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50多年前住游击坪别处给套房都不愿意搬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丁蓉时间:2016-10-29 09:42:48

  W55潇湘晨报网

  郑寿山湖湘地理读者W55潇湘晨报网

  20世纪40后,不嗜烟酒不嚼槟榔不打扑克麻将的老长沙。W55潇湘晨报网

  做梦都想用笔墨还原那已被人们几近忘却的时光和大街小巷。W55潇湘晨报网

  游击坪,长沙闹市区中心的一条小巷。长沙的小街巷多冠以街、巷、里、坪、园(等)之名,“街”系主干道,余下系支道或“死胡同”。巷、里一般比“街”窄短,而“坪”则较为宽敞。游击坪就是这样一个“坪”:东西长约30米,南北宽约18米——一个名副其实的“坪”。W55潇湘晨报网

  我家1958年从北京迁到长沙,先是住在东鱼塘街28号,不久因28号大院要办民办工厂,政府安排我家住进游击坪3号公馆。这幢公馆为两层中西合璧式建筑,南北前后各有一个小小的院落,东西各有一条狭窄的通道。公馆南向两米多高的围墙面临街道,院内小花园的夹竹桃花枝竞相探出墙头,常常引得路人驻足,是游击坪一道靓丽别致的风景。公馆楼上楼下共有大小房间十二间,系王姓人家两兄弟共有的私宅,我家和另一向姓人家后来佃租入住,也只有四户人家。W55潇湘晨报网

  公馆门牌号码最初为游击坪2号,后来将门牌号码以“单双分边”规范,就改成3号。整个游击坪的两厢住家户一共只有六个门牌号码。W55潇湘晨报网

  游击坪的街巷特色,与“坪”紧密相关。宽敞的大坪里,住户在坪中间大树的树干上、枝丫上牵起绳子或搭上竹篙,自由随意地晾晒衣服床单。幼小的孩童在坪中尽情游玩嬉戏追逐打闹。盛夏酷暑的傍晚,大家纷纷把自家的竹床竹睡椅放在坪里,再在坪西端的那口双眼井里提上几桶水,给竹床竹椅浇个透凉,晚上就燃起蚊香摇着蒲扇睡在竹床竹椅上尽享其惬意。W55潇湘晨报网

  不得不感慨的是那口“双眼井”,大约十米见方的井台锃亮,每天从早到晚井边上的人络绎不绝:端着锅盆淘米洗菜的,拿着大澡盆搓揉漂洗衣服被单的,冲洗家什物件的……冬暖夏凉的井水,成为自来水之外不可替代的生活用水,冬天不冻手,夏天透心凉。W55潇湘晨报网

  “坪”的东头是一个公共自来水站,周边尚德街、东鱼塘街、鱼塘街、箭道巷、正义里、聚福园的居民都到这个水站挑水。井水不能饮用,自来水才是饮用水源。每家挑水的任务一般交给自家的学生伢子妹子,每天一到下午放学后,自来水站就排起长队,伢妹子们每人一根扁担两个木桶,颤悠悠地把水挑回家,一路上嬉笑声不断。W55潇湘晨报网

  居住在游击坪,生活十分方便,菜店、肉店、粮店、煤店、酱园、豆腐店、包子铺、日杂店、炒货店、粉馆、南食店都近在咫尺,是以那个年代标准所衡量的一个非常令人羡慕的住处。对游击坪深厚的感情,也使我家两次放弃单位上众人翘首以盼等待分配的成套居室。几十年过去,我们现在虽说住在高档小区,但出门买东西要走十几二十分钟,再也没有那种买东西“唾手可得”的便利。此外,附近的鱼塘街小学、新街口小学和犁头街小学也给这几条街巷居民小孩上学提供了方便与安全。游击坪距离杨裕兴面馆、九如斋食品店、徐长兴烤鸭店、长沙剧院和兰陵剧院,都只需几分钟路程。W55潇湘晨报网

  游击坪西头与东鱼塘街直交的一段路上,卖剁饼的,炸葱油粑粑的,蒸米包子的,卖猪血白粒丸的,捏小糖人的,这类小摊点几乎应有尽有。游击坪西头斜对面一条两米来宽的小巷子叫作半江巷,里面有一家“半江楼”茶馆,其包子、烧卖、马蹄卷、脑髓卷做得很考究。最使人难忘的是由鲜肉和干笋做馅料的菜包子,趁热咬上一口,顿时一股诱人的香味,乐口消融。那时候店子里用干荷叶盛装包子,热腾腾的包子放在荷叶上更有一种特殊的清香。W55潇湘晨报网

  游击坪的“坪”还给收废品、打“人参米”的人提供了“栖身之地”。每当收废品的人拖着板车来一吆喝,很多住户就争相拿着自家的旧书废报破铜废铁及杂物去卖钱,记得一只牙膏锌皮3分钱,一个塑料牙刷把子5分钱,废铁每斤8分钱。当时5分钱可以买一个肉包子,3分钱吃一碗麻油猪血。卖废品也算是家庭收支“开源节流”的一个小小的部分了。打“人参米”的来了更是吸引着远近的住户,家里的大人在米缸里舀上一搪瓷茶杯米,倒进脸盆递给小孩,孩子们忙不迭地跑去排队。“人参米”师傅把米灌进一个类似于葫芦形的铸铁容器里,在配有风箱的小焦炭炉子上边烧边转,等到气压表指针指向预定的刻度,就停火、放炮——葫芦形容器的端口对着一个颀长的厚布口袋,“砰”的一声巨响,人参米出炉了!一斤米打出来的人参米足有满满一脸盆。每放一“炮”八分钱。那时人们对打人参米放炮的巨大声响,并不当成噪音,反而当成街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奏鸣曲。W55潇湘晨报网

  还有各种走街串巷的手艺人和小商贩:理发的,卖擦牙灰的,补锅换底的,修鞋钉掌的,磨剪子锵菜刀的,收购乌龟板脚鱼壳橘子皮的……挑着理发担子的师傅手持一副金属音叉,用特有的金属嗡嗡声告诉沿街居民:“理发师傅来了!”胳膊挽着一个竹篮子吆喝着卖“擦牙灰”的小贩,花一分钱就舀得一杯暗白色的细灰。这种用植物杆茎烧制而成的“擦牙灰”是牙膏的一种廉价替代品,现在这些只怕少有人记得了。W55潇湘晨报网

  2010年游击坪连同它周边地块被规划征收,兴建“九龙仓”大型城市综合体,如今,三幢现代化超高层大楼直入云端。W55潇湘晨报网

  我在游击坪居住长达三十四年,见证了它的风貌变迁。我家在1992年住进单位机关大院临时住房,两年之后分到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住房,2008年搬至三室两厅两卫一厨双阳台带中央空调和热水的高档电梯房。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攀升,让我充满情不自禁的幸福感,然而,我却永远也忘不了游击坪、游击坪3号公馆和游击坪周围那十多条如数家珍般的街巷。     文/郑寿山W55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