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梅田记忆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丁蓉时间:2016-10-08 10:13:53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10月3日下午,刚从矿井里上来的矿工,满身疲惫地从穿着白衬衫的小卖部老板身边走过。组图/唐兵兵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三矿曾经是比较热闹的矿区,有电影院、灯光篮球场,小饭店、小卖部随处可见。如今,电影院已经荒废,饭店也早已关门。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BNV潇湘晨报网

  “以前去梅田都是狭窄的盘山公路,路况差,都是煤灰。”10月3日,在郴州往梅田镇的宜连高速上,司机感慨,他曾在往梅田镇的山路上出过车祸,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现在往梅田镇有高速公路,国道省道也早已拓宽,郴州到梅田77公里左右,不过一小时的车程。BNV潇湘晨报网

  沿匝道在梅田镇下高速,一块长石上写着“全国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梅田镇欢迎您。”试点意味着转型和改变,也夹杂着些许这个“煤炭之乡”在资源逐渐枯竭之后的无奈和探索。BNV潇湘晨报网

  撰文/唐兵兵BNV潇湘晨报网

  梅田矿务局:湖南境内的广东飞地BNV潇湘晨报网

  过了桥,穿过武水河就是梅田镇,镇上酒店、宾馆、超市随处可见,相比于湖南其他的小镇,梅田更像个小县城。BNV潇湘晨报网

  街边的“湘粤劳工派遣公司”贴着广东工厂的招聘信息,显出“楚粤之孔道”的气息,也述说着这个小镇与广东的内在联系。BNV潇湘晨报网

  十多年前来过梅田的司机却一眼看出了梅田镇的落寞与萧条,“这条街上以前都是卖工业设备,小型推土机摆满了街道两旁。”他指着一家大门紧闭、招牌已经斑驳、门上贴着转让告示的“工业设备厂”的门面说。BNV潇湘晨报网

  “以前梅田镇热闹得很,节假日人来人往,矿务局撤走以后生意差了很多。”梅田镇摩的师傅、小卖部的老板都开始怀念那段繁华的岁月。BNV潇湘晨报网

  “梅田以前就是一条不足百米的街。”74岁的李耀宗回忆说,梅田位于五岭山脉中段骑田岭麓,丰富的煤矿资源注定这个小镇兴起。BNV潇湘晨报网

  据《宜章煤炭志》记载,距今大约两三亿年前的中生代三叠纪晚期,宜章县西南苏铁木、松柏及羊齿植物在近海沼泽中繁生,沉积了海陆交互相的三叠统含煤地层。BNV潇湘晨报网

  梅田矿区探明煤炭储量12800万吨,梅田也因煤矿得名,据说是根据“煤炭坑”演化而来,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曾经武水河畔遍植梅花,因此叫梅田。不过,梅田人都更加相信“煤炭坑”的说法,毕竟在到处是煤的梅田,很难想象遍植梅花的曾经。BNV潇湘晨报网

  梅田煤矿的开采可以追溯到唐朝,清代尤盛,但均为人力开采小窑。1962年,广东省燃料工业厅厅长汤光礼深入梅田矿区进一步调查,“我们找到了一个有希望的煤炭基地,它很有前途。”BNV潇湘晨报网

  1962年10月24日,广东省委递交“建议将梅田煤矿划归坪石矿务局经营”报告,得到中共中央中南局认可,11月13日,经过湘粤两省经济委员会签署协议,将整个梅田矿区(含临武县沙田等处井田)划给广东省开发。从此,梅田矿区地理位置、行政规划属于湖南,而人员隶属、资源调配属广东,分布在宜章、临武的矿区成了星星点点的飞地。BNV潇湘晨报网

  梅田镇是梅田矿务局机关所在地,现在的梅田镇政府办公大院,是原来梅田矿务局办公区。BNV潇湘晨报网

  矿务局给这座小镇不仅带来了新的活力,也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电影院、百货大楼拔地而起,来自全国各地的矿工进入矿务局,矿务局职工最多的时候达到2.2万人,加上家属,超过5万人。每到节假日,各矿区的职工和家属就涌入这座小镇,买东西,看电影,矿务局还会组织篮球赛,“电影院天天放电影,总是排起长长的队,还有人直接翻墙进去”。那时,梅田人很少外出打工,在家门口做点生意,或者搞煤炭拖运都有不错的收益。BNV潇湘晨报网

  “以前六矿有3000多职工,加上家属近一万人”BNV潇湘晨报网

  1996年,梅田矿务局实施“关、停、并、转”,矿区相继关闭,2000年12月全局停产关闭,矿区也就渐渐荒废。BNV潇湘晨报网

  “一矿在余家寮,三矿在浆水乡,四矿在温塘坳,七矿在麻田,八矿临武金江镇木冲村,九矿临武沙田镇,有的矿区合并了,六矿是梅田矿区最大的煤矿。”向导邓朝军是个80后,他小时候经常在矿区玩,前几年从广东回到梅田,在矿区上班,所以对矿区非常熟悉,他觉得六矿最有代表性,保存最好,决定首先带我们去看六矿。BNV潇湘晨报网

  六矿距梅田镇3公里左右,位于黄石村。前身为拖木坑煤矿,最早于1958年由宜章梅田公社兴办,1970年正式移交给广东省梅田矿务局。BNV潇湘晨报网

  “快点拍照,不久以后可能就看不到了。”进入矿区,十几辆等待拖煤的卡车停在路边,邓朝军一个劲提醒我要拍下这可能会成为过去的场景。“以前都是直接在煤场直接上火车,铁路运出去。”邓朝军指了指不远的煤场说,在矿务局停产后,私人承包了矿区,都是用卡车运输。BNV潇湘晨报网

  通往矿区的道路两旁的房子一律红砖黑瓦,墙面沾满了积年累月的煤灰。到了一座五层的平房就是六矿了,平房是当时六矿的百货商店,旁边是家属区,有的房子已经拆除,没有拆除的也大部分已经废弃,长满杂草,只有一两间房子里临时住着矿工。几个穿着鲜艳的孩子穿过小巷,给这荒凉增添了些生气。BNV潇湘晨报网

  穿过平房沿水泥马路上山就是矿区,“这是竖井,物料都从这里下去。”竖井是六矿的标志性建筑,机修房、矿井口……邓朝军带着我们在矿区走了一圈,虽然还在生产,碰到的人却不多,“以前六矿有3000多职工,加上家属近一万人呢。”邓朝军有些感慨。BNV潇湘晨报网

  “国庆不上班。”几个矿工围坐着打牌,打牌是矿区的休闲方式,他们大部分是在矿务局停产后进入煤矿的当地人,“离家近,不然谁愿意来做煤炭工人呢,一个月就3000多块钱。”一个年轻的工人说,前段时间就有几个矿工辞职下了广东打工,“出去找份工作不都一天两三百块钱嘛。”他摇摇头。曾经让人艳羡的工作,现在不过成了一种不想远离家乡的权宜之计。BNV潇湘晨报网

  “现在就三矿、六矿还在生产,其他的基本上都停了。”邓朝军介绍,矿区的一些建筑会保存下来,“作为一段历史让人参观。”每逢放假,都会有很多老矿区人回到梅田,看看曾经的家乡,“去年,六矿茶子坳中学来了一批95级的毕业生,加上孩子大概有88个人,叫我当向导。有的人看到自己曾经住过的房子被拆掉了,直掉眼泪,找到了的兴奋不已,赶忙给家里打电话。”虽然自己不是矿区子弟,邓朝军却从他们的笑声和泪水中,感受到了游子回归故乡的感动。BNV潇湘晨报网

  2000年底,梅田矿务局资产、管理划归湖南。留在梅田的矿务局职工很少,大部分搬到了广东坪石,在矿区成长起来的孩子们则大部分在珠三角工作、安家落户。不过,对于梅田矿区人来说,梅田永远是他们魂牵梦绕的“故乡”。BNV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