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脚、兰花干子和嗍螺,口味虾风行前的夜宵必点

猪脚、兰花干子和嗍螺,口味虾风行前的夜宵必

在口味虾还未崛起以前,长沙人的夜宵吃什么?回溯到1988年左右,刚刚开始出现夜宵摊的长沙南门口,摊贩们售卖的大多以猪脚、兰花干子、烤牛肉串和嗍螺为主。

在深夜吃的,或不仅是一餐饭,而是故事

在深夜吃的,或不仅是一餐饭,而是故事

夜宵摊无疑是走入城市的捷径,在长沙尤其如此,口味虾、臭豆腐、烧烤和嗍螺……热辣的食物是长沙人性格的写照。细细品味长沙的传统美食,跟摊贩们“策一策”,就不难拼凑出长沙的真实模样。

回到民国你能上湖大吗?做两套真题试试

回到民国你能上湖大吗?做两套真题试试

民国初期,高等学校实行的是单独招考,各校自行公布招生简章、自行命题、自行组织考试、自行阅卷、自行制定录取标准并录取新生。教育部则主要制定有关招生原则,进行协调。

【记忆】恰同学少年,毛泽东和他的一师同学们

【记忆】恰同学少年,毛泽东和他的一师同学们

1917年的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教职员学生一览表上,记载着一群同学:毛泽东、蔡和森、张昆弟、罗学瓒、周世钊……在过去的百年里,这些名字,深深影响着中国近现代史的方向。

端午之后,艾草的清香就变成浓烈的清苦

端午之后,艾草的清香就变成浓烈的清苦

对于每一段童年记忆来说,艾草似乎或多或少扮演着吃食、祛病以及与端午节有关的角色,对于我来说尤甚。

衡山县方言:一山前后话不同

衡山县方言:一山前后话不同

以南岳为界,衡山县方言可分为前山话、后山话与夹山腔。前山话以城关开云镇为据点,紧依湘江;后山话以白果镇为据点,紧依涓水;而这两条流域之间的分水岭,大概就是夹山腔的过渡区。

买几个粽子过端午,以前可不是这样

买几个粽子过端午,以前可不是这样

端午节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制作的五彩丝线,那丝线总牵引着我的一份牵念,牵引着我的一份乡愁。

童谣、夜歌、山歌,抵达浏阳方言深处

童谣、夜歌、山歌,抵达浏阳方言深处

“十里有三音”的浏阳,之所以说方言复杂,是因为浏阳囊括了中国八大方言中的三种,湘方言、赣方言和客家话。不过透过一个个方言特有的词汇,童谣的天真、夜歌的苍凉、山歌的浪漫,我们不难抵达一种方言的深处、一个地域的远方。

老青楼里的松烟,焙出深入茶骨的“桂圆香”

老青楼里的松烟,焙出深入茶骨的“桂圆香”

身边许多人对红茶的理解,似乎都是从“立顿”开始的。香甜,不苦涩,夏天加冰加柠檬,冬天加奶加糖,更像是一杯调和饮料。

当年名噪一时的湖红工夫,以安化为最

当年名噪一时的湖红工夫,以安化为最

和安化黑茶相比,安化红茶过于默默,很多人都忘了当年名噪一时的湖红工夫,正是以安化为最。只不过其兴也勃,其衰也忽,一二百年间,起伏跌宕,人事虽非,美名犹在,真正的复兴,又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那个年代在爱晚亭留影是件很让人引以为荣的事

那个年代在爱晚亭留影是件很让人引以为荣的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游客来爱晚亭游览,必在爱晚亭前留影,照片上留字革命纪念地、瞻仰革命圣地等字,引以为荣。

一位老拳师的江湖缩影: 一人对战海陆丰十大门派

一位老拳师的江湖缩影: 一人对战海陆丰十大

与受到科学训练的自由搏击或散打相比,传统武术真的只剩下愈来愈深的“套路”和“为了强身健体”么?

拳师把走在刀口上的生活,过成了日子

拳师把走在刀口上的生活,过成了日子

在东安县水冷乡冷山村文姓聚居地,几乎村内每个男女老少都会点拳脚功夫,传统武术与江湖的拼杀相去甚远,而更多的拳师把刀口上的生活,过成了日子。

民国湖南学校要求母亲节当天家务儿女代劳

民国湖南学校要求母亲节当天家务儿女代劳

虽然母亲节是西方节日,但在民国时期就已经传入我国了。那时的母亲节非常隆重,在湖南娄底的陶龛学校里,学校还要求孩子们在母亲节这一天承担全部家务劳动呢!

“冬天啊,湖南哟”在张家界拍西游记他们唱这歌

“冬天啊,湖南哟”在张家界拍西游记他们唱这

距《西游记》剧组第一次进入湖南34年后,“唐僧”师徒再次相聚湖南。四人同台,言语里仍保持西游记式的幽默。

长沙话等级考试,请作答

长沙话等级考试,请作答

潇湘晨报记者带着一组老长沙话词汇来到坡子街,随机对长沙人进行测试,发现四个人中有三人“大脑空白”,9个词汇只能猜出一两个词的意思。

 袁隆平的童年世界,没有标准答案

袁隆平的童年世界,没有标准答案

5月3日,因为新书《袁隆平的世界》引发的新关注,我们来到了这里。此行的目的是想见到袁隆平院士。

浏阳谭氏:清代浏阳第一大家庭

浏阳谭氏:清代浏阳第一大家庭

这次,我们找到谭氏31世族人,通过家谱打开这个家族的“密码”,也通过这种谱牒传承窥见它在湖湘文化的演变。

民国湖南武术擂台,最能打的是什么功夫

民国湖南武术擂台,最能打的是什么功夫

湖南与太极,渊源深厚。民国时期,曾任湖南省主席的何键就是一个太极高手。

1898年的长沙有中国最早的“警察”

1898年的长沙有中国最早的“警察”

在民国时期当警察,从字面上来看,也挺不容易的。他们收入菲薄,警服不够还只能轮着穿,而且一旦警服上身就颇受限制,甚至只要穿着制服,上街买菜手提鱼肉也会被处分…… 

在春天撞上一坛桃花酒

在春天撞上一坛桃花酒

“桃花酒”这个浪漫名号,除了酿于桃花盛开时节,多少与他们坚信喝了“桃花酒”,让人面若桃花,气色红润有关。

在岳麓山打虎,手臂撕掉半边肉

在岳麓山打虎,手臂撕掉半边肉

在距离老虎20米左右,黄诗友朝老虎尾部开了一枪,老虎被枪击中后转头朝黄诗友猛扑,黄诗友迎头挺枪将刺刀捅入老虎的脖子。老虎拼命反扑,待战友们赶来支援,黄诗友已全身是血,脸被抓伤,手臂半边肉被撕走。

皮篓、拖拉机、渡船和肩膀他们的送书路孤独而漫长

皮篓、拖拉机、渡船和肩膀他们的送书路孤独

他在仓库做保管员。从上海、天津发来的书,由他拖着板车,走两公里,到附近的安仁汽车站,搬上车,拖回来。回到仓库,拆包,一一对书名、数量、价格……

老新华书店里小镇青年的心灵成长史

老新华书店里小镇青年的心灵成长史

我对新华书店的印象,似乎永远定格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每一个清新的周末。

城市百草园,圭塘河植物微影像

城市百草园,圭塘河植物微影像

长沙圭塘河,一条正在治理中的城市内河。在它的两岸,没有被城市绿化覆盖的地方,依然呈现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