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王澍:我只是碰巧会造房子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赵颖慧编辑: 丁蓉时间:2016-10-09 10:44:06

r6K潇湘晨报网

 r6K潇湘晨报网

 r6K潇湘晨报网

  称自己为业余建筑师的王澍(左),认为只有“真正业余爱好的人才真正爱”。图/曾翰r6K潇湘晨报网

 r6K潇湘晨报网

 r6K潇湘晨报网

 r6K潇湘晨报网

  黑色,几乎是公开报道中王澍着装最常见的颜色。r6K潇湘晨报网

  他嘴唇轻抿,目光锐利,倒八字剑眉,一股文人的孤傲几乎要透过纸背溢了出来。r6K潇湘晨报网

  他是世界建筑最高奖“普利兹克奖”的首位中国籍获得者,却给自己工作室取名“业余建筑工作室”;他认定自己首先是一个文人,只是碰巧会做建筑;他喜欢称自己的工作是”造房子”。r6K潇湘晨报网

  这三个字也正好成为他获普利兹克奖后,出版的第一本文集书名。r6K潇湘晨报网

  我问他,为何是“造房子”而不是“建房子”?r6K潇湘晨报网

  他说,“今天城市里所有标志性的巨大建筑,都是不适合放在山水里面的,无法入画,因为它非常的浮夸,非常狂妄,非常自大。我希望我造的,都能放在山水里的那一类,所以叫’造房子’。”   撰文/本报记者赵颖慧r6K潇湘晨报网

  文人r6K潇湘晨报网

  “我首先是个文人,碰巧会做建筑”r6K潇湘晨报网

  王澍,人群中的“叛逆者”,时代里的“逆行者”。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上大二的王澍公开宣称,“没有人可以教我了。”24岁,他写《当代中国建筑学危机》,批判了整个近代中国建筑界。r6K潇湘晨报网

  人们将他称作“叛逆”,或许换一个词是“坚守”,当太多的建筑师为了满足甲方,不断用夸张的线条塑造西式建筑时,王澍坚守的是一个中国文人的心性。r6K潇湘晨报网

  他喜欢中国山水画,临摹书法,看苏州园林,或者仅仅是晒太阳,看远山,看下雨。r6K潇湘晨报网

  “我一向认为我首先是个文人,碰巧会做建筑。从这样一个角度出发,你就会想,有没有可能做一个这样的建筑,让大家清楚看到,雨是从哪儿下来的,落到那儿之后流到了什么地方,每个转折、变化都会让人心动。”r6K潇湘晨报网

  在这个大拆大建的年代,王澍的“悠然”和“情趣”似乎很难跟得上时代。而恰恰是这份坚守,让王澍成为有着“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的首位中国籍获得者。r6K潇湘晨报网

  造r6K潇湘晨报网

  “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大艺术家,都是工匠”r6K潇湘晨报网

  如果拆开《造房子》一书的书壳,你会看到一个非常特别的书封,那是一堵各色砖块砌成的墙,砖块颜色各异,长短不一,甚至有的破损,青砖、红砖、瓦片混杂修葺,似乎是从废弃倒塌的房屋里,收集而来的砖块砌成的一堵墙,这就是著名的瓦爿墙。r6K潇湘晨报网

  王澍用这样的方式设计宁波博物馆。有人指责他在一个现代化的新城区,坚持表现宁波最落后的事物。他反驳说,“博物馆首先收藏的就是时间,这种墙体做法将使宁波博物馆成为时间收藏最细的博物馆。”当施工结束,王澍发现越来越多的宁波普通市民,他们不仅喜欢这座建筑,而且发自内心地热爱这座建筑。r6K潇湘晨报网

  在王澍的课堂,“砌砖、夯土都是必须的功课,如果将造房子比作烹饪,我们是教学生真实地做菜。”r6K潇湘晨报网

  因此,当我问道,“为什么书名用造房子,而不用建房子?”他回答说,“‘造’的本身就是建造。就像如同画中国画一样,笔精墨妙,一个好的建筑师,对于材料,对于到底如何来建造,这个其实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们现在好多建筑师把建筑搞得很艺术,主要是画一个造型,一个形式。他们以为砌石头、砌砖头,应该是农民工的事,其实一个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好的大艺术家,都是工匠。”r6K潇湘晨报网

  “通过‘造’,表达的是我对建筑的基本观念,和做的一个方式,一个自觉的检讨。”r6K潇湘晨报网

  房子r6K潇湘晨报网

  “城市里标志性巨大建筑都不适合放在山水里”r6K潇湘晨报网

  “我从来不愿意说建筑,我喜欢说房子。”王澍说。r6K潇湘晨报网

  “建筑”这个词先把造房子这件事搞得太重要了,比如需要“创造力”,需要表达建筑师的“自我”,需要与时代同步……“这些重要的因素制造的一个危险是:众多建筑师甚至丧失了在生活中基本的感官经验。”r6K潇湘晨报网

  “你看在中国山水画里,当面对自然的时候,中国画家一般画的都是房子,是通过房子来表达,人和自然相比合适的位置是什么。我们今天城市里所有标志性的巨大建筑,都是不适合放在山水里面的,无法入画,因为它非常的浮夸,非常狂妄,非常自大。我希望我造的,都能放在山水里的那一类,所以叫‘造房子’。”r6K潇湘晨报网

  于是,获奖后的王澍做了一件事,花了三年时间,在杭州市富阳洞桥镇文村设计建造了14幢24户农居。“我希望它还能发芽。”r6K潇湘晨报网

  走进文村,巷子静谧,黑瓦老墙的房子被木条或杭灰石、新型夯土装饰起来。在王澍看来,“造房子,就是造一个小世界,而不是造了房子,再配以所谓景观。”r6K潇湘晨报网

  所以房子与房子之间留有小巷,“几乎每一个房子之间的缝,我们都是仔细考虑过的,所以才有小孩可以玩耍的空间。有块空地,小朋友就能跳个皮筋,他们和长在城市里的孩子的经验完全不一样。这是我觉得相当一部分城市人看了会动心的生活。”r6K潇湘晨报网

  获奖后的王澍,变化并不大,一年只做两个项目,但在接项目之前,“我永远会把一些东西说在前面,如果你真的想找我做,那么就要毫无保留地支持我,按照一开始的设计想法做,中间不能动摇,如果动摇,我随时可以走。”他戏称,“请我,其实是自找麻烦,我是带着麻烦来的。”r6K潇湘晨报网

  他依然称自己为业余建筑师,因为“我希望做建筑师有乐趣,不是只以实际现实的目的来做一个建筑师,只有真正业余爱好的人才真正爱。”r6K潇湘晨报网

  对话r6K潇湘晨报网

  乡村可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r6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农村的人向往城市,想住“高楼大厦”,大家似乎更在意房子的“功能性”,您认为这背后原因是什么?r6K潇湘晨报网

  王澍:它其实也不是实用的功能性问题。它只是一个时代价值观的变化,大家会有一种集体性的流行和追随,觉得那才能代表新生活。农民都造四层高的大房子,只住底下两层,上面两层都空着。为了显示自己家有成就,就要造那么大。所以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需要去引导。我们把房子做得比他们的实用得多,还通气通风,有半室内的院落生活,夏天可以坐在小院里吃个饭,洗衣服也方便,其实更实用。烧柴灶有烟,其实更需要有院子。这才是它真正的实用。r6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传统家庭里几代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今天的家庭,分裂成很多独立个体。这似乎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您怎么看待这种情况?r6K潇湘晨报网

  王澍:这是城市的问题,在农村有另外一个问题。农村碰到的问题是,原来可能一个大房子有三代人住在一起,现在拆开之后一栋变成三栋甚至四栋。每一户面积都不小。像浙江省要求落地不超过120(平方米),那么三层360(平方米),四层480(平方米),一户这么大,其实远远超出了一般三口之家的需要。所以我们在农村做的这种实验,我们的落地都要比政府给的少,在按照农村的方式只能做15栋的面积上,按照我的方式能做24栋。r6K潇湘晨报网

  怎么把土地利用率都提高起来?我的基本观点是,以我们自然资源的匮乏,土地的缺少,我们根本不能这样大手大脚地使用资源,这点传统比我们做得好得多。传统的村落密度要比我们高得多。r6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您理想中的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您有新的计划,为实现这样的世界而努力么?r6K潇湘晨报网

  王澍:我只是想,也许我们可以试一下,未来会有一些不同的选择。就像我们在文村做的,乡村可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再多也不敢想。r6K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