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湖湘地理|香事未了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唐兵兵编辑: 陈茜时间:2018-07-15 13:45:05

41041531589798609.jpgpza潇湘晨报网

7月8日,长沙,夏日里的一炉篆香,相比于线香,篆香更雅致,香味也更浓烈。 组图/卢七星pza潇湘晨报网

28961531589798609.jpgpza潇湘晨报网

香草源香草,虽然是种植,却几乎无人打理。pza潇湘晨报网

51741531589798609.jpgpza潇湘晨报网

手工粉碎香药,能保持香药的芳香物质不被破坏。pza潇湘晨报网

  去永州江华采访是农历五月,按照传统中医的说法,是毒虫肆虐、容易滋生疾病的时节,被称作“五毒月”。湿热的湖南,古时的烟瘴之地,这个时节大约是最为难熬的。大自然是公平的,在这块蛇虫丛生之地,又赋予此地满山的香药,让人们得以对抗蛇虫和疾病。pza潇湘晨报网

  小时候的盛夏黄昏,村里家家户户都会用艾草生起一堆烟,用扇子把烟往屋里赶,忘了烟驱赶蚊虫的效果如何,却忘不了村民们都被熏出了眼泪,纷纷走出房间,泪眼相对的场景。端午时节,祖母把艾草、雄黄、菖蒲装进香囊,挂在孩子的脖子上,“辟邪”的神秘,让孩子对那淡淡的药香心存敬畏、念念不忘,这是最原始的民间香事。pza潇湘晨报网

  6000年前,城头山的燎祭成为可考人类的第一场香事,是怎样的一种芳香,让先民们奉若神明,满心敬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香只用来祭祀,在芳香逐渐褪去神秘面纱之后,才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开始变得精致起来,先秦时,佩戴香囊已经不仅仅是为了驱虫辟邪,也成了佩饰。pza潇湘晨报网

  汉初,熏香已经在王族阶层间流行,长沙马王堆汉墓一号墓发现的熏炉、竹熏笼、香枕、香囊等多种香具,内中装有辛夷、高良姜、香茅、兰草等本土香药。二十年之后,汉武帝继位,香药格局发生重大改变。汉武帝击溃匈奴,统一西南,经略南岭,边陲之地纳入西汉版图,海上丝绸之路初步形成,香药品种变得丰富起来,沉香、青木香、苏合香、迷迭香等合制熏香的重要原料进入中土,并且逐渐成为熏香的主角。用香进入宫廷礼制,尚书郎奏事对答要“口含鸡舌香”,是最早的口香糖。《汉中仪》中记载着关于外来香料的趣事,有一个叫乃存的侍中,年纪大了,消化系统不好,口有严重异味,皇帝照顾老臣的面子,没有当面直说,只是赐给他一些鸡舌香,没想到乃存没有见过鸡舌香,含在嘴里辛辣刺痛,以为是皇上赐给他毒药,他回到家边哭边跟家人诀别,直到同僚告诉他,才破涕为笑。故事有调侃的味道,但是可以从中窥见,香已经深入生活,也可以看到,外来香品在上层士大夫中间流行起来,香文化主要集中在上层社会。pza潇湘晨报网

  香事伴随着对外贸易与文化的兴盛,在两宋时期兴盛到达顶峰。阿拉伯帝国在经历了长达两百年的十字军东征之后,陷入困境,急于谋求对外贸易,中国是他们的主要贸易途径。阿拉伯以出口香料为主,宋朝的香料贸易空前繁荣,据史料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仅广州收购的乳香数量就高达二十多万公斤。宋朝香料的充足,让香文化不仅仅局限于上层,而开始向下层扩张,《清明上河图》中,就有香铺店。甚至产生了“以小炉炷香为贡”的新职业“香婆”。pza潇湘晨报网

  扬之水在《香识》后记中说:“其时士人的焚香,原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日常,后世看得是风雅,而在当日,竟可以说,风雅处处是平常。”香汤沐浴、焚香抚琴,腰间挂着香囊、香球,袖里藏着袖炉,口里含着鸡舍香,衣服被褥是香薰过后的清香,夏日里,焚一炉香,“消溽暑”;寒冬,香炉捧在手上,是取暖的器具……那是一个怎样属于香的时代。那药香、那一缕香烟,慰藉了多少文人的惆怅,收藏了多少少女的情思和闺怨。pza潇湘晨报网

  焚香,与挂画、插画、点茶,被称作古人四雅。焚香,曾经最深入生活,却也坠落得最为迅速,焚香早已脱离了日常生活。也许,焚香过于“雅”了,生活太过浮躁,只在乎口腹之欲的人们,早已无心“鼻观”。又或者,天然香太容易被现代科技取代,化学可以合成大自然的芳香,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里,化学合成香料远比天然香料来得容易。割离了与大自然的联系的焚香,不过是一种故作风雅的仪式,缺少了敬畏的表演,几乎跟古代的焚香的初衷背道而驰了。pza潇湘晨报网

  “五毒月”里,跟着制香师进山寻香,第一次认真用鼻子感受山间香药的气味,依照古香方炮制、粉碎、合香,一缕青烟,是深山和时间的味道,仿佛感应到了那个属于香的时代,香事未了。pza潇湘晨报网

  撰文/本报记者唐兵兵 通讯员李光平pza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