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一百多年里的小学生,都要背司马光砸缸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储文静编辑: 丁蓉时间:2016-08-28 10:21:31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1905年最新初等国文教科书“司马光砸缸”插图。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1921年商务国语教科书“司马光砸缸”插图。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1998年人教社教科书“司马光砸缸”插图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V5C潇湘晨报网

  当第一缕秋意伴着凉风来临的时候,新学期就开始了。V5C潇湘晨报网

  你是否还记得那些日子?去学校报到、领书、包书皮,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翻开新课本,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些课文里有没有期待和惊喜。V5C潇湘晨报网

  如今每隔几年,小学课本都会出新版,究竟该先学“aoe”还是“天地人”也引得人们争论不休。而在民国老课本里,刚刚告别摇头晃脑的三字经,白话文成为潮流时尚,小学生的课本都美得像现代诗,清新可人又自然纯净。V5C潇湘晨报网

  老课本的第一课:V5C潇湘晨报网

  “看呀,红花、黄花、白花”V5C潇湘晨报网

  来,先感受一下各种民国老课本的第一课。(多图)V5C潇湘晨报网

  《新时代自然教科书》第一册第一课。曲径通幽的花园,姹紫嫣红开满了各种植物,每种植物用数字标注了一二三四,另一页则有这些植物的局部手绘图,牵牛花、胭脂花、喇叭花,“看呀,红花、黄花、白花”。V5C潇湘晨报网

  《最新国文教科书》第一册第一课。一幅水上日出图,太阳乍现,光芒映红了半边天,此岸的树林,对岸的山峰,美得庄严。上书八个大字:天地日月,山水土木。V5C潇湘晨报网

  《新式国文教科书》第三册第一课,《开学》:学校开学。众学生,进学校。见先生,脱帽鞠躬,见同学,握手问好。V5C潇湘晨报网

  《新小学国文读本》第一册第一课。一幅开得醉人的山茶花,“花,花开”。V5C潇湘晨报网

  《新制中华修身教科书》第二册第一课,内容是《家庭之乐》:爷爷奶奶健康慈爱、爸爸妈妈恭敬孝顺、兄弟姐妹嬉笑玩乐。家庭和睦的气氛让人感觉到岁月静好。V5C潇湘晨报网

  《新小学国语文学读本》第一册第一课。两个同学的交流:“来,来,来跑。”“跑啊,不来不来。”“来,来,来跳。”“跳啊,来来来。”V5C潇湘晨报网

  《中国公民》第四册第一课。“今天听老师讲,我们每天除了三餐之外,不应当再吃零食,因为多吃零食,既费金钱,又易伤胃,是有害而无益的。”V5C潇湘晨报网

  《小学校初级用社会教科书》第一册第三页,主题是《我游戏》,操场上,同学们有的滑滑梯,有的滚铁环,有的打陀螺,有的跳绳,有的打球,充满校园的青春活力。V5C潇湘晨报网

  《新学制小学教科书初级国文读本》第一册第一课。两个孩子上学,经过田野,溪水,野花,打柴的大叔,树上两只鸟儿。仿佛听见了它们的鸣叫?V5C潇湘晨报网

  这些第一课,是不是让你突然之间感受到了自然之美和童真之趣?V5C潇湘晨报网

  道德与审美,构成了老课本的最大魅力。V5C潇湘晨报网

  1912年元月,孙中山于南京组成临时政府,就任临时大总统。1912年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教育部,即公布了新的教育方针“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新式的国文课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V5C潇湘晨报网

  民国语文教材所呈现的状态是多元的。许多出版机构都参与了课本的编写,但成就最大的是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开明书店、世界书局。1912年至1917年五年间,仅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两家,就出版了整整12套教材。而如叶圣陶、丰子恺、朱自清、吕叔湘等文人名士,更是热心于小学课本的编撰,负起“这担责任的事”。V5C潇湘晨报网

  1922年教育部制定了新学制课程标准纲要,认为小学语文教学的目的是“练习运用通常的语言文字;并涵养感情德性;启发想象思想;引起读书兴趣;建立进修国文的良好基础;培养能达己意的表达能力”。编写语文教材的原则是“从儿童生活上着想,根据儿童之生活需要编订教材,形式注意儿童化,内容则适合儿童经验”。V5C潇湘晨报网

  在这样的精神指导之下,课本所传达的理念是让孩子回归到生活当中去,多一点自然,多认识这个真实的世界。V5C潇湘晨报网

  《商务国语教科书》:V5C潇湘晨报网

  不一样的课本,一样的司马光V5C潇湘晨报网

  古时候有个孩子,叫司马光。一天,他跟几个小朋友在花园里玩儿。花园里有座假山,假山下面有一口大水缸,缸里装满了水。有个小朋友爬到假山上去玩儿,一不小心,掉进大水缸里。V5C潇湘晨报网

  别的小朋友都慌了,有的吓哭了,有的叫着喊着跑去找大人。V5C潇湘晨报网

  司马光没有慌,他举起一块石头,使劲儿砸那口缸,几下子就把缸砸破了。V5C潇湘晨报网

  缸里的水流出来了,掉进缸里的小朋友得救了。V5C潇湘晨报网

  这个《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全中国的学生都读过,因为它在小学一年级的课本中。V5C潇湘晨报网

  一百年前的孩子也读这个故事,他们读到的是这样的版本:《司马光》:司马光幼时,与群儿戏于庭前。有一儿,误堕水缸中。群儿狂叫,皆惊走。光俯取石,急击缸,缸破水流,儿得不死。V5C潇湘晨报网

  1912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1917年再版名为《商务国语教科书》曾是民国时期最成熟的小学语文课本,由中国近代出版家、教育家庄俞等编写,张元济校订,10余年共发行了8000多万册。而最初由这套教材刊载的司马光的故事也启蒙滋养了几代人。V5C潇湘晨报网

  《商务国语教科书》取材于居家、处世等方面,以儿童周围事物和见闻立义。有贴心的教育,也有会心的幽默。比如有一篇课文叫《储蓄》:“左儿家贫,母与以钱,不肯妄用,储之匣中,用以买书。”课本中在教小朋友如何做人时还不忘时时幽默,另有一篇《请问尊姓》:“永儿的爸爸对永儿说:‘如果有客人来,先要问他尊姓。’第二天,对门的徐先生来看永儿的爸爸,永儿说:‘徐先生,请问尊姓?’”让你读起来也会忍俊不禁。V5C潇湘晨报网

  《商务国语教科书》还非常注意农业、工业、商业等实用知识和日常应用知识,如《打麦》:“麦有多种,大麦先熟,小麦后熟。熟时,持镰刀割之,晒于场中。既干,农夫农妇,入场打麦。”《逐雀》:“红日将下,打麦已完。小雀一群,纷集场上,觅食余粒。数童子立门前,拍手噪逐之。雀闻人声,散入林中。”这两篇课文从小麦成熟写到晒小麦,让孩子生动地知道了整个劳动过程的顺序和做法。V5C潇湘晨报网

  最经典《开明国语课本》V5C潇湘晨报网

  叶圣陶主文,丰子恺插画V5C潇湘晨报网

  1932年,上海开明书店出版了一部初等小学用的国语课本《开明国语课本》,十年间风行全国,印数达七八千万册。课本经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部审定,为“第一部经部审定的小学教科书”,教育部的批语说:“插图以墨色深浅分别绘出,在我国小学教科书中创一新例,是为特色。”V5C潇湘晨报网

  这部标杆式的经典课本出自民国大家叶圣陶,文字为颜体楷书,内容全部为创作或再创作,文白相间、隽雅风趣。插图则是由国画大师丰子恺亲手绘制的工笔白描,寥寥几笔勾出,活泼灵动。V5C潇湘晨报网

  这套供小学初级使用的教材(当时的小学教育分初小和高小),共8册,每册均为42课,共336课,自1932年问世至1949年间,重印了40余版次。V5C潇湘晨报网

  粗略翻看一下《开明国语课本》的目录,第一册第1课为《早上起来》,第2课为《上学去》,第3课为《先生早》,第4课为《红花开》,第5课为《来拍球》,第6课为《我拍白球》……整套课本课文均以儿童生活为中心,课本头面干净,清新可人。V5C潇湘晨报网

  “先生,早。”“小朋友,早。”两句话,七个字,就是《开明国语课本》第一册第3课的全部文字了。把这两句话放在第一册的开头,颇有讲究。叶圣陶说:“开学那天,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头一回跨进学校,觉得什么都既新鲜又陌生。见到老师,他们上前去鞠躬问好,老师微笑着欢迎他们。等到上课了,翻开课本一看,刚才温馨的一刹那原来已经写在课本里了,还有像快照似的插图呢。图上画着校园的一角,叶绿花红,美人蕉正开得盛,好个初秋时节!老师此时如果善于启发,定能使孩子感到学习的快活,逐渐养成观察和思考的好习惯。”V5C潇湘晨报网

  随意翻翻这套课本,就能感到它优美的意象。选文大多是与儿童生活有关的题材,除了大自然里的花鸟鱼虫,还包括了生理健康、礼仪道德和实用常识。词句、语调均以切近儿童的口吻表述,语句直白纯净,富有韵律,就像一组儿童田园诗。V5C潇湘晨报网

  正如叶圣陶在《开明课本》的“编辑要旨”写的那样:“给孩子们编写语文课本,当然要着眼于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但是这还不够。”这“还不够”是指什么呢?就是给小孩子读的书,就要贴近他们的心理和生活,让他们易于接受和乐于接受。V5C潇湘晨报网

  张元济、叶圣陶、丰子恺都是一代大家,这些大作家大画家却屈身编写“先生,早”“小朋友,早”。也许正如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赵长天所说的:“他们大概不觉得大材小用,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看来最浅近最简单的文字,是最重要的文章,人的智力的开发、道德情操的培养、人格的确立,最要紧的是在幼儿、小学时期。把真善美,把爱,把正直,传达给孩子,是为人的一生打基础,也是为一个健康的社会打基础。”V5C潇湘晨报网

  本版文史顾问:陈先枢(省文史研究馆馆员)V5C潇湘晨报网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V5C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