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网约车司机猝死,家属质疑平台派单过多,法院宣判三公司未尽提醒义务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周凌如编辑: 陈茜时间:2018-09-05 10:56:29

  2016 年 12 月 18 日凌晨,27 岁的刘某突发疾病,在长沙市岳麓区自己的出租房内死亡。y8a潇湘晨报网

  不久后,刘某的家属将北京东方车云公司、北京小桔公司、滴滴出行公司诉至岳麓区法院,原来刘某曾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家属质疑刘某猝死的原因是平台派单过多。y8a潇湘晨报网

  日前,岳麓区法院一审宣判,尽管刘某的死因与其网约车接单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理据不足,但面对长时间工作的网约车司机,网约车平台在获取派单提成的同时,对其进行必要的提醒亦属于合理的范围。故判决三被告分别承担 1 万元经济补偿。y8a潇湘晨报网

  网约车司机凌晨家中猝死y8a潇湘晨报网

  刘某分别注册了 " 滴滴优步司机 "、" 滴滴出行 "、" 易到车主端 " 手机网约车软件,成为上述平台的网约车司机。y8a潇湘晨报网

  2016 年 12 月 17 日 7 点 04 分,他早早外出开始网约车接单,直到晚上 8 点 06 分,刘某完成了最后一单订单,回到黄鹤小区的出租屋内休息。y8a潇湘晨报网

  次日凌晨 3 点 58 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岳麓派出所接 110 派警称黄鹤小区有人死亡。民警出警后发现,刘某因突发疾病,经 120 急救医生现场抢救无效后宣告死亡。此时,他的儿子刚出生 9 个月。y8a潇湘晨报网

  经法医进行尸表现场勘查,派出所民警对周围走访和征求刘某家属对死亡原因的意见,最终确定刘某系突发疾病而亡。y8a潇湘晨报网

  岳麓区法院查明,2016 年 8 月 17 日至 2016 年 12 月 17 日,刘某在 " 滴滴优步司机 " 平台接 " 快车 "218 单;2016 年 2 月 15 日至 2016 年 12 月 17 日,刘某在 " 滴滴出行 " 平台接 " 顺风车 "42 单;2016 年 11 月 1 日至 2016 年 12 月 17 日,刘某在 " 易到车主端 " 接 229 单。y8a潇湘晨报网

  " 网约车平台派单过多,刘某工作时间连续超过 13 小时、过度劳累。" 刘某的家属认为,网约车平台运营方作为网约车平台的服务提供者,向刘某收取网约车车费提成的同时,未尽到合理提醒和采取技术措施限制司机最长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的基本义务,侵害了刘某的生命健康权益,要求对方连带赔偿 20 余万元。y8a潇湘晨报网

  各平台运营商否认与司机死亡有关系y8a潇湘晨报网

  岳麓区法院审理查明,北京东方车云公司为 " 易到车主端 " 手机网约车软件平台的运营者。滴滴出行公司系 " 滴滴优步司机 " 手机客户端中 " 专车 " 与 " 快车 " 的运营者;北京小桔公司系 " 滴滴出行 " 中 " 顺风车 " 的运营者。滴滴出行公司系北京小桔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公司为独立法人。y8a潇湘晨报网

  " 网约车司机的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的提醒和限制不属于公司的基本义务。" 北京东方车云公司辩称。y8a潇湘晨报网

  该公司列出,2016 年 12 月 l7 日,刘某在北京东方车云公司的接单仅为 5 单,时间跨度大,分别为 9:02,10:38,12:39,16:14,20:06。" 每单运送距离也不长,就上述几个时间点看来,不存在需要对刘某进行提醒和限制。"y8a潇湘晨报网

  该公司表示," 原告方提供的《死亡证明》仅能证明刘某系突发疾病死亡,至于是何种疾病、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疾病发生等关键事实均无相应证据,更无证据证明疾病的发生与从事网约车业务之间是否存在关系。结合 12 月 17 日刘某接单的情况,尚不能证明该驾驶强度会对人身体健康造成明显的影响。"y8a潇湘晨报网

  滴滴出行公司认为,刘某对于滴滴出行公司的平台派单,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平台仅仅是把刘某与客户之间的信息进行匹配,刘某在使用网约车载客过程中,工作时间与工作强度是自己决定的。"y8a潇湘晨报网

  " 本案中,刘某的死亡原因是由于自身疾病,且其死亡时间离最后一单业务相隔 8 小时,所以刘某的死亡与平台公司无因果关系,平台公司无任何过错,无须承担任何责任。"y8a潇湘晨报网

  法院:平台具有提醒义务y8a潇湘晨报网

  岳麓区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原告虽然提交证据证明了刘某系网约车司机,其因突发疾病死亡以及刘某的网约车接单量的事实,但刘某的死因与其网约车接单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理据不足。y8a潇湘晨报网

  刘某的网约车接单量来自于其自己在多个网约车平台注册的接单量的累加,即便存在接单量过大的情形,也不能归责于各个网约车平台的分别派单量。故原告方据此要求被告方各网约车平台运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理据亦不足。y8a潇湘晨报网

  尽管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网约车平台应当就网约车实际的接单数量和工作时间为其提供必要的提醒及技术限制,但在实际生活中,面对长时间工作的网约车司机,网约车平台在获取派单提成的同时,对其进行必要的提醒亦属于合理的范围。同时考虑到本案中刘某作为家中主要劳动力,他的突然死亡,无疑将对家庭日后生活造成一定的困难。因此,酌定北京东方车云公司、滴滴出行公司、北京小桔公司分别给付刘某家属 10000 元的经济补偿。y8a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实习生牛秀丽长沙报道y8a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