 10:43:34

FrL潇湘晨报网

  ◀10月27日,浏阳梅田湖村,村民用稻草扎的草船和玩偶。图/记者杨旭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稻草扎的牛。图/记者杨旭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永州新田,排列整齐的稻草堆。图/记者唐兵兵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稻草扎的仙鹤。图/记者杨旭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村民周秋梅用稻草扎的草鞋。图/记者杨旭 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永州新田,李家权席地而坐与同伴聊天,几头牛就在不远的田野上悠闲 地吃草。不远处,一个农人燃起了一堆火焚烧稻草。   FrL潇湘晨报网

  “以前稻草金贵得很,和上池塘里的淤泥当肥料,有一年池塘里的淤泥都被挖完了”FrL潇湘晨报网

 FrL潇湘晨报网

  后知后觉发现,原来一度是农村重要的燃料和肥料的稻草已经无处安放。需要通过禁止的方式来阻止农民焚烧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稻草堆也只能是一代人美好、温暖的回忆了吧。FrL潇湘晨报网

  几天里,行走在湖南的田间地头,更像是对稻草的一种告别。FrL潇湘晨报网

  撰文/记者唐兵兵FrL潇湘晨报网

  “以前烧稻草是要扣工分的”FrL潇湘晨报网

  10月30日,从长沙南下,掠过车窗的风景,满目是收割后的田野,只是,少了稻草垛的田野显得有些寂寥了。秋收已近尾声,永州新田知市坪乡的郭贵强,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现在还在收割稻子的农人。FrL潇湘晨报网

  “收割呢?”“恩,收割!”FrL潇湘晨报网

  明知故问的问候方式在乡村显得格外亲切。他起身,放下镰刀,接过递过来的烟,做好了交谈的准备。他今年收割比较晚,周围的稻田早已经收割完毕,“明天这丘田就可以收完了。”他并不着急,地里的农活都拾掇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亩田稻谷。他种了四亩田,全凭他一个人,一把镰刀,唯一的机械就是打谷机上的柴油机,镇上有出租收割机的稻客,“一亩田200块钱”他觉得不划算。FrL潇湘晨报网

  “以前这个时候,稻草早已经码得整整齐齐了。”看着周边稻田散乱的稻草,他有些感慨,曾经被农人视作宝贝的稻草就这样被遗弃在田野里,在将稻谷脱粒之后,他习惯性地把稻草堆放整齐,却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些稻草。在割稻子的时候,他会把稻子拦腰割断,“不用弯腰,省力,以前都是齐根割的。”FrL潇湘晨报网

  “搞集体的时候,烧稻草是要扣工分的。”经历过饥饿和资源短缺年代的郭贵强,看着稻草总觉得有些浪费。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收获之后,一部分稻草作为牛的粮食储存,一部分稻草铺在牛圈、猪圈里,猪粪、牛粪跟稻草混在一起,发酵之后,再作为肥料返回田里,滋养下一季的水稻。FrL潇湘晨报网

  他们村子的山不多,“以前别说柴了,就是田埂上的草都被拔得干干净净,拿去烧了,到了秋天,牛都没草吃。”有人偷偷拿稻草当作柴火,被发现的后果是扣一天的工分,“一个成年男人出一天工才一个工分,全勤,一年可以分360斤谷。”工分的处罚对于农民来说有足够的威慑力,看着田野里散乱的稻草,那些往事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FrL潇湘晨报网

  郭贵强今年63岁,两个儿子都已经大学毕业,在城里工作,总是劝他不要种田了,他闲不住,“在家也没事,趁现在能动,再种上两年吧。”FrL潇湘晨报网

  “草都吃不完,谁还拿稻草喂牛”FrL潇湘晨报网

  道别郭贵强,沿着马路走上5公里左右,是另外一个离镇上更远的村庄,黄家舍村是知市坪乡最大的村庄,2800多口人,不过和南方大部分村庄一样,年轻人在外做生意、打工,村里剩下的是老人和孩子。大概是偏僻的缘故,这里收割大部分还是人工,稻草堆在这里并不少见。FrL潇湘晨报网

  在田野上放牛的三个老人席地而坐,几头牛就在不远的田野上悠闲地吃草。FrL潇湘晨报网

  “草都吃不完,谁还拿稻草喂牛。”78岁的李家权却一句话就戳破了表象,这里的稻草也已经无处安放,丢弃和焚烧是处理它们最主要的方式,“不烧掉不好犁田的”。FrL潇湘晨报网

  李家权是个做农活的好手,特别是犁田,在村里是排得上号的。养了一辈子牛,以前养水牛,农忙时节,不少人请他去犁田,现在改养黄牛,“黄牛长大了就卖掉,合算。”每天早上、下午,他把牛牵到田野上,就开始拾掇自己的地,“现在到处都是草,完全不用管的。”以前,村里人多地少,纷纷上山开荒,“一平米见方的地上都要种上红薯。”有时放牛需要辗转几个地方才能让牛吃饱。冬天里,稻草就成了牛最主要的粮食。FrL潇湘晨报网

  “以前稻草金贵得很,和上池塘里的淤泥当肥料,有一年池塘里的淤泥都被挖完了。”不远处,一个农人燃起了一堆火焚烧稻草,李家权忍不住感慨。FrL潇湘晨报网

  稻草不再是牛的主要粮食,李家权还是会把田里的稻草码成垛,挑回家,“冬天里,牛少不了稻草的,太冷了。”FrL潇湘晨报网

  草鞋““几十年没打过了”FrL潇湘晨报网

  “一季水稻可以吃上两年,油菜可以榨油,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多了。”10月27日,在浏阳古港镇梅田湖村,63岁的周秋梅很习惯村庄现在的样子,土地承包出去以后,他不用再下田劳作,每年可以获得粮食补助。村民周开成却有些许不习惯,他依旧习惯用稻草铺床,习惯每天下地劳动,现在他负责管理油菜田,习惯每天扛着锄头下地,清理杂草,或者只是转一转。FrL潇湘晨报网

  “十几岁就开始打草鞋了,穿草鞋上山打柴不扎脚。”提到草鞋,周秋梅来了精神。村支部书记钟申书在村口的一家村民家中找到一个草鞋耙,草鞋耙是在一根长方形木头上做有七个木齿,长方形木头连接着一个勾头,是固定草鞋绳的主要工具。不过草鞋耙、芒捶等家什已经无处找寻。几个老人一商量,砍了个树杈,做成了腰带棒,尼龙绳替代了棕叶做草鞋绳,勉强凑齐了一套打草鞋的工具。FrL潇湘晨报网

  “几十年没打过了。”周秋梅把草鞋耙固定在长凳的一端,腰带棒用绳子绑在腰间,他将两根草鞋绳分别绕过草鞋耙上的外齿,把绳头插入草鞋鼻内固定,由两根草鞋绳变成了四根草鞋绳。再用稻草在四根鞋绳上编织,每编几个来回都要用草鞋耙把稻草向自己的方向索紧……多年没有打过草鞋的周秋梅明显有些生疏了,半个小时完成了一只草鞋,“轻便,透气,上山不扎脚的。”他拿着鞋说。FrL潇湘晨报网

  “你可以摆个摊卖草鞋了。”旁边的人打趣。FrL潇湘晨报网

  “是啊,人家都卖10块钱一双呢。”那一刻,像是很多年前的梅田湖村。FrL潇湘晨报网

  稻草艺术,或是对它最高的尊重FrL潇湘晨报网

  “我们去年在稻田里种了彩色稻,是个福娃的图案,还有稻草艺术品……”浏阳古港镇梅田湖村的负责人周峰向我们热情推介着自己的村庄。FrL潇湘晨报网

  当我们到达梅田湖村松山屋场时,周峰正在给来自全省各地的“取经者”介绍农村建设的经验。统一样式的房子沿着马路一字排开,路两旁的植物修整得很有条理,垃圾桶、休闲走廊一应俱全,如果不是马路另一边广阔的农田,俨然是一个城里的公园。并未远去的犁耙、蓑衣、打谷机、耕牛都成了农耕文化宣传栏里的宣传画,供来自城里的人观赏,也供村里的人怀念。FrL潇湘晨报网

  松山屋场的水稻已经收割,完成翻耕,“种彩色油菜,一个心形图案,打造浪漫的油菜田。”钟书申介绍,旅游已经是梅田湖村发展的方向,这块土地和土地上的农作物就是他们吸引游客的资源。FrL潇湘晨报网

  2015年,梅田湖村就种植了彩色水稻,玩了一把彩色稻田艺术,在收获之后,又请了来自浙江的民间艺人,把稻草做成关公、老寿星、神龙、樱桃小丸子、八仙过海、仙鹤、大水牛的形象,至今依旧矗立在稻田里。稻草艺术品是钢架结构做出各种造型,再用稻草编织的细绳覆盖在外表。FrL潇湘晨报网

  “这块地是2006年平整的,统一机械化播种、收割,大部分稻草直接打碎了还田,保留了少部分做稻草艺术。”一个村民说,稻草艺术当然拯救不了稻草被丢弃的命运,不过这或许是对稻草最高的尊重吧。FrL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