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那座顶上长了树的塔,还好吗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叶岱时间:2016-09-10 11:02:22

DSC_0117.JPGBpa潇湘晨报网

惜字塔全貌,此处塔树共生百年,成了世界奇观。 Bpa潇湘晨报网

  总觉得古塔应该藏于深山或在曲径的尽头,需要找寻的艰辛,需要柳暗花明的欣喜。Bpa潇湘晨报网

  位于望城茶亭九峰山村的惜字塔,早已名声在外了,距离长沙城也不过50多公里,却并不容易抵达,而且,一不小心就会错过。Bpa潇湘晨报网

  在长沙坐了地铁,再转往湘阴的班车,中途下了车,茶亭的摩的师傅会热情地招呼,“知道,知道,就是那座顶上长了树的塔嘛”,于是穿过几个村庄,路边不时高悬的标牌总在提醒你,你要到达的是一处旅游景点。只是,越靠近,标牌却越寒酸,进入九峰山村,两块标识不过是躲在狗尾巴草丛中的木片了。Bpa潇湘晨报网

  “你们来看古塔是吧,就在这里。”如果不是在通往古塔小路上拾柴而归的村民易金华,我们差点要跟古塔擦肩而过了,小树林的树木长得繁茂,早已遮住了从马路仰望古塔的视线。在他的提醒下,我们才注意到马路与小径的岔路口,竖立着指示牌,一张硬纸壳上写着“游客止步,宝塔在此”,像是告诉游人目的地到了,更像是提醒游人,宝塔圣地,闲人免入。Bpa潇湘晨报网

  “求子、治病都来拜塔”Bpa潇湘晨报网

  顺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就到了惜字塔前,塔五层,高约12米,一棵树在塔顶生长欣欣向荣,像是塔的帽。Bpa潇湘晨报网

  “以前我们都叫胡椒树,后来专家说叫朴树。”60岁的易金华小时候上过塔顶,“那时候,树只有碗口粗。”树繁茂依旧,人却已成了老人。Bpa潇湘晨报网

  对于塔的历史,村里的人如数家珍。塔建于道光十八年秋(1838),次年仲夏完工,塔一二层有狭窄、陡峭的旋梯,三层曾经放有一尊孔子像。不远处的谭氏祠堂(茶亭梅园中学前身)作为村里学校,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Bpa潇湘晨报网

  不经意间脑海里就浮现了汪曾祺笔下那个烧字纸的老白,每天挑着一对写有“敬惜字纸”的竹筐,吓唬村里的孩子“坐在字纸上,会长疮”。在私塾、村里搜集了写有字的纸张,来到塔里,小心翼翼爬上塔的三层,将纸一张张铺开,虔诚地在孔子像前焚化了,然后又艰难下了塔,经过稻田的小路,来到河边,在孩子的读书声中,将纸灰投于中渠河里,祈祷一声“谭家园要出大人物哪”。每逢二月初三,文昌帝君诞辰,全村的读书人,集体在塔前祭拜,这是能想见惜字塔最初的辉煌。Bpa潇湘晨报网

  惜字塔的荣光大概是随着科举制度完结而彻底落幕了,如果不是塔顶的树的到来,塔大概早已倒塌。Bpa潇湘晨报网

  树于何时何种方式来到塔顶,已经无从考究。据传是光绪二十六年(1900),一个响雷击倒了塔顶,一只来自江西离娘山的鹰,占据了塔顶的喜鹊窝,将种子带到了塔顶,由此生根发芽。无心考究故事真实性,故事太美,人们愿意相信。Bpa潇湘晨报网

  树塔相依百年,树根沿着两层塔壁之间的黄土已经延伸到了地里,长得牢固而茂盛,它们以另一种方式开始接受来自四方的朝拜。Bpa潇湘晨报网

  “求子、治病、求姻缘都来拜惜字塔。磕头、烧香、放鞭炮,杀鸡宰猪。”易金华并不理解这种做法。惜字塔一层没有神像,来此磕头不过是对着空无一物的塔壁,一块中空的水泥砖成了神龛,里面插满燃尽的香烛,两个苹果还新鲜诱人。Bpa潇湘晨报网

  “塔里供的哪个神仙?”“就是菩萨啊!”Bpa潇湘晨报网

  人们的供奉似乎从来不需要明确跪拜的是哪路神仙,树塔也兼顾了观音菩萨和月老的差事。Bpa潇湘晨报网

  “有的年轻情侣也到这里来拜,还有人到这里结婚。”树和塔的百年相守,成了情侣宣示爱情的圣地,这或许是对惜字塔和朴树最浪漫的解读吧。Bpa潇湘晨报网

  “一片树叶卖到0.15元”Bpa潇湘晨报网

  “塔是道光年间建的,道光皇帝,你知道是谁吗?”94岁的左春华坐在竹凳上,摇着蒲扇讲述往事。Bpa潇湘晨报网

  她家在官冲村(现叫九峰山村),距古塔不过500米距离,她从来没有去拜过塔和树。她甚至搞不明白树和塔怎么突然就引来四方朝拜,它们曾只是村里人休憩、歇凉,孩子们玩耍的去处。Bpa潇湘晨报网

  “1982、1983年吧,突然有很多人到村里来,有的赶着猪来,在塔前宰杀。”塔前每天都挤满了人,磕头烧香、放鞭炮、杀鸡宰猪,好不热闹。“还说7片树叶泡茶,包治百病。”她摇摇头。Bpa潇湘晨报网

  在秋天落叶的时节,村里的妇女捡拾了树叶,在塔下售卖,“一片树叶卖到了0.15元。”左春华的儿子谭正文笑着接过话头。Bpa潇湘晨报网

  被神化的不仅是塔和树,还有谭正文家的水井,“莫名其妙成了神水”。那两年时间里,他家门前白天黑夜都排着长长的队,汲取“神水”。Bpa潇湘晨报网

  不少愿望实现的人将功劳归于塔和树,还有神水,会带着香烛、赶着猪、带着鸡来塔前还愿。Bpa潇湘晨报网

  还愿者带来了祭品,也带来了神迹故事,这些故事差点给塔顶的朴树带来灭顶之灾,人们爬上塔顶摘树叶,砍树根,树枝,扒树皮,朴树奄奄一息。直到政府在塔身第四层加了水泥板,防止人们爬上塔顶,朴树才逃过一劫。Bpa潇湘晨报网

  “树叶治病,都是迷信。”谭正文严肃地说,这也是村里人的共识。Bpa潇湘晨报网

  塔和树现已重归宁静。谭正文家的水井还时常有城里人来取水,不再是为许愿治病,而只是“水质堪比矿泉水。”Bpa潇湘晨报网

  塔与树危机,树根撑破了塔身Bpa潇湘晨报网

  惜字塔再次引起广泛关注是在2008年,不过这次是保护修复,此时的塔和树岌岌可危。Bpa潇湘晨报网

  随着朴树生长,树根将塔身的花岗岩胀得四分五裂,古塔随时有倒塌的可能,当地的文物部门一度决定弃树保塔。Bpa潇湘晨报网

  “古塔的历史价值并不高,有了树就是世界奇观。”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柳肃强烈反对弃树保塔的方案。Bpa潇湘晨报网

  “我搞了一辈子古建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观。”柳肃初次见到惜字塔时,叹为观止,惜字塔两层塔壁之间有二三十厘米的黄土层,让树根可以沿着黄土层一直向下生长,才有了朴树的枝繁叶茂,“一般的古建筑上都只是一些灌木丛,很少有大树的”。Bpa潇湘晨报网

  当时的惜字塔塔身最大裂缝有十几厘米,随时有垮塌的危险。柳肃邀请了省内建筑、植物学等各方面的专家,考察,制订修复方案。Bpa潇湘晨报网

  在准备施工时,村民出来阻挠,“他们怕我们把树弄死了。”柳肃让各方面的专家从各个角度耐心解释,才终于说服村民,于当年冬天动工。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惜字塔修复完成。Bpa潇湘晨报网

  “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没底。”回想起当年的修复过程,柳肃舒了一口气。庆幸的是,修复非常成功,塔身严丝合缝,第二年,朴树如期发了芽,现在依旧郁郁葱葱。Bpa潇湘晨报网

  “这次修复可以保塔树几十年无虞,以后再出现问题,就留给后代去修复吧。”柳肃坚信以后会有更好的办法应对塔和树的共生难题。Bpa潇湘晨报网

  “如果成了大广场,那就完蛋了”Bpa潇湘晨报网

  茶亭花海、塔树共生已成为茶亭宣传旅游的重要景点,塔前的小路上,用白石灰画着线,一直延伸到大石坝。“要修路,搞开发。”易金华不无兴奋。Bpa潇湘晨报网

  这个并不确切的消息却令柳肃不安,他不担心树塔的共存,他最为担心的是,有一天惜字塔成了公园或者广场,到处是人工的绿化盆景,游乐设施,“野趣”全无。Bpa潇湘晨报网

  “从农田的角度仰望山坡上的塔和树是最美的。”他认为依托着古建筑生长出来的特殊环境,和古建筑本身有着同样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塔树共生的景观必须有塔前小路,金黄稻田,有周边的草和树,那才是惜字塔该有的模样。Bpa潇湘晨报网

  “如果惜字塔成了公园或大广场,那就完蛋了。”他一再重复“完蛋了”,表达他的担忧,“可以发展旅游,但是修路、建筑一定要跟塔保持距离,保证它周边环境的原生态。”他的语气近乎恳求。Bpa潇湘晨报网

  百年树塔,以沉默收容了人们的美好祈求,原谅了人们的疯狂践踏,经历了“你死我活”的岌岌可危,应对以保护、欣赏为名的旅游开发,应该依旧无言吧。Bpa潇湘晨报网

  夕阳西下,斜照着塔和树,小径显得静谧,河边的草丛中不时飞出一两只鸟,水稻金黄,农夫在田埂上来回走动,查看自家庄稼长势,那就是“九峰夕照”吧!Bpa潇湘晨报网

  撰文/唐兵兵Bpa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