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提高至喜的62年考古传奇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丁蓉时间:2016-09-18 10:26:58

6Px潇湘晨报网

  高至喜。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1973年12月,在长沙马王堆3号汉墓发掘现场。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❶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❷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❸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❹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6Px潇湘晨报网

  ❺ ①四羊方尊。②东汉墓出土的宠物狗。 ③东汉墓出土的青瓷四耳罐。 ④宁乡炭河里遗址出土的提梁卣。 ⑤东汉墓出土的陶灶、猪圈。6Px潇湘晨报网

  9月13日,星期二,正是每周高至喜去省博物馆上班的日子,他比往常提前半小时到204办公室,戴着老花镜埋首一堆泛黄的资料中,核对照片、画图和描述,确保三份资料保持一致。见约的人已至,他抬头,“时间不要很久吧?”6Px潇湘晨报网

  84岁的高至喜入行考古62年,湖南省震惊世界的考古发掘,桩桩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四羊方尊准确出土地址的确定,皿方罍的发掘和研究,还有炭河里遗址、马王堆二、三号汉墓……他似乎也早已习惯了用耐心来跟时间赛跑,以至于退休后依然按时上下班,花8年时间研究2048座楚墓,写出《长沙楚墓》,后又花近15年时间研究2151座汉墓,他还要争取《长沙汉墓》在明年出版。跟他一起随行的人大多都坚持一阵子就放弃,唯独他,依然做着“十年磨一剑”的活。6Px潇湘晨报网

  提及这些考古成果,高至喜颤巍巍挪动脚步,从满屋柜子、桌子中找寻出属于每个故事的配套文件袋,好似他的敏锐又回到当年,所有的一切都跟年龄无关。6Px潇湘晨报网

  撰文/本报记者伍婷婷6Px潇湘晨报网

  炭河里遗址6Px潇湘晨报网

  “如果不去河边走走,这秘密我破不了”6Px潇湘晨报网

  1963年6月,高至喜走进宁乡黄材公社炭河里,三天时间,他凭借敏锐触觉发现了炭河里遗址。6Px潇湘晨报网

  在此之前,宁乡黄材公社寨子大队的秘书姜伏宗将在炭河里塅溪河中拾到的一件商代“癸”兽面纹提梁铜卣及卣内贮藏的1100余颗玉珠、玉管送交至湖南省博物馆。看到这些文物,高至喜觉得有必要做一次实地探访。6月30日,他和老技工漆孝忠来到宁乡黄材炭河里,找到姜伏宗,在他的引导下到达提梁卣的出土地点,进行了初略勘察。凭着以往的经验,他们觉得该地可能还曾有过文物出土。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让姜伏宗组织社员开会。他在会上宣传国家保护文物的政策,对姜伏宗给予表扬和奖励。在会上,高至喜了解到,栗山大队张家生产队出土有两件铜鼎;1951年一地主家藏有一件“九奶钟”;1962年莲花大队石松庵挖出有文物。6Px潇湘晨报网

  第二天,他们就去栗山大队张家生产队张运香家花15元征集到了一件商代晚期的“己”分裆铜鼎,这是湖南省出土的唯一一件商代晚期分裆铜鼎。“张运香告诉我们,他在水塘湾挖棉花地发现的,有两件,大鼎套在小鼎之上,三足朝天,当时以为是个‘炸弹’,随手丢了。”可没想到,他妻子邓清香又把它当废铜捡了回来,后来大鼎卖给了当地供销社土产部已化炉,只剩这个小鼎。6Px潇湘晨报网

  听他们这么一说,高至喜觉得塅溪河道及其附近很可能有文物集中的遗址存在,便和技工去了炭河里。没想到这一去,就在提梁卣出土地上游约20米处,发现了一处古文化遗址。“这遗址位于塅溪河南岸,上面是炭河里生产队社员的菜地。大水冲刷,文化层都已经暴露出来了。”高至喜在文化层中收集到纹饰有方格纹、篮纹、人字形纹的陶片;器形有带扉棱的锥形器足、敛口折唇器口沿、大口缸、豆柄等。他当即认定这是一处殷商至西周时期的文化遗址,认为提梁卣的出土当与这一文化遗址有关。6Px潇湘晨报网

  就这些商代青铜器和炭河里遗址的考古新发现,高至喜撰写了《湖南宁乡黄材发现商代铜器和遗址》一文,发表在《考古》1963年第12期上,并大胆提出:“宁乡黄材这一带地方,在殷周时代,很可能曾一度为南方一个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6Px潇湘晨报网

  当时炭河里并未引起考古界重视,1973年,何介钧、周世荣、熊传薪三人对遗址又作了一次小规模的试掘。1994年,省市县文物考古部门对炭河里遗址进行了重新调查,向桃初等于2001~2005年进行了三次大规模发掘,发现了规模较大的城址,城内外有壕沟,城内有大型宫殿建筑基址,并推测有铸铜作坊,“认为炭河里城址应该是一个区域青铜文化的中心聚落或都邑所在地。”“这与我在1963年的推断一致,我非常高兴,后来炭河里城址被批准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6Px潇湘晨报网

  四羊方尊准确出土地6Px潇湘晨报网

  “挨家挨户去问,才有这一发现”6Px潇湘晨报网

  和炭河里遗址同时发现的还有国宝四羊方尊的准确出土地址。在去往宁乡时,高至喜听蔡季襄提过,宁乡月山铺有一个老婆婆收藏有一批商周青铜器,他决定此次出行访古一探究竟。6Px潇湘晨报网

  “我在宁乡待了三天,应该是最后一天,7月2日找到四羊方尊确切出土地址的。”那天上午,他和漆孝忠从黄材沿塅溪河而行,因为雨季涨大水,河两岸被大水冲刷过。沿河的许多河岸、道路、农田均被冲毁,他们俩步行非常艰难。一直到了中午,走了20多里路,才到达月山铺。“记得那里的空气很好,田园风光很醉人,可我们一路打听老婆婆和青铜器的消息,大家都说不知道。”高至喜和漆孝忠找了一公社招待所住下,挨家挨户去打听。第二天,当他们走进姜锦书家后得知,1938年4月,在转耳仑挖红薯土时,他挖获了一件有四个“水牛”的“宝物”。“他说家里还有一块铜片,拿来给我们看的时候,我们从铜片的黑亮色和上面的云雷纹大致推测,很有可能跟四羊方尊有关。”于是,他们邀请姜锦书一同去器物出土地查看。6Px潇湘晨报网

  姜锦书带着他们走了2里多路,到达月山公社龙泉大队转耳仑,也就是黎家冲背后山腰,四羊方尊的发现地土层很浅,地面已经露出石灰岩。姜锦书告诉高至喜他挖到此物的经过。1937年4月,姜锦书在挖红薯土时铁锄碰到此器,以为是“石头”没有理睬,可第二年4月他又挖到这块“石头”,觉得很“碍事”,就想将它挖出来。“挖出来后,两兄弟将其卖给一位古董商人,后来到了长沙商人杨克昌手中,但是由于内部分利不匀引起诉讼,被当时的省政府没收。”再后来,日寇侵华,省政府迁避沅陵,四羊方尊陈放于厅堂的香几上,日寇飞机轰炸沅陵时四羊方尊落地震碎,之后就没了音讯。新中国成立后,在湖南省人民银行仓库找到了四羊方尊的残片,修复后于1958年上调给中国历史博物馆。高至喜这一趟走访,发现四羊方尊的出土地址并不是宁乡沩山观音庵,而是宁乡月山铺转耳仑。6Px潇湘晨报网

  “那个人面鼎也是黄材乡的农民挖地挖出来,他用锄头将其砸成十几块,当作废铜卖掉了。”高至喜说,后来得知这消息,他们追查下去,找到了毛家桥废铜收购中心的仓库,在里面找到10块人面鼎的碎片,拼合发现还缺个脚,当时以为找不到了就做了个脚。到了1961年,在株洲废铜仓库找到一只脚跟人面鼎的缺脚吻合,就拆掉做的假脚。“人面鼎四个面和脚都是真的,只有底板是配上去的,这若是一时疏忽,真是一大憾事。”6Px潇湘晨报网

  浏城桥1号楚墓6Px潇湘晨报网

  “在墓里清理文物一天一夜”6Px潇湘晨报网

  1970年冬,长沙市挖防空洞挖至长沙浏城桥时,在地面以下7米处遇到了一个人工木构。挖防空洞的工作人员不敢妄动,逐级向上汇报。6Px潇湘晨报网

  “我们在1971年配合人防工程清理此墓,这也是长沙目前出土的形制较大而又保存最完整的楚墓,我们称之为长沙浏城桥1号楚墓。”1971年2月的一天上午,考古人员打开木椁,各种随葬品摆满墓室,又加上墓室进水,每件物品上都有淤泥,特别是漆器都已经漂浮水面,好多已经移位了。清理工作很是麻烦,高至喜和技工配合,他低头弯腰进行绘图,填写好器物标签,由老技工提取器物,“墓空间很小,我们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接力进行,经过一天一夜才将墓室里边的262件随葬品清理完毕。”高至喜记得,等他们清理完这些随葬品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当时又他全身都是污泥,也没想那么多就直接去吃早餐,“哇,我去吃早餐的时候,所有人像盯怪物一样盯着我,我也没理会大家的眼神,吃过早餐,稍作休息,我又继续葬具绘图工作。”6Px潇湘晨报网

  长沙浏城桥1号楚墓里出土的262件随葬品中,高至喜记忆犹新的是徒兵和车兵的工具。“里面有件用树藤作柄的长矛,柄上髹黑漆,绘有红色云纹,非常坚韧,这个矛长有2.8米,这种又长又直的藤柄实在太难找到了。”另外,这里出土的器物中,随身佩戴的剑,徒兵所用的短柄铜戈、铜矛、铜戟,车兵所用的长兵器,远射兵器弓、箭及防御武器皮甲和木盾等,有100多件,当时所用的兵器非常齐全,差不多就是一个兵器库了。“徒兵用的戈长仅1.4米,可我们发现了3米长的‘积竹柲’,一般长点的兵器易折断,可是这个却非常坚韧。”这个“积木柲”是先做一根四棱形的长木棒,外包青竹篾16根,再用丝线紧密缠绕髹漆,上装铜戈头,下安铜鐏,“这样3米长的车兵戈有两件。还有一件跟这种类似,用一根四棱形长木棒,四周各加一块弧形薄木片,再用丝线缠绕髹漆的长戈有3.14米,该形式的‘积木柲’是首次发现。”6Px潇湘晨报网

  马王堆三号墓6Px潇湘晨报网

  “好多相机对着,结果手一抬,拿出一根腿骨”6Px潇湘晨报网

  1972年夏,长沙市东郊马王堆一号墓出土了一具完整女尸和一千多件珍贵文物,这一消息公布,国内外震动。那时高至喜在北京筹备国家出土文物展览,准备去日本和英国等地。早在1971年冬,马王堆一号墓发掘之前,侯良告知他这个消息让其请示王冶秋是否可挖,他趁着王冶秋来视察筹备工作时提及这事,王满口答应。高至喜随即发电报给侯良表示可以挖掘,他们甚至连报告都没打,直到挖出这么轰动的文物后,王冶秋口头提了句,“报告都没打。”6Px潇湘晨报网

  “一号墓发掘时我不在现场在北京,有点遗憾,但是幕后的请示工作都是我。”他还记得的女尸出土后,湖南有两派意见,其中一派说女尸不是文物,直接给医学院做研究好了。另一派则表示要保护好女尸,正在大家争执不休时,高至喜又打电话请示王冶秋,他表示,这个一定要好好保护起来,“如果我当时没请示,估计大家也看不到博物馆里这么震撼的女尸了。”6Px潇湘晨报网

  后来,高至喜随国家出土文物展工作组去了东京,王冶秋找他谈话,让他提早回长沙准备二、三号墓的发掘工作。国家文物局派了任际奉来长沙,协助他起草发掘马王堆二、三号汉墓向国务院的请示,请示报告由周总理亲批。6Px潇湘晨报网

  “我任业务组组长,这个团队当时真的厉害,应该是我国考古史上专为一项考古发掘工作而成立的领导小组,也是规格最高、业务最强的机构。”1973年11月19日,马王堆三号墓正式发掘。高至喜记得,那时候解放军工程兵某部还派出20名官兵把守。“湖师大历史系的83名师生也在,还有很多媒体都在等候三号墓的消息,墓葬中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当时填土中出土的青绿色竹片都及时采集标本进行了鉴定,那几枚汉文帝时的五铢铜钱、建筑墓室用的竹箕、木柄铁锸都完整保留下来了。”6Px潇湘晨报网

  发掘过程中,为保险起见,把内棺运回省博物馆,大家特别期待又一具完整古尸的出土,高至喜记得,湖南医学院王鹏程教授戴上长橡皮手套,旁边摆了几十架照相机、摄像机,可他从棺底摸出一根腿骨,顿时,一片泄气声。6Px潇湘晨报网

  马王堆二号墓6Px潇湘晨报网

  “墓底淤泥全部运回博物馆,洗出长沙丞相印”6Px潇湘晨报网

  三号墓经历“高期望值”到失落,可它里边的文物相当可观,在东边箱的57号长方形黑漆奁盒内,出土了一大叠帛书,另有一卷帛书和医简。如《周易》《春秋事语》《战国纵横家书》《老子》甲乙本等,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早已失传的古籍。6Px潇湘晨报网

  发掘三号墓的清理工作是道难题,但是大家都云集智慧。边箱深达一米多,有一大半塞满了文物,绘图和安全提取文物很难,技工师傅想了个绝妙的原始办法,让发掘清理文物技术最好的任全生在腰间系上一根长长的罗布毛巾,老技工苏舂兴扯住他的腰带,任则下垂将墓室内上层的大量漆器、陶器、竹笥等安全地提取了上来。6Px潇湘晨报网

  “清理文物的时候又碰到难题,修复组组长王振江用他特制的小工具,小心地把竹简交叉处用线系起来,1小时功夫300余支竹简全部按原样提了起来,让人大开眼界。”三号墓的田野考古告一段落,专家陆续离开长沙,这时候单先进负责的二号墓发掘了500枚泥金饼、2000枚“半两”泥钱。比较重要的出土物有:一件镶玉铜卮、铜扣玳瑁卮和一件“三十三年”错金铜弩机等。在1974年1月13日又传来好消息,何介钧在清理墓室北端,首先摸到了一枚玉印,上有“利苍”二字;接着又摸出一颗龟钮铜印,上有“轪侯之印”四字。可按照历史文献记载,应该还有一枚“长沙丞相”的官印,反复找寻无所获,何介钧发现椁底板有缝隙,觉得可能是漏下去了。“我们就把墓底淤泥全部运回省博物馆冲洗,洗了一担淤泥后“长沙丞相”官印显露出来,由此,知道了这三个墓的关系,那女尸的秘密就此解开了。”6Px潇湘晨报网

  如今,84岁的高至喜每周二、周五都去省博物馆上班,他患有脑梗,常常将一周的工作带回家,每到上班的日子再背着一大袋资料去204室,很多跟他一起研究汉墓的人中途退出,可他仍然坚持将《长沙汉墓》写完。目前,他已经将2151座汉墓的文章写完,剩下扫尾工作,“买菜做饭看电视,读书阅报写文章,我乐在其中。”6Px潇湘晨报网

  人物简介6Px潇湘晨报网

  高至喜6Px潇湘晨报网

  1932年出生,湖南桃江县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湖南省荣誉社会科学专家。多年从事田野考古发掘工作。1993年被聘为全国一级文物鉴定确认专家组基本成员,现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曾任湖南省博物馆馆长,兼中国考古学会理事、湖南省考古学会理事长、湘鄂豫皖楚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等职。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资助项目《长沙楚墓》《长沙汉墓》研究。编著有《楚文化的南渐》《长沙楚墓》等10余部;发表论文、考古报告和其他文章210余篇。6Px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