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侗寨山林契约,寨头“保爷”800岁了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叶岱时间:2016-10-22 10:54:55

fddawws (6).jpg3MA潇湘晨报网

通道县孟冲村,每一株古老的赤皮青冈都有自己的传说故事。组图/潇湘晨报记者钱烨3MA潇湘晨报网

fddawws (7).jpg3MA潇湘晨报网

 通道县孟冲村赤皮青冈,是接近濒危的种群。3MA潇湘晨报网

fddawws (13).JPG3MA潇湘晨报网

 溪口镇一棵银杏,据传已有1000年树龄,树围达10米以上。3MA潇湘晨报网

fddawws (3).JPG3MA潇湘晨报网

 金叶含笑(白兰)的种子,因幼果形似茄子,所里村村民也叫它茄瓜树。 3MA潇湘晨报网

  “各寨风水林,由各寨管辖,对不法之徒毁林,由寨主牵头,民众出动,轻者杀猪宰羊,当众下脆。重者,铜锣敲过寨,革除村籍,赶走他乡。”如此立碑,兴师动众,在绥宁、通道至贵州黎平,以三省坡为中心的湘黔桂三省交界的侗寨周落常如此见。寨头之树为“保爷”、“神木”,或祭萨的中心,人们相信历时弥久的古树拥有沉甸甸的记忆与时空的连续。而团寨与古树的交相辉映,在一代代侗民的记忆中也趋向统一,与鼓楼、风雨桥一样,成为村落稳定而连续的遗产。  3MA潇湘晨报网

  所里村3MA潇湘晨报网

  500岁金叶含笑与“葡萄银杏”3MA潇湘晨报网

  相逢在夏日间,走过层林,总能遇见最想看到的风景。即使入秋,金叶含笑的叶片还是那么绿,它的叶缘有金色的线条,包裹着整棵树,立在所里村背后的山坡上,像巨大的绿伞,遮盖住往昔过往的村寨秘径。至少在穿过村寨的木头房子,感受到阳光的炽烈之后,端坐在它巨型躯干的脚下,触摸其粗糙的皮层,对历史与时间的遐想就不自主的向其根部蔓延开了。3MA潇湘晨报网

  它落籽生芽时可能在510年前,所里村龙姓的侗民不知何时在这片低台地,有充裕水流的河流冲击平台上定居下来。在经过数代龙姓侗民的开发,方圆十公里内的山头逐渐种上玉米,舒缓的丘陵地带也被改造成稻田,唯独这块耸立在村后的山头,未经寨民开发,维持着原始居住前的森林景观,也得益于村寨寨老们的共同约定,即使这些约定所刻之碑已残破,对于村寨自留地上的森林景观,侗寨有自己的想法与心里位置,这棵金叶含笑就这么生长至今了。3MA潇湘晨报网

  住在树下干栏建筑里的龙章健今年50岁,他出生在这棵树下,其祖上三代皆定居于此,龙章健孩提时常在树下嬉耍,他给这棵树起名叫茄瓜树,因它夏末所结果实外形酷似茄子,通道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吴少武告诉他那是木兰科乔木的蓇葖果,其幼嫩时,外皮淡紫色,远看确实有些像茄子。3MA潇湘晨报网

  龙章健说它每年都结果实,到了秋末,种子坠地就成为鲜红色,坠在果荚外,像女人耳朵上的红耳坠。他会跟其他孩子捏在手里,鼓起腮帮吹落,然后把它埋在很远的山头上,尽管曾未见到发芽。3MA潇湘晨报网

  “这棵树,我小时候就这么大”,龙章健的邻居杨德林说,他曾尝试利用种子萌发做幼苗绿化生意,但一直未找到科学萌发的方法,“这方圆十几里就这一棵金叶白兰(含笑)”,听他的口气似乎很敬重这棵已逾500年的古树,“不知道它还能活多少岁,可能比你我的时间都要长嘞”。3MA潇湘晨报网

  在更多的时间里,这棵巨大的金叶含笑是一个提供荫凉,沉默的站立者。其功能颇似为寨民们提供纳凉与聊天之用的鼓楼,作为村寨集体财产,它的每一根断枝都不能被随意焚烧,“必须搬到鼓楼中,供冬季集体取暖”,而肆意砍伐是绝不可为的。3MA潇湘晨报网

  这棵金叶含笑,具体腰围未测量过,据吴少武目测直径有1.8米,需五六人合围方可抱住。巨大的树冠直径超过20米,落叶积压着种子在地面上形成一层厚厚的腐蚀层,裸露的根部十分粗壮,青苔爬满树干,吴少武说“如果是下雨天,苔藓更显碧绿”。3MA潇湘晨报网

  这棵金叶含笑树下还生着一根冬青树,也是3人才可合围过来的。“这么粗的冬青树,以前野外也有”,负责通道县古树名木调查的吴少武说,砍伐业与种植业毁掉了通道县大部分的森林景观。3MA潇湘晨报网

  但龙章健与这棵金叶含笑或所里村寨自留地上的其他风景树相处的很好。这些树包括两棵直径在1.5米以上的红豆杉,一排树龄在百年以上的木荷,它们已经沿着山脊深入到村寨的河床上,成为进村之前就可远端的风景。还有他颇费心照顾的那根断了腰的银杏树。3MA潇湘晨报网

  这棵银杏,据吴少武调查,可能是通道县结籽量最大的一棵雌性银杏。平常都喊它“葡萄银杏”,秋天挂满白果,一串串的,远看真如葡萄。3MA潇湘晨报网

  9月21日,徒步至树下,果见成簇的白果,依然成熟,有很多坠落在地上,散发着浆果熟透之后的酸臭味,日常寨民会捡来分食,用水冲掉外皮后,在阳光下剖晒去除酸臭味,像吃莲子一样,咬开果核的外壳,果仁白糯糯的,有草叶的清香,颜色也嫩绿,是秋季难得的时令果实。3MA潇湘晨报网

  龙章健每年都会捡到两三百斤,多了可以卖掉,少了就留着自己烤着吃。他每年坚持到10公里之外的万佛山镇官团村的河边上去寻另一颗雄性银杏,用编织袋带回雄花,然后用水浸泡后,倒入喷桶中,喷散在门前的银杏树上,帮助其授粉,而这棵银杏每年都会报以丰硕的果实,不仅可以提供龙章健一家食用,几乎整个团寨的白果需求都可满足了。3MA潇湘晨报网

  上湘村3MA潇湘晨报网

  为枫香树让路的风雨桥3MA潇湘晨报网

  “上湘村修桥的时候,为了避开风景林,木匠师傅特意修改了桥身”,9月22日,从播阳镇向南去上湘村途中,为了解释侗寨对自留地上森林景观的看重,吴少武特意绕道上湘村去看那一排排樟树。3MA潇湘晨报网

  上湘村位于播阳镇南端,播阳河的上游,途中经过上寨、黄新寨,各自有自己的寨头风景林。按照侗寨建村的规矩,一般依山而立的侗寨,寨头或背后预留一座山头作为育林场所,久而久之,这块山头成为寨内的公众财产而以村约的方式禁止随意砍伐,所里村的金叶含笑,上湘村的樟树,包括上寨的木荷、黄新寨的大樟树、高坪苗寨的华南五针松群落皆以此方式遗存。有自然飞籽成林也有人为栽培,为本地物种多样性提供了避难之所。3MA潇湘晨报网

  上寨的木荷蔚然成林,立在距离公里1公里远的山坡之上,是通往上湘村前所见规模最大的风景林。吴少武在此前的古树名木调查中曾在林下发现瑶山桫椤,9月22日,漫步其间,见到一株黄檀,已有40公分粗,其他树种如枫香、鹅耳枥、甜槠散布期间,偶尔可见几根闽楠,吴少武说,大部分的楠木都经播阳河放簰运往外省销售了,但据此20公里之外的菁芜洲镇江口村西寨门仍有一株闽楠古树,胸径有一米五,树龄可能超过800年。3MA潇湘晨报网

  黄新寨与上湘村相隔3公里,同为樟树,黄新寨樟树立在码头前,曾为本地木材集运的小码头,后搬到播阳镇上。得益于水道通衢,播阳河南连贵州黎平,北通洪江,木材、竹货流通便利,早年生态林早经砍伐殆尽,反观村寨周围风景林却保存尚好。9月22日,吴娭毑背着孙子从桥面过,两株古樟树俨然已成为码头历史的见证者,作为入村的“门楼式”存在,巨大的伞状树冠为蹲在桥下的洗衣人提供一块阴凉地,剩下的就是等待生命的终点了。3MA潇湘晨报网

  吴娭毑认为这种多人合抱的大树都可做“保爷”,为村寨孩童保岁之意。其背着孙子步入村寨的场景,在樟树巨大的躯干前,互为映衬出生命的轮替。3MA潇湘晨报网

  上湘村的樟树没有这么大,而是一排排的长在河边。除此之外,让风雨桥绕道而行的是河对岸的枫香树,树高多15米以上,秋末后,可见绯红的叶子飘忽在村寨鼓楼之外,与一河之隔的侗寨整体对应出人与自然的和谐画面。3MA潇湘晨报网

  孟冲组3MA潇湘晨报网

  “砍不倒”的木荷故事3MA潇湘晨报网

  “有一次到云南,坐了三四百公里去看一棵樟树,回来后就想开发家乡的古木”,9月21日,坐在坪头村孟冲组团寨背后的干栏式建筑的二楼,杨太平聊起了自己给孟冲赤皮青冈群落每一株古树编写故事的事。3MA潇湘晨报网

  “美女神”是一棵胸径接近1.5米粗的赤皮青冈,杨太平说这棵美女神因形体优美,树高数丈,挺拔而有神故名。另寨里一直有个传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此树中走出3个女孩,各背一个背篓,装满红薯、玉米等食物,救了饥荒”,杨太平说,这段传说被他有声有色地写在木板上,挂在“美女神”树前。3MA潇湘晨报网

  另有“孔子树”、“龙凤胞”、“砍不到”、“妇缠夫”、“老来得子”等树,有樟树、青冈、鹅耳枥或冬青树。其中“砍不倒”是一根木荷,目测胸径已有1米粗,相传公社时期,为炮制猪食,生产队派人来伐此树,因两人对锯一半后此树仍然不倒,众人惊奇,遂叫“砍不倒”,此后又愈合,更无人来砍了。3MA潇湘晨报网

  按照村规,寨头风景林是不允许砍伐的,不仅不准砍伐,其中两根生在山顶之树成为孟冲团寨的标志。杨太平认为正是祖上护林有功,群树庇佑,孟冲组比同为坪头村的其他两组要多出人才,“解放前出过两个进士,科级干部都比他们组多”。3MA潇湘晨报网

  救荒与伐木的传说虽为杜撰,但赤皮青冈作为优良木材,作为经济林砍伐是可以获益匪浅的,但孟冲团寨的侗民从没有这么做,与集体的村约与禁忌有关。作为公众景观林,孟冲赤皮青冈群落受到团寨寨老们的一致保护,早期以茅草打节,圈定这块土地上的树种不准砍伐,这种无形的规定在团寨传承至今。3MA潇湘晨报网

  杨太平喜欢捡食赤皮青冈的坚果,也是红腹松鼠越冬的果实。这种个头大大的坚果坠落到地上会发出响亮的坠地声。公社时代,曾作为孟冲团寨解决饥荒时节的补充口粮。破壳后,可碾碎磨成豆腐充饥。这也许是“美女树”传说的来头。3MA潇湘晨报网

  杨太平希望开发这些树,就像侗寨的鼓楼与风雨桥一样,杨太平认为风景林同样构成了侗寨的整体性。尤其是那两棵被作为神树供奉的赤皮青冈,耸立在孟冲团寨山头顶端,坐在团寨的任何角落,仰起头,都可以看到它们硕大的身影,在愈发浓密的群落之上,成为孟冲侗寨时间长河中两个令人沉思缅怀的注脚。3MA潇湘晨报网

  护林碑3MA潇湘晨报网

  勒石刊碑,与山林订立契约3MA潇湘晨报网

  与山林订立契约在三省坡侗寨文化区似乎是普遍现象。从不断出土、发现的护林碑也可佐证这一点。今年9月途经黄桑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红军路段古驿道,与林下发现两块完整石碑,所刻“道旁之树,先人栽植,以为永远乘凉之古树,众生不许肆意剪伐,故勒石刊碑”,落款是北宋崇宁五年。3MA潇湘晨报网

  从绥宁一路沿长安营、木脚、临口至通道县城,或沿播阳镇至上湘,沿途多可见石碑。上湘立碑蓄禁风水林,碑文曰:“我上湘后龙山,自祖辈合抱之树常有数千,后人不肖,挟私妄砍,以致山林树木之美,转成濯濯,我等抚今思昔,不胜伤心也,因于咸丰元年,共聚醮堂,共同计议,凡寨边左右前后,一切树木俱要栽培,一切树木俱要蓄禁,不许妄砍,有不遵者,共同责罚,决不宽容。”3MA潇湘晨报网

  有些碑文甚至明文写出肆意砍伐的惩处方式,“轻者杀猪宰羊,当众下脆。重者,铜锣敲过寨,革除村籍,赶走他乡”(明万历四年,双江乡黄柏寨路口岩上立碑文)。如此严惩之下,村寨周围的集体林少有出现毁坏者,也为南岭地带珍稀物种如金叶含笑、赤皮青冈等濒危保护树种提供栖息、繁衍之地。3MA潇湘晨报网

  当然,有些种群则属先民栽培所为。据通道县志记载,从南北朝南齐永明三年(公元485)开始,通道境内有记载开始零星植树,美化村庄。明末清初,民间栽种风景林遍及全县。特别是侗寨,有村必有风景林。植树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如江口乡大团村,两株四季桂,植于凉亭,树龄365年,相传为该地异乡知县吴某告老还乡带回栽植。而从1924年起,每年三月十二日,由县政府组织机关职员、居民、学生植树绿化县城环境,以此纪念孙中山先生。1933年,县长张邦彦又在县城教场头及沿街河边植保安林枫杨树藉以防水风灾害,现存6株。3MA潇湘晨报网

  植树历史上所留甚早的长安营大寨古杉树群,已成为途经通道至城步县的著名景点,此处杉木已逾千年,被本地人称为湖南杉木王,其种群一直沿着河道与村口相接,最高的一株与寨内的鼓楼遥相呼应。成为侗寨建筑格局中两个制高点。而这两个制高点,一个展示生活的细节,一个暗示信仰的久远。3MA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钱烨3MA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