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时间线]在民国长沙租房 有房东只收押金不要房租(2)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陈茜时间:2016-10-30 11:10:04
xMj潇湘晨报网

  民国时期的房荒xMj潇湘晨报网

  有钱也租不到房子住xMj潇湘晨报网

  既然租房就可以解决基本居住、享受等各种问题,那不买房子一直当个租客不也挺好吗?可是哪有这么简单。房子总有短缺的时候,哪怕有钱也未必能租得到。xMj潇湘晨报网

  专攻民国房地产研究的专栏作家李开周曾作过研究:中国历史上至少有四个时期闹过“房荒”,包括唐朝中期、南宋前期、民国时期。在这些历史时期,过半数的城市居民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他们不但买不起房,甚至连租都租不起,即使租得起,也未必租得到,因为空闲住房实在太少,远远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在这四个时期中,又以民国时期的房荒最为明显。xMj潇湘晨报网

  战争始终是住宅问题的重要根源。自1911年至1934年间,国内战争约达七百次以上。不但安居的愿望无法实现,被损毁的房屋更是不可计数。xMj潇湘晨报网

  李开周曾经讲过这么一个民国段子:小明深夜里走路,听见地底下传来呼救声,仔细一瞧,原来有人掉到下水道里去了。小明说:“你别慌,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呼救者连连答应。小明问道:“你买房了没有?”呼救者说没有。小明又问:“那你租房了没有?”他点点头。“好吧,快把地址告诉我!”于是那人老老实实报告了他所租房屋的街道名称和门牌号码。小明大喜,也不救人,撒丫子就跑,一直跑到那个人租房的地方,敲开二房东的门,气喘吁吁地说:“你们这儿有个房客掉沟里了,估计明天就要死,请把他那间房子租给我吧!”二房东笑了:“您来晚一步,把他推进下水道的那位先生刚才已经跟我签过租约了。”xMj潇湘晨报网

  听上去像个荒唐的笑话,其实却并非完全无厘头。1945年第81期的《西风》杂志中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描述:“在重庆,找房子比找工作还难,三个月可找着一个工作,三年还找不着一间房子。”而在汉口市社会局1947年6月编写的工作报告中也指出:“在武汉,人口众多,房屋稀少,致房租高昂,现在汉口之房屋租金不收法币,多至数十银元至百余元,至少需银元十元,一般市民因收入太少,不能负担,数家聚住一屋,苦力劳工则连数家聚住亦不可得,只好搭窝棚住宿。”xMj潇湘晨报网

  1952年出版的《武汉市住房基本情况》中介绍,在武汉市,“一般劳动人民因无力建筑正式房屋,租房又无力负担,遂用废料残木、芦席木板,就市内空荒地区大量搭建棚屋。这些棚屋多分布在沿江河滩地,防水堤内外,铁路沿线,工厂仓库营房学校附近,以及里巷道路两旁地区。”xMj潇湘晨报网

  那长沙呢?长沙人当然没能在这场房荒中全身而退。1937年,湖南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1933年起至1937年间,长沙市区人口增加13.2万人,增加的人口显然扩大了对住房的需求。据官方统计,此四年间长沙新建房屋2392所,以一家5口人的保守估计,新建的房屋能够容纳约两万人,房屋绝对供不应求,导致部分黄金地段地价和房租持续增长。xMj潇湘晨报网

  房客游行要减租xMj潇湘晨报网

  房租占了生活费十分之二三xMj潇湘晨报网

  长沙、重庆、武汉只是当时全国城市的一个缩影,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房屋短缺导致房屋需求极度膨胀,房价房租逐日攀高的现象更为严重。xMj潇湘晨报网

  1932年12月1日出版的《中央日报》曾用“突飞猛进”和“一日千里之势”来描述当时广州房租的上涨:“仅以最近五年内比较,则前时足供小家庭居住之一厅两房,其租金不过十元;即楼一底,每月租金亦在二十元以内;倘仅赁居一房,前月租不过三数元;倘能月纳四五十元之租金,则可称为渠渠大厦。而现在则区区一小房,月租八九元;一厅两房,最低限度,非二十元不办;然此犹指旧式之平房而言耳。如为新式洋房,则其租价尚倍于是。白鸽笼式之洋楼,小小的一厅两房,月需二十余元至三十元,其他可以推见。租价狂涨,既滔滔未已,于是平民生计,乃大受打击,房租一项,竞至占全部生活费十分之二三有奇,长安不易居云云,大可为今日广州赠也。”xMj潇湘晨报网

  住房短缺和房租居高不下的直接后果是房屋租赁关系紧张,房主和租户的矛盾空前激化。从1920年代到抗战爆发之前,上海、南京、北平、成都、武汉等城市的房客先后发起的减租运动。其中上海的减租运动声势最为浩大、持续时间也最长。xMj潇湘晨报网

  在1934年6月17日的《申报》中,报道了由上海减租运动委员会发起的《减低房租运动今日起总动员》的文章:“本市的减租运动,近来已高唱入云。照目前的趋势,减租问题,已成为社会一最严重的问题了……住在上海的一般市民除少数地产阶级和资本家外,无一不在含辛茹苦中求生存,而平均日常生活费用,房租一项往往占百分之三十或五十……于是一般市民和商店,都不能继续担负此过高之房租,便发生了减低房租的要求。而减租运动会,便日益扩大起来了。”xMj潇湘晨报网

  从这条“总动员”中我们可以看到,房价成为普通民众都市生活中不能承受之重,房客团体将利益博弈的矛头指向了房东。之后,上海成立了房客联合会总会,公开提出若干条减租原则,并组织游行示威,举办减租运动周,推举代表向中央政府和上海地方政府(包括租界当局)请愿等,事后有不少房客通过这一方式达到了减租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