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一道脑洞大开题机器人怎么生孩子?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赵颖慧编辑: 丁蓉时间:2016-09-18 10:32:11

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byi潇湘晨报网

byi潇湘晨报网

  棕色长袍、蓝色光剑,一群“绝地武士”出现在中国国家图书馆艺术中心。byi潇湘晨报网

  这天是9月11日,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现场,这是华语世界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有人说,“全中国脑洞最大的人都在这儿了”,如手持光剑,笑得合不拢嘴的刘慈欣。byi潇湘晨报网

  当天,最大的赢家当属38岁的江波,他凭《银河之心3·逐影追光》获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金奖,这也是刘慈欣曾经拿过的奖项。byi潇湘晨报网

  38岁,几乎是许多人“尘埃落定”的年纪,但似乎在江波的世界里,好奇心从不曾消失,除了本职工作半导体研发,他的心中充满星辰、大海以及光怪陆离的世界。byi潇湘晨报网

  自2003年,江波发表处女作《最后的游戏》,科幻小说他一写就是13年。byi潇湘晨报网

  9月15日,潇湘晨报专访江波。他说:“挣钱的路子可能会有很多,热爱的东西却只有那么一种。不把它写出来,就是辜负了这一份人生。”   撰文/本报记者赵颖慧byi潇湘晨报网

  “我要做一个宇宙开拓者”byi潇湘晨报网

  9月11日,颁奖现场,身穿蓝色细格纹衬衣,戴着黑框眼镜的江波走上台,手有点小抖。byi潇湘晨报网

  他说,“我是龟兔赛跑的乌龟选手,一直以来爬得很慢”。byi潇湘晨报网

  那么,这场赛跑的起点在哪里?似乎不得不追溯到江波的童年。byi潇湘晨报网

  小学四年级,老师问大家长大后要做什么?“同学们各种答案不一而足,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我的答案不在任何一种。”江波说,“我要做一个宇宙开拓者。我收获了一片寂静,一片哗然,还有微微诧异的眼神。”byi潇湘晨报网

  “当时,从哪里获得‘宇宙’的概念?”我问。“当时,有一本科幻小说短篇集,都是中国科幻前辈的作品,如叶永烈、童文正、郑文光等人。还有每天傍晚六七点,电视上会播动画片,就会慢慢了解到宇宙的概念。”byi潇湘晨报网

  更幸运的是,江波有一个“自由”的童年,“小时候,学习成绩好,父母约束比较少,喜欢看书,经常往图书馆跑”。他在《十年一觉科幻梦》中写道:“有一个事实毋庸置疑,很小的时候,科幻就在我的心灵上打开了一扇窗。透过它,我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光怪陆离的世界。”byi潇湘晨报网

  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类科幻小说,如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三部曲、克拉克的“太空漫游”四部曲等,“当时看完后,简直颠覆了世界观。”他说,“科幻是美的,宇宙的深远辽阔,科技的精妙绝伦,人们的悲欢离合,所有的一切都吸引着我,把我幼小的心灵塞得满满的。”byi潇湘晨报网

  “天性里有一种表达的愿望”byi潇湘晨报网

  有了天马行空的想象,还需要一个“出口”。他曾在2009年12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说:“我的天性里有一种表达的愿望。”byi潇湘晨报网

  小时候,曾经去远足,江波边走边编故事给伙伴们听。“还记得一点情节,那就是威震天和擎天柱合二为一,成了一个超级厉害的机器人,叫做威擎天。因为变形金刚里有女机器人,我还设想了机器人怎么生孩子。”byi潇湘晨报网

  旅途走到尽头,小伙伴问:“下边还有呢?”下边没有了,他也想不起当时说了什么。byi潇湘晨报网

  小学,编故事,写武侠小说;中学,写心情日记;大学,写思想政治人生评论;再后来,他开始写科幻小说。他说:“如果不是科幻,那么也会有点别的什么东西来承载它。”byi潇湘晨报网

  大学期间,江波投出了第一篇科幻小说稿件,参加科幻世界校园征文活动。“我记得这篇稿子,叫《历史》。将近一万字,最后得了三等奖,相当于安慰奖。那是我第一次野心勃勃地创作,以失败告终。”byi潇湘晨报网

  最后,这篇习作被丢进了BBS的垃圾堆,贮藏在某个精华区某个ID的名下,“未来的五百年不会有人去翻看,最后会被当成电子垃圾处理掉”。byi潇湘晨报网

  第一次创作,以失败告终,却开始了他的科幻小说写作生涯。byi潇湘晨报网

  2003年,他的第一篇小说发表。接下来的四年,写科幻小说的总收入不到一万块钱。byi潇湘晨报网

  2007年,他在博客中“自语式”地写道:“有的时候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码一万个字来换一千块钱。经济的考量,我应该多花点时间在MBA课程上,因为也许再过两三年,这个东西可以作为一块光亮的敲门砖,帮助我找到更上一层楼的工作,提升社会地位,获得更大收益。”byi潇湘晨报网

  然而,他还是会用大量时间去写科幻,“也许这是因为我的天性还没有完全被世俗所驯服”。byi潇湘晨报网

  因为各种原因,包括高考志愿的阴差阳错,江波进入半导体行当,“这不是我讨厌的事,然而也绝对不是我喜欢的。我喜欢科幻,这是我开始写科幻的唯一原因。”byi潇湘晨报网

  所以,当我问他,对于科幻小说当时有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他顿了一下,稍显诧异地说:“这个谈不上放弃,我当作一种兴趣爱好在做,所以没有那么强的功利心。即便是退稿,收到不太好的批评,还是得做这个事。”但他也坦诚说,“如果长时间不能被发表,可能会受到影响,可能就不投稿了,写别的东西。”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曾经有一段仿“凡客体”的自我介绍:“爱科学,不爱学科;爱历史,也爱亿万年后的文明;爱文化,更爱策略类游戏;不是韩松,也不是大刘;不是老王,更不是何夕;我不是大师,我写科幻;和你一样,和很多人不一样;我是科幻爱好者、我是江波。”byi潇湘晨报网

  “这段介绍,里面的‘一样’是什么,‘不一样’又是什么?”byi潇湘晨报网

  他回答说:“‘一样’是指好奇心,从孩子开始,大部分人有好奇心,这种好奇心可以保持下去,可以成为科幻爱好者;‘不一样’是指随着年岁的增长,自然棱角磨灭了,好奇心没有了,成为社会属性的人,满足于日常人的生活,开始在社会上扮演自己的角色。但我还保有这份好奇心。”byi潇湘晨报网

  喜欢是我写科幻的唯一原因byi潇湘晨报网

  “希望写类似中国历史的科幻剧”byi潇湘晨报网

  圈外人看科幻作家,或许会以为他们都是一群嘴里念叨着宇宙、奇点、黑洞的“怪人”。byi潇湘晨报网

  实际上,江波不仅爱看科幻小说,还喜欢文学和历史。byi潇湘晨报网

  他喜欢看历史书,“历史和科幻并不相互排斥。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具有截然相反的性质。它们就像两条射线,从同一个端点引出,却指向截然不同的方向,一个指向过去,一个指向未来。但它们也有某种类似,它们都是故事,只不过一个已发生,一个仅仅存在于可能之中。这种共性,决定了他们并不是相互排斥的一对”。byi潇湘晨报网

  除此之外,“历史可以提供一个宏观的框架,并充斥着很多细节”。byi潇湘晨报网

  中国恰恰有很长的历史,而且是有书面记载的历史,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难以比肩的。但让他忧心的是,目前很少有中国烙印强烈的科幻小说,让人一看就知道作者来自中国。byi潇湘晨报网

  “《三体》的中国烙印很强烈,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外国人写的,这是非常难得的特点,如果将来可以借鉴中国历史上的东西,写一部科幻小说,应该是非常让人期待的事。”byi潇湘晨报网

  这个念头,早在2009年就冒了出来,这一年,他在博文《历史和科幻》中说:“在我的有生之年,希望能够写一部类似中国历史的科幻剧,这样的框架甚至不需要构思,现成的拿来主义。然而历史会在星空的背景下熠熠发光。希望那个时候,这能是一个被主流文化所接受的流行小说。”byi潇湘晨报网

  对话byi潇湘晨报网

  什么样的生灵可被称为人?by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你喜欢阿西莫夫,你认为他的作品具备怎样独特的风格?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阿西莫夫的想象力非常充沛,但就风格而言,机器人系列和银河帝国系列走的是两条不太相同的路。byi潇湘晨报网

  机器人系列大部分是短篇,逻辑严密,非常机智,常在结束的时候笔锋一转,给你一个答案,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地方。byi潇湘晨报网

  “银河帝国”系列,体量宏大,时间跨度非常大,区域非常广,把人类的文明投射到宇宙深空,对我影响比较大,我的《银河之心》系列很大程度上受“银河帝国”的影响。by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你的获奖作品《银河之心》三部曲,非常宏大,你最终想表达的是什么?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银河之心》三部曲想表达的理念蛮复杂的。byi潇湘晨报网

  第一个主题是什么样的生灵可以被称之为人?小说中有大量不同的人,比如银河人,已经完全机械化,与人类没有什么共同点;巡逻人,剔除了感情之后非常冷酷,从纯粹理性的角度思考问题。但巡逻者的基因组合非常不稳定,经常会出现返回到原生人类的状况,可以重新投入到爱恨情仇。byi潇湘晨报网

  什么是人,每个人对于这个问题可能有不同的答案,但我想表达的是,有爱有恨的才能算做真正的人。byi潇湘晨报网

  第二个主题是对家园的感情。小说的主人公不顾一切捍卫家园的安危,有一种家国情怀。byi潇湘晨报网

  第三个主题是探讨宇宙里文明存在的形态。如埃博之子,这种超级计算机,可以认为是一种特别的人类的生存方式,人类以纯粹电子形态存在。这是探讨世界发展到更高的阶段,人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问题。by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你喜欢读哪几类书籍?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我喜欢看的两类东西,一类是历史,它可以提供一个宏观的框架,而且历史本身有很多细节,其中有许多故事。第二类是科普书,尤其是那种比较有思想性的科普书,如《时间简史》《万物简史》《人类简史》,还有比如《四十亿年的进化史中的十个瞬间》,里面东西不仅仅是知识上的滋养,更是世界观的某种升华。by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对今天的科幻爱好者,有哪些建议?byi潇湘晨报网

  江波:如果真的爱这个东西,大家就继续写,《科幻世界》仍旧是纸媒的重要发表平台,但我们还有许多新媒体,如蝌蚪五线谱等提供的电子发表渠道。因此,今天的科幻爱好者,他们的发表渠道和成功的机会,比我们当初都要多。byi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