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种糖的味道超过西牌楼井巷子的肉桂糖

没有一种糖的味道超过西牌楼井巷子的肉桂糖

肉桂糖呈正方形,有桂皮的香味,咬到嘴里还带点薄荷的清凉。几十年过去了,尝过了许多品种的糖果,没有一种糖的味道超过它。

最早冒头的笋 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最早冒头的笋 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本来,冬笋春笋,都算不得便宜菜,扔掉近一半的壳,还是隐隐心疼的。于是春天进山去寻正待破土的笋,就格外让人跃跃欲试。尽管离清明还有些日子,春笋还在蓄势待发中。

“水哥”水运宪:一条不安分流动的河

“水哥”水运宪:一条不安分流动的河

水运宪人称“水哥”。问起有何头衔?答曰:“光头一个”。行走江湖70年,北上南下,水哥犹如一条不安分的河,常常流到时代崩裂的最先处。

飞虎队员张大飞诀别《巨流河》作者齐邦媛

飞虎队员张大飞诀别《巨流河》作者齐邦媛

半个世纪后,齐邦媛把这些往事一起写进回忆录《巨流河》中,她说:这是一封诀别的信,是一个二十六岁年轻人与他有限的往事告别的信。我虽未能保留至今,但他写的字字句句却烙印我心。

我的母亲杨沫:晚年返璞归真,我们真正母子一场

我的母亲杨沫:晚年返璞归真,我们真正母子一场

1995年12月11日,那个曾经激起无数年轻人革命热情的杨沫离开了这个世界。“三妹来了没有……小波什么时候回来?”在弥留之际的杨沫,褪去了革命者、作家的社会身份,只是一位母亲。

煤炭坝,一个与“煤炭生产”再无关系的小镇

煤炭坝,一个与“煤炭生产”再无关系的小镇

即使,它曾经“掏心掏肺”将光明和温暖带给三湘大地,贡献了一个县城三分之一的财税收入,为5万多人提供衣食住行,甚至曾被称作湖南的“小香港”。

6000株野草种在家里有多美

6000株野草种在家里有多美

老猫和儿子在这里工作、学习,老父亲每天吃过午饭就会到阁楼看书读报,晚上一家人聚在这里,聊天、看电视。“以前一家人回到家里,都是各玩各的,很少聊天,现在都喜欢呆在这里,竟然会放下手机,只是聊天。”

从前向群锅饺一两粮票6个,0.16元

从前向群锅饺一两粮票6个,0.16元

居住长沙市中心六十载,大街小巷,世俗风情,风雨岁月,沧桑巨变,无一不在我脑海里再现、回放。从少时就喜欢用脚步丈量长沙街巷的我,如今仍不改这个“嗜好”。

“永不消逝的电波”背后的父爱

“永不消逝的电波”背后的父爱

他是永不消逝的电波背后那位沉稳坚定的电台发报人。她是包身工出身的罢工运动车间工人代表。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两人在上海假扮夫妻担负秘密的情报通讯工作,也因此日久生情。

《百年不孤》: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乡绅

《百年不孤》: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乡绅

陶少鸿,进城已有几十年,然而他的笔下写得更多的却是乡村。虽然当过工人、进过大学、做过机关干部,但他说,“无论身份如何变化,还是觉得自己是个乡下人,因为故乡永远是你的精神胎盘”。

“成之不凡”,成舍我长女的传奇人生

“成之不凡”,成舍我长女的传奇人生

成之凡:出生于北京,中国早期独立报人成舍我长女,成思危长姐。后入法国籍,巴黎音乐学院教授,法国成道协会(道教团体)创办者兼主席。三度参加法国总统的竞选。

1980年常有满哥妹坨在五一广场跳交谊舞

1980年常有满哥妹坨在五一广场跳交谊舞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许多大型集会都在五一广场举行。到了1980年,这里夜晚开始常有数十对满哥妹坨自发地聚集在广场跳起交谊舞、伦巴和探戈,一扫过往十余年的沉寂落寞……

走一天山路寻一树好看的山樱花

走一天山路寻一树好看的山樱花

与每到赏樱季公园里挤破头的态势截然相反的是,寂寞寥落的山樱,以甘于山野的情愫和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迎接春天。也许正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脾性,值得跑到湘西去看一眼吧。

“哦,上海交际花陈皓明”

“哦,上海交际花陈皓明”

陈皓明,这个名字有些男子气的女人,作为驻德大使陈介的长女,一出生便被“交际圈”环绕。始入公众视野,她便是“宋氏三姐妹”的师妹,继唐瑛、陆小曼后的“上海交际花”。

烈士陈毅安与妻子:一封无字信一生未了情

烈士陈毅安与妻子:一封无字信一生未了情

今天的《见字如面》,拆开的是“共和国第九烈士”陈毅安向妻子李志强倾诉的相思牵挂和畅谈的革命理想。那个年代的红色情书,承载着战火的记忆,也饱含着理性的纯情。

罗典和贺长龄的后裔罗宏,解读湖南人及其精神

罗典和贺长龄的后裔罗宏,解读湖南人及其精神

作为岳麓书院山长罗典和云贵总督贺长龄后裔的他,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近代湖湘文化的主要品格难以适应新时代的要求,除非我们对近代湖湘文化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

乡村小戏,满满都是传统生活里的圆融

乡村小戏,满满都是传统生活里的圆融

从湘西到湘南,再到湘北,几乎绕着湖南跑了一个大圈。正月十五已过,所幸三地的花灯戏都还未全然落幕。虽然每一地都相隔遥远,可它们的眉眼却依稀相似。

在他们绕的弯子里,长沙人物、地名都成了谜

在他们绕的弯子里,长沙人物、地名都成了谜

猜谜语,用长沙话说是“估妹子”,元宵灯谜一度是最热闹的节日。而长沙谜语也早在2009年就被确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与童谣、歌谣不同,光是传统谜语的保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制谜和创新。

几百年前的小调,常演常新

几百年前的小调,常演常新

出了正月十五,湖南各地大规模的花灯戏渐渐歇了下来。但乡村还是零星地演着几出,哪怕“二人转”也会在自家晒场里咿呀嗨哟地跳一跳。

女学生刘玫问李敦进:你退军回乡,我们何处相叙?

女学生刘玫问李敦进:你退军回乡,我们何处相叙

今天《见字如面》栏目要拆开的信,来自一位美丽多情的女学生刘玫,这位单纯、喜欢罗曼蒂克的少女,爱上了湖南籍的国民党中尉李敦进。

1987:从编辑朱正到作者朱正

1987:从编辑朱正到作者朱正

在近30年里,他写出了一生中的绝大多数作品,历史类作品占多数。他却自嘲是“冒充作家”。因为“虽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写的却大多是非文学类的作品,至少算不上文学家”。

赵元任女儿:父亲会33种方言,我却不会长沙话

赵元任女儿:父亲会33种方言,我却不会长沙话

“父亲有天赋,他会33种方言,从上海坐船到长沙,路上学了长沙话,到长沙后直接用长沙话给罗素做翻译。可我来长沙65年了,还听不懂长沙话。”

集市街口,总有素常家食的喜悦在心头

集市街口,总有素常家食的喜悦在心头

一个地方的生活智慧,传统集市无疑是最大的交流平台。这等生活文化习而不察地隐藏于乡镇的每个角落,时时被自己不小心遇见,却又担心其消失的可能性。

城南旧事:妙高峰名人公寓的邻居们

城南旧事:妙高峰名人公寓的邻居们

他们曾在妙高峰的居所原是方克刚和罗元鲲合建,这栋连体楼躲过了“文夕大火”、日机轰炸,留存至今。而谢冰莹、严怪愚、曾福盛、向恺然等居住者的故事也在这条街巷里一直流传。

91年前在湘美国剩女写给母亲的信

91年前在湘美国剩女写给母亲的信

第一期《见字如面》,我们拆开的是曾在长沙湘雅医院工作的美国护士史密斯1926年写给母亲的信。她的叙述,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看民国时期长沙城里老外生活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