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沉睡的明王陵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吴雯芳编辑: 叶岱时间:2016-09-03 10:34:23

y6.jpgpZi潇湘晨报网

跳马镇一村民家,盖在水井上的石板,原来是王陵的墓门。 图/潇湘晨报实习生陈日雯 记者陈韵骄pZi潇湘晨报网

y8.jpgpZi潇湘晨报网

 明长沙吉王府范围图。pZi潇湘晨报网

y7.jpgpZi潇湘晨报网

 明代双龙戏珠束发金冠(长沙市博物馆藏),其为20世纪70年代末长沙县一位农民主动上交的文物。 pZi潇湘晨报网

  在长沙,有一条线路很少有人试着这么走过。pZi潇湘晨报网

  那就是从蔡锷路一路向北,穿过五一路,再向西转,穿过李公庙路,到达黄兴路。接着,顺着藩城堤巷往南,到达衣铺街,最后抵达司门口。形成一个合围。pZi潇湘晨报网

  一路走走停停,花去3个半小时。如果500多年前,住在这里面的一拨人也心血来潮走一圈,他们应该会感叹自己的家终于有了明太祖所期望的“藩屏帝室”的模样。pZi潇湘晨报网

  这便是明吉王府在长沙的范围。这座王府的主人,在远离当年府邸二十来公里的地方长眠。pZi潇湘晨报网

  2016年8月16日,末伏。距考古队找到长沙明吉王陵墓群时间刚好过去7年。pZi潇湘晨报网

  “都是土山包,没什么好看的。”“在这里,就在你脚下。”“这个菜园子一拱,那边还有一拱”……pZi潇湘晨报网

  当记者试图看一处王陵时,满耳朵听到的都是这样的声音,眼睛看到的也确实是这样——种满了苗木,杂乱的山野,或是普通的一处菜地,和你在别处所见的乡村没有什么区别。pZi潇湘晨报网

  顺着窸窸窣窣下落的泥土,看到裸露出的青砖,你才确定,它们真实存在。pZi潇湘晨报网

  仓促面世 几锄头下去,带出一个王太子墓pZi潇湘晨报网

  8月29日,盛夏已过,整个长沙城仍冒着丝丝热气。从司门口往南20多公里,是一片丘陵夹杂着盆地的“特殊”地形,平均海拔约200米的山脉延绵,绿意抵挡住了高温的侵扰。这里是雨花区跳马镇的范围。pZi潇湘晨报网

  汽车穿过一片片葱茏的果木基地,停在一处山脚下一栋普通的平房前。pZi潇湘晨报网

  屋后,有一口方形水井,覆盖着一块青石板,长约2米,宽0.9米,坑坑洞洞,不会滑脚,似乎天生就适合用来做井盖。pZi潇湘晨报网

  屋主人彭娭毑知道这块不起眼的“石头”的来历。这是一块石门,来自屋旁一座古墓。pZi潇湘晨报网

  “我进去过,顶上是拱形的,都铺着青石砖。”彭娭毑双手拱在头上比划着。pZi潇湘晨报网

  那是大约18年前,村里修村级公路,彭娭毑屋旁的山脚,成了路基泥土的部分来源。一车车泥土被运走,一座被毁的古墓也重见天日。pZi潇湘晨报网

  青石砖四处散落,还有一块方形圹志,刻着“大明吉世妃饶氏圹志”9字。pZi潇湘晨报网

  当时,彭娭毑觉得,屋门口的这条小路也要顺便拓宽一下,还要留个沟渠通水到旁边的地里。她钻进这个土包里,和丈夫拖出了两块青石板,还有一些青石砖。青石板一块盖水井上,一块盖在沟渠上,再覆上泥沙。pZi潇湘晨报网

  而那些青石砖,本在地底沉睡,如今却被安置在有着热闹人世烟火的厨房门洞位置。pZi潇湘晨报网

  “跳马底下藏着‘皇坟’”,早已不是个传说。在更早之前,当地就有墓志、青石砖等物件陆续现世。pZi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50年代,“大明吉简王墓志”及圹志就在一户村民家的墙上找到——已被村民用来砌房。那之后,“当时的生产队又拖了几块石门、好多青石砖去建水库”。那是上世纪60年代末,村民龚某才10多岁,他记得,一些方形的石碑被用在卫生院里,当桌子。长条形的,被用来修建氨水池。pZi潇湘晨报网

  在当时的条件下,这些古墓里的厚重青石砖、石板,简直是大兴土木时能用到的最佳材料。pZi潇湘晨报网

  彭娭毑家附近,并非只有一座王陵。公公去世那会,她丈夫觉得,需要把父亲的墓好好修建。屋后是祖坟山,就建在这了。pZi潇湘晨报网

  这次,他们又把底下的一个古墓挖开了。又有许多青砖和一块方形石碑被带了出来。这也是一块墓志,上面刻着:明吉王太子墓。pZi潇湘晨报网

  寻找王陵 183平方公里内调勘每一个山丘坡地pZi潇湘晨报网

  吉王,明长沙城的藩王。共传七代,延续166年。pZi潇湘晨报网

  长沙民间有云,“南门外四十八间皇坟”。彭娭毑屋子,便挨着其中一处“皇坟”,那里有三个墓地,根据出土文物判断,至少葬着一位王、一位王妃,还有一位3岁早逝的王太子。pZi潇湘晨报网

  直到2009年,考古人员在跳马找到明吉王7座陵园18个墓葬。这一发现,让长沙古城的藩王历史再次得到印证。pZi潇湘晨报网

  明代藩王,是一个庞大而独特的存在。朱元璋称帝后,为“吸取宋元不建藩屏、王室孤立的教训”,便参照汉晋南朝之制,26个儿子里除太子及一个王子外,均封藩就国。第八子潭王朱梓封藩于长沙。pZi潇湘晨报网

  明长沙共经历了4代藩王,分别是潭王朱梓、谷王朱橞、襄宪王朱瞻和吉王朱见浚。其中吉简王朱见浚是明代长沙诸王中居国最久,也是唯一将王位传续了下来的一人。直到明末,张献忠攻入湖南,放火烧了吉王府,长沙城最后一代藩王就此退出历史舞台。pZi潇湘晨报网

  时间倏忽过去数百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期间,2008年5月,长沙市文物考古所和长沙县文物局抽调专业技术人员组成联合调查队伍,及当地文化站工作人员,一支16人队伍来到跳马。他们在一户村民家驻扎了下来,想要找到《善化县志》中记载的“吉府诸王墓,俱在善化八都”。pZi潇湘晨报网

  据考证,“善化八都”便是在如今的跳马。《长沙府志》记载得更详细,具体而言,吉简王墓:在关山。吉悼王墓,在关山。吉定王墓:在镇南山。吉端王墓:在大智山。吉庄王墓:在关山。吉宣王墓:在凤凰山。吉宪王墓:在钟祥山。pZi潇湘晨报网

  但因为古地名的变迁,史料中记载的这些地名已跟现在的称呼有些不一样,在跳马18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找到这些墓葬并不容易。“王室墓葬出于保密需要,只是个大致的描述。你眼前就是一个山脉,比如关山几十平方公里,怎么去找?”长沙县文物局局长戴正林带队参加了调研勘探。但头一年的两个月,“全面出击”的考古队员几乎“无功而返”。pZi潇湘晨报网

  2009年9月,考古队员再次来到跳马,这一次,他们把地图贴在墙上,对着地图上的等高线每天端详琢磨。pZi潇湘晨报网

  原始但有用的“洛阳铲”上阵了。调勘队员聘请当地的一些“技工”,对跳马境内的“每一条山脉、每一个山丘坡地”,沿山脊、山坡使用洛阳铲依次调勘、逐一排查。局部重点地区还开挖探沟。pZi潇湘晨报网

  4个月时间里,考古队员们几乎没有休息。七八年后,戴正林仍记得这个细节:山长满很深的柴草,柴草上爬满毛毛虫。调勘队长周银望身上钻进了毛毛虫,“痒得不行”,还没等到收工,他就跳进旁边的山塘,洗澡止痒。pZi潇湘晨报网

  这一次的辛苦没有白费。2009年12月12日,一份调查报告出炉:长沙明吉王陵墓找到!pZi潇湘晨报网

  公开的信息显示,7座明王室陵园内共计18座陵墓。陵墓分布在以跳马盆地为中心的四周山脉的半山腰,其涉及范围南北长9公里,东西宽5公里。是一处依明代藩王葬制建造的陵墓群。pZi潇湘晨报网

  七代吉王 他们的故事,仍深藏于跳马pZi潇湘晨报网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明长沙,亦是如此。吉王初封时,奏立王庄,占地3万多亩。万历年间,增加到4.6万亩。跳马大片农田亦可能为当时的王庄,田土均归于当时王府所有。pZi潇湘晨报网

  也就是说,7位吉王及眷属,仍是葬在自家的土地上。pZi潇湘晨报网

  “从长沙城往南,这里山脉绵长蜿蜒。”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陈先枢说。王陵的选址,一般都是选风水上佳之地,如山脉头部或地势较好、背靠山头、两侧有山丘延伸、前方视野开阔的风水佳地。pZi潇湘晨报网

  实际上,因明吉王墓葬群的发现属重大文物发现,根据有关规定目前尚不能主动发掘,因而陵园布局、墓葬埋藏及墓主身份需进一步探索。pZi潇湘晨报网

  而在数百年的时间里,这些墓葬“大多遭到一定程度破坏,保存状况较好的已为数不多”。pZi潇湘晨报网

  据《长沙县志》记载,吉端王墓毁于前清,“可能是有组织的破坏”。pZi潇湘晨报网

  根据考古调勘得知,一些墓葬毁于或部分毁于大跃进时期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pZi潇湘晨报网

  吉简王,葬于关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地修水库时,简王墓被挖,出土墓志等碑石。墓志有志盖和志石两块,均为青石,接近于正方形。志盖表面阴刻篆书“大明吉简王墓志”七字,四周阴刻龙纹和云纹。而志石上的大部分文字已经漫灭,难以辨认。pZi潇湘晨报网

  与汉代长沙国王陵多用柏木“黄肠题凑”葬制不同,作为明代藩王葬制建造的陵墓群,墓葬多为券顶结构,青石砖块构成,陵园内的祀庙、享殿等一应俱全。前方竖立石龟驮负的墓碑,两侧还有排列的石人石马等。pZi潇湘晨报网

  陵园四周有界墙,为青砖垒砌或夯筑土墙,每处陵园范围较大,自成一体,同一代的王、后、妃及近臣、近亲在同一陵园内。pZi潇湘晨报网

  如此大规模的墓葬群,青砖石从哪里来?根据调勘结果,跳马范围内发现多处烧制大青砖和琉璃瓦的明代窑址,其产品与王陵构件吻合。王陵区范围内还发现有土筑城墙和夯筑基址,意味着这里作为仅次于帝陵的存在,曾驻有军队,守护王陵。pZi潇湘晨报网

  只是,数百年的“守护”,仍敌不过时间的侵袭。开荒建设、修房、修水利,甚至因为是风水宝地而新坟叠旧坟,都对王陵的保护带来威胁。pZi潇湘晨报网

  从发现18座王陵而启动保护的数年里,威胁最大的则是盗墓贼。安装监控,聘请附近村民巡视,区、镇、村24小时联动机制,仍有“土夫子”伪装成各类角色前来打洞,比如跟着采蕨菜等队伍上山,甚至说自己是考古队的,更多的,则是偷偷摸摸上山。pZi潇湘晨报网

  “今年以来就发现了二十多个盗洞”,8月16日,雨花区跳马镇文化综合中心主任肖军云翻看手机,微信里,巡视员发来数张照片,几个1米多深的土坑颇为触目,但万幸的是,并没有打进陵园核心地带。pZi潇湘晨报网

  正如这未能抵达核心的盗洞,王陵仍在地下,七代吉王的故事也只在少量文献中存在。明代长沙藩王的传说,仍深藏于跳马。pZ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吴雯芳pZi潇湘晨报网

  (为文物保护需要,本文涉及村庄及村民均隐名)pZi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