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湖湘地理|纪事·大通湖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陈茜时间:2018-05-27 14:39:27

21841527357651500.jpgEvE潇湘晨报网

5月17日,益阳大通湖区南湾湖军垦农场俱乐部内的壁画,代表着那个年代一个集体的面容气质。组图/卢七星EvE潇湘晨报网

23421527357651500.jpgEvE潇湘晨报网

大通湖区农场分布图EvE潇湘晨报网

  从现在的河坝镇(益阳大通湖区政府所在地)向外围驱车,沿着笔直的公路,路两旁可见整齐的畦田,偶尔有数只白鹭,在稻田里孤站着,夏日的风从车窗外吹来,携带着燥热的、具有水腥味的沼泽气息。纵横交错的运河曾经承担着这片土地的开垦重任,只是现在退为引水渠。EvE潇湘晨报网

  “有地的地方就有水”,大通湖区农林水务局农业股副股长严小平说,大通湖区的土地肥沃,水资源丰富,这得益于老一辈人的吃苦耐劳拼下的耕种格局。虽然国营农场的所有土地现已流转到私人承包,但来自五湖四海的老辈农垦人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EvE潇湘晨报网

  无论是地貌还是地理位置,大通湖都是八百里洞庭湖的心脏,也是洞庭湖围垦历史进程的见证者。大通湖区、南县、沅江,这三个县级单位的行政区可谓都处在洞庭湖的腹地上。这里异常肥沃的土地在明清以来就得到开垦。EvE潇湘晨报网

  咸丰十年(1860年)至辛亥革命,清末的50多年间,由于四口南流,洞庭湖泥淤滩涨,在淤洲上筑堤围垦之风骤然兴起。当时,湖区西北部的水下三角洲迅速淤积并露出水面而成为陆上三角洲,当地人称为“南洲”(南县前身),其洲“东抵大通湖,西抵新冲河,南抵青鱼嘴,北抵辰沅大河”。EvE潇湘晨报网

  通过地质调查,大通湖区湖田系泥沙淤积而成,土层深厚,土质疏松,养分含量丰富,自然肥力很高,土性一般呈微酸或微碱性,适合种植水稻或其他多种农作物,加上地势平坦,易于耕作,农作物产量很高。湖乡的一些乡民谣谚虽有夸张,却也是如实反映,如“洞庭湖区的泥巴落土成苗”、“洞庭湖的泥巴捏得出油来”、“洞庭湖的藕丝系得船住”。只要大水不来,幸而全收,年成肯定胜于山区、丘陵区,得利肯定多于其他农田。很多乡民甚至说“巴陵广兴洲,十年九不收,如有一年收,狗也不呷白米粥”。但天有不测风,若遇大水,则“天旱三年吃饱饭,大水一年饿死人”。EvE潇湘晨报网

  湖区垦田,最忌大水,乡民又说:“洞庭湖里好种田,一去两三年,碰上一河水,回家冇得盘缠钱。”EvE潇湘晨报网

  湖田初成时,税费不甚苛刻。官府认为“盆大刮得粥来”,鼓励开垦而至人皆争趋。此前,洲土被视为“天涨的荒土”。清乾隆十二年四月,湖南巡抚陈锡绂鉴于洞庭湖淤洲日广、渐次成垸、人水争地,上奏称:“嗣后沿湖荒地,未经围筑者,即行严禁,不许再行筑垦,以致有碍水道。”是月十六日,乾隆皇帝朱批“依议”。此后历代清廷皇帝皆下达了管制疏通洞庭湖围垦堤垸的禁令,但私下的抢田填湖始终未止,甚至四野乡民有为湖田的地界纠纷而至械斗的,屡禁不止。EvE潇湘晨报网

  光绪五年(1879年),四川酉阳州人王乐山来到南洲洲滩围垦“以该处为无主新淤洲之地,聚众百人,伐薪垦地,修筑堤埂”。巡抚卞宝第于光绪八年将王逮捕,但因“查无为匪不法别情”,仅将其“永远监禁,听其自毙”。光绪十五年,湖南巡抚王文韶再次奏疏,南洲地方“贫穷私垦,豪强争占”,要求“添设水师一营,常川驻扎巡防”。EvE潇湘晨报网

  从奏折上看,大通湖区范围的填湖垦地已难禁止,反而愈演愈烈。“湖痞”“洲土大王”相互做大,从中渔利,已难全查。至解放初期,围绕大通湖的垦殖已初具规模,大通湖也从洞庭湖的怀抱中分离,成为围垸内一个内湖。EvE潇湘晨报网

  1951年,在明清数代人的围垦基础上大通湖农场成立,而后围垦面积逐渐扩大又分为大通湖农场、金盆农场、北洲子农场。经历40年围垦作业后,完成了计划经济时代的粮食供给任务后,而今三个农场(加上独立的南湾湖军垦农场)纷纷转型稻虾、螃蟹养殖,在倡导生态旅游的当下,如何处理这些围垦的土地,是需要认真思考的。EvE潇湘晨报网

  围垦已经成为历史,但新的种植业正在营造新的世纪景观。EvE潇湘晨报网

  垦区的前世今生EvE潇湘晨报网

  经过两个世纪围垦后,1951年,经中央批准,决定在原有大通湖围垦基础上成立大通湖农场,属省直属企业,同时成立大通湖区人民政府。建场初期,大通湖农场占地2万余亩,以后逐年开垦,1960年总面积达40万余亩。1962年经湖南省委同意,将大通湖农场划分为大通湖、金盆和北洲子农场。其中1961年大通湖农场将南湾湖划给部队成立独立的军垦区。南湾湖军垦农场是湖南省境内唯一具有军垦背景的农场。EvE潇湘晨报网

  撰文/本报记者钱烨EvE潇湘晨报网