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一处风水林一个袖珍自然保护区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叶岱时间:2016-10-22 10:42:16

fddawws (12).jpg8HQ潇湘晨报网

通道县与城步县交界处的长安营侗寨,鼓楼后面是始于东晋时期栽种的杉木群落,距今已逾千年。组图/潇湘晨报记者钱烨8HQ潇湘晨报网

fddaadsss.JPG8HQ潇湘晨报网

播阳镇河道码头边的樟树,已不知多少年头,据说是寨子里孩子的“保爷”。8HQ潇湘晨报网

fddawws (2).JPG8HQ潇湘晨报网

播阳镇上湘村樟树群落风水林。 8HQ潇湘晨报网

  “逢寨必有树”,这是3日来在湖南西南边陲通道小城调查侗寨风水林的感受,这些耸立在村前屋后的古木,有的上千年之久。也许在侗人以山为居,挽草为界时,即已与山林立下契约,“吾境四周,古树参天,实民众赖以生存之靠恃,恐后有不法之徒,不循规蹈矩,肆意毁坏风水林木,故立此章程,永传后世,以儆效尤”(明万历四年双江乡黄柏寨路口岩上立碑)。8HQ潇湘晨报网

  通道境内的风景林数量惊人,2016年5月全县境内挂牌了3000多棵古树名木,大部分集中在村寨周围。八斗山与播阳河天然的将侗寨分割为三块区域,县境以南是以恩科、张里为代表的亚热带沟谷雨林地区,寨风近似广西;而西北接云贵,寨风与黔东南相似。前者座田而居,后者依山而立。风水林的规模与种类也不一样。8HQ潇湘晨报网

  风水林小群落,见证史前森林形态8HQ潇湘晨报网

  张里、恩科是通道县南部有名的热窝子,海拔800多米的八斗坡横亘在珠江与长江水系之间,北上的海洋季风被阻隔输送到通道南部的几条河谷中,这里是湖南省唯一生长野生竹柏的地方,也是热带植物向雪峰山、武陵山,迁徙、过渡之地,今年7月,《湖湘地理》曾深入恩科河谷,拍摄难得一见的石斛属植物与只剩两棵的喙核桃,美丽与褥热自不多言,当地多样性的生态林给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围绕村寨周围以风水林名义保存下来的古树名木群落,见证着通道史前森林形态的端倪。在汉、侗、苗多民族合力开垦这块边境之地之后,原始层林面貌被一排排人工种植的杉木取代,而作为寨头保存的风水林却以完整的小群落提供了难得的森林历史信息。8HQ潇湘晨报网

  9月21日,开车去看张里村外的观光木群落,张里是湖南省飞入广西的一块插花地,用寨里吴桂德的话说“站在山头一个喷嚏就能打到广西”。进入张里的公路是一条狭窄的村级公路,公路的尽头跨过一条河流,这条河流入广西境内的浔江。观光木群落位于张里村寨对面的山头上,吴桂德说,这是村寨祖上遗存的风水林,是吴姓几代人栽培的杉木林。8HQ潇湘晨报网

  这种偏热带脾性的木兰科乔木曾广泛的生存在南岭以南的广、桂及黔东一带,作为中国特有的第三纪孑遗物种,由于其花果易落的习性,种群逐年递减,加之喜生存的沟谷雨林遭受大面积砍伐破坏,目前以破碎化的方式零散地分布在通道、三江、龙胜、黎平等县的湘桂黔三省交界处。8HQ潇湘晨报网

  吴桂德已讲不清这群观光木的树龄,依现场目测,粗者胸径逾50厘米,当立在此不少于百年。据吴桂德说,以前尚有年龄更长者,遇山体滑坡冲断了几根,其一直作为村口对岸的风水林保存,免于砍伐。8HQ潇湘晨报网

  通道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吴少武每年春后都会来拜访这群观光木,那时,棕色的躯干上会挂满暗紫色的花,“那是它一年中最容光焕发的时候”,吴少武说,站在村寨的第二层木房子上就可以隐约看到花色,到了秋末,它们会挂满蓇葖果,那果实的样子并不好看,萌芽率也不高,它们的种苗在树荫下繁衍,却很难迈过八斗山,向更远的靖州、会同县蔓延。8HQ潇湘晨报网

  吴少武注意到南部县境的热带属性,常常在风水林的古树调查中发现一些向北过渡的热带树种。如瑶山桫椤、冬青、罗汉松,依靠风水林的庇佑,逐渐向北扩散开来,一直到县境北端的高坪苗寨,屹立在山顶的华南五针松种群,其种源的发祥地可追溯到广西、广东。这一迁徙历程不经意间在刻意保存的风水林中显现。8HQ潇湘晨报网

  禁伐村约下,濒危树种建立领地8HQ潇湘晨报网

  若要登顶欣赏张里村的观光木,则需耗费一番脚程。从张里对面的山脚,沿沟渠上行,很快被两边山脚的灌木丛遮挡视线,9月末的时节,秋海棠尚在花期,清凉的山泉从脚下流过,不安分的小果蔷薇不知道在何处就会伸过来扎入皮肤。山半腰的芒草已没腰际,锯齿状的叶缘也会狠狠咬你一口,只有借助一截断木敲打碾压出一条登顶的路,才可欣赏到顶层乔木的身姿。8HQ潇湘晨报网

  村民伍军强正在林下砍伐杉木,观光木的群落位于其经济林的外缘,与多处承包的林地犬牙交错,山顶的南端是广西三江县境内起伏的丘陵,这处顶级群落给杉木组成的单调色彩注入了活力。8HQ潇湘晨报网

  吴少武认为每个村寨外围的风水林俨然如一处独立的自然保护区,在侗寨森严的禁伐村约下,通道境内的风水林不仅为热带植物提供迁徙荫庇之所,一些濒危树种也在无意间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并形成难得的完整群落。县南张里村的观光木是一例,县北坪头村孟冲组的赤皮青冈又是一例。8HQ潇湘晨报网

  坪头村赤皮青冈群落位于孟冲组团寨的寨头山坡上,2014年通道县林业局曾对群落进行系统调查,认为如此规模的赤皮青冈群落在湖南省是少见的,这个寨头的乔木层包括木荷、紫果槭、多脉榆、黄檀、冬青、油茶、马尾松、蛇葡萄等。赤皮青冈稳定型群落已扩散至4处,较大一处占据了一个山头,几乎为纯林。8HQ潇湘晨报网

  胸径1米以上的有9株,20至60厘米的有30株,最大一株胸径155厘米,据当地老人讲已逾500年,这些古树渐次分布生长在孟冲村子后面20余亩的山林里,山顶的几棵被寨内村民信奉为神树,每年春节或侗族祭萨时会进行祭祀。日常则作为村寨的标志,禁止砍伐。8HQ潇湘晨报网

  根据通道县林业局陆安信、朱大兴等人的实地调查,赤皮青冈群落在孟冲村寨后长势良好,林冠参差,较紧密。春末夏初多种乔木种类竞相开花,秋季一些乔木树种结果,林相出现少量黄斑,冬季林相仍然绿色。8HQ潇湘晨报网

  除却赤皮青冈顶级群落,其他伴生乔木如木荷、紫果械、大叶青冈、甜槠、枫香数量均已成型,虽然部分林地受楠竹等栽培作物影响,但整体群落稳定,更替规律也属正常,若无人为破坏,应会长久演替保存。8HQ潇湘晨报网

  吴少武介绍,赤皮青冈是二级保护树种,一度濒危,曾自然分布于我国湖南、浙江、福建、贵州等省。湖南的桑植县、永州市有零星分布。通道县孟冲团寨的赤皮青冈群落从规模上看应属于自然飞籽成林,孟冲侗寨亦无祖上栽培此树的说法,但侗民倚山为居、与树为邻的相处态度,为赤皮青冈提供了安息、繁衍的机会。8HQ潇湘晨报网

  手记8HQ潇湘晨报网

  边界线上风景树8HQ潇湘晨报网

  跨过湖南马蹄形省界西南端的边界线,是成簇成簇的侗寨,开车从绥宁黄桑坪极颠簸的道路向东走,经过长安营、木脚、临口,视线会将你从平矮白顶的干栏式建筑引向村口的参天古木,尤其是沿着播阳镇往南去高坪苗寨的路上,播阳河绿影璀璨,两岸的河柳与樟树渐次组成一排排队列,在村口或出入集散的码头处冒出两株古樟树,据说已有500多年,是过往孩子的“保爷”。8HQ潇湘晨报网

  吴娭毑背着小孙子从河面上过,树荫映在孩子的瞳孔里,回荡在吴娭毑的歌谣中,樟树不仅提供庇佑,也是村口寨门的天然标识,解船拴牛的地方。黄新寨的村民说,这两棵樟树曾经目送过千万个木簰放入江中,下播阳镇,入靖州,最后抵达洪江,再渡往汉口。“保爷”未遭砍伐是受村约管护。8HQ潇湘晨报网

  寨头山坡上的树大多受此规矩。而立规矩的人可以追溯到黄新寨最先搬到那块半月形河中半岛定居的最初一辈人。8HQ潇湘晨报网

  “五代,侗民沿渠江而上,进入今通道的各个村寨定居”(通道县志)。伴随这场迁徙的,还有岭南地区的种子植物,他们在迁徙、择地、流通、交汇中,跨过热带的边界,在长江与珠江的分水岭间与侗民谋求一种长久的相处方式。8HQ潇湘晨报网

  这就是我们最后看到的湖南通道,边界线上侗寨与风景树。8HQ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钱烨8HQ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