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湘地理> 正文

家门口被踩踏数百年的石板路,竟然会是国际通道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砚编辑: 丁蓉时间:2016-08-13 10:11:31

  AGV潇湘晨报网

31111471027440343.jpg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坐子坳,三条古道在此交汇。组图/实习生赵涵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80921471027440343.jpg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鹞子尖茶马古道的石板路。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AGV潇湘晨报网

  8月7日,立秋。一场带着凉意的雨适时而降,江南镇锡潭村横跨麻溪的永锡桥霎时笼罩在一片秋雨中。这座安化县保存最完好的清代光绪年间的风雨廊桥,立在著名的茶马古道上,勾连了“前乡”与“后乡”(安化县东部俗称前乡,西部俗称后乡),也成了安化与新化之间的必经之路。AGV潇湘晨报网

  一群游客冒雨在廊桥前拍完照,又匆匆上了大巴,朝洞市方向疾驰而去。显然,他们是去看看曾经热闹的洞市老街,再爬上30里外,比洞市高出600多米的高城村——那是自古的驿站。川岩江就在高城村后,一条古道随江水蜿蜒,如今已经是十分成熟的旅游景区了。AGV潇湘晨报网

  “鹞子尖才是我们安化最地道的茶道!”70岁的贺隆芬指着家门前山上冷寂的石阶说。他的儿时伙伴,同样年逾古稀的刘蔚然也点点头。童年时,他们俩的家就对门对户,齐齐坐落在商贾往来如云的洞市老街坐紫鳌(坐子坳),彼时,刘蔚然家门前还挂着“谦吉祥号”的招牌,雄踞店铺林立的老街第一家。AGV潇湘晨报网

  贺隆芬的家门口清清楚楚铺着三条青石板铺就的古道,他家恰在三道汇集点的一侧。AGV潇湘晨报网

  往北,通往洞市老街、江南镇、常德等地,可从资江码头入洞庭,长江,到达武汉。穿街过市的路还在,两旁的店铺却拆掉大半,只剩下一边几户人家,木房子还保持着原来的高大,上层为仓库,下层是店面,梁上悬着滑轮,当年人们为了省力,用滑轮将货物吊上二楼。因这里刚好处在老街尽头,所以呼为“老街口”。AGV潇湘晨报网

  往西,则是碧岭界,沿路可至新化、邵阳(原宝庆)。刘蔚然反复强调,“碧岭界绝对值得一走!”明清以前,商人们从这里到达新化苏溪关,又经怀化辰溪、重庆酉阳,进入四川境内。AGV潇湘晨报网

  第三条往南而去的石板路则盘旋上了山顶鹞子尖,连接缘奇桥—新化杉山接壤的柳林坳,直达安化老县城梅城,是安化现存最重要的一段古茶道。AGV潇湘晨报网

  随行的文物专家谢武经蹲在坐紫鳌的一块石碑前长久凝视,那是立于乾隆39年的古石碑,镌刻着一篇修路序文,“……历时三载而功已告竣,自是以后砥矢堪咏,古道复新。所谓轮蹄络绎之乡,而交衢可舞……”AGV潇湘晨报网

  “古道复新”一句,似可说明这条路的历史年头,乾隆39年之前或许还得更深追溯,1770-1773年,当地贺氏族人开始捐金修建从爵公桥到洞市老街全长六华里的石板路;轮蹄络绎则形容当年马车和人们纷攘同行的情景,几百年前的坐紫鳌绝不似如今这般沉寂,而是一个交通发达,商贸繁荣,车马川流不息的重镇。AGV潇湘晨报网

  我却被立在旁边的一块光绪年间的茶罚碑吸引,这碑是为了惩戒一位买卖中做了手脚的商人而立的,能读出行规的严厉,犯错人的沮丧,颇令人莞尔。AGV潇湘晨报网

  “前乡蓝田谭某,贩茶来硐市同和祥,发售过称之后,以假易真,斢包上称,当经识破其奸,凭中罚立禁碑,嗣后再有犯者,罚钱拾仟捌百文,决不姑宽。”AGV潇湘晨报网

  惩罚恐也是薄惩,并没有刻上那位奸商的大名,只罚了他出钱立碑检讨。如果大名在上,这十里八乡,怕是再难出头了。AGV潇湘晨报网

  这段碑文透露出的最重要的信息,即蓝田(涟源)在那个年代已经和洞市进行贸易往来了。还有另一块茶罚碑上出现的江南镇某某,亦能说明他们都曾到洞市来贩茶。其中蓝田到洞市180里,途中要经过清塘、梅城、乐安和浮青,这些地方都属于安化的“前乡”,前乡只管种茶制茶,后乡则负责收购与销售。从记载上看,洞市是当时最大的茶叶贸易市场和集散地,江南、新化、涟源的黑茶要卖到西北,唯一的运输道路就是走洞市茶马古道,从麻溪河再运到资江。但大部分的茶只在洞市交易,只有少数老板掌握了外销途径,他们先是把茶集中到洞市,再走水路销往江南、小淹或益阳、汉口等地。这从侧面说明了坐紫鳌、洞市在安化黑茶市场上所处的地位。AGV潇湘晨报网

  也许是职业原因,在交通局工作过三十年的贺隆芬对地图怀着亲切之情,他有时会站在比例尺六百万分之一的中国地图前出神:地图上标出安化显著地名的,只有梅城(老县城)、东坪(新县城)和洞市,有名气的江南、小淹等地都没有出现。为何洞市这个偏远山村小镇能与“俩县城”齐名呢?他一直纳闷着。AGV潇湘晨报网

  四年前,中央电视台来到洞市拍摄纪录片《万里茶路》,编导告诉贺隆芬,安化黑茶正是从这里的茶马古道出发远销俄罗斯。贺老说,他万没想到家门口被踩踏数百年的石板路,竟然会是国际通道!那个困扰他的地图秘密顿时豁然开朗了。AGV潇湘晨报网

  贸易AGV潇湘晨报网

  1638年,开启莫斯科从中国进口茶叶历史AGV潇湘晨报网

  中俄万里茶道的出现,要比丝绸之路晚得多。17世纪后半期至1920年代间,它才横亘在欧亚大陆上。AGV潇湘晨报网

  它的形成,自然离不开茶的贸易。AGV潇湘晨报网

  到宋朝时,茶叶已经成为战略物资,内地与少数民族地区的民间自由贸易受到了政府的严格控制,但边疆地区人民并不肯放弃饮茶的癖好,没什么东西能代替茶饮的消食保健功能。北宋年间,随着澶渊之盟的订立,茶叶开始进贡辽国,西迁的契丹人则将饮茶之风带到了更远之地。之后,在元代随蒙古人大举西迁的“色目人”更将饮茶之风带入中亚与东欧各地。AGV潇湘晨报网

  明清时期,中国西南边陲的汉藏之间的茶马贸易空前火爆,终日奔波的商队从四川、云南经西藏,一直延伸到不丹、尼泊尔、印度境内,最终抵达西亚、西非各地。AGV潇湘晨报网

  然而,明代中国北方的茶马贸易却糟透了。因为明代的嘉靖皇帝始终防范着北方,限制边贸。蒙古人并不愿意被弹压,时时挑衅。边患困境中,朝廷只好勉强放开了河北张家口、山西大同等地的茶马互市。AGV潇湘晨报网

  崇祯十一年(1638年),俄国使臣从中国带回茶叶献给沙皇,开启了莫斯科从中国进口茶叶的历史。饮茶风气在俄国的各个社会阶层迅速蔓延,同时,来自中国的砖茶也积累起了庞大的消费群体,尤其是西伯利亚等地的游牧民族,像中国北方的牧民一样,终日不能断茶。AGV潇湘晨报网

  条约AGV潇湘晨报网

  恰克图晋商分号,最繁荣时达120家AGV潇湘晨报网

  真正促成中俄万里茶道形成的,是两个“条约”。AGV潇湘晨报网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清廷教训了来犯的沙俄军队,重新划定两国边境界线,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这份条约打开了双方边境的贸易互市格局,使得当时的俄商可以通过蒙古深入张家口、北京进行商贸采购。但俄国仍然继续蚕食中国蒙古地区,清政府于1722年4月宣布中断两国贸易。AGV潇湘晨报网

  俄国不愿轻易放弃从边贸中获得的巨额利益,只好谈判。1728年签订的《中俄恰克图界约》,使恰克图成为俄商来华之路上的一个新的据点。在恰克图开市之初,当时已经垄断了中国西部地区商贸的山西晋商早就纷纷前来开办分号,最繁荣时多达120家。AGV潇湘晨报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晋商贯通了这条万里茶路。他们活跃在南中国的中心产茶区,福建武夷山、江西铅山、湖南安化、湖北羊楼洞等地,又将茶叶运送至砖茶最大的加工集散地——“九省通衢”的汉口,开辟出一条以长江、汉江水系和水路联运的运茶线路,在中国境内就有九千多里,运输时间长达3-4个月,使得这条茶路沿途百业兴旺,一些偏远山村由此而人烟稠密,贸易发达,如安化的洞市、豫西南的赊店。AGV潇湘晨报网

  起点AGV潇湘晨报网

  安化运茶路线,历史上曾有四条AGV潇湘晨报网

  最初的“万里茶道”从福建崇安(今武夷山市)的下梅村出发,沿途穿行江西、湖北、河南、山西、河北,越过蒙古草原,经库伦(今乌兰巴托)到达位于当时中俄边境(今俄蒙边境)的商贸之城恰克图(俄语有茶的地方)。之后,商队将横跨西伯利亚针叶林荒原,翻越乌拉尔山脉,经莫斯科抵达“万里茶道”的终点圣彼得堡。一路上,商队须在无数河道、古驿道上不停转换,时而舟楫骡马,时而毛驴骆驼,备尝艰辛。AGV潇湘晨报网

  从福建下梅村算起,前一段水路加上后段陆路,中蒙境内全程共约9500余里,被人们称作“万里茶道”。如果将俄国境内茶道一并计算,全长达到18000里以上。AGV潇湘晨报网

  咸丰三年(1853),由于太平天国起义,武夷山地区沦为战区,茶路中断,但是俄国市场对砖茶的需求未减,精明的晋商选择了另一重要产茶区:湖南安化。安化茶叶运往西北和中亚的路线,历史上曾经有四条,主要以北上汉江,到距离襄阳北80公里的老河口,转行汉江的支流丹江,在陕南的丹凤县龙驹寨上岸,用骡马运往安康,一直西行到距离西安以北200多公里的泾阳压砖,再从泾阳启程往兰州运往西北数省,这条线路一直继续到1938年。清同治年间,“万里茶道”的起点又转为湖北蒲圻(今赤壁)的羊楼洞。AGV潇湘晨报网

  晋商在两湖地区投资茶叶种植加工,运茶路程较武夷山减少了1000多里,运费大大降低,而且茶叶种植、加工、运输、储存所需的工具、包装材料等都可就地取材,使得生产成本降低,在当地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AGV潇湘晨报网

  中俄之间通过“万里茶道”进行的茶叶贸易在1920年代达到顶峰。然而,随着水路通商口岸的开放,俄商自主入华采买茶叶、并且自行压制茶砖,晋商在与俄商的竞争中逐渐失势,中蒙间最大的茶叶贸易商号大盛魁黯然关张,万里茶道彻底衰落。AGV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王砚AGV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