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新学期,老校长张楚廷的第一课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赵颖慧编辑: 叶岱时间:2016-09-25 11:14:38

y15.jpg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图/邓建平EKK潇湘晨报网

y16.jpgy17.jpg   y18.jpgEKK潇湘晨报网

 EKK潇湘晨报网

  9月19日,周一,天气晴。EKK潇湘晨报网

  岳麓山下,湘江西岸,田家炳教育学院四楼教室。EKK潇湘晨报网

  下午4点20分,身穿灰色T恤,背着深色书包的张楚廷,快步走进教室,这是新学期的第一堂课。他身后跟着三个人,逐个将文件递到他面前,他边签字边抬头说,“上来签就不会迟到了,应该没迟到吧?”“没有呢!”同学们笑答。EKK潇湘晨报网

  57年来,他从未曾“迟到”,甚至常常“早到”。EKK潇湘晨报网

  今年,张楚廷80岁,早已卸任校长,学生们仍喜欢叫他“张校长”,但他更偏爱别人叫他“老张”。每周一,他都会准时出现在田家炳教育学院,坐在圆桌旁,聊天、上课、“吹牛”,进入他热爱的主场。EKK潇湘晨报网

  窗外,江风吹进教室,翻动书页,阳光洒在江面,一片金黄。这座离湘江不足五十米的田家炳教育学院,是他与田家炳共同选定的位置,因为“可以直通大江大河,通向五洲四海。”EKK潇湘晨报网

  “我一共出了121部书,好可怕啊”EKK潇湘晨报网

  “张校长,我可以录音吗?”作为“旁听生”,我轻轻走到他跟前,低声问。EKK潇湘晨报网

  “没有问题啊,我没什么不可以录的。”说着,他更把录音笔往胸前一拢,“放在这里,录得更清楚。”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的“狂”是出了名的,他声音洪亮,是专业人士认定的“男中音”。一开口,整个教室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堂课名为“高等教育学理论”,他翻开备课本,开始讲课和“吹牛”,“《高等教育哲学》我写了两本了,除了我,中国也没人写得出来,相当难,因为有人懂高等教育学,却不懂哲学;懂哲学,又不懂高等教育学。我呢,都懂!”EKK潇湘晨报网

  “至今,我独立完成的著作91部,合著30部,一共121部。好可怕啊!”他的普通话带着沔阳口音,“好”字音拖得很长,表情满是对自己的惊讶,逗得同学们都笑了起来,“别人跟我说,张校长,你太过分了,但我真的写得多。”EKK潇湘晨报网

  他几乎是用生命在“骄傲”,无时无刻都在“骄傲”,这似乎与中国传统所崇尚的“谦虚”背道而驰。但他原本就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旗帜鲜明地表达过一个观点,“骄傲使人进步”。EKK潇湘晨报网

  然而,他的“骄傲”也曾经历过“二起二落”。在他所写的《思想的流淌》一书中,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曾经,年轻时,常给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受到批判后,有所收敛,甚至自己的孩子第一个举手回答问题,我居然劝告孩子不去抢先,至少学会去做第二。”EKK潇湘晨报网

  变化发生在张楚廷成为张校长之后。“我分别与全校17个系部主任聊天,听到一位教师说,‘我们系里最高水平的那位教授不错,各方面都还好,就是有点,眼睛好像长在眉毛上’。”EKK潇湘晨报网

  再听听对其他系里一些最好水平教授的评论,几乎如出一辙,“这使我产生一个疑虑,他们是因为水平高而骄傲,还是因为骄傲而水平高?”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开始发挥他爱“琢磨”的个性,开始思考,“如果全都是因为水平高而骄傲,这说明骄傲有必然性,因为有合理性;如果他们都是因为骄傲而水平高,那么,骄傲就成了很宝贵的东西。无论他们属于哪一种情形都很好。这使我改变了对骄傲的看法。”EKK潇湘晨报网

  今年4月28日,他在一场面向全校的讲座上,骄傲地说:“骄傲才使人进步呢!”话音刚落,赢得现场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你吹了牛,就要对你的牛皮负责任,不进步才怪。而且有研究表明,大部分人是低估了自己的,骄傲自信可以激发人的潜能。可是,人们却特别不能厚待那些看似高估却不一定高估了自己的人。”EKK潇湘晨报网

  “骄傲”也融入了他的教育理念之中,“我期待我的学生们能充满自信,把学校办成自信的大学,”他说,“不能容纳骄傲,是大学的不幸,也是社会的不幸。”EKK潇湘晨报网

  “湖南师范大学”可以去掉哪个字EKK潇湘晨报网

  他的课堂,跟别人不一样。EKK潇湘晨报网

  没有讲台,只有一个椭圆形的桌子。他坐在桌子的一头,同学们围着桌子坐里外两圈,挨得最近的,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他的紫砂茶杯,这更像是沙龙。EKK潇湘晨报网

  这是一堂面向博士生和硕士研究生的课程,他透过大大的黑框眼镜,环视一圈逐个认清同学们的身份。这是30多张年轻的面孔,包括3个博士生和20多位硕士研究生,并呈现出“阴盛阳衰”的特点。男生十足金贵,只有零星的四五个,几乎完美地体现了湖南师范大学的男女比例特点。EKK潇湘晨报网

  “今天,我讲两大点,第一是大学的特点,第二是最早的大学。”张楚廷轻拍着备课本说,“不管讲多少遍,我都重新备课,不看以前的教案。”EKK潇湘晨报网

  实际上,或许在讲课的过程中,他也不是严格按照教案来讲,常常信马由缰,天南地北地“海谈”,常冷不丁地抬头问:“我讲到哪儿了?”EKK潇湘晨报网

  他最擅长的,依然是用生活和他生命中最贴近的细节和故事,传达真正的核心。EKK潇湘晨报网

  “湖南师范大学这几个字,可以分为三个词组‘湖南’、‘师范’、‘大学’,你们认为可以去掉哪个词?”EKK潇湘晨报网

  “大学!”有同学一着急,喊了出来,大家哄地笑了。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也笑,转过头看着他左边的方向,边笑边说,“去掉‘大学’二字,还怎么算大学。”说完,他又挥舞着左手说,“喊得快好!我就喜欢你们喊出来,不必怕错。错也是学生的权利。”EKK潇湘晨报网

  “喊得快”的同学红着脸,头也伏在桌上笑。张楚廷鼓励同学们发言、提问和“抬杠”,他自己也喜欢抬杠,喜欢颠覆,甚至质疑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EKK潇湘晨报网

  “我曾质疑过,但绝不会是否定这句话产生的历史性作用。如果就思维领域而言,思维是否导向正确,检验的尺度并不是物质活动,并不是实践。在公理数学中,检验数学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逻辑,而与物质活动无关,与人们日常所说的实践无关。”EKK潇湘晨报网

  那么,“湖南师范大学”几个字,张楚廷认为可以去掉哪个呢?EKK潇湘晨报网

  “‘师范’、‘湖南’两个字都是无关紧要的。”他又开始说起了故事,“当年,我曾经想把校名改为‘长沙大学’,有人不同意了,认为地名太小了吧,我就反问,‘是湖北大学有名,还是武汉大学有名?是厦门大学有名,还是福建大学有名?’”EKK潇湘晨报网

  “敢于论人的人,特别有胆量”EKK潇湘晨报网

  课上到一半,一个电话铃声响起。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边讲,边拿起身边的书包,翻出电话说,“我不接,我关机,对不起啊。”EKK潇湘晨报网

  他是尊重人的,特别是学生、工人。EKK潇湘晨报网

  早在今年4月底,我就曾提出对他进行采访,当时他说,“你可以去读读我的一本书《思想的流淌》,记录了我思想演变的过程。”于是,我买下这本书,一篇篇读下去,可以说是教育家张楚廷将自己作为分析样本而写的一本思想传记。有细心的人数过,这本书中,有3409个“人”字。EKK潇湘晨报网

  他的“人”,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比如,作为校长张楚廷考察干部有三条标准:其一,大小便后是否自己冲水;其二,对人说话是否不起高腔;其三,回家是否不打老婆(女的不打丈夫)。EKK潇湘晨报网

  组织部的同志说:“这不好考察。”EKK潇湘晨报网

  “他们真的以为要到厕所里监督。实际上,自己的办公室不能总等着工人来打扫吧,自己喝的开水不能总等着别人来倒吧。”EKK潇湘晨报网

  所以,他对办公室工作人员要求:“凡来办公室办事的人,特别是学生、工人来了,应起身相迎,先问‘你好’。”当时,有人提出异议说:“每来一人就起身会搞不过来。”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并不恼,还认为提意见的人是认真对待的,于是说:“人多就欠欠身可以吗?”EKK潇湘晨报网

  最彻底和最大胆的“尊重人”,应属十多年前,他在湖南师范大学推行的全校取消行政级别。“处级以上干部大会”改为“院系部处负责人大会”,最后连“干部”一词也不愿意使用,“学校只有教职员工,所谓干部,就是职员,大学里只有职员,没有官员。”他说。EKK潇湘晨报网

  有一次,艺术学院院长聂南溪教授问他,“我们院长是什么级?”EKK潇湘晨报网

  “我回应他,院长就是院长级。”EKK潇湘晨报网

  然而,他也清醒地意识到:“在一所大学内长久地去行政化,可能吗?一切都事在人为,可是,有几个人愿意为之?问题在哪里呢?体制改革,除此,别无出路。”EKK潇湘晨报网

  关于人,他还写过一本书,名为《人论》。说到此,“老张”又开始忍不住“吹牛”了:“《人论》,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写,一个是世界顶尖的哲学家卡西尔,还有一个是一个中国人,不过没有人说我是世界著名哲学家,因为世界可能还不知道我,知道我可能就著名了。敢于论人的人,特别有胆量,卡西尔在1944年写《人论》,我是2014年写的,相隔70年,我应该写得比他好吧,而且事实上我确实写得比他好。”EKK潇湘晨报网

  目前,《人论》已经脱销了,“我又从出版社要了100本,你们要的话,我送给你们,不要钱。”同学们笑了起来,并报以掌声。“老张”淡淡地说:“鼓掌,并不代表你们付钱了。”EKK潇湘晨报网

  同学们又笑。EKK潇湘晨报网

  “我在学问面前,绝不会装模作样”EKK潇湘晨报网

  “骄傲使人进步”、“大胆发言,不要怕错”、“校长不是官”……EKK潇湘晨报网

  当它们在一个校园里同时发力,或许就会形成一种东西——“文化”。EKK潇湘晨报网

  “大学合并都不成功,办分校的大都会失败,因为文化调不过去。”在这堂课的尾声,张楚廷阐述了这样一个观点。EKK潇湘晨报网

  在张楚廷时代,湖南师范大学是“特立独行”的。校领导的工资低于教授,行政干部的工资低于相应职称的教师;介绍与会人员,先介绍教授代表,再介绍学校行政领导;行政领导,先介绍副职,再介绍正职,“按我的说法,教师第一,我们行政干部第二。”EKK潇湘晨报网

  这逐渐形成了一股“风”。1992年春,大学刮起创收潮、下海潮、经商潮。“那时,我们在校园最核心地带挂出了两条巨幅标语:学术是学者的生命,学习是学生的天职。很震撼,很闻名。这就是当时湖南师范大学的特立独行。”EKK潇湘晨报网

  这两条标语,即使在今天也仍具意义,是多少人忘了的“本分”。EKK潇湘晨报网

  有人说“校长是大学的灵魂”。张楚廷认为“言重了”。“大学的灵魂是它积淀起来的文化,它是精神、是理念、是传统。如果历任校长中,有一些为这种传统的形成做出了特别的贡献,那么,他也就为铸就这所大学的灵魂做出过特别的贡献。”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的俄语比英语好,平时,他是绝不会用英语跟外国友人谈话的,“一则,我没有这个能力;二则,就说那么一两句,让别人还真以为你懂英语,这样反而更尴尬了。我在学问面前,绝不会装模作样。真理至上,首先是我自己在真理面前无条件地虔诚。”EKK潇湘晨报网

  “在学校里,我本人对待真理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至少,在一般人看来,我是学校里有权有势的人。”张楚廷在《思想的流淌》中写道,“在湖南师范大学,飘扬着两面无形的旗帜:真理至上,民族至上。为什么在我们学校,地位最高的、最受尊敬的是教授呢?原因还不简单吗?他们可以最好地体现真理的含义,他们以探求真理为己任。”EKK潇湘晨报网

  大学的灵魂离不开历史的积淀,而人也同样如此。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何以成为今天的张楚廷,他同样回到时光深处溯源。EKK潇湘晨报网

  在距湖北仙桃10公里的长淌口镇,曾有一所小学名为“崇德小学”,那是张楚廷度过童年的地方。学校有四扇木窗,四块木板上写着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当时,‘礼义’二字当然都是繁体字,很庄重,很漂亮。这大概是从此一辈子刻在我心头的四个大字。”EKK潇湘晨报网

  对话EKK潇湘晨报网

  “老人跌倒扶不扶?”张楚廷答案:做人更重要EK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您说自己曾经是一个很不能见世面的人,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舒展开的人,这让人很惊讶,您是如何变得可以舒展开来的?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脸皮厚了!以前非常怯场,甚至面对学生讲课,心里都紧张,后来慢慢脸皮厚了,见多了,就熟练了。EK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当下,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讨论,如“老人跌倒扶不扶?”。许多人也抱怨诚信缺失、弄虚作假的情况频现。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因为我们从事教育,一个教做学问,一个教做人,我认为做人更重要。我自己做人很严格,当然把道德摆在很高的地位。我不会多讲,而是多做。做人不在于口头上说多少,而是实际上做多少。目前,因一些历史原因造成的道德崩溃还没有完全治愈,因为系统批判还远远不够,没有深刻反省。不深入批判,道德就建立不起来。EK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您认为,市场经济对道德有怎样的影响?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市场经济应该使人更道德,它不是不道德的因素。道德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求而更高,市场经济要求更高的道德。美国是彻底的市场经济,但是道德水平很高。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机制,如果没有诚信,在社会将寸步难行。我们说无商不奸,但他们的商人讲道德。EK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您任校长时,如果遇上哪位领导,需要您为其子女解决问题,您会如何解决?EKK潇湘晨报网

  张楚廷:我们都有办法,我一上任就约法三章。当时物资都是配给的,住房也是按条件计划分配的,还有子女就业的安排问题。我就针对这三点提出三条,内容是与普通教职工一样排队,校领导不能有任何特殊照顾。当时有一个副校长反对,他说:“适当照顾也是可以的吧。”我恰巧很赞赏那个人,我就觉得他很诚恳,问题更在于他实际上做得很好,心里没鬼。后来,我动用了表决制,以6:1的多数名义决定了所有成员都必须遵守的约法三章。后来事实证明,那位提出异议的同志,没有搞过任何“特殊”。这就是当时的我们,对于外来的不正之风,我们的抵御能力还会没有吗?EKK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赵颖慧EKK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