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改革开放四十年湖南印记:最早搬进多层小区感觉很洋气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刘李编辑: 陈艺妮时间:2018-07-02 11:25:39

微信图片_20180701205507.jpgZBF潇湘晨报网

1979年,建设中的长沙杨家山居民住宅区工地。摄影/钟友援收藏/乐兵ZBF潇湘晨报网

微信图片_20180701205530.jpgZBF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90年代,长沙市民在看房。摄影/钟友援收藏/乐兵ZBF潇湘晨报网

微信图片_20180701205538.jpgZBF潇湘晨报网

长沙市第一次商品房销售看房现场。 摄影/钟友援收藏/乐兵ZBF潇湘晨报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诗圣杜甫的诗篇,表达着人们对美好居住生活的心愿。ZBF潇湘晨报网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楼,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单位福利房,再到现代的商品房小区,改革开放见证了我国居民住宅环境的发展变化。现在,我们的住宅环境越来越好,住宅选择也越来越多,让更多家庭实现了这样的美好心愿。ZBF潇湘晨报网

  本报实习生兰叶青记者刘李长沙报道ZBF潇湘晨报网

  1982年11月的某个下午,长沙市人民新村小区7栋104,刚上完夜班的陈贯德正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忽然听到一墙之隔的过道上,两位邻居在谈话。“胡娭毑嫌屋里房子太大了,让我帮她找找有没有小一点的可以换……”听到这句话,陈贯德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打开门就问邻居:“那您要不要来看看我这房子?”ZBF潇湘晨报网

  30多年前的这段回忆,至今还清晰地刻在陈贯德的脑海里。当时23岁的他,在韭菜园第五机床厂做技术员。他所居住的人民新村,是长沙最早的住宅小区之一。ZBF潇湘晨报网

  1978年,长沙市区规划人民路向东发展,在窑岭不远处开发建设了“人民新村”“朝阳新村”等小区,建起了很多栋五六层带厨卫的居民点,缓解了市区人口密集、住房不足的难题。ZBF潇湘晨报网

  1980年:分房ZBF潇湘晨报网

  分到20多平米福利房,再也不用和人抢厕所ZBF潇湘晨报网

  搬到人民新村之前,陈贯德在机床厂的集体宿舍里住了三年。“一二层是厂房,三层住女职工,四层住男职工,差不多就是筒子楼,空间小,户挨户,没什么私人空间。”陈贯德回忆,当时每层仅有一个公用厕所、一个大澡堂,上厕所、洗澡经常排队,“吃饭最不用操心,有公共食堂,管饱”。ZBF潇湘晨报网

  1980年,机床厂对接人民新村,对单位职工实施福利分房。“但房子数量有限,不是每家都能分到,得通过打分从高到低排序,这次没轮到就得等下一次。”陈贯德回忆,当时打分是根据工龄、年纪、居住人口辈数、家庭成员数、工作成绩等指标来考核的,“临近宣布考核结果那几天,有希望分到房的人声都不敢做,怕一不小心就分不到了”。陈贯德虽然工龄不长,但因为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依靠出众的业务水平,排在打分末尾,分到人民新村的7栋104,二十多平米。“当时我高兴坏了,马上回家告诉爸妈,路上边走边想,终于不用一年到头和别人抢厕所了。”ZBF潇湘晨报网

  1980年五一劳动节,陈贯德搬进了新家。他对小区的第一印象是:楼真高,真齐整。“当时街上的住宅基本都是平房,突然出现几排五六层楼的房子,感觉还蛮洋气的。”ZBF潇湘晨报网

  作为单位福利房,陈贯德住在人民新村每月要交一元的房租,每月都有单位工作人员挨家挨户上门收取。当时陈贯德的工资为60元一月,“相对来说,这个房租不算贵”。到了上世纪90年代,房租涨到了每月三元。ZBF潇湘晨报网

  1982年:换房ZBF潇湘晨报网

  家里越来越挤,和独居老人换40平米大房子ZBF潇湘晨报网

  搬家的喜悦在入住后不久慢慢变淡了,转而被新的困扰取代。作为独子,陈贯德将父母接到新房一起住。1981年,他和同在机床厂上班的妻子结婚。二十多平米的房子住了四个人,稍显拥挤。陈贯德琢磨着,要是能换一套大房子就好了。ZBF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80年代初,换房子司空见惯,那时候的换房子可是真正的交换。没有房产公司、没有中介,双方有交换意愿,去各自单位办理一下登记手续,就可以互换房子了。1982年秋天,因为偶然听到邻居的谈话,陈贯德得知3栋102的胡娭毑独居着一套四十平米的房子,嫌住着空荡,想换一间小房子。他立即让邻居带胡娭毑来自己家里看房,并马上达成了一致。周末,陈贯德和妻子先帮胡娭毑把家什搬到了7栋104,然后推着一个板车,载着大包小包,入住了3栋102。“和两年前一样,非常有干劲,当时感觉好像要在新家住一辈子。”陈贯德说。ZBF潇湘晨报网

  如果说1980年分到房子是凭借工作成绩的话,1982年的这次换房,陈贯德觉得是幸运结结实实砸到了自己头上。ZBF潇湘晨报网

  1988年:看房ZBF潇湘晨报网

  房交会选房,有户型图和设施规划介绍ZBF潇湘晨报网

  1986年,陈贯德的儿子出生。同年,陈贯德妻子的母亲过世,他把老丈人接来照顾。一家三代六口人挤在3栋102。这套换来的四十平米“大房子”,又一次回到了拥挤的局面。ZBF潇湘晨报网

  “当时四十平米的房子有一室一厅,我和爱人睡在朝南的客厅门口,往北里面一点加了一张床让我岳父睡,我父亲睡在客厅与卧室的过道里,我妈带着孩子睡在卧室。”陈贯德描述当时的局促。ZBF潇湘晨报网

  环境的变化促进了思维的变化。陈贯德的生活里,越来越多听到“买”房子的话题,他开始留意起长沙的住宅信息。ZBF潇湘晨报网

  1984年,长沙开展了住房制度改革,在住宅建设中引进了商品房概念。陈贯德打听了一些商品房小区的价格。“当时别人说一套房要三千元,我吓了一跳,当时我跟爱人的工资加起来每月不到一百元。”ZBF潇湘晨报网

  无论是筒子楼还是福利房,陈贯德住的都是单位的房子,这也是当时老百姓住房的常态。商品房的出现,让他感觉房子已经超越了居住场所的概念,“房屋市场”涌现在人们的生活中。ZBF潇湘晨报网

  1988年夏天,陈贯德参加了长沙市第九届房交会,一个更为全面的房屋市场形态出现在他眼前。陈贯德记得,当时的房交会上,有户型图的展牌,有政府批文的公示,有设施规划的说明。出售的房子里,有60多平米的,比人民新村的房子面积大,现场还有售楼人员耐心地讲解房子的特点、价格,还说可以不用一次性付款,可以提供3个月到半年的支付期限。ZBF潇湘晨报网

  陈贯德说,当时的老百姓说起房交会,都直接讲“调房大会”,“当时觉得房交会就是提供一个更大的场所,让所有有调换需求的人,能得到更有效信息”。ZBF潇湘晨报网

  1999年:买房ZBF潇湘晨报网

  拿着一沓现金,“公转私”买断住了十七年的家ZBF潇湘晨报网

  在陈贯德还来不及看更多的房子时,迈入上世纪90年代,家中发生了重大变化——1993年,因为陈贯德所在的单位厂改等原因,他和妻子都成为下岗职工。带着在机床厂十几年的技术经验,陈贯德决定南下深圳打工。打工期间,陈贯德没有关注长沙的房子市场。1997年的春节,返家的他发现人民新村的北面建起了一个铭园小区。经询问得知,该小区是商品房,共十几栋房屋,楼层均为八层,且配有电梯,有120至150平米的大户型。这些房子与陈贯德之前在房交会上见到的差不多,但价格却高了很多,陈贯德只得作罢。ZBF潇湘晨报网

  1999年,人民新村实行“公转私”。居民交一笔费用,可以买断房屋。和十几年前果断找邻居换房一样,陈贯德很快就决定买下自己的房屋。“一是打了几年工手头有些余钱,二是看到当时商品房买卖日益红火,买断房子再转手卖出去,就能买更大的房子了。”他回忆。ZBF潇湘晨报网

  9980元,陈贯德拿着厚厚的一沓现金,走进了房屋管理所的大门,买下人民新村3栋102,“得到”了这套他住了十七年的房子。ZBF潇湘晨报网

  2002年:卖房ZBF潇湘晨报网

  老房子卖给新人家,时常回去找老邻居叙旧ZBF潇湘晨报网

  买断自己的房屋,是为了卖出去赚钱,陈贯德的心情很复杂,“像对待自己待嫁的女儿一样,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现在得给它找个新人家了”。ZBF潇湘晨报网

  2002年,人民新村的住宅对外出售价格为两千多元一平米。陈贯德最终以8.8万元的价格,将自己的房子卖给了一户外来打工人员。2003年,他又以18万元的价格,在圭塘河附近买了一套90平米的商品房,那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后一次搬家。ZBF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80年代,有房易得,住房不易得;90年代,搞到房子和住好房子都不易得;现在,房子越来越大,小区环境越来越好,选择也更多,住起来比以前舒服多了。”陈贯德说,他现在还不时回到人民新村,找老邻居共话当年。他当年住过的两套房子,十几年间已经几易其主、装饰多遍,可房子还是那个房子,那两间房子里铸就的回忆,也深深存在于他的脑海。ZBF潇湘晨报网

  时间线ZBF潇湘晨报网

  1978年ZBF潇湘晨报网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长沙市成立“住宅统一建设指挥部”,组织全市的住宅建设,以缓解城市居民居住问题。同年,长沙开辟人民新村、五一新村、银盆岭、桐梓坡、雅塘村、陡村等住宅小区。这些小区都注意了公建设施的配套建设,房屋楼层均为五六层,绿化用地面积偏少,不到用地面积的2%。ZBF潇湘晨报网

  1982-1983年ZBF潇湘晨报网

  为解决城市居民住房紧张的问题,长沙投资13000多万用于住宅建设。全市人均居住面积上升到了6.28平方米。ZBF潇湘晨报网

  1984年起ZBF潇湘晨报网

  长沙市开展了住房制度改革,推行加租起步,逐步过渡到货币分房,在住宅建设中引进商品房概念,长沙市房地产开发具备了现代意义上的要素。ZBF潇湘晨报网

  1991年底ZBF潇湘晨报网

  长沙市房地产企业仅22家。从1978年到1991年,房地产开发主体全部是国营开发公司,政策严禁外资、个体、私营企业涉足房地产开发领域。ZBF潇湘晨报网

  1992年ZBF潇湘晨报网

  外资、民营企业开始步入住宅开发领域,以商品房建设为主的住宅小区开始代替以拆迁住户为主的住宅小区建设。当年,长沙市批准成立各类房地产开发公司134家,1993年迅猛增到317家。ZBF潇湘晨报网

  1999年长沙市商品房销售额首次突破10亿元,投资与销售成倍增长。1999-2004年长沙市房地产开发投资6年近500亿元,商品房销售1200多万平方米。ZBF潇湘晨报网

  观察ZBF潇湘晨报网

  房子越来越大是人们享受生活的标志ZBF潇湘晨报网

  “上班是同事,下班是邻居”,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常见的生活场景。筒子楼、单元房、福利房……到现在商品房的大规模兴起,让我们的居住环境明显改善。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人的“家”经历了从福利分配到个人消费的巨大转变,从拥挤到舒适,从统一到个性,越来越大的家庭住房面积和丰富多样的户型结构,正是今天人们享受生活的标志。ZBF潇湘晨报网

  改革开放以前,福利分房是城市居民常见的住房制度,人口多、面积小、三代同居一室是当时住房条件的真实写照。上世纪80年代初,居民解决住房主要是“等国家建房,靠组织分房,向单位要房”。80年代中期,“福利房”虽然仍旧占主导地位,另一方面,也开始形成房屋买卖市场,被分配的“福利房”以及各种自建公房被转卖给房屋购买者。ZBF潇湘晨报网

  1998年,“福利分房”时代宣告终结,中国房屋住宅走上商品化道路。房屋、房价开始日渐成为百姓日常生活中最关心的话题。步入21世纪,人们的住房选择更多,高档住宅区、复式楼、别墅、公寓、廉租房等多种类型的住房纷纷出现。据国家统计局2017年7月的统计数据,中国人均住房面积由3.6㎡提高到40.8㎡。ZBF潇湘晨报网

  本报记者刘李 实习生兰叶青ZBF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